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老猴随笔
老猴随笔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60,912
  • 关注人气:41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忆童年在蟹棚里扳蟹的岁月

(2020-05-13 17:29:08)
标签:

河蟹

扳蟹

蟹棚

扳网

网条

分类: 情感

 

蟹,学名螃蟹,现在叫大闸蟹。古人解、懈、獬通蟹,称大解。江南的大河小江,河泥肥沃,水生食物充足,是螃蟹生长的好地方。

农谚有云:“九月九,蟹逃走”“西风响,蟹脚痒”,反映了蟹的生活习性。每当深秋,稻黄蟹肥,西北风一吹响,青黑透亮的螃蟹就像有人召唤一样,纷纷离开蟹洞,从河流支叉爬出,向大江大河悄悄进发,在河底顺流向东,迁徙到合适的水域产卵繁殖。此时,正是人们夜晚捕捉螃蟹的最佳时机,也是捉蟹最忙碌的时候。

我的家乡河流纵横,支叉不少,而且最远可直通黄浦江,涨潮退潮,年复一年,从不停息。河流支叉水面不宽,深秋到来,两岸水际洞中的螃蟹就会随潮逐流,由西向东大举迁徙。乡亲们就会不失时机,在横塘港、刘家港、东船浜等地分段搭棚胶拦网扳蟹。

蟹棚是捕蟹人搭在蟹棚户基(地基,稍微高起)上的简易草屋,是一间用竹杆和草帘(稻草编在竹竿上的帘子)搭建成的三角形小屋,屋檐着地,没有墙脚,四周挖好流水沟。棚内无任何陈设,只铺点稻草,仅够一二人晚入住扳蟹和栖息,大家称在此扳蟹为“蹲蟹棚”。蟹棚的后面封闭,前面紧靠河沿。蟹棚通常隔河结对而建。图示如下:

            忆童年在蟹棚里扳蟹的岁月      扳网,亦叫扳罾(bā zēng),由网、网撑竹、扳竿组成。网,正方形,边长八尺(接近三米),由港网线(现为尼龙或晴綸线)织成。两根网撑竹,成十字形扎牢,两头成弓状,四根网角线紧紧绑在网撑竹上。扳竿是一根粗竹杆,一端连接网撑竹十字处,并扎紧,另一端由扳蟹人在蟹棚里掌握。如图所示:

 

忆童年在蟹棚里扳蟹的岁月

网条,是扳蟹使用的拦蟹用具。由三四毫米粗的麻丝绳编织而成,网眼以不漏两把重蟹为宜。长度视水面宽度而定,高约二米左右,下部绑铁链,以便将网沉入河底,起压底作用,防蟹走脱。上部用粗的江绳拉紧,使网条挺立于河中。网江绳固定在岸上,当蟹移动到网条时,就在网条边上寻找去路,扳网紧靠网条,蟹因此而爬入网中,不时被起网就擒,有的蟹会爬过网条,往往逃过一劫,所以要经常敲击网条,以防有蟹漏网。如果有船需要驶过,要拉起扳网,放下网条江绳把网条沉入河底,让船通过。如图所示:

小时候,我每年和爷爷“蹲蟹棚”扳蟹,我家蟹棚固定在横塘港南面,对面中王顺福和赵关庆的蟹棚,我们隔岸相望,面对而扳。每当夕阳西下,早早吃完晚饭,爷爷扛着扳网,我背着简易被料和蟹箓,拿上熟山芋或毛芋艿等晚点心,有时还带几粒人家送的糖,直奔蟹棚,在对岸搭挡的配合下,放好拦网条,清理完河中杂物,铺好棚内,将扳网放入河中,一切就绪之后,开始扳蟹。

扳蟹是整夜进行的“守株待兔式”的盲目行动,为了不遗漏在河底缓慢爬行的螃蟹,每隔二三分钟就得扳一次网,一夜要扳千余次,虽然一次又次重复着如此简单的动作,但每次都充满着“有蟹”的希望,一次失望之后,又把希望寄托在下一次,如此往复,总是沉浸在希望的实现之中,正因如此,我对扳蟹常常精神振作,坚守岗位,乐此不疲,每晚至少扳到十二点,才肯跟爷爷换班。

