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明光
王明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12,031
  • 关注人气:62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清光绪、宣统实录新加坡史料摘抄

(2015-07-12 12:40:23)
标签:

华人史

清实录

分类: 华人史图集

清光绪、宣统实录新加坡史料摘抄

文:王明光

 

  翻阅光绪、宣统两朝的清实录,在漫长的三十七年里,跟新加坡有密切关系的,只有四人二匾。

 

  第一位是大清国驻新加坡首任领事胡亚基,1880年3月27日逝世。
  曾纪泽在1884年9月2日的奏摺《恳留新嘉坡领事疏》[1]中写道:“左秉隆在坡三年,竭力整顿前任领事胡璇泽之积弊,补救多端……伏查中国初设新加坡领事官,派胡璇泽充补之时,颇有迁就英人之意。臣,前于光绪七年春间,与英外部面商多次,派左秉隆由使署官员前往充补,乃始收得中国自派领事之权。此次左秉隆三年期满,例应由臣拣员充补。臣,再四思维,求如左秉隆之熟悉该州情形,能自树立者,一时实难……合无仰恳天恩,俯念员缺紧要,仍准以左秉隆留充新嘉坡领事官”。言下之意,委任胡亚基为领事,实属无奈;对其表现,也不是很满意。
  相对的,新加坡华人对清廷派出的领事,也有觉得不合格的。
  1896年11月23日,黄遵宪被委任为出使德国大臣,后被德国拒绝。他与德国并无夙怨,只因任新加坡总领事期间,与英方关系闹僵,才导致这个后果。为了讨回公道,他在上海西报[2]刊登一封英文公开信给前海峡殖民地总督丝丝·史密斯(Cecil Clementi Smith)。一向对大清国忠心耿耿的《叻报》,竟对他的申辩提出反驳:“观察莅叻以来经有四年之久,未闻其有何善政足以入人心坎?而叻地之众不免时有烦言,且不仅此为然;其署内之人,亦常有不和之处。今德国之不愿承受彼为公使者,恐其意当有所在也!然如中朝近日所派杨、罗、伍诸公使以赴欧洲各国,其中惟杨子通星使一人曾任实缺关道;而罗、伍两公,其官阶皆与观察相同,乃胡不闻西国之有词哉?”[3]
  黄遵宪是否如《叻报》所言?有兴趣的人可以查查看。但他在新加坡四年,无论精神上或肉体上,确实很痛苦。

 

  接下来的三人,因为被光绪皇帝褒奖,旧时宅中应该都有如同棉兰昔张煜南公馆里的那种竖匾。

 

  陈金钟,1890年11月9日被光绪皇帝传旨嘉奖。《传旨嘉奖》竖匾的文字通常是:
   光緒十六年九月二十七日
  綸
   傳旨嘉獎
  音
    臣陳金鐘恭承
  快乐的时光总是如此短暂;1891年2月14日,金钟最疼惜的次子纯道,因伤寒之症与世长辞,终年只有三十七岁[4]。当天是华人农历新年正月初六清水祖师诞;不知金兰庙清水祖师前,是否有他悲伤的身影?

 

  章芳琳,1891年10月16日被光绪皇帝传旨建坊。《奉旨建坊》竖匾的文字通常是:
   光緒十七年九月十四日奉
  旨建坊
    臣章桂苑恭承
  中列“旨建坊”特别大,“旨”是“上”加“曰”的组合字。

 

  邱菽园被褒奖了两次,较后的一次是1902年3月5日,他被光绪皇帝赏给二品顶戴。《赏给二品顶戴》竖匾的文字通常是:
   光緒二十八年正月二十六日奉
  旨賞給二品頂戴
    臣邱煒萲恭承
  中列“旨赏给二品顶戴”特别大,“旨”是“上”加“曰”的组合字。

 

  上面的三件竖匾,后人可以新制,用来纪念先人。接下来的两件御赐横匾,就如一百多年前请匾奏摺所书的“敬谨悬挂,以酬神贶”一样,至今还被信众细心的呵护着。

 

  光绪二十五年四月二十九日(1899年6月7日)御赐粤海清庙《曙海祥云》匾。由太子少保、头品顶戴、两广总督谭钟麟及头品顶戴、广东巡抚鹿传霖联名上奏摺求匾。日期是光绪二十五年四月十五日(1899年5月24日)。

 

  光绪三十三年三月二十二日(1907年5月4日)御赐天福宫《波靖南溟》匾。由福州将军兼署闽浙总督崇善上奏摺求匾。日期是光绪三十三年二月十三日(1907年3月26日)。

 

  此篇附录四件奏摺,其中两摺与妈祖娘娘有关,由我打字,心生欢喜!

