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七七Connie
七七Connie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194
  • 关注人气:1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星之安魂曲(第5节)

(2018-02-23 21:47:37)

星之安魂曲(第5节)


“萨列里”的眼神顿时凝结成冰。

“莫扎特先生……”他如号角般低沉的嗓音中尽是不详。

行动伴随着他的话语一同开始,没有一丁点预兆。黑雾将“萨列里”紧紧包裹起来,他的身影便化作轻烟,倏地消失得无影无踪。

眼中不见对方的身影,莫扎特危机感倍增,幸而有敏锐的魔力探知,才能及时将危机化解。刀刃划着他的皮肤而过,凉意过处,白皙的颈项已洒上暗红的花,犹如盛放的曼珠沙华。

嘁——

莫扎特的眼睛轻轻眯了起来,他左右灵活地迈动着步伐,以避开漫天洒下的黑色利刃,活像一只身手矫健的猫。他飞速地挥动着手中的指挥棒,口中默念着神言,星光便自他所在之处源源涌出。

“这是献给您的‘小小的夜之曲’。”

他咏唱着,背后瞬间张开巨大的天幕,星星洒落当中,汇聚成金色的河流。星汉灿烂,在指挥棒的韵律中翻覆到头顶,最后化作璀璨的苍穹。

“倾倒下来吧,我的金色音符!”

——轰隆隆!

无限星辰陨落,如金子一般沉降下来。穹顶应声而倒,将“萨列里”淹没在金色的烟尘中。“萨列里”发出困兽一般的号叫,嘶哑而恼怒。伴随着剧烈的魔力波动,莫扎特听到远处窸窸窣窣逼近的脚步声——魔偶们听到了主人的呼唤,正朝着他们的所在逼近。

“没完没了,”莫扎特摇了摇头,自言自语着,“想要不使用宝具就清除他们,听起来就跟天方夜谭似的。”

不过,也非毫无办法,只是莫扎特不太愿意采取这种极端的方式——毕竟,他实在不愿意与这位“赝作大师”有任何过于紧密的关系。然而,事已至此,即使心有不甘也唯有如此行事,否则一旦“萨列里”解脱出来,他想在用这样的方式将他困住就难了。

莫扎特立刻行动起来,玫瑰色的光带在他的指挥下逐渐成型。

“艺术审美”,藤丸是这么称呼这种魔术的,她说这样近乎行云流水的魔术很符合莫扎特的风格。莫扎特倒不觉得自己与这类魔术有什么奇异的相性,不过他必须承认,这种魔术在束缚敌方从者方面有着异乎寻常的优势,尤其当面对的是战力在自己之上的“萨列里”时,莫扎特很庆幸自己拥有这样的魔术。

接下来就是夺取对方的魔力了。

关于获取魔力的渠道,莫扎特有着相当难忘的印象,毕竟每次需要魔力供给时,藤丸总会别扭地拒绝他的要求,比起肢体上的接触,她更愿意选择耗时更长的精密仪器。莫扎特认为那样的方式太过于浪费时间和精力,如果在非常紧急的时刻,体液交换才应当是最具效率的途径。而现在,莫扎特处于他认为的“非常时刻”。

“尽管赝作的味道有些奇怪,”莫扎特声音低沉,掀起烟尘的同时将“萨列里”的手脚牢牢缚住,“但是,我也不会抗拒这样难得的机会哦,‘大师’。”

他倾过身,一手捉住“萨列里”、将他掀翻在地,一面将嘴唇覆在萨列里的唇上。唇瓣交叠,莫扎特肆无忌惮地索取着,他能感到对方的抗拒,但此刻又怎能懈怠,于是便愈加放肆地在对方的唇齿间流连。“萨列里”的口腔被莫扎特牢牢封住,此刻只能发出类似呜咽的低沉声响,这样细碎而又断续的声音,除了能勾起莫扎特的某种欲望,其余并无他用。

四周安静了下来,就连那些细碎的脚步声,也随着“萨列里”的魔力丧失而逐渐减弱。能量绵延不绝地涌入,暖洋洋地让人舒适,也催得他内心的火焰莫名地燃烧了起来。

还想要得更多,无论是魔力还是别的什么。

“住手……”“萨列里”痛苦的挣扎逐渐绵软,他偏过头,喉咙里发出这样的抗议声。

莫扎特却选择了无视,他猛地拉开“萨列里”的领结,沿着他的轮廓,一路亲吻向下,最后在柔软温暖的颈项停了下来。

若不是赝作,莫扎特的动作兴许会更温柔一些,但一想到这里,莫扎特心中却有了更浓郁的欲望。既然不是那个萨列里,那就再过分一些也可以的吧?纵情地玩弄这具肉体、擭取更多的魔力,这样也绝对没问题吧?

