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谁堂
谁堂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31,213
  • 关注人气:2,66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吾誰與歸——同兩千年前的我拉個手

(2017-03-27 09:05:23)
标签:

文化

吾誰與歸——同兩千年前的我拉個手

 


吾誰與歸——同兩千年前的我拉個手

 

                   呉誰堂

 

文人嗜印,由來已久。收藏用印自唐代開始應用之後,宋元文人多與篆刻結下不解之緣,除了平時備用的名號印、齋館印、收藏印、閑文印之外,而嗜印成癖集藏古印者代不乏人。明范大澈得秦漢印四五千,輯有《范氏集古印譜》。清陳介祺為一代金石大家,他藏印的數量更是令人咋舌,其始本拓有《簠齋印集》,收璽印二千四百餘方,後再添購,並益以多家藏印,輯為《十鐘山房印舉》,收印一萬多方,允為一時壯觀。清汪啟淑藏明清諸家刻印四千餘方,制《飛鴻堂印譜》。如此等等,“古印一事高者證佐經史,其次準繩篆刻,又其次亦足怡性悅情是也。”其中的樂趣或許只有印癖當事人才能真正體會得到。

    然而,大多數印人未必會有很好的機緣或足夠的財力去購藏大量古印。物常聚於所好會有天幸,偶獲古印欣幸之餘並契此改易名者,則是傳為藝林美談的雅事了。這其中以汪關最為世人所熟知。汪關,歙州人,流寓東南,主要活動於明萬曆、崇禎年間。他原名東陽,字杲叔,一次偶然在吳中得到一枚漢銅印,龜鈕碧色,斑斕錯繡,印文為“汪關”二字,極為寶愛,便改名為“汪關”,又顏其齋為“寶印齋”,李流芳又為之更字尹子。後來印史中“汪關”的知名度已遠遠超出他的原名“汪東陽” 了。同樣,西泠八家之一的蔣仁,他原名為蔣泰,字階平,號吉羅居士、女床山民,因在揚州平山堂得到一方“蔣仁之印”的古銅印,遂改名為“蔣仁”,並易號為“山堂”。清代的孔千秋,原名廣居,號瑤山,偶遊無錫城,見到一方漢銅印“孔千秋”,喜其篆法精美,解襟被易之而歸,也更名為“千秋”。再如近代的鶴山易孺,原名廷憙,字季復,號大,因為得了一方漢印“臣憙之印”,便省卻原名中的“廷”字,單名作“憙”。還真是一脈相承的雅事這些是得了古印為自己改名,還有以之為子孫小輩取名的。《長洲沈德潛歸愚自定年譜》中記載,“(康熙)十三年,甲寅,年二歲。周歲日,先祖(祖父沈鍾彥)買圖章二方,一‘沈潛之印’,一‘玉堂學士’,心竊喜,於潛字上增一德字,因命名曰德潛。”沈德潛在《古銅章歌》中寫道:“雲煙過眼十七朝,此印蒼涼閱人代。應有精靈永護持,透塵劫常不壞……鴻文高隱師往哲,人與古印同千秋。”便是與因印得名的经有關了。清初篆刻家李耕隱,自號破屋老人,維揚人,家白門。何震卒後,他繼之而起,以印名于大江南北。李耕隱性好古,曾先得到“李悅”子母套印和“李尊”印,便以之名其子孫了。米芾的兒子米友仁,他的表字“元暉”是黃庭堅所賜。黃庭堅曾有一方“元暉”舊印,贈送給米友仁,並為此作了一首詩:“我有‘元暉’古印章,印刓不忍與諸郎。虎兒筆力能扛鼎,教字‘元暉’繼阿章。” 另外也有朋友之間相贈送的,如清朱象賢在《印典》中記載:“徐元懋:予家藏古銅印,有一龜鈕者,其文曰‘子實’。古且拙,意其為漢物也。嘉定一友潘士英,字子實,以此贈之。吾蘇劉尚書纓號鐵柯,杜禦史啟偶得一古印,亦曰‘鐵柯’,因以贈之,往往有相同者。”因得古印而以之取齋館名的也為數不少,如龔定庵得陳介祺舊藏漢玉印“緁伃妾(女肖)”,認為是趙飛燕的名印,故名其居為“寶燕樓”。黃賓虹得了“孫況印”,孫況即荀況,為之喜,擬以“寶荀”名樓,《荀樓畫談序》的“荀樓”即源於此。

身邊刻印的師友中,也有承續這脈雅風的。比如許雄志先生,別署“少孺”,因為九十年代初北京友人送了一方“許少孺”的漢穿帶雙面印,十幾年後於鄭州古肆又獲一穿帶印,一面為“許視”,一面又是“許少孺”,另外還有一方“許翁孺”的印,說是留待老年時再使用,確實得上是奇緣了。冠玉堂谷松章先生也因得了漢“樂”一印,故又自稱“樂”。又曾見谷先生有一枚漢玉印,印文“李平”,雖有殘損,但仍然神完氣足,不知原齋李平先生見了是否會垂涎一丈了。近來聽說繩齋鞠稚儒先生見到一方漢印“墨稺子”,志在必得,不知結果如何,若然,也將是一段印壇佳話了。