 

  〖德宗实录〗

 

  光绪三年,丁丑,九月,丁丑。(1877年10月31日)
  先是出使美国大臣兵部左侍郎郭嵩焘奏,各口通商事宜,应纂成通商则例一书,并请设新加坡领事,暨派员赴万国监牢会,下总理各国事务衙门议。至是奏,纂修通商则例一书,齐中外之律例,为交涉之准绳,在今日实为要务,拟咨行出使大臣,广译各国律例汇寄,并咨行南北洋大臣,一体纂辑汇送,以便派员划一纂订成书。至新加坡应设领事官,遴委道员胡璇泽[5]承充,应如所请办理。其派员赴万国监牢会一节,查瑞典国无驻京使臣,今由该国驻英之员,照会出使大臣,派员与会,与历办成案不符,请毋庸议,均从之。

 

  光绪四年,戊寅,夏四月,乙酉。(1878年5月7日)
  谕军机大臣等,丁日昌奏,劝办潮州并香港各埠捐务,集有成数,及捐款分解晋豫,南洋捐户,一律给奖,英国总督捐赈,应否致谢各摺片。丁日昌督饬道员张铣等,劝捐赈银,绅民人等,急公好义,踊跃乐输,潮州一府,已捐者业有二十余万之多。其香港及南洋各埠,经绅董梁云汉等,实力劝办,起解三万余两。新加坡、小吕宋等处华商,亦经该绅士等切劝,已捐定者共三万余圆,将来尚可扩充。所办甚属认真,丁日昌以豫省灾荒,与晋省相等,拟将潮州捐款,专解山西;将香港及南洋各埠捐款,专解河南;均汇至天津,由李鸿章转购米粮,分别起运,即著照所请行。所有潮州及香港等处捐生,业由丁日昌查照新章,先行给予实收,以示招来。其劝捐出力绅董,及各埠管事头目,并准于事竣后,由丁日昌知照李鸿章,核明请旨奖叙。前发部照不敷,著李鸿章于天津局所存部照内,随时拨给,以资便捷。至巫来由国王捐银千圆,以为华商之倡,该国向无与中国交涉事件,应如何办理之处,著李鸿章与丁日昌,斟酌妥办。香港驻埠之英国总督燕轩尼士约翰,捐赈银五千圆,亦属好义,已谕令总理各国事务衙门知悉,应否酬答,并著该督等酌度具奏,将此各谕令知之。寻直隶总督李鸿章奏,各国商民捐助银米,请缮给《乐善好施》扁额,并饬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函致该国驻京使臣,传旨嘉奖,以慰远人,从之。

 

  光绪四年,戊寅,秋七月,丙寅。(1878年8月16日)
  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奏,新加坡领事官胡璇泽发给文凭,嗣后照办,允之。

 

  光绪六年,庚辰,九月,庚寅。(1880年10月28日)
  予故新加坡领事官胡璇泽议恤。

 

