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王立新:我为什么这样讲船山

(2010-06-03 14:21:07)
标签:

湖湘讲堂

王船山

王立新

文化

 

我为什么这样讲船山

——再答观众提问
 

《天地大儒王船山》在湖南教育电视台播出以后,不断有观众以各种不同方式询问各种问题,前此我已略作回复。现在我要说明的是“我为什么这样讲船山”?

 

首先是这个节目的名字问题。

 

之所以叫《天地大儒王船山》,是我与节目制作组共同拟定的。因为船山顶天立地,因为船山无愧于天地,因为中国文化建基于天地,而船山是中国文化的最忠诚的守望者和拓展者。船山作为儒学大家,是中国历史上最闪亮的风景,他为天地增光,和天地并存,与日月同辉。有了船山,前此的孔孟学说,得以最大限度也是最精湛、最刚劲的发挥,后世中国历史的天空和生活的大地,也因船山而生机勃勃、气象非凡。只有用“天地大儒”,才能表达船山本身的地位和意义。“天地大儒”,只可形容船山,也只有船山才当之无愧!所以,才取了这样的名字。

 

其次,我为什么把船山放在明清之际的历史大背景中述说?

 

船山难讲!这是所有接触过船山的人的共同感觉。梁绍辉老先生在我的节目正式播出之前,就当着很多文化出版界的人士说出了这样的话语。我知道这是老先生对我的爱护,意思是万一讲不好,也不是王立新不行,而是船山太难讲。船山为什么难讲?因为他是一个思想家,他没有在世俗社会里或者政治军事的历史漩涡中过分滚打的经历。或者简单地说,就是他的生活没有那么多直接的故事可讲。如果仅仅站在哲学史或者思想史的角度来讲船山,那自然是另一种景象。因为他思想深刻,内涵丰富,所以有无限可讲的余地。尽管船山本身很晦涩,很难懂,但是一字一板的慢慢读、慢慢扣,也是韵味无穷的。

 

但是如果把船山放到电视上来讲,面对普通电视受众,这样的讲法肯定会失败,不用讲就已经失败了。这是不用证明的。

 

所以我选择把船山放在大的历史背景中讲,这样的做法,表面上看来好像出于无奈,实际上却并不是这样。因为船山与康德不同,康德几乎没有生活,他只有哲学。而船山却不一样,船山是有生活的,他与他的时代的命运息息相关,同时,时代的进程又,在不断的影响着船山的心情,促动着他思想的变化。船山既不像康德,时代的生活对他了无相涉,只是被他抽象成了时间和空间。同时,船山也不像马祖道一,马祖道一作为禅宗的高僧,当年正逢唐末战乱,他离开老师南岳怀让去江西弘扬禅法,怀让打发人前去看望,带回来的话语只是:“自从丧乱来,不曾少得盐酱。”就是说,不管天下怎么乱,自己该吃饭吃饭,该睡觉睡觉。船山做不到这样。这倒不是因为船山的人生境界不及禅宗和尚高,而是船山不能忘怀天地,他不能视天地如虚无,他要为天地尽责任,所以才叫他“天地大儒”。天地大儒视天地于无物,这是不可想象的。

 

同时,任何一位历史人物的命运,无不与他的时代相干,时代的生活,无不对时代中的历史人物产生影响,就连马祖道一也不能例外,否则为什么还要说“自从丧乱来”?

 

最重要的,还是船山作为儒者的身份与他苦难的人生历程。儒者是不会屈服于客观宿命的,他要抗争,孔子的“如有用我者,吾其为东周乎!”孟子的“夫天果欲平治天下,当今之世,舍我其谁!”还有张横渠的“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以及胡五峰的“风不能糜,波不能流,身虽死矣,而凛凛然如有生气之在人间者,是真可谓大丈夫矣!”等等。都是儒家学者历史担待意识的表现,也是他们的历史责任的自白。他们不能忘记责任,这就是儒者!不管世界怎样昏乱,儒者都不会放弃自己各种不同方式的救世的努力!

 

而正是因为这种不合时宜的努力,造成了他们命运的坎坷多艰,使得他们苦不堪言!

 

有人说船山是二百五,头不顶清朝天,脚不踏清朝地。这不是傻瓜吗?他打他的,你活你的,不就得了?谁的天不是天,谁的地不是地?这是汉奸哲学!儒家绝对不会这样做!只求活命是生物的原则,不是人的原则,尤其不是儒家的原则。儒家当其理想不能实现,现实的努力无法奏效的时候,是要自行了结的。孔子的“志士仁人,有杀身以成仁,无求生以害仁!”孟子的“生亦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者也。”讲的都是这种意思。这不是简单的话语,而是儒家共同的信念,他们把生命的意义和价值定位在这里,不这样做就算不上儒者,就是对儒学和对良心的无耻的背叛!

