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嚎呦哏_小兄弟
嚎呦哏_小兄弟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6,035
  • 关注人气:85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长江商报》--------长篇小说《狼苍穹》访谈

(2016-06-04 13:51:58)

作家王族:狼嗥苍穹是古老游牧文明的延续

 本报记者 唐诗云

2016年注定是一个长篇小说的大年。在王安忆、迟子建、贾平凹、路内等人在开年之际就推出长篇力作的同时,新疆作家王族的《狼苍穹》也由长江文艺出版社在20161月份隆重推出。这部53万字的著作是继《狼图腾》后又一部华语狼题材长篇小说。该书同样是由打造《狼图腾》的著名出版人金丽红、黎波、安波舜策划完成。该书以阿勒泰草原上的一只白鬃狼为主角,讲述它在自然法则被改变后,在困境之中向苍穹嗥叫,用独特方式获得苍穹的神秘力量,为生存挣扎和突围的故事。在小说中,白鬃狼一再遭遇惊心动魄的事件,它所依赖的近乎于神话般的苍穹力量,经历了特殊年代和复杂人性的颠覆,最终得以延伸和继续震撼人心。近日,长江商报记者就该书的创作、成书等问题采访了作家王族。

 

采访手记

 

王族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一个纯净的人:利索的短发、脸庞自带的天然微笑、常年户外游走造成的一双微咪的小眼睛,就像一个人畜无害的居家好男人。事实上,也正是这种天生亲近自然的性格才让王族创作了那么多有关大自然有关动物的小说和散文。

1972年出生的王族从十多岁时就学写小说,一个长篇小说写到三万多字放弃,后写诗歌,再后来写散文,直到2013年写长篇小说《狼苍穹》,王族的创作转了一个大圈又回到原点,像十多岁时一样为小说着迷。

对于自己为什要搞文学创作,王族说这件事情带有一定的神秘性,“记得有一年秋天,树上的一片落叶掉到我肩上,我感觉好像有人在我肩上拍了一下,就像布罗茨基说的“一匹马来到我们中间寻找骑手”。我坚信诗歌降临的一刻,具有某种不可言说的神秘性。”

就这样,文学找到了年轻的王族,让他开始用文字歌唱。

1991年,王族入伍参军成为西藏阿里军分区的一名战士,因为文学的缘故,他后来被调到新疆军区创作室成为一名专业作家。2003年转业的时候,王族的想法就一个:留在新疆。王族说,“只有一个原因,就是太喜欢新疆。当时想,在新疆生活下去,然后写新疆。这是一个小小的野心,至今没有改变。”

那一年王族转业到新疆美术出版社担任编辑、编辑部主任。

多年的新疆生活,让王族远离都市亲近自然,也让他变得更加的纯粹,“最喜欢去的地方是牧区,看雪山草原,听牧民讲放牧中发生的故事,我觉得与牧民在一起待三天,看到的和听到的可以写三年。所以我个人感觉我是自然主义者,笔下多风物、地理和动物。”

这个在城市里编书、写作的人,平时几乎没有任何的爱好,甚至有些不合群。他看上去和大自然更为亲近。

因为多年生活在新疆,王族的文化心理和审美情趣都离不开游牧文化,且一直以此观望和反思世界。终于有一天,他的肩膀再一次被“拍了一下”。这一次不是树上的落叶,而是一只动物的爪子。王族认为那是一只狼的爪子。这也促使他在2012年底开始写作这部《狼苍穹》的长篇小说。

当记者把这部书和《狼图腾》要做一个比较的时候,王族坚决的说,“从出版方到我,意见始终统一,《狼苍穹》要和《狼图腾》不一样”。

王族多年来对新疆草原民俗民风的深刻挖掘,对汉语言精益求精的品质追求,让《狼苍穹》在向读者展示扣人心弦的故事同时,还像步入了一个曲径通幽,充满了奇珍异宝的大观园,里面歌谣与野史共舞,谚语与传说齐飞。真正做到了通俗文学与严肃文学的完美结合,既带给人眼球的冲击,又给人灵魂的思考。煌煌五十余万字,写尽了新疆大地斑斓的地貌风物,悠久的文化传统,深刻的民族特征,复杂的人性嬗变,以及匪夷所思、包罗万象的狼世界。

 

小标题:我坚信自己被狼拍过肩膀

 

长江商报记者:我们知道您之前写过好多动物、特别是狼题材的文字,虚构和非虚构的都有,这一次为什么倾注这么大的精力来写作这样一部小说呢?