  光绪十一年,乙酉,春正月,戊申。(1885年2月22日)
  谕军机大臣等,电寄刘铭传,据李鸿章电称,接新嘉坡电,法到大战船一,运兵船三,装黑兵四千,并粮铳分往东京台湾等语。基隆久被法踞,叠经降旨严催进兵,刘铭传如何布置,日久未据电奏,法人添兵思逞,情节昭著,刻下孤拔带船他往,党类未集,若不乘此迅复基隆,力挫凶焰,更待何时?彼族鸷悍,添兵到后,必将悉力猛扑,防剿益形棘手。著刘铭传速筹方略,将基隆限日攻克,孙开华帮办军务,并著并力合谋,共奏肤功,朝廷宵旰焦劳,立盼捷音,该抚等当殚竭血诚,妥速筹办,果能奏绩,优加恩赏,傥敢延玩,执法严惩惟该抚等自取,懔之!闻土勇打仗奋勇,所用土枪亦能命中,沪尾之胜,土勇亦颇得力。刘铭传等当联络土绅,加以激励,申明赏罚,俾踊跃用命,期于战胜攻取。基隆三面皆山,一面临海,闻营垒大道,法虏皆埋伏地雷,不宜由此直攻,宜用土勇由岩壑深林,乘隙潜攻;昼则多布旗鼓,虚张声势;夜则四山大举烽火,声东击西;使敌防不胜防,然后四面兜剿,自可一鼓歼除。苏澳口门平坦,傥法人窜越基隆岭后,梗我中路,分舰北袭,则宜兰一带,处处堪虞,台北不堪设想;刘铭传等当由山路添设防兵,力阨苏澳要隘,与淡水遥为声援,均著该抚等相机妥办。前谕左宗棠于所借洋款,分济台防,现闻订借已妥,并已谕李鸿章饬盛宣怀向旗昌洋行借款解台,该抚等一意进取,毋庸顾虑饟事。

 

  光绪十一年,乙酉,二月,丁亥。(1885年4月2日)
  又谕,电寄苏元春等,据张之洞电陈左育接仗各情,并称黄守忠骁勇等语,黄守忠著准其随同唐景崧助剿。现在谅山已克,法受大创,必图报复。新加坡电报有法船运水陆兵往东京之信,我军必应稳扎稳守。苏元春等,不得恃胜轻进,致有挫失。鲍超由开化趋保乐,著岑毓英、苏元春,互相知照,一俟鲍超到防,何路吃紧,即会商援剿,总期彼此策应,自立于不败之地,再图进取。

 

  光绪十一年,乙酉,冬十月,丙子。(1885年11月17日)
  又谕,张之洞奏,外洋各埠,如新嘉坡等处,华商甚多,若劝令捐赀购造护商兵船,分赴周巡,有事时调集相助。养船经费,由各埠抽捐,另设外洋海军统领一员,归粤省调度等语。所陈各节,虽不仅为护商起见,惟此事创始非易,至经久之计,尤须详慎豫筹。著张荫桓抵粤后,与张之洞先行会商,再于经过处所,体察情形,能否照办,悉心妥筹具奏。原片著钞给张荫桓阅看,将此各谕令知之。

 

  光绪十三年,丁亥,冬十月,辛丑。(1887年12月2日)
  出使英、法、义、比国大臣刘瑞芬奏,新嘉坡领事官左秉隆[6]二次任满,恳仍留洋接办。从之。

 

  光绪十四年,戊子,二月,壬寅。(1888年4月1日)
  出使英、法、义、比国大臣刘瑞芬奏,新加坡领事官分省补用直隶州知州左秉隆等四员,出洋期满,请援案奖励。又奏,前调出洋道员潘志俊,请按章铨选。允之。

 

  光绪十六年,庚寅,九月,甲午。(1890年11月9日)
  以劝集赈款,予新嘉坡福建绅商,兼充暹罗领事,候选道陈金钟[7],传旨嘉奖。

 

  光绪十七年,辛卯,二月,甲辰。(1891年3月19日)
  予出使俄、德随员知府塔克什讷、新嘉坡领事左秉隆等奖叙。驻德参赞翰林院编修汪凤藻记名以知府用。

 

  光绪十七年,辛卯,三月,戊子。(1891年5月2日)
  颁给新加坡等处领事关防;从出使大臣薛福成请也。

 

  光绪十七年,辛卯,秋七月,甲申。(1891年8月26日)
  又奏,新加坡改设总领事,其关防应援案由出使大臣就近刊给香港领事,俟设立后,照此办理,并从之。

 

  光绪十七年,辛卯,九月,乙亥。(1891年10月16日)
  以捐助东赈予记名提督前署安徽寿春镇总兵宋朝宗、前湖北江陵县典史陈谟、河南候补知县武勷、布理问衔袁锡爵、守备衔卫千总谢文钰、同知衔沈赓贤为其父母、记名提督李永芳为其母、暨福建候选道章桂苑[8]、山东二品命妇孟艾氏,各建坊。

