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关于写作的几点体会——《中国森防信息网》通讯员培训讲座

(2008-04-02 19:50:51)
标签:

杂谈

 

                        关于写作的几点体会

                     ——《中国森防信息网》通讯员培训讲座

                                          王守君

    国家林业局森防总站宣传办同志来函聘任我担任《中国森防信息网》通讯员培训兼职辅导员一职,我深深感到责任之重大,为此产生了很大的压力。

说责任之重大,是因为这项事业关系到《中国森防信息网》分布在全国的380名通讯员经过培训后新闻业务水平整体素材的提高,进而直接影响到今后全国森防宣传工作的开展。

    多日来,我一面收集整理资料,撰写文章,一面时时在心中暗暗问自己:“你能胜任吗”?回想自己走过的道路,感慨万千:中、小学时代在课余时间就愿意读些课外书籍,写一些短诗。当我的作品第一次发表在报刊上时,心中是无比的激动!我梦想长大能成为一名文学家和诗人------然而命运之神对我却不是那样慷慨!我对所走过的平凡而坎坷的道路无怨无悔,因此就自己在几十年来从事读书和写作的经历与网友们谈一点体会。

   一、读书与写作应当是我们长期的养成的良好习惯

唐代大诗人杜甫说过:“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对此我是深有体会,并且受益匪浅。

我很小的时候,母亲就病故了,接着是三年自然灾害。从那时过来的人都记得在那个艰难的岁月生活是多么艰苦的,粮食和物资十分匮乏------我终生不会忘记我的小学到中学的几位老师,是他们在自己也十分困难的情况之下,对我进行了严格要求和教育,使我多年来和读书与写作结伴,耐得住清贫和寂寞,从读书与写作中得到安慰和快乐,并取得一些成就。

   上个世纪60年代我在东北林学院林学系读书时,被院选送到学院广播室和校刊当兼职编辑,这是我一生中最早的新闻工作实践吧。在校期间又被抽调到省级报社当了一年多记者。

   大学毕业分配到边远的庆安林区基层林场做技术工作,每次离林场场部上山工作一去就是几个月的时间,那里几百里没有人烟,工作之余,文化生活十分贫饥,更不要说有什么消遣和娱乐啦,平时近期的报纸看不到,广播也很难收听得到,林业职工和民工每日经过一天的繁重的体力劳动下班和阴雨天在“营子”里(一种就地取材用木头、野草和泥土修建的窝棚)用侃大山和喝酒打发时光。这对于在沈阳市太原街长大和哈尔滨读完大学的我来说,时间一久,生活上、思想上是很难适应的,和我同期和先后分配到林场工作的大、中专毕业生(大多数人做外业工作不必上山)都相续从林场调离到了大中城市。当时我还只有二十几岁,有过太多的徘徊和苦闷,然而最终还是坚持下来了,在深山老林中默默无闻一干就是十三年。

   这除了开始时是用理想主义在支撑着自己坚持下去以外,主要是心中想到:国家和人民在上百个同龄人中培养我读完了大学,多少个工人、农民养活过我,是为了什么呢?不是为了让我大学毕业后白拿国家工资,找个好地方坐享清福,我应当对国家和人民进行回报,我是学林的,林区就是我的工作岗位,为了适应这种环境和生存下去真是进行了一场“脱胎换骨”的改造了,我咬牙坚持下去了!我和工人一起在山场上造林、采伐、抬大木头------一起在营子里唠家常,谈往事,有许多林区的知识虚心地向他们求教------几年下来我和他们朝夕相处,共同生活和劳动,除了脸上戴的一副眼镜,从外表上我已经看和他们没有了太大的区别,在情感上我和他们融合在一起。他们之中有抗日联军的老战士,有随王震将军屯垦戌边转业的解放军军官,有三年困难时期从关内各省来到庆安林区的农民------他们每一个的经历都是一段段吸引人的故事,他们每一个人都是厚厚的一本读不完的书。这一段的人生经历,影响了我以后的生活和写作。