莫扎特又迫切了几分,牙齿在喉头啃噬的力道也加重了不少。他清楚听到了“萨列里”负痛的呻吟,感觉到了舌尖上黏滑的血液特有的甜腥味。温热的液体顺着喉咙流向胃部,他开始充盈而饱满,心底是无限的满足。

与此同时,他也察觉到了“萨列里”的变化,推搡的力道依然存在,但那触感又聊胜于无,不仅如此,就连他半闭着眼睛颤抖着呼吸的姿态,如今看来都带着某种欲拒还迎娇羞。

莫扎特伸出手指,轻轻撬起“萨列里”的双唇,后者迅速衔住并不自觉地吸允了起来,这让莫扎特更加确定了对方的反应,于是他俯下身来,轻轻含住他的耳垂:

“想要吗?”

“萨列里”的身体发出一阵剧烈的颤动,他似是咬着牙,才逼迫着让自己摇了摇头。

“可是,”莫扎特将手指抽出,缓缓滑向下方微微隆起的地方,轻笑道:“就连这‘赝作’的驱壳似乎也出卖您呢。”

“萨列里”闭上眼睛,嘴唇紧闭着,不去回应莫扎特的挑衅。面对莫扎特接下来的一系列越界的挑逗,他唯有紧锁着眉心强忍着,才不让那些令人不安而羞耻的声音溜出来。可最后,他还是沦陷了,魔力耗损总是伴随着意志崩塌,更何况他也并不是那一位安东尼奥·萨列里。

他感到炽热滑过心底、让他一阵心悸,他的斗志昂扬被对方握在手心,他的欲望被温润的口腔包裹着释放,魔鬼将他完全吞噬,他甚至想将赞美的诗词化作漫天音符,穿过时光的孤寂悠长。

“感谢款待。”莫扎特心满意足地舔舐着嘴唇,替“萨列里”将衣衫略略整理,狭长的眼睛中挟带了一丝玩味。

莫扎特也整理了一下仪容,顺势又有意无意地将“萨列里”的束缚收紧了些,然后收拾出一个看来得体的表情,迎接藤丸的到来。

意料之中的惊呼:

“沃尔夫冈——?!”

她看看莫扎特,又看看地上狼狈不堪的“萨列里”,橘色的瞳孔瞪得老大。

“嗯?”满不在乎地耸了耸肩:“我觉得还是不要问太多会比较好哦,Master。”

“……欸?莫扎特制服Avenger了?”骤然响起的罗马尼的声音,看来通讯也已经修复完成了。

“看起来……是的。”藤丸不可置信。

“怎么会——”罗马尼先生一声惊呼,而后瞬间换上了了然的神情:“我明白了……是夺走了对方的魔力吧。”

藤丸顷刻反应过来,脸颊一下晕染上了微醺的色彩。尽管她并不抗拒这样的魔力填充方式,但一想到若是自己来早一步会看到的场景,她就忍不住打了一个寒噤。

“咳咳,来说说研究结果吧。”罗马尼在那头清了清喉咙。

“嗯,什么情况?”

罗马尼拿起厚厚的一扎资料,道:“你们所在的特异点……不、应该说是一个‘伪特异点’……是一个闭合的圆形空间。”

“我有个想法,”莫扎特喃喃道,脸色阴沉了下来:“既然是伪特异点,该不会是……”

“不愧是Caster,看来你也猜到了,”罗马尼道:“这个特异点,是真正的‘从者萨列里’固有结界的延伸。”

“哈?有可能吗?”藤丸一下愣住了,她还是第一次听说这样的理论。

“完全有可能哦,”这次插进话的却是一脸笃定的达芬奇:“只要有圣杯就可以。”