 

  光绪十九年,癸巳,二月,己巳。(1893年4月2日)
  以英国新嘉坡总督施密司、伦敦府尹威德海,募捐苏、皖赈款,命出使大臣薛福成传旨嘉奖。

 

  光绪十九年,癸巳,三月,甲申。(1893年4月17日)
  以出洋三年期满,予驻英随员内阁中书胡惟德、驻法随员浙江候补同知联豫等十四员、驻日本随员江西补用同知洪遐昌等二员奖叙。赏新加坡总领事道员黄遵宪[9],三代从一品封典。

 

  光绪二十年,甲午,夏四月,戊申。(1894年5月6日)
  以捐助赈银,予分省补用道黄遵宪为其故母建坊。

 

  光绪二十年,甲午,夏四月,甲寅。(1894年5月12日)
  谕军机大臣等,总理各国事务衙门、户部会奏,议驳吴大澂奏,湘茶亏折,拟设局销运,请拨出使经费及息借洋款一摺。据称茶市价值,时有涨落,而其价之高下,实亦随制法为转移。英商购买茶叶,类皆径运西国,香港、新嘉坡为过路埠头,并非运销之地。吴大澂设局销运,拟向汇丰洋行息借银五六十万两,即使运销稍有利益,恐亦不敌借款之折耗。出使经费现存无几,碍难借拨,均应毋庸议等语。吴大澂所奏设局销茶,既据该衙门筹商,实无把握,其所请借拨出使经费,及息借洋款各节,均著毋庸置议。原摺著钞给阅看,将此谕令知之。

 

  光绪二十年,甲午,冬十月,丙辰。(1894年11月10日)
  又谕,电寄张之洞,据电奏,调员差委等语。朱采,黄遵宪,均著准其调用;其新加坡总领事,即由该督电知龚照瑗改派。所请李先义在粤募勇五六营赴江,应需饟项,著电商李瀚章借拨。又请调江汉关税务司穆和德,已饬总理衙门传谕赫德办理矣。

 

  光绪二十年,甲午,十一月,乙亥。(1894年11月29日)
  又谕,电寄李鸿章,宋庆奏,拟募猎户七营,因械缺尚未开召等语。著李鸿章查明,如有购到之械,先行运往接济。自购办军械以来,已订定者若干?曾否全行起运?现在已到、未到各若干?何时可以全到?著详查覆奏。前闻德船运送枪械,有在新加坡被倭查出扣留之说,有无其事?并著据实覆奏。

 

  光绪二十二年,丙申,冬十月,庚辰。(1896年11月23日)
  命二品衔都察院左副都御史杨儒,充出使俄、奥、和国大臣。二品顶戴记名海关道罗丰禄,充出使英、义、比国大臣,并赏给四品卿衔。二品衔候补道黄遵宪,充出使德国大臣,并赏给四品卿衔。二品衔候补道伍廷芳,充出使美、日、秘国大臣,并赏给四品卿衔。

 

  光绪二十五年,己亥,四月,丙午。(1899年6月7日)
  以潮洲侨民,捐助东赈,颁新嘉坡天后庙扁额曰:“曙海祥云”[10]。

 

  光绪二十七年,辛丑,秋七月,庚午。(1901年8月20日)
  以捐款助赈,予补用道代理新嘉坡总领事官刘玉麟等十三员,分别议叙。

 

  光绪二十七年,辛丑,八月,丁酉。(1901年9月16日)
  又谕,张之洞奏,出洋华商,表明心迹,请准销案免累,并予襃奖一摺。据称福建举人内阁中书衔邱炜萲[11],向在南洋新嘉坡一带经商,素为华商之望。上年唐才常在汉口破案,供有邱炜萲,资助康逆钱财之语。经该督通缉查拏,兹据该举人禀称,初与康、梁二逆往还,嗣闻其藉会敛财,煽党谋逆,立即痛恨绝交,冤被株连,恳予自新;奏明销案免累,并报效赈捐银一万两等语。康、梁二逆,逋逃海外,煽惑人心,藉会敛财,似此被其诳诱者,必所不免。既据该举人输诚悔悟,具见天良,殊堪嘉尚。邱炜萲,著加恩赏给主事,并加四品衔,准其销案,以为去逆效顺者劝。