   我从他们那里了解到我所在的林区曾经是抗日战争时期,当地人民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之下与日本法西斯浴血奋战的地方,就在这几百里不见人烟的山沟沟里曾经是中共北满省委驻地,著名抗日将领赵尚志、于天放、金策(光复后任朝鲜国家副首相)------都在这里工作和战斗过;我也从一些书籍上了解到我所在的林区曾经是女真人(后来的满族)其中最大一只部族——叶赫那拉氏的故乡,他们的先祖在这片森林中走了出去,创造了灿烂的文化,他们的后人为祖国统一做出过贡献,有的人影响了祖国历史发展的进程------

   无论在什么情况下,我的行囊和背包中总少不了书籍、纸张和钢笔。在小兴安岭的丛林荒野之中,冬季采伐工作之余,我坐在山中雪地篝火边看书;夏日野外森林调查休息的时候,我在清清的林中小溪边徘徊构思;深夜在低矮的工棚中,我借着微弱的煤油灯光伏“案”奋笔疾书写作------一位位鲜活的人物在我的笔下站立起来,一段段故事被我记录下来,一首首用心血凝就的诗篇唱了出来,一篇篇作品(消息、通讯、诗歌、小说、政论、杂文、林业科技文章------)在省、地、县广播电台和报刊杂志发表出来。后来我索性利用业余时间自采、自编、自刻钢版,因陋就简在工棚里发行了一张林区油印小报。深山老林的生活对许多人来讲,是寂寞难忍的,何况物质生活是十分艰苦的,但对我来讲这段的精神生活是充实的,是充满激情的,我也考虑当时是什么力量支撑着我走过来的呢?我想是理想、信念、读书和写作吧!

   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中共黑龙江省庆安县委筹办一份报纸(周刊),我不是中共党员,却破例被聘为负责农林科技、文艺和政治理论版的编辑。因为报社人手少,我这个编辑对所管的版面要自采、自改、自编、自己划好版面交主编审定合格签字后,又亲自跑印刷厂交稿排版。等到报纸小样打出来后,我最少要校对三遍后,一周忙下来报纸才能印刷出版。县报社工作是相当紧张,生活也过得很清苦,不过当时自己精神状态非常好,也就是在这段时间里我系统的自学了新闻学理论,研究了黑龙江民间曲艺和歌谣,写了多篇群众看得懂的科普文章。我本来是个林业专业工程技术人员,办报的生涯,使我必须磨练成为一名杂家。

   多年来的业余创作实践使我深深感受到“生活才是创作的唯一源泉”的道理。古人云:“文如其人”是有一定道理的,要写出有思想的好作品,不但需要作者要经常磨练文笔,还要有坚实的生活底子,更重要的是首先要解决为什么去写作,写的是些什么。有人把写作说成是“愚人的事业”,因为这项事业是没有捷径可走的,是要时时付出艰苦的劳动,长年累月耐得住清贫和寂寞;也只有“愚人们”才能做到“一滴汗水,一分欢乐;一分耕耘,一分收获!”

   去年(2002年)夏季,国家林业局森防总站负责同志让我为总站写首“站歌”,我在电话中得到通知后,感慨万千!觉得应当写首我们行业的歌曲,讴歌我们的事业和群体,想了想,立即在微机上打出了《森林卫士进行曲》的初稿,从构思到完成初稿,总共没用上十五分钟,如果没有生活的底子,如果没有多少年的文化积淀,如果没有对生活和工作的热爱,如果冷冰冰的没有激情,是很难想象能够做得到的。

二、收集、积累和整理资料是写作必不可少的事情

   收集、积累和整理资料是我们从事写作的人必须要做到的事情,对作者成功地写出好作品,是有非常大的帮助的。中外历史上有很多这样的例子。

   在讲述纳粹德国历史的《第三帝国兴亡》这本书中讲过这样一件事情: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夕,在英国有人出版了一本专门讲述当时德国军事实力和部署的书,其内容之丰富,讲述记载之详细,使得德国纳粹分子高层领导人读后,以为是英国高级间谍在德国收集去的,于是希特勒命令盖世太保将作者从英国秘密绑架到德国。德国人经审讯才知道,这本书资料全部是作者从德国正式出版发行的刊物上收集下来的,根本不是什么间谍所为,因为是这样的情况,在这个法西斯恶魔统治下的国家“作者受到比较人道的待遇”。

