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嚎呦哏_小兄弟
嚎呦哏_小兄弟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6,112
  • 关注人气:85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兰州晨报》------长篇小说《狼苍穹》访谈

(2016-06-04 13:53:32)

[采访] 兰州晨报      [受访] 王族

 兰州晨报:在这部小说之前,你出版了一系列关于狼的作品。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关注狼的?

王族:在新疆第一次见狼,是在阿勒泰的一个村庄,村民拴养一只狼,初看以为是小狼,接近后才发觉是大狼。另一次,我随摄影者在半夜去拍日出,天亮后背靠车轮恍惚睡去,突然觉得有爪子拍我了一下,醒来看见一个影子一闪就消失了,我坚信拍我的是狼。这些年,我见过狼在山冈上奔跑,看过狼游泳过河。在西藏阿里经历过狼在车外奔跑,像是与车在赛跑。在重庆狼山公园见过一只狼流泪,至今不知是什么原因。在帕米尔的夜晚听到狼的嗥叫像从嘴里蹦出了石头,便觉得唱过《青藏高原》的李娜也许听过狼叫,而且是母狼的嗥叫。

 

兰州晨报:你如何看待一度成为热门话题的“狼性”讨论?

王族:狼文化和热门话题“狼性” 的讨论,近年来多有偏颇,比如用狼强调企业和团队精神,实际上是伪“狼性”和“伪狼文化”,已经与狼无关。我个人认为,狼文化乃至真正的狼性,在狼身上足以找到最真实的存在。狼在游牧文明中占有一席之地,是人与狼生死难离,坎坷共处后奠定的。比如成吉思汗对士兵说过:“吃肉的牙长在嘴里,吃人的牙长在心里。”就是用狼的行为在强调战斗精神。再比如匈奴和突厥把狼视为祖先的说法,虽然在学术界有一定的争议,但对于小说家来说,却具有魔幻般的吸引力。要认知狼,最好的办法关注历史、民族和地域,远远要比那些人为外沿的“狼文化”有用。狼的事情,还是让狼来说最靠谱。

 

兰州晨报:“苍穹”在小说中是一个怎样的存在?为何把狼和苍穹连接起来?

王族:小说把白鬃狼仰望苍穹嗥叫作为主线,让白鬃狼因为苍穹表现出刚烈、高远、顽强和隐忍的精神反应。之所以把狼和苍穹连接起来,是因为我把二者之间的关系,视为古老的草原神话的再现。早有定论,西域的一些游牧民族认为,狼是苍穹之子,受苍穹之命在春天驱赶草原上的动物,并将病死腐烂的动物吃掉,避免草原遭受践踏和传播瘟疫。狼与游牧民族的死亡亦有密切关系,当老人去世后,他们会将死者放置在山冈,或让其从运送的牛车上自行滑落,等待天黑后让狼将死者吃掉。他们坚信,只有让狼吃掉死者,死者的灵魂在狼回归时,才会被狼带入苍穹。所以说,小说中狼与苍穹的连接,是古老的游牧文明的延续。

 

兰州晨报:在小说语境中,狼在自然和人之间扮演一个怎样的角色?

王族:白鬃狼掉进陷阱后急躁难捺,仰望苍穹并发出嗥叫,意欲逃离陷阱,这是狼与苍穹的最直接关系。白鬃狼逃出陷阱后,因被困多日无力行走,它仰望苍穹并发出嗥叫,瞬间获得力量逃出困境。后来,白鬃狼被打狼队长老马和猎人阿坎用狼夹子夹住,它再次仰望苍穹发出嗥叫,引来狼群帮助它解围。在小说最后,白鬃狼在大雪之夜被冻僵,打狼队员包围它要把它打死,它仍用仰望苍穹并发出嗥叫的办法,意欲引来狼群帮助它解围,但狼群因为雪崩都去了别处,白鬃狼软软地瘫了下去。苍穹在白鬃狼多次精神性汲取力量后,不再给它力量。至此,狼的命运被推到极致,苍穹的精神作用破灭,突出了人对古老文明的冲突。

 

兰州晨报:我们注意到,你着力塑造的白鬃狼是一只母狼,在它狼性残忍的一面又凸现出母性悲悯的一面。请谈谈这一性别设计的用意。换言之,假如主角是一只一味嗜杀的雄性狼王的话,会不会没有白鬃狼这一形象的饱满?