 

  光绪二十七年,辛丑,九月,甲子。(1901年10月13日)
  以出洋期满,予驻英参赞官曾兆锟等升叙加衔有差。赏代理新嘉坡总领事官,前驻英参赞罗忠尧,从一品封典。驻英洋文参赞官洋员马格里,宝星。

 

  光绪二十八年,壬寅,正月,丁亥。(1902年3月5日)
  闽浙总督许应骙奏,福建绅士郎中陈纲,劝令主事邱炜萲,捐助赈款二万两,请旨嘉奖。得旨,邱炜萲著赏给二品顶戴,送部引见。陈纲著传旨嘉奖。

 

  光绪二十八年,壬寅,二月,丁巳。(1902年4月4日)
  出使英、义、比国大臣罗丰禄奏,义、比两国参赞,责任较重;现调派驻比参赞林桂芳,充驻义二等参赞官。新嘉坡总领事刘玉麟,充驻比二等参赞官。并责成林桂芳赴义设馆,遴派繙译随员,随同驻扎以资办公,下部知之。

 

  光绪二十八年,壬寅,夏四月,癸丑。(1902年5月30日)
  以南洋官商,捐款赈济陕灾,赏新加坡领事罗忠尧、谢荣光,花翎。

 

  光绪三十一年,乙巳,十一月,己丑。(1905年12月16日)
  以办事平允,赏新嘉坡政务司奚尔智、工程司夏溥,宝星。

 

  光绪三十三年,丁未,三月,癸丑。(1907年5月4日)
  癸丑,颁南洋新嘉坡天后庙扁额曰:“波靖南溟”[12]。

 

  〖宣统政纪〗

 

  宣统三年,辛亥,八月,壬寅。(1911年9月29日)
  出使英国大臣刘玉麟奏,上年赴英时,途经新嘉坡、槟榔屿等处,见华侨商业甚盛。出品以南洋植物居多,然运往欧洲,未可决其获利者,以仰欧人鼻息故也。今就咨询所及,谨抒管见四条:一,请设大清银行分行于英国伦敦。一,请颁航业奖励补助法,并提倡组织海军义勇队。一,请设中华商品陈列所于各国都会暨通商大埠。一,请设万国博览会于京师。下内阁会议具奏。

 

  宣统三年,辛亥,九月,癸酉。(1911年10月30日)
  海军部奏,据闽浙总督电称,传闻革党在新加坡制舰,又闻革舰已抵澳门,请速派兵舰驻泊福州、厦门,以备不虞,亦系要著。惟现在各兵舰俱已派赴长江各省,一时无可抽拨。其开赴闽省日期,似应视长江军情之缓急以为断。报闻。

 

  〖奏摺〗

 

  光绪六年七月二十四日。(1880年8月29日)
  出使英、法、俄钦差大臣曾纪泽
  请恤新加坡病故领事片
  再,臣于本年三月二十一日接据新加坡领事随员苏溎清禀报:新加坡领事官选用道胡璇泽于二月十七日在坡因病身故,请派员接办等情。臣当以海洋窵远,遴员接充尚需时日,即饬苏溎清暂行代理领事官事务,一面函商总理衙门王大臣拣员充补,尚未接准该衙门函复。除俟拟派定人再行陈请奏补外,伏查选用道胡璇泽流寓新洲多年,商民望洽,经前出使英国大臣郭嵩焘奏充新加坡领事官,规模创始,颇著辛勤。当差两年,因病出缺,似应陈请赐恤,以奖微劳,且使该处流寓华民向慕皇仁,知所观感。惟该故员系报捐道员派充领事,现应如何议恤,无案可循,可否请旨饬下总理衙门酌议恤典之处?恭候圣裁。谨附片陈明,伏乞圣鉴。谨奏。[13]

 

