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石头
石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43,247
  • 关注人气:35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初五哥们借探病之名却行聚赌之实

(2008-03-01 15:04:12)
标签:

春晚

春节

年夜饭

麻将

娱乐

初五哥们借探病之名却行聚赌之实

 

    正月初五
 
    初五一直睡到大中午。要不是被丈母娘打电话来问情况弄醒,我老婆还不肯起来。娘儿俩一说起来又是罗罗嗦嗦半小时长话,我和老丈母娘打过招呼,和大舅子二舅子讲了情况,听了儿子和外甥们亲亲热热地叫了我几声后,接着想回床上去睡。走在半路突然想起来,手机从昨天关了机,到现在可是一直没再开过。我急忙跑去把手机
拿来打开。


    打开手机,一堆短信险些把手机轰烂。我急忙打电话回单位问了一下,值班的小张告诉我,昨天检查组过来了,问了问情况就急勿勿
回去了,听说是在组织一些其他事情,没顾上我们。还好没有检查组的电话过来,要是给他们查到我没开电话,那真是惨了。


    下午吃过饭,一个哥们打电话过来,“都说了昨天和我联系的,你怎么一直没打电话啊?而且我组织了一大堆人,就差你了,结果你
看看……啊?什么?病了?真的假的?”


    我哥们详细询问了我的病情,说是一会过来看看我。


    ……


    我老婆拿着削好的苹果,坐在我床边正准备和我起腻,这时候突然门铃响了。

 

   “我妈她们来了?”我老婆急忙站起来。


   “不是不是,胡海云他们。”我嘀咕了一声。


    我老婆恨恨地看了我一眼,马上对着门那里嚷了一声,“哎,来了来了,等一下。”随后急忙跑到衣柜那里一阵忙乱。


    好,果然来了三个人!唏寒问暖后,我老婆招呼着大家落座倒茶。


    三个哥们和我们两口子都是同学,尤其是胡海云,比其他同学更熟悉些。他自从初中毕业后就没再上学,按他的话说:“我不是个读书的料,但还是感谢老师教会我数钞票。”

 

    老胡是个聪明人,虽说文化层次不高,但他深谙社会上那一套。他知道我和他关系是好,可我的处境和位置又不同,所以即使和我关系再近,也不能让别人看出来。以至于我多数同事根本不知道这个人,即使知道的,也不会联想起他会和我有什么关系。

 

    我和胡海云的朋友关系并非是在我当上处长前建立起来的。我们是小学到初中的同学,认识他比认识我老婆还早。甚至是当年我上大学时老婆写给我的绝情信,还是这哥们在站台上递给我的。我老婆上大学时是有名的校花,为了保护我老婆和我的爱情不受其他同学的干扰,自打听说有人想追求我老婆后,他有事没事儿跑去医学院,吓得其他人只好“知趣点儿”。

 

    胡海云父母早就离了婚,因为学习成绩不好,所以上学时他常逃学,在班上一直是老师头痛的学生。但是他和我,关系却是极好的。我大学毕业刚进机关工作的时候,不时间受了挫折,要么就是心里郁闷,甚至是和老婆不高兴争吵几句的时候,也是他陪着我,安慰我。


    初中毕业以后,胡海云凭着敢打敢拼的劲头和聪明的脑袋瓜子,先是下海广东,闯荡海南,然后挣了钱又回来再创业。到现在,已经
是有着五百多员工和三个工厂以及一个装修公司的老板了。以目前来说,在我们当地,他是少数几个身家过五千万的“财主”。


    尽管有了钱,也买了宝马穿上了皮尔卡丹,可胡海云的形象就仍然提不高了。他那张油脸总是阿谀地笑着,粗肥的肚皮总挺得和他的下巴在一个高度。以我老婆的说法,“这人的脸象洗不干净似的”。他个子不高,又是个小眼睛,看人的时候,眼睛啧啧闪光。尽管如此,围在他身边的女人却真是不少。按说起来,他胡海云离了三次婚,有着无数的风流艳史,抛弃过别人也常被别人抛弃。但这些仍无损我这哥们对纯真爱情的向往和坚定。为此,他不但和三个前妻以及数不清的“女朋友”保持着说不清道不
明的“关系”,对那些他认为拥有“爱情纯真”的人,也景仰有加。但即使是和我家有着这样的关系背景,也尽管每回一见面,我老婆对他也是满脸堆笑,客气周到。但从心里来说,我老婆对他的看法肯定是不好的。