王族:把白鬃狼设置为母狼,是为了让它负重,这是小说的需要。白鬃狼在怀孕、分娩和哺乳的关键时刻,也在命运突变和自然法则被改变的境遇中突围和挣扎。但是白鬃狼渴望苍穹力量的行为,让我们看到动物身上美好的灵性,以及它为了维护这种灵性所遭受的不幸。小说的最后,苍穹并没有给白狼传递神秘力量,但白鬃狼的精神并未破灭,它仰天长啸的凛冽行为,成为感染人心的有力例证。   

 

兰州晨报:小说引入了大量民俗资源,这无疑增强了小说的可读性。作为本书作者,这样安排还有其他考量吗?还有,故事时代背景的设置是加深冲突有意为之吗?

王族:《狼苍穹》运用了近两千条谚语,是想让语言具有冲击力。这些谚语有的是为了增强语言节奏,有的是用于人物对话,有一定的地域气息和民族特色。如“狐狸哪怕有四十四个影子,但永远只有一条尾巴。”“骑马之前先找好鞍子,上山之前先看清山冈。”“蚂蚁搬不动岩石,水桶装不下湖泊。”“一张嘴里伸不出两个舌头,一件事情不会有两个结果。”同时,还强调了对少数民族生活的描写,如打狼队长老马与热汗对话时说:“你是阿尔泰最有名的猎人达尔汗的儿子,怎么说出马迈不开蹄子,鸟儿动不了翅膀的话?”热汗在被打狼队邀请喝酒时,一位牧民就说:“吃饭的时候不要让筷子睡觉……”熟悉哈萨克族生活的人都知道,他们说话的习惯极富文学特点,将其置入小说,可以让小说具备独特的风格,突现出新疆的地域特色。

 

兰州晨报:正如部分评论家指出的,这部小说不可避免地会被拿来与《狼图腾》相比较。你在动笔之前有没有预见到这种情形?如国你是一个读者,你认为这部小说有哪些超越?

王族:《狼图腾》的时代冲突和政治性比较强,狼被特殊时代的阴影改变。在《狼苍穹》中,我在民族和地域文明方面努力得多一些。虽然《狼苍穹》的时代背景也在“文革”,但政治性不强,反而更注重民族,以及人与狼的争执,冲突,乃至在生存的永恒法则中,人和狼对神都抱有的期待。也就是说,人和狼共处的这一方天地是丰富沽,人心由此也自足,并懂得了敬畏。《狼图腾》和《狼苍穹》的策划和出版人均为金丽红、黎波和安波舜,从出版方到我,意见始终统一,《狼苍穹》要和《狼图腾》不一样。我写完《狼苍穹》第一章后,觉得自己已被新疆带走,没有想过会与《狼图腾》有什么关系。

 

□简介

王族,甘肃天水人,现居乌鲁木齐。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新疆文学》执行副主编,乌鲁木齐作家协会副主席。写作有诗歌、散文、小说等,多关注地域和动物。出版有散文集《第一页》《兽部落》《上帝之鞭》《猎痛》《两千年前的微笑》《逆美人》《清凉的高地》《转场的消息》《冰山的花朵》《大雪的挽留》《神的后花园》;长篇散文《悬崖乐园》《图瓦之书》《狼界》;非虚构三部曲《狼》《鹰》《骆驼》,小说集《十三狼》,长篇小说《狼苍穹》等四十余部作品。部分作品在美国、韩国、巴基斯坦、伊朗、中国台湾等地出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