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岳父

(2008-03-31 15:00:47)
标签:

情感

岳父

分类: 家乡亲情
                                       岳 

YZL/文

   

    岳父提起岳父的名字,在湖南也算是有一定的名气,在百度上随意点击岳父的名字,有关的词条就有好几千篇,在省内有关的报刊、电视等媒体上也经常可以见到岳父的专访、专稿或评论,这些虽然与时下流行的娱乐明星无法相比,但作为一个科技工作者能有这样的暴光度,实属不易。

    我与岳父的认识或者说与妻子的认识纯属偶然中的偶然。1991年9月,我研究生毕业刚回到长沙工作,一天,我一个同学的母亲从永州来长沙玩,正好路过我岳父的单位门口,又正巧碰见了我的岳父,同学的母亲与岳父是同乡,又曾经同在永州工作过,但已经10多年没有见面了,于是我那同学与他母亲到岳父家坐了一会。正是那次偶然中的偶遇,成就了一段姻缘,我与现在的妻子及岳父认识了,大概这就叫做缘分。

岳父1940年出生在湖南湘乡农村,与赫赫有名的陈庚和谭政两位大将是同乡。他很少跟我们提起他的童年,当时处于战乱,岳父的父亲在国民党部队当兵,两个哥哥一个共产党部队当兵,一个在外谋生,只有岳父一人陪伴母亲在乡下农村,与母亲一起放牛。上世纪50年代初,年少的岳父从湘乡农村只身一人来到长沙,据说路途花了三天三夜,以优异成绩考上了长沙长郡中学,在那里从初中读到高中毕业。1959年,岳父以优异成绩考入了自己向往已久的北京地质学院(现中国地质大学)地质找矿专业。在那特殊的年代,地质找矿专业可是我国急需的专业人才。

1965年,岳父大学毕业了,主动来到湘南最基层的地质单位——409地质队,从此开始了自己的地质找矿生涯,在那里一干就是10年,走遍了湘南的山山水水,尽管那时还处于“文革”时期,但岳父并没有放弃专业、放弃科学,结合自己的工作实践,写出了不少有价值的勘探研究报告、合理化建议和科研论文,为湖南地质找矿事业做出了自己的一份贡献,并深得领导和同事的信赖。

1978年,全国科学大会召开,我国迎来了科学的春天,湖南省组建地质研究所,要从全省选拔地质矿产方面的研究人员,岳父以其扎实的理论功底、务实的工作态度、丰富的基层地质工作经验,脱颖而出,成为了湖南地质研究所第一批科研工作者。此后,岳父如鱼得水,参加了很多大型的课题研究,而后的20多年,岳父的事业达到了高峰,出版过10多部专著,研究的课题获得过地质矿产部、湖南省政府、国土资源部优秀科研成果奖。先后被评为高级工程师、总工程师、教授级高级工程师,1994年,岳父获得了国务院有突出贡献的专家称号,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1996年还被邀请参加国际地质界最高学术会议——第30届世界地质大会,宣读了自己的论文。

上个世纪90年代初,岳父的研究视线从原来的矿产地质转入了农业地质。湖南是农业大省,如何从农业大省转向农业强省,科技是关键,地质也要发挥应有的作用。湖南有很多矿产资源,如何将这些资源用于农业生产是一个值得研究的课题。海泡石长效肥研究就是岳父涉足农业地质的一个突破,该项目以湖南海泡石矿探明储量大、品位低、应用难为攻关内容,以减少和降低我国农业存在的施用化肥造成污染问题及提高氮肥利用效率为切入点,在农业科学与地质科学紧密结合的基础上,为湖南低品位海泡石资源优势转化为经济优势,开辟了途径。研究成果受到了包括中科院院士在内的专家充分肯定,并在湖南常德得到应用投入了生产,带来了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

1998年,长江洞庭湖区发生百年不遇的特大洪水灾,面对洪水,岳父又在思考一个问题:洞庭湖的洪水除了水利方面的原因,是否还有地质方面的原因呢?治理洞庭湖是否还应该引入地质学原理和遵循地质规律呢?有了这个想法,他马上向省科技厅申请洞庭湖治理研究课题,并给当时的省政府主要领导写信,很快洞庭湖治理专题研究的课题得到了省政府批准。并马上投入紧张的研究之中,这个项目一干就是5年。5年间,岳父深入长江中下游及洞庭湖区数十次,从地质构造、三峡水库对洞庭湖区的影响等因素,创造性地求证了洞庭湖区经常发生洪灾的地质根源,提出了治理洞庭湖的措施和建议。