 

    我老婆觉得他胡海云来往的人复杂,“你看他就不是个上流人的样子”。平常还常对我说他:“这人可来往不得,否则一准教坏了你。”每回只要听到他找我,或是看到他的小宝马车开到楼下头,我老婆就铁定要撇着嘴对我酸溜溜地说:“哎哎哎,你铁杆粉丝来了。”


    以我老婆的表面功夫,老胡是想不到这些的。在他和外人看来,他在我们家当然受到热烈欢迎,只要他一到,我们家男的女的大人小孩都满脸堆了笑迎出来,尤其是我儿子,特别喜欢他。只要胡伯伯一来,儿子一定要抱着他,缠着看他鼓鼓的钱包,又把他的裤兜翻个遍。尤其是我儿子发现,他腰上常挂的那些个卷尺什么的小东西很好玩。当然,老胡很骄傲地和别人宣布,他是那些,来我家从不送礼的为数不多,却不会招来我们反感的人。也就是说,我家的大门随时为他胡海云敞开。

 

    这话倒也有几分的真实。

 

    只要他来,我也乐得和他喝上一杯。以他和我老婆的话说,一来不知道买什么,二来他也觉得买了东西进来象是求我们,所以根本就不买,要买也只给孩子买,省得麻烦。

 

    他最后一次离婚前被前妻赶出来,他没想到住宾馆也没想去住在他妈家,而是来了我家。按他的话说,这世上也只有我和我老婆,值得他信任。那天晚上我老婆搂了儿子去睡觉后,胡海云流着眼泪抱着我在儿子床上睡。我说你别抱我了,我不习惯男人抱我。可是老胡就是不放手。还说平常抱老婆抱惯了,不抱人就睡不着。我想想这人也可怜,和他那么熟了也不反感,于是任他抱着和他一个床上聊天聊到天亮。


    要说他在我们家站住脚跟,那得自从上回买了房子搞装修,我老婆对他胡海云的看法从根本上得到了改观说起。

 

    说到那次给我们家装房子,胡海云可真没少帮忙。记得他那天开了他的那个小宝马把我老婆和我接到工地,二话不说扔出十多张图纸。原来哥们知道我喜欢素静的环境,于是拿了十来个样板让我和我老婆挑。事后,我们挑的那种风格,的确是比较让人感到清新雅至的。胡海云问我们俩能出多少钱,我和我老婆咬着牙说:十万吧。结果哥们一听点了点头,哦,十万,哈哈,这种方案吗?嗯,用不了用不了。之后我们再无过问此事,只是胡海云说,等装好后找我们要钱再算帐,并再次保证,用不了十万。

 

    装修开始后,我哥们叫上自己的队伍,全程亲力相帮。每天开着他跑工地用的那个的士头,亲自过问每个工装细节,直至他认为“满意了”。

 

    三个月后我们坐下来,居然出的材料成本也就不过两万来块钱。但是家里装修出来的效果却是还蛮上档次的。我和我老婆开始觉得自己真是对不起哥们。而我老婆,对胡海云的态度可是大为改观。

 

    从那回后,我老婆认为胡海云人虽说是个粗人,没什么文化气质,也有点俗不可耐,但他是个讲义气的好男人,是个值得信任的男子汉。于是有一回,胡海云帮我老婆他大哥也整了房子后,我老婆对他可是大赞有加。我看了看我老婆,故意揶揄她,“早知今日,何必当时把人家贬得一钱不值呢?”,我老婆斜了我一眼,“难道说我就不能对他改变一下印象吗?”再说,“虽说生活上有那么点问题。可是现在生活上没问题的男人又有几个呢?”我老婆说着,拿眼睛仔细地盯着我看,似乎想发现点什么。


    于是从那开始,要么是夫妻间吵了架我老婆感到自己受了委屈,要么在平常没事儿的时候,我老婆也“有限度”地叫他过来吃吃饭,一起聊聊。然后以老同学的身份和他讲讲人生爱情,开导开导他,
“虽说有了钱”但你要排遣寂寞的心情,就得找个合适的老婆才是。可也尽管如此,我老婆却从不提在自己朋友姐们中间给他找个女朋友结婚的事儿。

 

    当然,我对他的帮助也是相当大的。

 

    当上处长后,我不时会“关照”于他。比如这回他能拿下三个装修的单子以及两个意向,若非我亲自去找老上级活动,暗下里帮他去建立一些关系,肯定他是办不成的。但另外除却这些来说,胡海云对我也是很喜欢,必竟老同学一场知根知底,相处下来这么多年,能如此说说知心话的朋友能有几人呢?