在這裡如此不厭其煩地羅列自古至今諸多類似的故事,大家或許可以看出印人們癡絕可愛的一面,或者還看得心生癢癢:尋思著自己是不是也該去找一方同姓的古印來,效仿前人風雅呢?其實,十多年前,我就盛世收藏網的璽印版塊潛水,一來是欣賞學習秦漢印的原始印面,二來則是瞄著看能否碰上一方合意的吳姓印,以便趁機買下改名。也曾發過徵印的帖子,求有“吳”字或“汥”字或“”字的印,遺憾的是,帖子很快沉了底,而吳姓的印雖則有之,終究名字不合心意而放棄。最後也就無功而返,漸漸淡去此事了。

 

世間不少的事,往往要用到“無巧不成書”這句話來形容。前兩天,我正忙著拓幾方印的邊款,微信鈴聲響,打開一看,是LB兄發來的:“誰堂兄,出了個‘吳誰之印’,需要追一下嗎?”我的心倒是狠狠緊了一下!有點懷疑,與我的別號“吳誰堂”貼得這麼近?印象中漢印中“誰”字的出現率實在太低了!趕緊回復信息:想看圖,想知道價錢!LB兄說沒有圖,賣家要得貴,按官印的價在賣,正與他談著。一下午沒消息,一晚上心思思。第二天早上,急急地又去問LB兄,回復說價格談不攏,下午直接去找賣家看看情況。幾個小時的焦急等待,圖片終於來了,還用紙巾打出了泥蛻的效果,沒錯,清清楚楚的“吳誰之印”,瓦鈕,生坑,滿綠鏽!動人心魄!價格也報過來了,竟然超出了普通漢私印的一倍!難不成是定向銷售?未幾,LB兄說下來了三千。我說,行立馬拿下!

吾誰與歸——同兩千年前的我拉個手

吾誰與歸——同兩千年前的我拉個手


吾誰與歸——同兩千年前的我拉個手


第二天,順豐鏢局便送來了“吳誰之印”,小小一枚托在掌心,略有沉手之感,青翠入骨,正如費念慈題黃易集司馬相如、卓文君印冊中的詩句:“小篆苔花繡,千年劫未消。”以前常見有人寫“前生或是某某某”的句子,看著這陌生而又熟悉的“吳誰”二字,頓時思接千古,作前世今生之想了。該印印面1.6釐米見方,連鈕高1.5釐米,瓦鈕內泥土猶存,隱約可見印綬絲留下的痕跡印文鑄造,字口深峻,綠鏽也未能掩其神采。四字中右側“之印”二字作上下均勻分列,左側“吳”字略縮半線,讓位於“誰”字,未作上下均分,否則“誰”字有局促緊迫之感,現在舒展合度,而“隹”的下部留空又正好呼應左上“之”字大面積空白,全印各字均有不同程度的弧斜之筆生活全印。平淡的印面,苦心經營卻又不落痕跡,讓人不得不佩服漢人對細節的敏感以及嫺熟的處理技巧。



吾誰與歸——同兩千年前的我拉個手


吾誰與歸——同兩千年前的我拉個手


吾誰與歸——同兩千年前的我拉個手


吾誰與歸——同兩千年前的我拉個手

為了驗證漢印中“誰”字的出現率,大致查閱一下手頭的漢印圖錄資料,只有“朱誰印”、“苦誰印”等數印,還有《繆篆分韻》之類的字典中收錄若干字樣。看來,以“誰”字入名,確實是由來不多。另施謝捷先生的《虛無有齋摹輯古玉印》中有“誰何”一印,《說文解字》中說:“誰,何也。”釋“何”:“誰也,誰、何,孰三字皆問詞。”古時便有“誰何”一词这枚玉印應該無姓氏名字私印。古人取名,常能見到一些現在看起來或怪異或古奧的字眼,很難揣他的用意。王引之、俞曲園、黃侃等人都寫過古人名字解詁方面的著作,可惜手頭沒有備著,無從查閱,當然也未必就收錄有名“誰”的人,姑且不去深究了。至於我的別號“誰堂”,曾經寫過一篇小文述其原委,這裡不妨再簡單寫幾句。其典故取自《景德傳燈錄》中一則公案:“初住筠州東禪院,僧問:‘如何是佛?”師曰:‘汝是阿誰?’”另一則是出自《五燈會元》:“參麻穀,穀見來,便將鋤頭去鋤草。師到鋤草處,穀殊不顧,便歸方丈,閉卻門。師次日複去,穀又閉門。師乃敲門,穀問:‘阿誰?’師曰:‘良遂。’才稱名,忽然契悟,曰:‘和尚莫謾良遂,良遂若不來禮拜和尚,洎被經綸賺過一生。’穀便開門相見。”最開始是用“汝是阿誰齋”作書齋名的,後來精簡至只拈其關鍵字眼“誰”作“誰堂”沿用至今,也是最為常用的。現在這方漢“吳誰之印”就擺在眼前,與我姓氏相同,名號中關鍵字相同,這樣的巧合,不是緣分又是什麼呢?想起范仲淹《陽樓記》中的最後一句“吾誰與歸”,於我來說,則可另作一解了。

連夜作了一首俚句以紀其事,就錄于文末吧:


山左從來多舊遺,

銅章驚見號吳誰。

翠斒入骨凝精氣,

朱蛻鈐心歎古奇。

莫是前留故事,

如何寶籀到蓮池。

誰誰與共為誰主,

我我周旋笑我癡。

                           

           2017324

 

          未定稿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近刻。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近刻。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