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Lim Ah Siang 林亚相(林保臣、林宠相、林相)

(2014-09-17 12:51:17)
标签:

历史

海外

华人

分类: 华人史图集

Lim Ah Siang 林亚相(林保臣、林宠相、林相)

文:王明光

 

Lim <wbr>Ah <wbr>Siang <wbr>林亚相(林保臣、林宠相、林相)

 

  林亚相并非《新加坡华人百年史》人物,只因他的足迹,有在下想要还原的目标人物,才整理出此篇。有关他参加柔佛皇室宴会的记录有很多,实在太无聊,在下全都清理掉。至于他是不是传说中的新山义兴二哥?出殡日全柔有没有休半天?在下没有查出来!

 

  林亚相,大约1854年生于潮州府潮阳县,即今广东省汕头市潮阳区。

 

  1891年5月23日,刚从欧洲旅游回国的苏丹阿布·峇卡(Sultan Abu Bakar)邀请各国驻叻使节到柔佛参加立储仪式。
  仪式在下午举行,海峡殖民地总督丝丝·史密斯(Governor Cecil Clementi Smith)是立储的见证人,他代表英国维多利亚女王许下承诺,他日苏丹千秋以后,保证让太子依布拉欣(Crown Prince Ibrahim)顺利登基。
  这一天,新兴、柔盛、利泰兴各港都装饰一新,除了在各个路口结彩,木栅上还悬挂纸扎鱼龙,更有戏班演剧庆闹。新兴港演的是庆百年班,主人林相(林亚相)性好交友,他在港内建一大厦,内置客房数十间,专门用来招待亲朋好友。
  当晚八点钟,林相摆宴庆贺;苏丹、太子及叻柔中外绅商百余人出席了宴会;林相起而发言,说自己出生中国不谙马来语,由友人代为转达贺词;接着潮商黄金炎站起来,以马来语祝贺苏丹;苏丹谦恭友善,不但称呼华商为头家,还向众人劝酒;宴会十一点钟结束,宾主尽欢,喜气洋洋[1]。

 

  1892年3月6日为柔佛苏丹登基纪念日,3月5日晚上,苏丹设宴款待闽粤人士二百多人,从叻地到柔佛的宾客不但有火船负责接送,船上还备有餐点,早到的客人先到新兴公司林保臣(林亚相)处小坐品茶。
  苏丹设宴场地有女乐演奏娱宾,升旗山上灯火高县并燃放烟花,港内大小船只张灯县旗,各街道也都热闹异常,而各大公司更是演剧助庆,计:新兴公司演永乐香班;椒蜜公局演荣福顺班;利泰兴公司演永正兴班;义兴公司演顺天香班;柔盛公司演赛高升班。
  苏丹在宴会上感谢众人赏脸出席,更感激叻地诸君及各港主鼎力相助,柔佛才有今日之兴盛;苏丹致词后,闽商郑玉哲及杨逢义起而称颂苏丹的德行。
  当晚,众人在林保臣处借宿一晚,保臣再次摆宴酬宾;第二天下午一点钟客人坐火船回叻地时,他在新兴公司楼中摇旗相送,送别的场面非常热闹[2]。

 

  1895年6月4日晚上八点钟,苏丹阿布·峇卡在伦敦南肯辛顿的百丽酒店(Bailey's Hotel, South Kensington, London.)驾崩[3],运送金棺的孟买号(steamer Bombay)于7月21日由英国启程出海[4],8月30日早上八点钟抵达新加坡,到柔佛已经是下午两点钟[5]。
  同年9月7日,柔佛王室非常的忙碌。早上十点四十五分举行新苏丹宣布即位的仪式,新苏丹依布拉欣居中而立,左侧是叔父Ungku Khalid,右侧是海峡殖民地总督查尔斯·米切尔(Charles Hugh Mitchell),背后是两位堂兄Ungku Othman及Ungku Suleiman,仪式中分别用马来语、英语、阿拉伯语宣读,肃穆又庄严。
  下午一点十五分是已故苏丹阿布·峇卡的奉安大典,金棺奉移时,从苏丹府至园寝均以黄布铺成御道,Ungku Khalid在金棺前引导,金棺后是新苏丹及总督,之后是土邦拉惹及各国使节显贵,再后依序是叻地文武官员、英国绅商及欧洲来客、英国水陆军人、马来族长老、华商;柔佛华商均身穿白袍,头戴镶白边之冠;殿后的是华人送的挽联帐轴。二点十五分,金棺到达Mahmoodiah园寝,以马来习俗完成隆重的奉安仪式。
  这一天,林保臣的新兴公司也是忙得不可开交,从叻地专程到柔佛执绋者不下三、四千人,多数人都把新兴公司当作稍息之处,保臣除了以茶点招待外,更备下丰盛的晚宴让宾客可以聊天叙旧[6]。

