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要稳稳的幸福来触摸你的温度

(2014-07-07 16:43:47)
标签:

情感

月色白狐

原创

念起

流淌

       我要稳稳的幸福来触摸你的温度


        曾经有人许我一梦,在微雨阑珊的午后,独姿小楼,推窗问暖,白云相伴,山水为邻,耕耘迟暮,飘然忘尘,不求功名,不贪富贵,不作闺阁幽叹,也不作萧疏颓然。只用笔墨书写淡淡情怀,只是流光无情,世事锋芒,那种携手花开,静看日落的烟火爱情,早已老去……而我,已在天涯。
                                                                              
                                                                                       
                                                                                     ——月色白狐

    (一)
    
    我似乎总是在行走,没有归路的跋涉,循着历史的沧桑,不经意间仿佛看见从远古到今朝,所有的人都在赶往春天的路上,走过灿烂的花丛,走过潺潺的流水,也走过许许多多年轻的时光。在苔藓斑驳的路上,守望着一份不被风尘湮没的傲骨。只是涉过岁月寥廓的长河,真的可以抵达彼岸吗?季节的更迭,一切的变迁,真的是因为斗转星移吗?那掩藏在历史深处的风,真的可以让我们忘却任何一段动人心魄的剪影吗?


    这是一条通往寺庙的山路,无限延伸的树木升腾着万物的精灵,在静止的时光里,那一缕温暖的阳光在山间静静的流淌,蔚蓝的天,流动的云,以游走的姿态,守候着静谧摇卦的佛教圣地。空气中弥散着永不停止的梵音,越来越近,飘渺的烟雾载着纷乱的心渐渐平静。是谁说的:世间万物皆有佛性,世间之人皆有禅心。在参禅的路上没有谁是最早的那一个,也没有谁是最迟的那一个,放下,既得到。


    来这里我并不是想远离红尘皈依山水禅境,只是想沐浴这幽静的空灵里,洁净的梵音,氤氳的香雾,随着月光流进我的心灵。山中松针铺地,翠竹丛生,许多野花散落在下过雨个小路上,踩上去,心也变得柔软。斑驳的叶,诱人的果。偶有伶仃的飞鸟掠过枝头,啾啾着禅语,叠峦的山峰没入云霄,悬崖石壁上的松柏巍然不动,微风吹响檐角的铜铃,惊扰了我飘渺的思绪。眺望远方,只有一种颜色,叫苍茫。这样的感触,眼眸有了温润的潮湿在涌动。


    驻足在绿苔滋生的石径。看变幻的云彩流散,听山谷的幽壑清溪,落满雨珠的叶像粒粒澄澈的心,亦像会说话的精灵。踏着那条被烟雾封锁的山林小路,撑一把淡色的小伞,飘渺空远的钟声敲响梦中人,我顺石阶而上,那临山色生的庙宇楼阁就在眼前,青烟缭绕间有香客正点香叩拜。门前的几株老树,挂满红色的祝福,来不及细看随着人流而进,厚重的木门高高的门槛,仿佛就是我的前世今生,我犹豫徘徊着,酡红的夕阳,照见我孤单的身影,我却不知道该用那只脚迈进去。


    怒放的佛光,沉静了世间所有浮躁的心,缭绕的香烟涤荡着世俗所有的欲望。大雄宝殿内,汉白玉雕琢的须弥座上安奉着佛祖的金身,他慈眉善目,神态安详,淡定平和的目光里,早已洞穿一切尘缘世事,他知晓人间冷暖,普渡芸芸众生……那些宽袖大袍的僧者,手持佛珠,敲着木鱼,念涌着早已发黄的经文。青灯伴古佛,断落的青丝,牵系了多少人的牵挂,飘然的背影,了然了多少人的依恋。平日里我只知道文字的寂寞,可此时我是否又读懂了人生的寂寞。


    梦与醒,在时间经过的地方,在弥散庙宇的心经,清新无尘,宁静致远,让我向风一样穿越迷茫的岁月,又像水一样侵入骨血。触摸过佛的手,有一种凉,从指端穿过经脉流淌到全身,原来,我与佛这样相融。那一刻,我安顿好所有漂泊的梦想,告诉自己这千年古刹,就是灵魂的归处。


    踏出寺庙的门槛,被禅佛洗过的心灵悠然而轻盈,离别的步履在钟声中渐行渐远,于匆匆的时光中结束了五台山之旅。让这份禅心成了一份出尘的守望,盘山的路隐隐的将红尘与寺院隔绝在两岸,此岸是喧嚣的梦境,彼岸是禅意的清醒……



   (二)

    当一切清醒明了的时候,又怀想人生过往的点滴痕迹,一路风尘的行走,落下一地的记忆,而这些记忆又让我无数次地反复要去捡拾。捡拾昨天、今天的点点滴滴,所有的年华就这样在捡拾中匆匆而过,倘若是蹉跎岁月,倘若是消磨光阴,倘若是耗费青春,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让所有的遇见都成为开始,轰轰烈烈,只是别问我结局。


    我知道许多人一生都在爱着,爱不同的人,结束一段感情又开始另一段故事,纵然没有爱,也要不停地寻找情感来装饰自己的人生,只是因为青春可以放纵,过了那个年龄,就不再有这样的资格,倘若你不懂得,就意味着背叛,就得忍受世俗的指责,就得忍受讶异的目光,就得忍受人生的破碎。


    我想我做不了那样的女子,我一身素然,没有鲜活叛逆的个性,我只想这样的看花开花落、云卷云舒,一年又一年。性情决定命运,多么通俗易懂的一句老话,令人深思……是的,有些永恒,是因为走不到尽头,才值得怀念,那些岁月的底片,留下许多暖人的记忆,那些无暇的情怀,拉开了回忆的距离,漂洗成不染尘埃的莲花,让一颗易感的心,在飘渺的迷离中,定格成相视一笑的风景。


       曾经有人许我一梦,在微雨阑珊的午后,独姿小楼,推窗问暖,白云相伴,山水为邻,耕耘迟暮,飘然忘尘,不求功名,不贪富贵,不作闺阁幽叹,也不作萧疏颓然。只用笔墨书写淡淡情怀,只是流光无情,世事锋芒,那种携手花开,静看日落的烟火爱情,早已老去……而我,已走过千山万水,但我始终相信有一种坚定,依然,始终,永远……


       请相信我也会珍惜这样的情感,如果每一个人都是一颗星,我注定为你划过天空,既使那是一份短暂的瞬间,我也愿意,因为人生有一次灿烂足矣。或许这就是宿命,一段既定的轨迹,我们已经走了很多年,身后的痕迹已经无边,请告诉我,如何才能超越!无论五百年的回眸,还是千年的等待,向往没有错,沉溺于此也只是一种虚幻的梦境,而梦终究会醒。


       也许这只是一种精神上的安慰,只是一种在深切体会孤独之后拼命想抓住的一根稻草,纵然绚烂,但终究会过去,世间有多少人能走进生命,有多少人真正的走进记忆,又有多少人值得写进日记……回首,人,无踪,伸手触摸冰凉,所有的过往成了一张苍白的纸,我该用一种什么的心情来书写与你的相遇?


       写下这些的时候,我抬头,窗外绵绵细雨无声落下,茶杯里的香茗烟雾缭绕,缓缓上升,然后弥散,了无痕迹。记得你说过的一句话,你是幸福的,我就是快乐的。而我只想告诉你;我只想要稳稳的幸福来触摸你的温度……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