    那天他签了合同后,专门开着车子在半夜一点多跑来我家聊天。我老婆又是扫地又是擦桌子故意扔脸色。老胡却不以为意,突然间说,他要赶回去了。临走时一转身,突然塞了个信封给我老婆,还没等我们明白。他关上铁门走人了。我老婆纳闷兮兮地叫我过来拆了封一看,里面掉出两个背面写着密码的储蓄卡。

 

    去年的时候,我哥们在我的“操作”下,终于在市委第三行政大楼的装修招标中赢了所有对手,除去利益关系,我肯帮他,最重要的当然是因为哥们情谊。


    我和老胡既然是同学,当然话就比别人多。他一向爱热闹,有事儿没事儿都“组织组织”,叫上的,多数也是班上从前的同学。而大
家在一块儿玩,聚着闹,只要是花钱的项目,他胡海云是肯定掏的,按他的话说,我还不缺钱。


    这不,听说我病了,他就来了。而且这一来,果然热闹了。老胡说:“我来看看你,保证把你的病治好,比你老婆管用多了。我包治百病。”不等我要说半句,电话扣了。
   

 

    老胡才来的时候,还虚情假意地坐床边和我唏寒问暖,“哎呀呀你看你,一点都不禁风吹雨淋的。象个林黛玉似的。你这么一弄,让你老婆多辛苦啊你说。”,说着大手一抓,毫不客气地把我老婆给我削的苹果全数吃个精光。老婆惊讶中,老胡又是叹气又是摇头,大赞我老婆如何娴慧,他的爱情生活多么的不如意不顺当。几句话,不但险些让我吐了一地,我老婆被他说得得意起来,笑得是花枝乱颤。

 

    经过他一传十十传百,那些同学朋友哥们姐们不到两个小时齐聚我家。见人到得差不多了,足够他认为“热闹”了,便提议男的打“锄大地”,女的打麻将。此言一出即获高票通过。

 

    我老婆惊得张着嘴,还没想出恰当的推让的话前,几个相好的女同学上来又是拉又是扯,拽着她上了牌桌。只五分钟,我家是掀桌抬凳,又从楼上借了一套桌椅麻将,顿成战场。一片硝烟和叫阵中,我老婆一扫初时的不快和几天侍侯我的阴霾,狠手出招,几下便进入角色杀得个你死我活。


    定时的铃一响,我老婆突然醒悟过来,急叫暂停,一边把几个女同学扔在牌桌上,一边哈哈笑着跑过来,把同学轰开,再我掀翻在床上扒了裤子,打上一针。于是在几个女同学的众目睽睽下,我被调戏得无可奈何。我老婆急急忙忙把我喂了药,打完针,象北京养鸭厂的填鸭子饲养员对付填鸭子般,干净利落。她刚想问我几句,却经不住大家一再催请,于是我老婆嘻嘻哈哈一笑,早心安理得地把我扔在一边,她精神饱满,重赴战场厮杀。


    真是一翻敖战啊!!!!我家一片混乱!

 

    结果她先输六百多,后又复赢两千六百多,这次“胜利大逆转”,让我老婆精神振奋,她恨不得捋了袖子扑在那牌桌上面,看都不看我一眼,哪再顾我的死活。我当然也没闲着,五六个哥们一起锄大地,老胡输得个精光,打得气得两眼直冒金星,大声地叫骂。


    按老规矩,男的赌得快,赢的钱拿出来供大家打的,点外卖还有晚饭宵夜。老胡又打了电话交待家政,让明天来我家做一次卫生,因春节
而加倍的那两百块钱从他家的帐上扣。我老婆一听,高兴地直夸还是胡海云精细,惹得老胡一时精力不集中,又输了一百多。

 

    虽说人多空气污浊,可是真应了“麻将牌戏包治百病”的偏方,打到夜里十二点大家散去,居然我精神振奋,病似乎是好了。我老婆搂着我的膀子,夫妻俩高高兴兴地数着钱,两口子一合计,哈哈,净赚了四千多。

 

    “哎呀这下发的压岁钱全回来了。”我老婆眉开眼笑,开心得不得了,以至于把年前输掉两千多那会骂骂咧咧的事儿全抛九宵云外去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