 

  1895年11月2日下午,柔佛新苏丹依布拉欣(Sultan Ibrahim)举行加冕典礼接受臣民的拜贺。柔佛各处自是张灯结彩,热闹非常。从蔴坡(Muar)、峇株巴辖(Batu Pahat)及叻地前去观礼的更是人海人山;单是各类演剧庆贺就有十几台。新兴公司请的是凤麟仪粤班;柔盛公司则是普泰来粤班。
  晚上,苏丹摆下盛宴招待来宾;十点钟燃放各式各样的西式烟花;十二点钟又再燃放中式烟火;观者无不称羡,港内停泊的船只也都大张灯火,共襄庆闹,犹如不夜之城[7]。

 

  1902年9月,林相在中英文报章刊登通告,通告的内容如下:
  在新加坡小坡美芝路(Beach Road)门牌一百八十一号的新茂号(Chop Sin Moh),专作木材生意;所有文件,必须要有新茂号印章及林春盛或陈玉顺其中一人之签名,林相才会承认。
  在柔佛士都兰(Stulang)的新茂锯木厂(Steam Saw Mill),由英国人J. M. Cameron管理;所有文件,必须要有新茂号锯木厂印章及J. M. Cameron或林春盛其中一人之签名,林相才会承认。
  在柔佛兴楼港(Endau)的新长兴公司(Sin Teong Hin Kongsi)。在哥打丁宜(Kota Tinggi)码头的新万兴公司(Sin Bun Hin Kongsi)及专作建筑房屋、桥梁的新业兴公司(Sin Giap Hin Kongsi),虽然都有专人管理,但管理人并不具备签署文件的权利;所有文件,必须要有新茂号印章及林春盛或陈玉顺其中一人之签名,林相才会承认[8]。

 

  1904到1906年的叻柔烟酒承包权在1903年7月开票,原承包商邱汉阳再次夺标;由于柔佛月饷邱汉阳出价九万元,林宠相出价九万四千元,为了说服柔佛政府让同一家公司承包叻柔两地以杜绝走私,叻地政府从叻月饷拔出五千元给柔佛,如此一来,三年共计损失税收十八万元[9]。事实上,邱汉阳此次打的是割喉战,实际履行合约时,过高的承包价把他压得喘不过气来!

 

  1904年2月,由满清户部拨款,资本一千四百万元的中国国家商会定兴银行在南洋各埠招股,七十四位董事中在下只摘录三十几位:周潤享、胡子春、陆如祐、李清渊、吴世奇、刘坤意、杨仕添、林和坂、张顺善、张善庆、刘金榜、邱雁宾、邱炜萲、陈武烈、朱树铭、黄福、王绍经、黄继祥、林文庆、杨清海、蓝金昇、陈群英、宋基全、林癸荣、林相、林维芳、梁敏修、梅连振、简仁石、钟癸添、许裕顺、罗琳、黄光炎、陆寅杰[10]。
  如果亚相是新山义兴二哥,应该是一时不察才会和鞑子户部合伙做生意。只要目视普照禅寺里七十三座神主牌、义福总理蔡茂春墓碑,还有新山明墓,就可以深深的感受到,这些叻柔两地的义兴先辈,无论生前是多么的好勇斗狠,但对“大明”的坚持与执着,竟是是那么的美丽与悲伤!