   从这件事我们不难看到,这位英国的军事作家是多么成功的利用他所收集的资料,完成了一本相当有价值的作品。

   对于我们来说,收集资料可以在平时阅读书刊杂志中进行,对你感觉有用的信息要多看两遍,强记在心中。如果怕把有些资料忘记了,最好是作笔记,做卡片,或者把原始材料保留起来。如果是为了写出一篇作品,所存贮的资料不够,你可以有目的去中精力收集一些资料。

   我在写材料时,脑袋先要有个主题和构思,想好要想写些什么,再围绕主题对所收集的资料进行取舍,待作品初稿完成后,多看几遍,逐字、逐句、逐段和全篇进行推敲和琢磨,需要改动的地方,一定要改,不要舍不得改动,文章是不怕进行多次推敲、琢磨和改动的。自己觉得文章写得满意了,还不妨拿给有关人士看一看,听取一下正确意见,这对提高写作水平是有益处的。

   我写文章,大多数情况是最后斟酌选定标题,一个好题目可以特别吸引读者注意,还可以使文章格外生辉。

在写作中还应当注意的是对于不同体裁文章,使用的文章语言是不同的,比如政论文章的语言绝不同于新闻消息的语言,更不能同于诗歌等文学作品的语言。

   我本人在这方面是有深刻体会,并且有很大收益的。

   我所工作的县报社办了两年就停刊了,我主动要求回到当时的县林业局,被分配到森防站做技术工作。干什么,就得研究什么。我现在做森防工作了,就得时时刻刻考虑和木森防有关的事情和问题。我对于森林植物检疫起源问题产生和兴趣,在许多材料上都明文记载说它是由卫生检疫发展、派生出来的,而关于卫生检疫的起源,英国人Garrcos在其所著的《医学史》(1929年英文版)中所记载的是开始于欧洲的威尼斯(现意大利东北地区)。

  《医学史》(1929年英文版)中说,在中古时期,黑死病、黄热病、疟疾等传染性疾病流行,给人的生命带来极大威胁,为了防止这些传染性疾病的传播蔓延,威尼斯共和国于1348年设立三名卫生检察员;1374年阻隔已发病和被认为可能发病船只;1403年采取强制措施,搞了疫区检疫,即规定对来自地中海东部岛屿国家和北非洲埃及等黑死病疫区的游客进行四十天的集中隔离、治疗、观察。这被断定是最早的卫生检疫工作的开始。“四十天”在外文中成为检疫的代名词,这也就是说检疫工作起源于国外。

我无意中在看杂志中发现发表一篇小文章,说是秦代官府对传染性疾病进行司法和行政干预。

   这篇资料指出,根据在我国湖北省出土秦代竹简上明文记载,当时的官府对传染性疾病进行司法和行政干预,以杜绝其蔓延。秦竹简《封珍式、疠》中写道,街道和自然村有权患有是麻风病的人送往官府进行活体检验。官府首先讯问犯者病史,再请医生诊断。当时对“疠”(麻风病)的的诊断标准是:没有眉毛,鼻梁断绝、鼻腔坏死,四肢有溃烂,手上无汗毛和声音嘶哑。对确定为患有麻风病的病人通常要送往隔离区居住,对其中犯罪者处以特殊的死刑。此外秦竹简《封珍式、毒言》中写道,邻里有权将被怀疑是口舌有毒的犯者送往官府进行活体诊断。虽然口舌有毒当时尚未明确是何种传染病作怪,但可见进行司法和行政干预,也有防止其传染意义。当时为公元前二至三世纪。这个措施和办法远远比后来在威尼斯所开展的检疫工作早了1600多年。这是什么?不就是人类对传染性疾病患者进行的强制性的隔离措施吗!换句话说不就是世界上最早的卫生检疫吗!