 

没有一个人的生命或者一件事情可以离开环境而单独成立。人的命运都是在环境中展开或封闭的,在环境中伸展或萎缩的,在环境中成就或者毁弃的。而对于船山来说,环境不仅是他生命的进程中的具体场景,同时也即是他的生命本身的内在内容。

 

船山生逢明清鼎革的乱局,他坚守儒家民族主义立场,拒斥满清统治。如果仅只是这样,那就用悲壮来形容他的生命,这已经足够了。但是他为之效力的南明王朝,实际上比清朝的统治者更差!他们只知有自己统治集团的利益,不知有天下苍生的利益,更不知道对中国文化承担必要的历史责任!因此,船山的生命中又展现出无限悲苦的内涵。人处在这样的境遇中的难堪,是可想而知的。他将怎样活下去?他为什么而活下去?这对一个普通人来讲,并不是问题,吃饭睡觉,喘气就行了。但船山是儒者,而且是大儒,并且是天地大儒!他不能这样,理想和信念不允许他这样!所以他必须有所作为!
 

于是他参与了拯救南明的过程,他和他的老师章旷、蔡道宪,以及他的同学朋友管嗣裘、夏汝弼、李国相、堵胤锡、何腾蛟、严起恒、金堡、蒙正发、瞿式耜等一道,忘身于现实祖国的拯救。这些人中最优秀的代表应该是章旷!章旷太性情、太有生气、太有责任、太有历史感了!一句话,他的生命太鲜活了!他是船山在现实中的楷模!在章旷于湖南抗清的过程中,船山不仅时刻关注,并且积极参与,帮助章旷筹措军饷,鼓励章旷坚定战斗,寄望章旷扭转乾坤!船山不仅是章旷的背后幕僚,而且也是章旷内心里最重要的奋斗动力之一。所以,我在讲说的过程中,才对章旷大书特书。但是这种对章旷的书写,我是完全依据史实的。章旷确实就有这么伟大,就有这么了得,就有这么崇高和感人!

 

有关衡阳起兵、永历朝中与小人斗争,还有瞿式耜、严起恒之死等等,都不是我在讲南明史,而是在讲船山。这些事件对船山的生命影响极大,不把这些事情交待出来,船山的感情就无法附着,他的思想的变化就来的没有根据。

 

所以我不是在讲南明史,而是在讲船山的心路历程。船山的心路历程,是在南明的历史中展开的,没有南明的历史,船山就不会有那样的心情,也就不会有那样的痛苦和凄楚!没有这种凄苦无比的心理感受,船山的思想就不会那样亢奋、那样激烈、那样炽热灼人!

 

当然,我在讲说历史过程进程时,不免有对南明的评价,不免有所驻足。这就像我们从长沙到南岳去旅游,目的虽然是南岳,可是我们总不免要在路上看一看湘潭和株洲的风光一样。如果一个人从上车就睡觉,一直到南岳才睁开眼睛,大家肯定不会认为他是一个优秀的旅游者。

 

这就是我在南明的历史进程中讲船山的用心和理由。

 

其三,我在讲说船山中,确实有点情盛气粗了一些。因为船山就有那样感人,我不能不被感动,我已经被他感动了二十余年,现在依然被他感动,将来也没有办法逃离这种感动!当然被别人感动,自己容易冲动,冲动容易伤身!但是不被伟大而崇高的生命感动,虽然可以避免冲动,虽然不会伤身,但却容易伤心!伤害心灵的成长!人活一颗心,不活一个身,这是我的信念!此身的重要性,正是为了成就此心,此心不存,此心萎靡,此身就不再有意义,此身就成了累赘,就属多余。

 

同时船山深切的看到,南明晚期的官场和军界的死气沉沉和俗气骎骎。他要张扬人间正气、他要扫除人生俗气,他要涤荡社会浊气!他看到人们无真情之弊,无生气之弊,所以才强调生气,人的生气是社会生机的源泉。生活在世界上的人,如果都缺少真情,缺乏生气,那么这个社会的不可留恋是可想而知的。所以船山才表扬南朝的刘裕,说只有他,才是南朝若干个王朝里唯一能够延续中国的国家生气的人。他才一反宋明儒者对于感情的蔑视和敌视。宋明理学家一般认为人的本性是善的,而人的感情是恶的。人世间一切违逆天理的事情,都是人在感情的驱使下做出来的。但是船山却认为:“为恶故是情之罪”,但是为善,“亦非情不为功!”就是说,感情固然可以驱使人去做恶,但是没有感情,人也做不成善事!感情是人类成就善行和推动社会走向崇高美好的最伟大的动力!这是多么了不起的英明论断!你听了以后不感动吗?没有感情,人在这个世界上活什么?靠什么去活?能活出生气和味道来吗?

 

船山本身气盛,他的生命充满活力,充满生机,他感情真挚、感情激荡,他对中国文化和中国历史的感情有如沸腾的江河,滚滚不息,滔滔不竭。我对船山的用情之真、用情之正、用情之深,都是无比崇拜的。所以我在讲座中说,“不仅船山的思想,是中国古代思想的高天和深海,其实他的悲苦无比和坚韧无匹的人生本身,就是一首激昂慷慨的宏伟乐章和一座永垂不朽的亮丽丰碑!”

 

这就是我在讲座中,情盛气粗的理由。我真不想煽情,但是我自己首先已经被船山煽起了无限的激情,如果观众因此而动情,那不是我煽的,是船山煽的。而能被船山煽动激情,乃是一件崇高俊美的事情,表明被煽者的心灵里还有正直和正义,还向往崇高,这样的人的生命还有救药!
 

王立新,2010年5月28日,深圳大学荔枝园内。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