岳父不但对事业极端负责,而且对家庭也极其负责。记得我与妻子刚结婚时,岳父要负担三个老人,90多岁的岳母,还有80多岁的父亲和母亲,有段时间三个老人都住在岳父家。那段时间,白天岳父在单位搞课题研究,有时还要出差,但晚上一回到家还要侍奉三个老人,体力和精力都相当地累,但岳父从来没有怨言。正因为有了岳父的悉心照顾,三个老人都心情开朗,健康长寿,一个近100岁,两个近90岁。上世纪末三个老人相继去世后,每年清明,无论工作多么忙,岳父都要带我们去乡下给老人扫墓,他就是以这样的方式对我们下一代言传身教。

岳父对岳母一往情深,结婚40多年很少红过脸。岳父与岳母是长沙长郡中学的同学,后来一起考上了大学,但很长时间并不在一起,读大学时岳父在北京,岳母在长沙,大学毕业工作后,岳父去了湘南的永州,岳母在湘北的常德,天各一方,直到1978年才一起调到长沙,即使这样,岳父大部分时间要到野外出差调查,依然是聚少离多,那时岳父上有四个老人下有两个小孩,只靠岳母一人在家支撑,因而岳父常常感到愧对岳母。

 岳父自己在事业上取得了一定成就,但对我们并没有过高的要求,更没有苛求,不苛求做官,不苛求发财,只要我们能够自食其力,诚实做人,遵纪守法,平平安安,平平淡淡,对得起家庭,对得起单位,对得起社会,就心满意足了。实际上,我刚认识妻子时,还是个刚刚从学校毕业且来自农村的穷书生,那时的确是一无所有:没有票子、没有房子,更没有位子和车子,用现在一句时髦话来说是股市中无人问津的“垃圾股”。但岳父就看准了我这个为人忠厚老实的“垃圾股”,虽然到现在10多年过去了,我这个“垃圾股 ”依然还没有变成黑马,但他老人家依然看好,并打算做长期投资。

1998年,我的儿子出生了。妻子分娩那天,最高兴、最辛苦的还是岳父,他与岳母在医院守候了整整一天,直到傍晚孩子顺利出生,他才回家休息。尔后的几年里,从请保姆、上幼儿园、上小学,岳父没有不操心的。儿子上学后,每次学校开家长会,我们没有时间,总是岳父代替我们去参加。每到寒暑假,他都要带孙子去外地旅游,远到北京、贵州,近到张家界、南岳、韶山、大围山,他说大自然是最好的老师,应该让孩子到大自然去学习,增长见识。

岳父非常看重同学之间的友情,他从长郡中学毕业快50年了,但他与班上的同学还依然保持联系,每年都要组织这些同学聚会好几次,谁家里有什么困难,他总是千方百计发动大家动用各种社会资源去帮助。他们至今还办了一份班报叫《学友报》,交流彼此的事业和家庭情况,实属难得,为此,《潇湘晨报》还专题报道了他们的友情。

 2005年,岳父退休了,但他退而不休,利用自己的影响力继续为单位申报课题,并亲自参与课题的研究,为年轻人传帮带,单位也特意为他单独保留了办公室,他还是象往常那样上班下班、出差调查。《潇湘晨报》有个《湖湘地理》栏目,岳父被聘请为地质地理顾问,他非常高兴,既顾又问,还不要报酬。为了办好这个栏目,他经常与报社的年轻人到全省各地实地调查,审阅稿件,有时还自己写专稿,忙得不亦乐乎。我们经常劝他,年纪大了就不要经常出去跑了,只在办公室顾问顾问就行了。他说既然人家聘请了,就要对报社负责、对读者负责,再说到外面走走,可以呼吸新鲜空气,锻炼身体,身心都健康,何乐而不为呢!

 是啊,只要岳父自己感觉快乐,我们又何乐而不为呢!祝岳父永远年轻,永远健康,永远快乐!

 

                                      2008年3月31日中午

 

本文已被编入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的《梦开始的地方》一书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NBA三国(四)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NBA三国(四)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