“我们一直以为是圣杯流落在了某个不知名的世界而产生了异象,”罗马尼有些沮丧地挠挠头,道:“结果却是这样……固有结界因为圣杯的缘故而膨胀,形成了与特异点极为相似的存在。”

“但本质是不同的,”达芬奇解释道:“只要切断魔力供给,固有结界就会消失,就像之前你们遇到的帐篷一样。”

藤丸这才意识到之前两人进入的那顶巨大的帐篷不知何时,竟已消失得无影无踪了,他们正立于一望无垠的荒原上,同此前看到的一样。

“那顶帐篷是Avenger的固有结界,Avenger的魔力衰减后,固有结界自然就会消失,”罗马尼接上:“所以我们现在的猜测是,这个‘伪特异点’正是接触了圣杯的、真正的萨列里的宝具展开的真实模样。”

“所以才会有乐律一样的魔力波动,”藤丸有意无意地瞟了一眼地上的从者:“和这样的赝作从者吗?”

“毕竟是萨列里的心象世界嘛。”罗马尼耸耸肩。

“所以说,现在你们眼前的这位从者才十分重要,”达芬奇滔滔不绝着:“能否从那个闭合的世界里回来迦勒底,全看你们能从Avenger那里得到多少情报哦,毕竟我们完全无法探知圣杯的所在。”

藤丸深深吸了一口气:“那么,这个闭合世界的外部到底是什么呢?”

“很遗憾,无法确定,”罗马尼露出了为难的表情:“唯一知道的是,在那个地方,萨列里接触到了圣杯,创造了这个‘伪特异点’,仅此而已。”

“只能寄希望于Avenger了,”藤丸苦笑着:“我认为能问到讯息的概率基本为0。”

罗马尼安慰着:“太悲观了,立香。”

“没错,”莫扎特突然插入进来,

“关于这一点,”从方才开始就一直沉默着的莫扎特恰到好处地插嘴进来:“我有个打算。”

他附在藤丸耳绊说了几句话,声音不大,恰好只是藤丸能够听到的程度,但显然这样的建议并没有得到藤丸的认可——甚至可以说,已经完全违背了藤丸的本意。

“不行,沃尔夫冈,”藤丸一脸震惊地望着莫扎特:“我不会同意的!”

“你想回到迦勒底吗?”莫扎特意有所指地望了望通讯器。

“我当然想,”藤丸不假思索地回答:“但是,这样做太危险了……”

莫扎特摇摇头,双手搭在她的肩头,一脸诚恳道:“Master,之前你要我无条件地信任你,所以这一次,也请务必信任我,好吗?”

“……沃尔夫冈,”藤丸咬着牙:“真的没问题吗?”

“放心吧,请你退后好吗,”他放开藤丸:“我要解开‘萨列里’的束缚了。”

“莫扎特?”那头的罗马尼和达芬奇显然也惊到了。

“没关系,他的魔力残存已经很微弱了,”莫扎特歪歪头:“更何况这是我的‘诚意’嘛。”

光带消失了,“萨列里”终于脱离了莫扎特的束缚。

“这才是要开始的时刻,对吧,”莫扎特笑望着萨列里:“你的魔力恢复得未免太快……”

“你说什么——”

藤丸浑身一震,莫扎特刚才说的难道不只是猜想吗?关于“萨列里”的魔力供给的猜想、关于圣杯是否在这个固有结界内的猜想,他只是想试探一下Avenger,一旦发现不妥就控制住对方,他是这么说的吧?

莫扎特由始至终从未提及魔力恢复的事。若是提及,藤丸一定不会同意他的意见的,即使使用令咒也在所不惜。

可是,顿悟与悔恨都已经太晚,通讯器里罗马尼的声音近乎撕心裂肺:“立香——!!”

即使本能地闪避,匕首依然刺在了藤丸的腿部,剥夺了她进一步行动的可能。她忍着剧痛望向莫扎特,期许着什么奇迹,但奇迹从不出现——莫扎特身后,黑色的荆棘宛如刀刃,它们从地面上生长开,一根根刺入莫扎特的身体。

“哈……哈哈……萨列里……”他被荆棘穿刺着,鲜血顺着黑色的荆棘流了下来。

“莫扎特,”Avenger声音隆隆如雷:“这是给你最后的献礼——杀人交响!!”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