  光绪十六年九月初十日。(1890年10月23日)
  浙江巡抚崧骏
  附奏请奖陈金钟劝捐款片
  再,准出使英、法各国大臣薛福成函称:上年江、浙两省同遭水患,劝令新加坡福建绅商,兼充暹罗领事,候选道陈金钟竭力捐助,旋即倡捐银三千两,并劝募各华商捐款,合洋一万元,分解江苏、浙江各五千元。查收济赈实属急公好义、勇于为善。该道劝募外洋捐输,较内地为难,似应给予优奖,以示鼓励。可否仰恳天恩,俯准将新加坡福建绅商,兼充暹罗领事,候选道陈金钟,传旨嘉奖之处理?合附片陈请,伏乞圣鉴训示。谨奏。[14]

 

  光绪二十五年四月十五日。(1899年5月24日)
  太子少保、头品顶戴、两广总督,臣谭钟麟
  头品顶戴、广东巡抚,臣鹿传霖
  跪
  奏为商民捐助东赈,不敢请奖,吁恳天恩赏给天后庙匾额以答神庥;恭摺仰祈圣鉴事。
  窃据广东潮州府属商民,贸易于新嘉坡者联名禀称:商等系潮属民,人贸易外洋,闻山东水灾,饥民甚众,屡荷圣朝发帑散赈,商等同为内地子民,具有天良,莫不感奋,兹凑集银六千两,请转解山东助赈;力薄资微,不敢仰邀奖叙,惟往来海上,恆赖天后默佑,风波无惊,敬恳奏请:恩颁匾额,挂新嘉坡天后庙,敬谨悬挂,以酬神贶等情前来。臣等查该商民懋迁重洋,捐助东赈,不敢请奖,自属于至诚,除将赈银汇解东省外,合无仰恳天恩,俯准颁赐匾额一方,以顺舆情,是否有当?臣等谨合词缮摺具陈,伏乞皇太后、皇上圣鉴训示。谨奏。
  四月十五日[15]

 

  光绪三十三年二月十三日。(1907年3月26日)
  福州将军兼署闽浙总督崇善
  又请颁赐新加坡庙匾额片
  再据福建财政局司道详称:泉州府属晋江、南安、安溪三县,于光绪三十一年五月间,猝遭水患,当由该郡绅士函托外洋华商劝捐,以拯灾黎维时。有新嘉坡实叻埠众商捐银一万元汇寄助赈,所捐银项经委员会同核收散给,刊有征信录备查,据称款系众商捐存以为善举之需,不敢仰邀奖叙,惟各商懋迁外埠,航海往来,稳涉风涛,深叨神佑,拟援光绪二十五年,广东潮州府属商民在新嘉坡贸易,捐助山东赈款,经粤省奏准颁赐匾额成案;恳于奏请:御书匾额于新嘉坡天后庙,敬谨悬挂,以酬神贶等情前来。奴才查该商民等贸易外洋,惓怀桑梓,筹资助赈,好义堪嘉,合无仰乞天恩,俯准颁赐匾额一方,以顺舆情,而招激劝。除咨部外,谨附片具奏,伏乞圣鉴训示。谨奏。[16]

 

  注:

  [1]见《曾惠敏公(劼刚)遗集》,第275页。
  [2]The Straits Times, 23 February 1897, Page 9.
  [3]叻报,1897年2月26日。
  [4]叻报,1891年2月16日。
  [5]胡璇泽即胡亚基或胡玉矶或胡琼轩(Hoo Ah Kay)。
  [6]左秉隆即左子兴(Tso Ping Lung)。
  [7]陈金钟即陈吰音(Tan Kim Ching)。
  [8]章桂苑即章芳琳或章芳林或章明云或章奕熙(Cheang Hong Lim)。
  [9]黄遵宪即黄公度(Hwang Tsung Hsien or Huang Tsun Hsien or Huang Chun Hsien)。
  [10]即粤海清庙《曙海祥云》匾;此日为光绪二十五年四月廿九日。
  [11]邱炜萲即邱菽园或邱炜爰或邱炜萱(Khoo Seok Wan)。
  [12]即天福宫《波靖南溟》匾;此日为光绪三十三年三月廿二日。
  [13]见《曾惠敏公(劼刚)遗集》,第111页。
  [14]见《宫中档光绪朝奏折》,第5册,第584页。
  [15]见《清代妈祖档案史料汇编》,第407页。
  [16]见《宫中档光绪朝奏折》,第24册,第330页。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