扳蟹,并不是件枯燥无味的事情,它在我心中留下了有趣而难忘的印象。夜晚,夜深人静,抬头常能见到天空中闪烁的星星,低头眼前呈现的是暗淡色的水镜,河水从网前缓缓流过,偶尔还有小船,从远处驶来,那吱咯——吱咯的摇橹声,由远而近接连传来,直到小船从我们眼前驶过。岸上能听到各处传来的轻微虫呜声。对岸蟹棚扳蟹的伙伴,是我聊天解闷的好帮手,我们边扳蟹,边聊天,天南地北,鸡毛蒜皮,家常里短,说说笑笑,没完没了。当起网听到螃蟹落网的滴咚滴呼的声音时,心情就更加兴奋,立即收起网,向里拉网,慢慢把蟹捉住,放入蟹箓。一个夜头,多则扳到一二十只蟹,少则七八只蟹。涨潮时蟹随河水东流,蟹扳得多些,退潮时,蟹就少些。螃蟹被逼关进箓里,失去了野生环境下的自由,会死命地爬动,蟹眼里不停地冒出白色的气泡,发出“吉吉”的声音,好像要挣脱牢笼的束缚似的。

 


               忆童年在蟹棚里扳蟹的岁月

小时候,我每年和爷爷“蹲蟹棚”扳蟹,我家蟹棚固定在横塘港南面,对面中王顺福和赵关庆的蟹棚,我们隔岸相望,面对而扳。每当夕阳西下,早早吃完晚饭,爷爷扛着扳网,我背着简易被料和蟹箓,拿上熟山芋或毛芋艿等晚点心,有时还带几粒人家送的糖,直奔蟹棚,在对岸搭挡的配合下,放好拦网条,清理完河中杂物,铺好棚内,将扳网放入河中,一切就绪之后,开始扳蟹。

扳蟹是整夜进行的“守株待兔式”的盲目行动,为了不遗漏在河底缓慢爬行的螃蟹,每隔二三分钟就得扳一次网,一夜要扳千余次,虽然一次又次重复着如此简单的动作,但每次都充满着“有蟹”的希望,一次失望之后,又把希望寄托在下一次,如此往复,总是沉浸在希望的实现之中,正因如此,我对扳蟹常常精神振作,坚守岗位,乐此不疲,每晚至少扳到十二点,才肯跟爷爷换班。

扳蟹,并不是件枯燥无味的事情,它在我心中留下了有趣而难忘的印象。夜晚,夜深人静,抬头常能见到天空中闪烁的星星,低头眼前呈现的是暗淡色的水镜,河水从网前缓缓流过,偶尔还有小船,从远处驶来,那吱咯——吱咯的摇橹声,由远而近接连传来,直到小船从我们眼前驶过。岸上能听到各处传来的轻微虫呜声。对岸蟹棚扳蟹的伙伴,是我聊天解闷的好帮手,我们边扳蟹,边聊天,天南地北,鸡毛蒜皮,家常里短,说说笑笑,没完没了。当起网听到螃蟹落网的滴咚滴呼的声音时,心情就更加兴奋,立即收起网,向里拉网,慢慢把蟹捉住,放入蟹箓。一个夜头,多则扳到一二十只蟹,少则七八只蟹。涨潮时蟹随河水东流,蟹扳得多些,退潮时,蟹就少些。螃蟹被逼关进箓里,失去了野生环境下的自由,会死命地爬动,蟹眼里不停地冒出白色的气泡,发出“吉吉”的声音,好像要挣脱牢笼的束缚似的。

           忆童年在蟹棚里扳蟹的岁月

拂晓时分,结束扳蟹,收起网条,把扳网朝天放在岸上凉晒,收拾行囊,背上装有蟹的箓,回家把蟹捉入甏里养起来。在那个生活贫穷的年代,我们从来不舍得吃蟹,而是用草绳把蟹扎成串,五六只或七八只一串,拿到市区卖蟹,以蟹换钱,补贴家用。

如今,家乡小河支叉不复存在,自然生长的螃蟹已被人工养殖的大闸蟹替代,那种非常原始的扳蟹已进入了过去时。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