    在此基础上我又收集一些有关的资料,撰写完成了论文《我国是最早开展检疫的国家》发表在《林业月报》1993年第三期上。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我在一份资料上了解到前苏联学者在俄罗斯远东地区的落叶松原木中分离出另一种拟松材线虫,当时松材线虫已经在我国部分地区猖獗起来,我收集有关材料撰写发表论文《关于松材线虫枯萎病》指出在引起外贸部门的高度重视,采取了预防措施;翌年6月以此论文参加了在上海召开的《全国青年检疫工作者学术讨论会》。

作为一名森林植物检疫人员不但要掌握森林病虫害的防治技术,而且要精通国家制定的有关法律法规。为此我在上个世纪80年代末一面自学和森防工作有关的法律法规,一面收集整理发生、处理过的森防案例,撰写有关论文在《黑龙江林业杂志》上发表。

   我综合治整理了许多资料,深入学习研究了有关的法律、法规,先后为黑龙江省林业厅举办的《黑龙江省森林病防检疫学习班》(由各站站长和工作骨干参加)撰写印制了讲义:《森林植物检疫、病虫害防治法制建设概论》

(1991年)和《再论森林植物检疫、病虫害防治法制建设》(1997年)并亲自在培训班上授课。

   我深刻地体会到收集资料的过程不单是为了写作,也是一个人学习知识和素质提高的过程。长年坚持下去必有益处。

三、简谈新闻写作与互联网

   什么是新闻?“新闻”一词,本来是指消息而言。一件新发生的事被报导出来,传到人们耳中(或眼睛),人们通通称之为新闻,这个“新闻”,就是指新近发生的事情。

   在新闻学理论中,新闻有广义和狭义之分。狭义的新闻,是指传统的新闻机构和媒体(广播电台、报纸、电视和最近几年才出现的互联网)所发布的消息;广义的新闻,除上述媒体所发布的消息之外,还包括人们在彼此交往中,通过口头,书信等方式交流的消息。在这里,无论是从广义上来说,还是从狭义上来讲,“新闻”一词,指的就是消息,或者说是情报或信息。但从新闻文体写作的角度来看,新闻学理论中对新闻的广义和狭义的划分,就不太合适了。

  从新闻文体写作的角度来说,狭义“新闻”,只是指消息而言,也可以包括一部分通讯;而广义的新闻,则包括了新闻媒体上的一切具有时事性质的文体,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消息、通讯、评论都属于新闻。

   一般媒体(广播电台、报纸、电视),对于新闻的发布的速度,因受到记者采访后用传统的方法发稿,加之经过或是报纸编辑、排版印刷、发行,或是经过电台的编辑、播送的工作程序,在人们得到新闻的时间上受到一定影响,人们接收信息是较慢的,使得很多时候“新闻”成为旧闻。

自从有了微电脑以后,对于新闻媒介来说,不但在出版、印刷方面有了根本的变化,告别了铅与火,而且由于有了互联网,世界变小啦,网上发布新闻神速,使得新闻业产生了划时代的革命。只要你能够上网,每时都能了解到国内外当日报导的新闻,容量之大,速度之快是任何目前其它媒体所不能相比的;如果你在网站上发表消息和言论,在一定意义上来说,你就成了一名通讯员,一名“记者”啦。

   对于我们中国森防工作者来说,我们幸运地有一个自己专业性很强的网站——《中国森防信息网》。它同时也是我们国家的门户网站。这对于我们的工作、学习和及时取得外界信息来说,都是非常有利的。这种优势是其它兄弟行业所不能比拟的。我们要珍惜它,爱护它,共同努力把它办好。我们共同把《中国森防信息网》办好是有许多有利因素的:

  一是现在我们已经有了380名通讯员队伍,这些同志大多数是森防工作者,这是我们办好《中国森防信息网》的技术优势,某些国家对从事专业性很强的行业新闻报导工作的记者,在专业上是有一定要求的,你是写工业题材的记者,你就必须同时具有工程师的身份,如果你是写农业题材的记者,你就必须同时具有农艺师身份。他们这个规定保证了专业文章的质量,避免了由外行写专业文章容易出现的技术上的错误和笑话。这对于我们《中国森防信息网》的通讯员和记者来说就不存在外行写内行文章的问题了。

   二是我们这个行业在全国有近2万人的专业队伍,这就是我们《中国森防信息网》的强大的读者群体;又有2700多基层森防站分布在神州大地,如果各地都能积极参预这项事业,每个基层森防站就是一处通讯站,一处记者站,这个力量是想当可观的。