王族:2012年底,突然想写一部关于狼的长篇小说,大有一次把狼写尽,以后再也不碰狼的决心。翻看电脑中写狼的文章,发现有不少故事在先前被写进了散文,但我相信于小说而言,写过的狼故事仍不失为一种积累。我期待这是一本有关救赎的书,人打狼是出于欲望,但欲望在一定程度上会压倒或蒙蔽人的敬畏之心。其实,人和狼都是天地的孩子,冥冥之中被苍穹的眼睛注视,最后都会在大自然的永恒法则中回归。

 

长江商报记者:在现实生活中,您和狼有过怎样的近距离接触?

王族:在新疆初见狼,是在阿勒泰某边防连旁的一个村庄,村民拴养一只狼,初看以为是小狼,傻乎乎地接近后才发觉是大狼。另一次,我随摄影者在半夜去拍日出,天亮后背靠车轮恍惚睡去,突然觉得有爪子拍我了一下,醒来看见一个影子一闪就消失了,我坚信拍我的是狼。这些年,我见过狼在山冈上奔跑,看过狼游泳过河。在西藏阿里经历过狼在车外奔跑,像是与车在赛跑。在重庆狼山公园见过一只狼流泪,至今不知是何原因。在帕米尔的夜晚听到狼的嗥叫像从嘴里蹦出了石头,便想《青藏高原》的李娜也许听过狼叫,且是母狼的嗥叫。

 

长江商报记者:在进行写作的时候有什么特殊习惯没有?

王族:写作之前,喜欢到和小说内容相关的地方走走看看,住几天,直到感觉自己满眼满心都装下了那个地方,然后回家写作。写到三千字或五千字左右,那些装在心里的东西,像烧开的水一样会沸腾。

 

长江商报记者:最开始的激情和兴奋能保持到小说完稿吗?

王族:《狼苍穹》在构思上没多难,我心里装了很多狼故事,不缺素材。所以从第一章开始,一个故事接一个故事,一直写到了结尾。相信读者只要看完第一章的一万六千多字,就会被吸引看下去。

 

长江商报记者:在您的理解当中,好小说是一个什么样子?

王族:好小说一定是有冒犯性的文字,有作家心性的语言模式,对故事的处理不动声色,把小说拓展成丰盈的空间,然后让读者在里面自由呼吸。现在的很多小说,作家都在很迈力地把语言往读者面前推,作家本人也经常暴露在小说中。这样的小说,用一句“传统性”或“先锋性”,便可盖棺定论。

 

小标题:我期待这是一本有关救赎的书

 

长江商报记者:《狼苍穹》五十三万字,写作跨度数年,期间数易其稿,从创作伊始到文稿交给出版社,这期间您的心情有过哪些变化和波折?

王族:写作者的心情变化,其实是因为小说引起的变化,心理波折亦如此。在动笔前,一直为无法确定《狼苍穹》的时代背景头疼。我设想的小说主角是一只白鬃狼,起初我将时代背景放到新疆解放初期,写溃逃的残匪乌斯曼想打死白鬃狼剥狼皮取狼髀石,作为逃至苏联的见面礼。后又想把全国收缴猎枪、禁猎的那一年作为时代背景,但那件事太过于短暂,且只是小范围人群的命运变化,构不成小说所需的时代冲击,便再次放弃。

 

长江商报记者:将小说的大背景放置在文革这一特殊时期,是您的有意为之吗?

王族:刚才说了,经过两次对小说时代背景的艰难选择,我倒觉得这样的波折其实挺好的,它一直把我往前推,直到思路变得透明,认为在新疆所有大事件中,“文革”的冲击力最强,于是决定将“文革”作为小说背景。

 

长江商报记者:狼会在遇到危险的时候仰望苍穹从中汲取神秘的力量,这是一种信仰吗?

