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榕基员工俱乐部
榕基员工俱乐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4,735
  • 关注人气:3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神奇的腐朽

(2011-08-12 11:07:17)
标签:

榕基

甜酱

腐朽

酝酿

神奇

美食

分类: 生活百态

 

文/项目管理部 卢焰



神奇的腐朽


 

  甜酱是一种从腐朽中来的神奇食物。小时候的盛夏,外公把竹匾洗了又洗,以备做酱之用。外婆笑盈盈地将小麦粉倒入面桶,加水加糖,面团揉了又揉,一个个元宝状的面疙瘩在祖母手上诞生。

 

  外公将面疙瘩放入竹匾,盖上稻草,撒上些水,然后,就任由它们腐朽。没几天,那些面疙瘩开始长出或黑或黄的霉花。黑花太多,外婆就要微微摇头。黄花覆盖面团,外婆的笑容便日日展开。接下来的日子,便盼着老天日日响晴,我们好抬了竹匾去晒。陆陆续续地晒了些日头,面疙瘩渐渐变得硬邦邦。

 

  家里的几个瓷钵头,早被外婆洗得里外锃光瓦亮。石头般的面疙瘩,被一一放入加了水的钵头。苍蝇嗡嗡飞来,被挡在盖在钵头外的丝绵上,垂涎三尺。神奇的变化时刻在发生,发霉的麦块,在钵头里静静质变。霉花在一层层褪去。每晒一个日头,钵头最上层就出现黑黑的酱块。外婆就用筷子搅匀,再晒,再搅。终于,霉味渐渐淡去,清香阵阵扑鼻。许多日过去,甜酱开始闪闪发亮。腐朽的尽头,霉花终于蜕变成了香酱。

 

  一年一年,是这些甜酱,丰富了物质匮乏的日子,甜蜜了童年的餐桌。切几片猪肉,放入甜酱里,放在饭锅中的竹架上蒸呀蒸,待饭熟,掀开锅,香味迎面而来。大人多吃酱,肉大多省给小孩吃,各自都吃得津津有味。

 

  和甜酱炖肉共放一桌的,常常是臭卤炖毛豆或是臭卤炖菜梗,那是外公外婆常吃的。外婆说,家里的臭卤甏,是她的奶奶传下来的,到她的手上,甏从未干过。她总是边吃着,边往甏里放毛豆壳或菜梗,臭卤就这样源源不断地摆上家里的餐桌。臭卤甏里时刻进行着另一种方式的腐朽。它是弄臭了我们的餐桌?还是香甜了我们的生活?香臭相间,这大概就是生活本身的样子吧!

 

  香香臭臭间,日子流水般地过去了。如今,家里的臭卤甏早已完成了历史的使命,退出了老家的舞台。它被弃于一边,遭受日晒雨淋。家里也很少再吃甜酱炖肉了。只要想吃,隔三差五就能吃上海鲜酱红烧肉。

 

  暗淡了饥肚馋虫,远去了餐桌贫乏。那些腐朽中酝酿出的神奇,曾如此直接地让我们受益。回眸童年,忽然醒悟:如我外公外婆这般,将捉襟见肘的贫瘠生活过出一种想方设法的丰富来,这又何尝不是另一种的神奇呢?

 

声明:文中图片来自网络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