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朱元璋为何对身世低微的马后情有独钟?

(2018-11-23 19:57:37)
标签:

朱元璋

马皇后

情有独钟

原因

分类: 明史演义、清史演义博文

洪武元年(公元1368年),四十一岁的朱元璋立三十七岁的马氏为皇后,洪武十五年(公元1382年)八月,五十一岁的马皇后不幸先夫崩逝,元璋悲痛欲绝,马后下葬日,风雨大作,雷电交加,他在悲痛之余,招来僧人宗泐询问缘由,僧人作诗道 :“雨落天垂泪,雷呜地举哀。西方诸佛子,同送马如来”。此诗完美地表达了朱元璋失去马皇后的悲痛心情。

马后,绰号马大脚。在深受推崇、兴盛缠小足的明代,明太祖朱元璋却对长有大脚的马氏不但毫无忌讳,反而情有独钟,他甚至无情地杖死了制作有一女人,安坐马上,马蹄巨大,寓意“马大脚”、指向马后的灯谜工匠。

马后的贤惠是史上出名的,曾冠以很多美名,有称女范的,也有称东汉明帝刘庄的明德皇后的,还有称西方诸子眼中如来佛(马如来)的。朱元璋更是把马后的贤惠视同唐太宗的长孙皇后。

马后去世后,直到朱元璋洪武三十一年(公元1398年)离世,历时十六年间,他不再新立皇后。朱元璋作为明盛时期极具威严的开国皇帝,宫中妃嫔成群,完全可以重新立后,但他却对出身卑微的马后忠贞不二,不再立后,如此钟爱,在中国封建帝王中是少有的。这是因为:

一、两人同为布衣,患难夫妻,命运共同,感情契合。

红巾起义军主帅郭子兴低微时,与宿州新丰里马公是刎颈之交,其先世为富甲一方,至马公仗义好施,家业日落,妻子病逝,他杀人避仇,临行时以爱女马氏托付子兴,子兴领回家中,视同己女,后来马公客死他乡,子兴益怜马氏父母双亡,孤苦伶仃,加意抚养。至年将及笄,已长得一副好身材,模样端庄,神情秀越,秾而不艳,美而不佻,举止从容,从无疾言遽色,子兴夫妇很是钟爱,一心想与她联一佳偶,使她终身有托,不负马公遗言。

朱元璋家境贫困,从小给地主放牛,十五岁父母及大哥死亡,走投无路投奔皇觉寺剃度为僧,十七岁被住持打发离开寺院,在外流浪行乞三年多,至正十二年(公元1352年),他二十五岁参加了郭子兴领导的红巾军,充作亲兵,他无论什么强敌,总是奋不顾身,争先冲锋,敌军畏他如虎,无不披靡,子兴嘉他义勇,日加信任,郭妻张氏认为元璋将来必有一番建树挂,须加厚恩,遂与子兴商定,把义女马氏许配给元璋,元璋自然乐从,当即拜谢,子兴便命两部将作媒,撮合成婚,元璋入赘郭家,既是义子,又是女婿。

从上看出,朱元璋和马氏都是穷苦出身,父母双亡,流落漂泊,无依无靠。他们两人同为郭子兴的知遇知恩,得益于子兴夫妇的恩抚,走到了一起。两人有相当长一段时间同处于郭家,婚后,彼此的身世与处境,相互都是了解的,两人的结合是珍惜的。正如马后在临终前对元璋呜咽道:“妾与陛下起布衣,赖陛下神圣,得为国母,志愿已足,妾死后,只愿陛下亲贤纳谏,慎终如始罢了”。人至将死,其言也善。马氏这几句话,可谓语重心长,句句有深意,既表明两人同为布衣,又说出对元璋的感恩,还道出对元璋的期待,其中,“慎终如始”之意可否理解为忠贞不二。元璋只立一后,恐怕也是他“不忘伉俪遗意”的真实表白吧。

二、马后贤惠内助,事夫周到体贴,调停翁婿矛盾,元璋为之动容。

有史学家对朱元璋评论道:“成婚为明祖得助之始”。婚后,马后对丈夫的关心体贴是无微不至的。《明史列传第一.后妃一》记载了马氏为解元璋之饥 蒸饼烫烂乳头的感人故事:在主帅郭子兴之妻张氏的撮合下,朱元璋与马氏结成眷属,并入赘郭家,住在城中甥馆,子兴与元璋以翁婿相称。子兴生有二子,素性褊浅(心地狭窄),以元璋出身微戝,无端当了赘婿,喧兵夺主,与自己称兄道弟,满心不平。而元璋坦白无私,别无顾忌。子兴二子乘间抵隙,给父亲日夜进谗,说他骄恣专擅,阴蓄异图,防他有变。在二儿絮聒下,子兴逐渐恐慌起来,有一天为军事龃龉,竟触动子兴怒意,把元璋幽诸别室,二子趁机想除掉元璋,暗中嘱咐膳夫,休与进食,想把元璋活活饿死在囚室。此事被马氏所知,就密向厨下偷了蒸饼,想悄悄送给元璋吃。刚出厨房,可巧与子兴妻张氏撞了个满怀,马氏恐义母瞧透机关,一面忙把蒸饼藏入怀中,一面向张氏低头请安。张氏见她慌张情状,心知必有疑异,就装作不知,故意与她说长道短,马氏勉强应答,言语支吾,后来马氏柳眉紧锁,珠泪双垂,几乎语无伦次,张氏更觉不对头,就请她入室单独诘问,马氏才伏地大哭,禀告苦衷。张氏令马氏解衣取饼,那饼尚热气腾腾,粘着马氏乳头,好容易将饼取下,眼见得乳头之糜,几成焦烂了。张氏也不禁泪下,一面命她敷药,一面叫厨子,快速送膳给元璋吃。张氏当即进谏丈夫,劝他休信儿言。子兴一听妻语,也觉得元璋被诬,命将元璋释放,重居甥馆。张氏怒斥二子,二子府首听训,不再施恶。

