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榕基员工俱乐部
榕基员工俱乐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4,924
  • 关注人气:3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紫砂壶与线装书

(2009-11-05 10:56:19)
标签:

紫砂壶

线装书

灵性

宝贝

文化

分类: 生活百态

文 项目管理部  卢焰

 

紫砂壶与线装书

 

  儿时,常见堂姐抱怨大伯威严,他的一双大手从不摸孩子们的头,也甚少拥着年少的我们围炉说古论今。少年的我是一愣头青,竟冲动地跑去问大伯母“这是何故?”伯母说,你伯父常年捧一把紫砂壶摩挲,把玩,他的手哪得片刻闲暇?

  

  有年春假我到伯父家小住,才知伯母说的绝非诳言。伯父家里,紫砂壶数把,放在书桌上排成一溜;早晨起床,每见伯父一把把检阅过去,然后一把把拿过来拭擦,从其中挑过一把做当天的茶具。闲聊亦是谈壶,什么是好壶,伯父的标准是:“脱手则光能照面,出冶则资比凝铜”。“壶小乾坤大”,伯父的学问一半在壶里。他读过《阳羡瓷壶赋序》,还知道紫砂壶的创始人是明代的供春。耳濡目染,连那时的我也知道一些制壶名家,比如明代的时大彬、李仲芳和徐友泉,清代的陈鸣远、惠孟臣和陈鸿寿。

    

  好壶是有“灵性”的,伯父说,它能与主人的心相通。此说终于有了验证的机会。一次伯父大醉不醒,正巧家中来了客人。我和堂姐就在门前石坎上砸碎一块瓦砾,惊呼“壶碎了!”伯父听得声响,一跃而起,醉意全无,知道是我们戏弄他,也不生气,与客谈笑风生。伯母揶揄伯父,若心有灵犀,应该知道碎的是瓦而不是壶。伯父答道,若知道壶已碎,碎则碎矣又何必惊起。绕来绕去,也不知道他老人家那一刻的真实想法。

  

  伯父故去了多年,堂姐出国久矣,这些壶就传到我父亲的手上,父亲拿这些壶请人鉴定。结果是,绝大部分都是后人仿制的赝品。只有一把壶底下印有“大彬”的印章的是真品,却是破损得只剩壶身的残壶。想一想,这些壶白白骗伯父爱了一生,真实的壶是虚假的,而虚无的情感反倒是真实的。

  

  与伯父相比,父亲却独爱书籍。

 

紫砂壶与线装书

 

  出身于读书世家,先祖留下几大箱线装书。青灯黄卷,皓首穷经,这是父亲觉得自己有别于他人的地方。拿出书来拍一拍,阳光中浮动尘埃,父亲用手指着,这尘埃都是书香啊!我只记得家藏一些简单的书名,什么《二十四诗品》、《六一诗话》、《河东记》,父亲说,这些都是《四库全书》里所存的书目,宝贝啊。其中一本《太平广记》,我本以为是讲太平天国的英雄故事。不料说的全是神仙鬼怪、方士巫术之类。父亲呵呵地笑着,宋人编的书,怎么会记载清朝太平天国的事呢?此书一共五百卷,可惜我们家只有一本。冬日将尽,父亲坐在藤椅上晒太阳,随意翻看着线装书,时而也读,春风大雅呵,一声比一声陶醉。

 

  但对于我,这些书远没有水果糖有味道,一日盗得钥匙,挑来挑去,我不想为难父亲,挑了一本最破的,书页遭虫蛀如筛眼,跟门前的货郎担兑了水果糖。父亲知道后,脸色煞白,狂追二十里寻那个小贩,最终无果而返。后来了解到这本破书是家藏最有价值的书,名为《杂事秘辛》,父亲一口咬定是汉朝的版本。

母亲几番搬家,最终居住于带电梯的楼房时,我问起父亲遗留的那些书。母亲说当废纸卖了五十八元八毛钱。我说那可都是宝贝啊。母亲说,我怎能不知道?可是你父亲为了这些书,四十几岁白了头,六十岁就中风……

  

  见我不解,当会计的母亲说,现代人还是不要钻进故纸堆里为好,读懂社会才是大学问。说得似乎也在理。

 

声明:文中图片均转载自网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老车的云烟
后一篇:二十杯热咖啡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老车的云烟
    后一篇 >二十杯热咖啡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