王族:西域的一些游牧民族认为,狼是苍穹之子,受苍穹之命在春天驱赶草原上的动物,并将病死腐烂的动物吃掉,避免草原遭受践踏和传播瘟疫。他们还认为,狼在饥饿或疲惫时,会对着月亮或苍穹长嗥,让身心获得力量。狼与游牧民族的死亡亦有密切关系,当老人去世后,他们会将死者放置在山冈,或让其从运送的牛车上自行滑落,等待天黑后让狼将死者吃掉。他们坚信,只有让狼吃掉死者,死者的灵魂在狼回归时,才会被狼带入苍穹。这是一种古老的文明。我想在《狼苍穹》中诠释的是,活着的狼仍在对着苍穹长嗥,仍然与人类生死难离,这也许是古老的游牧文明的延续。

 

长江商报记者:这样做的特殊意义在哪里呢?

王族:把苍穹作为小说空远深邃,且有神秘敬畏的意象,让白鬃狼因为苍穹表现出刚烈、高远、顽强和隐忍的精神反应,并让苍穹显示出意味指向。白鬃狼多次从苍穹中获得力量逃奔,被打狼队长老马和阿坎用枪口逼住,它用嗥叫引用狼群吓走他们,它借此脱离了困境。在小说最后,苍穹不再给白鬃狼力量,狼的命运被推到极致,苍穹的精神作用破灭,突出了人对古老文明的冲突。

 

长江商报记者:您说自己期待这是一本有关救赎的书,能详细说说书中关于救赎的这个话题吗?

王族:小说最后的那场雪崩是警示,告诉人和狼,在万物之外有可敬畏的神秘力量存在。而小说结尾,打狼队员打死了白鬃狼,别克为挽救白鬃狼也打死了打狼队员。这是小说需要的救赎。别克要下山,我没有交待他是去自首还是逃避,但人与自然已经和解,人深知欲望会灰飞烟灭,并学会低下头看大地,也学会了敬畏。我想让读者思考,什么是历经波折后的救赎。

 

 

小标题:我没想过和《狼图腾》有什么关系

 

长江商报记者:在写作本书之前,您看过《狼图腾》吗?

王族:看过。

 

长江商报记者:您认为《狼苍穹》和《狼图腾》的区别之处在什么地方?

王族:《狼图腾》的时代冲突和政治性比较强,狼被特殊时代的阴影改变。在《狼苍穹》中,我在民族和地域文明方面努力得多一些。虽然《狼苍穹》的时代背景也在“文革”,但政治性不强,反而更注重民族,以及人与狼的争执,冲突,乃至在生存的永恒法则中,人和狼对神都抱有的期待。也就是说,只要一方天地丰富,人心便必然自足;只要人心自足,便必然能够向神。

 

长江商报记者:这两本书的策划、出版方是同一批人,你们双方接洽的过程中,有过本书和《狼图腾》之间异同的话题吗?

王族:从出版方到我,意见始终统一,《狼苍穹》要和《狼图腾》不一样,我在写第一章时,就觉得自己已被新疆带走,没有想过会与《狼图腾》有什么关系。

 

长江商报记者:围绕着本书的创作哪些事情让您记忆深刻?

王族:《狼苍穹》第一稿完成后,我自己排版做了一本样书,过春节去拉萨,在布达拉宫后面闲坐翻看,一个藏族小姑娘认出书名的“狼”字,对我说这是狼。这一事件让我记忆犹新,至今不忘。

 

长江商报记者:接下来这本书会进行影视剧改编拍摄吗?

王族:有几家影视公司对《狼苍穹》改编电视剧感兴趣,其中一家目前在做改编的评估。但改编电影估计会难一些,因为电影《狼图腾》是用真狼拍的,对电影人来说成本太高,是无法超越的一座山。

 

长江商报记者:这部小说出版以后,接下来您还会进行有关狼题材的小说写作吗?

王族:计划写一部狼题材的儿童文学,构思已基本完成,今年下半年可动笔。

 

作者名片:王族,出生于1972年,甘肃天水人,现居乌鲁木齐,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新疆某出版社编辑。出版有散文集《第一页》《兽部落》《上帝之鞭》《猎痛》《两千年前的微笑》《逆美人》《清凉的高地》、长篇散文《悬崖乐园》《图瓦之书》《狼界》、非虚构三部曲《狼》《鹰》《骆驼》、小说集《十三狼》、长篇小说《狼苍穹》等四十余部作品。部分作品在美国、韩国、中国台湾等地出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