三是更重要的是我们有国家林业局防治总站党、政领导的亲自领导、支持和关怀,是我们办好《中国森防信息网》的最有力可靠的保障。

   我们有这样多的有利条件,我想对于我们来说只要做好两点就一定把《中国森防信息网》办好:首先是要积极参与,多提出问题,在一定意义上说,提出问题比解决问题更重要;其次是在写作实践中互相学习逐步提高每一个人的思想政治和文字水平。

  如前面所述,我的几十年的学习、工作中,新闻写作是断断续续地进行的,除了在报社的两年多的时间里专门做这项工作之外,平时对于这项事业,用俗话说我是“搂草打兔子”捎带干的,再恰当不过了。

  学习掌握电脑这种高科技仪器,对于到我这个年龄段的人来说一开始是件十分艰苦的事,有人劝和说:“都这把年纪了,眼看就要退休了,何必贪黑起早自讨苦吃!”,然而功夫不负苦心人,我经过努力很快地初步掌握了这门技术。我用它学习、工作起来其乐无穷,用电脑写作起来如虎添翼。我每日上网,不但快速得到许多信息和知识,而且发表了不少言论,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内,被国家的几个门户网站选用了几篇文章,并且受到“九三学社”社中央所办的网站表扬。我现在感觉自己除了做好本职的森防工作以外,由于经常有选择,有目的上网,我不但是一名森防老战士,又成了一名新闻工作者了。

  以上是个人多年的一些感想和体会,权当抛砖引玉,如有许多不当之处,请同志们多加批评指正。

——献给我们自己的网站

你如同一株萌发的小苗,沐浴着雨露阳光;

你如同一个新生的婴儿,在摇篮中成长;

你更像熊熊的烈焰,众人拾柴烧得更旺;

不,你就是你——我们的《中国森防信息网》!

 

虽然还很弱小,但一声婴泣如雄鸡报晓在东方;

虽然还很幼稚,但无瑕的天地将谱写出最美的乐章!

因为我们是中华民族的年轻智慧的森林近卫军,

将向全世界宣告,一个古老国度有一群无畏的儿郎!

2003年9月18日于庆安

 

附:

作者简介:王守君、九三学社社员

沈阳人,1969年毕业于东北林学院林业专业,高级工程师。

“九三学社”黑龙江省绥化委员会庆安县组织负责人

中国林学会会员 

中国菌物学会会员

中国作家协会《庆安作协》理事

东北林学院毕业生后在基层林场工作十三年,前后任林场营林技术员、助理工程师和局采伐大队队长;

1981年调任县报社编辑兼记者;

1982年——在黑龙江省国有林场管理局工作

在国家一、二级刊物上发表学术论文、科普文章、文学作品(诗词、歌曲、小说、杂文、散文、谜语)及新闻通讯稿件多篇,并写有诗集:《火烧云》、《绿色之歌——献给东北林业大学建校五十周年》。

其创作歌曲《火烧云》、《我唱一只绿色的歌》(王飞谱曲)等作品在国家级音乐刊物《北方音乐》上发表,并在《哈尔滨之夏音乐会》上演出,讴歌了黑土地的英雄儿女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开展的东北抗日和人民解放战争;赞颂了北国美好的风土人情。

创作《森林卫士进行曲》。

先后为黑龙江省森林病防检疫学习班编撰印制了讲义:《森林植物检疫、病虫害防治法制建设概论  1991 年》和《再论森林植物检疫、病虫害防治法制建设  1997 年》并亲自授课。

根据在湖北省出土秦代竹简,考证出我国是有文字记载的世界上最早开展检疫的国家,比英国人Garrcos的《医学史》(1925年版)中所记录的检疫工作起源(威尼斯 1403年)早1600多年。论文《我国是最早开展检疫的国家》一文发表在《林业月报》1993年第三期上。

1990年发表论文《关于松材线虫枯萎病》指出在俄罗斯远东地区的落叶松原木中分离出另一种拟松材线虫,引起外贸部门的高度重视;翌年6月以此论文参加了在上海召开的《全国青年检疫工作者学术讨论会》。

传略入编《黑龙江省农林牧专家大词典》、《庆安县志》及由国家人事部编撰的《中国专家大辞典》中。

因长期在基层工作,荣获中国林学会颁发的《劲松奖》。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