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嚎呦哏_小兄弟
嚎呦哏_小兄弟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6,739
  • 关注人气:85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散文集《猎痛》后记(新疆人民出版社)

(2015-07-12 21:28:50)
标签:

宠物

现在回想起来,我在新疆认知狼,并深受影响的是三件事。这三件事相对我而言是开始,亦为对我写作的引领。

1998年夏天,我在阿勒泰边防采访,长时间满眼皆为边界,心便变得严肃和冷峻起来。正为这样的采访苦闷,一只狼的故事吸引了我。一天,一群狼扑向打马草的战士,因为离边界线太近,战士不能开枪,只能用刺刀与狼搏斗。指导员瞅准一只灰狼,一刺刀下去刺个正着。他欲再刺时,一只黑狼扑过来趴在了灰狼身上。他又一刺刀下去,那只黑狼不动;他又一刺刀下去,它亦不动。第三刺刀在半空中犹豫着停住了。他猛然发现,被黑狼护在身下的灰狼,腹部已隐隐隆起。很显然,它是一只母狼。

狼也有爱情。

指导员提着枪退后。狼群嗥叫着向山谷蹿去,山谷似乎随之在颤抖。

 

同在阿勒泰的额尔齐斯河边,也发生了一个狼故事。一条河在大雪中结冰,整个河床变得像谁也不敢涉足的深渊。

一天,在河岸边转场的牧民们听见河中传出声响,仔细一看,有五只狼意欲涉冰过河,不料刚踏上冰面,一只狼将冰踏破,掉入了冰窟中。它用两只前爪抠住冰沿,身子像树叶一样在冰窟中飘来飘去。冰在迅速破裂,那个窟窿越来越大,像无形的大嘴一样要将它吞没。岸上的四只狼呜呜狂嗥,为同类遇到危险而不安。少顷,它们安静下来,一字形排成长队,依次咬着前面狼的尾巴,让最前面的那只狼咬住身陷窟窿的狼的前爪,把它扯了出来。它们头挨头低嗥几声,然后转身离去。

牧民们感叹,狼是有智慧的,不论遇到什么困难,它们总是能够想办法克服。

 

吐鲁番的夏天奇热无比,人们在晚上热得睡不着觉,便在屋外有风的地方支一张床躺下,用露宿的方法熬过艰难的夜晚。

酷热不光让人难受,羊的情绪波动更甚于人,不时从圈中传出急躁的叫声。一天,一只狼经过村庄,听到羊的叫声后接近了羊圈。但是它很奇怪,并不伤害羊,只是在村庄旁走动,然后卧在一个土堆上向村里凝望。第二天,人们发现了它,朝它喊叫,并意欲准备东西打它,它慢慢起身离去,消失在了山谷中。接下来,它每天都出现在村庄旁边,人若喊叫它便走,人若不出声它便长时间卧在那儿。时间长了,村里人知道它并无恶意,便不再在意它,甚至容许它在村庄周围走动。人们感叹天太热了,连狼都不吃羊了。到了秋天,天气凉了下来。一天早晨,人们发现那只狼不见了,四处没有它的踪影。人们想,天凉了,它去别处寻找吃食了。

第二年酷夏,它又回来了。它绕着村庄走了一圈,双眼长久凝视着村庄。它又在村庄度过了一个酷夏,人们对它无防备之心,所以它便像村中的一员似的存在着。很快便到了秋天,人们觉得它又要走了,便在村口给它放了一些吃食,让它吃饱后再走。第二天,那些吃食纹丝未动,它已不见踪影。

自此,很多年已经过去,它再也没有回来。事情为何会变成这样,谁也说不清楚。

 

我在新疆对狼的三次认知,如上。

这三件事于我而言是引领,让我为狼身上的故事而震撼。我对灵异生命的接触,由此悄然开始。

 

而这样的接触,可遇不可求。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