《后妃一》还记载了马氏亲自给丈夫操持膳食的事迹:“居常贮糗牙脯脩(干粮干肉)供帝,无所乏食,而己不宿饱”。这段传述是说:马氏对元璋的照顾都是亲历亲为,相当周到的,“亲自主馈,早晚御膳,格外注视”从不缺吃,而自己却不尽饱食。妃嫔见马氏事躬必亲,有损后威,都劝她要自重,有事可吩咐下人去做,不要样样自己动手,马氏却说:“事夫须亲自馈食,从古到今,礼所宜然(理所应该)。且主上性厉,偶有失饪(万一缺吃饿着了),何人敢当?不如我去当冲”换言之,马氏把给丈夫做事,看成是古今当然之事。

不仅如此 ,马氏还善于当好家庭调停员。她在义父身边多年,特别了解郭家内情,元璋作为入赘之婿,并不了解其暗情,翁婿之间往往会产生疑惑与矛盾,马氏都能及时进行补救,替元璋“献帀释嫌”便是一例:朱元璋攻打元军得胜后,自思定会得到丈人大赏,没想到丈人郭子兴并未给他应有的礼遇,只是敷衍淡淡数语应付了事,令元璋大失所望,非常懊丧,长吁短叹,马氏见之,就问元璋,别将得胜归来都献金帛,你是否未给丈人(主帅)献金帛,元璋答道,别将金帛是掠夺而来,我打仗秋毫无犯,即使敌兵那里掠得些金帛,也都分给部下了,那来金帛归献主帅?为解释翁婿之嫌,马氏当起了调解员,将自己的薄蓄,亲呈给了义母张氏,张氏果然高兴,并向主帅说明了元璋未献金帛的缘由。主师怡然(安适自在)道:元璋颇有孝心,我前此错疑他了。从此,疑衅渐释,继续重用,遇有军事,仍与元璋熟商。

三、马后关键时刻替夫屡屡补厥匡过,阻止失误,元璋感念内助,伉俪益教。

朱元璋登基后,渐趋骄横,疑心重重,滥杀无辜,马后多次力劝,及时为元璋弥补缺失与过错。

洪武六年(公元1373年),元璋进入金陵,欲修城垣,资财不足,商诸江南富豪沈万三,相约与他彼此同时相向各修一半,不料,沈万三失约,先于元璋三日修完,这就引起元璋的不满,便用阳为抚慰,阴实刻忌的手法,千方百计抓他的把柄。后来,沈万三建筑苏州街,用茅山石为心,元璋说他擅掘山脉,就将他拘置狱中,还要加以死罪。马后闻知,替他求情,要元璋宽容饶恕他。元璋道:“民富侔国,实是不祥”(民富了就要谋取国家利益,损害国家权力,是不祥之兆)。马后道:国家立法,是以诛不法,非以诛不祥。民富侔国,民自不祥,于国法何与?(国家之法,是惩诛不法之徒的,不是惩治不祥之人的,百姓富可敌国,是百姓自己不祥,与国法有啥相干?又何必杀他呢)元璋听了马后的一翻劝说,不得已释放了沈万三,加以棍棒,责其赴云南戊边,免于死罪。

洪武十三年(公元1380年)瀚林学士承旨宋濂以老辞官还乡三年多,元璋因其仲子宋璲与长孙宋慎牵扯胡惟庸党案,至使宋濂全家遭祸,也将教授太子十余年的宋濂押解京城,下狱论死。马后进谏道:“民家(指宋溓)为弟子延师(教授知识的老师),尚始终相敬,况宋濂亲授皇子,独不可(难道不能)为他保全么?元璋道:“既为逆党,何能保人全?”,马后又道:“濂早家居(还乡三年余),必不知情”。元璋愤然道:“此等非妇人所知”。马后嘿然,遂想出一个办法,在给元璋侍食时,不御酒肉。元璋问何故,马后流涕道:“妾闻宋先生(宋濂)将要被刑,不胜痛惜,愿为诸儿服心丧呢”。元璋听了,为之动容,立即投箸(放下筷子)而起,赦放宋濂,免其死刑,将他流放四川茂州(汶山县)安置。途中宋濂于夔州(重庆奉节)病逝,享年七十二岁。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