 

  同年4月30日,亚相在柔佛士都兰的新茂锯木厂收盘,他在报章刊登通告,任何被欠货物的商家,必须在两个星期内到美芝路门牌一百八十一号的新茂号取货[11]。
  同年9月,许如磋取代邱汉阳成为烟酒承包局执行董事,亚相是承包局股东之一;身心极度疲惫的邱汉阳总算可以回槟榔屿老家静养[12]。
  1905年4月20日,苏丹依布拉欣欧游回国抵达新加坡,柔佛烟酒承包局股东为苏丹献上了颂词,署名的顺序是许如磋、徐桂梦、谢朝阳、陈谦福、林亚相、周源志[13]。

 

  1906年3月,新嘉坡捐助日本赈饥:陈若锦、烟酒公司,各捐银二百五十元。佘连城、李清渊、林和坂、刘金榜、陈恭锡、邱雁宾、林宠相、吴寿珍、钟癸添、陆寅杰,各捐银一百元。蔡仰泰捐银五十元[14]。
  同年10月,捐助贫困学童:朱树铭、陆祐、余东旋、叶观盛遗产,各捐银五百元。李广霖捐三百元。唐德衍、林亚相、承振和美烟酒公司、梁辉、胡子春、颜五美,各捐银二百元。张弼士、邱雁宾、胡基泉、吴寿珍、陈若锦、黄务美、刘隆镇、陈永锡、刘文禁、林克全、佘心坪,各捐银一百元。何式均、梁广献、李锡、黄亚福、梅连振、李清渊、连瑞利、佘连城、林和坂、梁乐卿、范昌、叶隆兴、陈枝,各捐银五十元。陆秋杰捐银三十元。辛亚荣、曾朝来,各捐银二十元[15]。

 

  1907到1909年的叻柔烟酒承包权在1906年8月开票;柔佛烟酒月饷:邱汉阳出价十万元;A. W. Cashin出价七万七千五百元;林亚相出价七万七千元;许如磋出价七万五千元;除了邱汉阳外,其他三人都是同伙。但此次汉阳乃是为了出气而来,他只在柔佛出价,差价自然是交由承包商去兑现;而承包商肯定就是许如磋[16]。事情的发展就如他的预测,许如磋以月饷八万七千五百元取得承包权;噩梦也如影随形!

 

  1908年7月3日,柔佛政府与烟酒承包商在减饷的金额上无法达成共识,将烟酒承包局收回官办,由Ungku Osman负责。两、三天后,新加坡政府派吉布森先生(Mr. Gibson)前来协助。柔佛政府要求林相与黄炎协助处理,以防出错[17]。翌年1月21日,柔佛烟酒承包又交回给许如磋承办,减饷一万元[18]。

 

  1909年8月,柔佛恒兴甘蜜公司的收账员陈易云亏空公司七、八千元后主动自首。林宠相是恒兴股东,他要求政府将陈易云扣留,以便核查账目[19]。

 

  同年12月,林亚相在新加坡最高法院控告源福兴烟酒公司;原因是该公司在柔佛的烟酒承包局严重亏损,请亚相出面请求柔佛政府减饷,事成之后,减饷的三分之一归亚相所有,并立有字据为凭。在亚相卖力的奔走之下,柔佛政府答应每月减饷一万元,可是源福兴烟酒公司却过河拆桥,不愿支付酬金;亚相无法,只能告上公堂追讨六万元。此案在三次过堂后,双方决定由陈秋金当公亲,庭外和解[20]。
  亚相在庭上的证词有助于了解他这个人。他与柔佛政府关系密切,承包柔佛赌码已超过十年;在柔佛有锯木厂,因为出口木材而缴付大笔税金。被告源福兴烟酒公司的资本是三百万元,分别是:许如磋七十万元;A. W. Cashin五十万元;黄继宝三十万元;谢朝阳与蔡仰泰各二十五万元;林亚相、李纯本、张顺善各十万元;佘应恭五万元[21]。
  亚相的证词中有两位和他交情深厚的柔佛大臣,由于此二人是在新加坡直落布兰雅(Telok Blangah)出生,童年饱受贫困之苦,却能途穷立志,辅佐天猛公阿布·峇卡(Temenggong Abu Bakar),把柔佛发展成富庶之国的大功臣。在下想在这里,记下他们的名字:
  第一位是封号“Dato Bintara Luar”或“Dato Luar”的外务大臣Mohamed Salleh bin Perang。
  另一位是封号“Dato Mentri Besar”,被华人尊称为柔佛首相的首任国务大臣查化·莫哈末(Jaafar bin Hadji Mohamed),他的后代至今仍是马来西亚政坛举足轻重的人物,香火传承如下: → 四房子翁·查化(Dato' Sir Onn bin Jaafar),柔佛第七任国务大臣,巫统创党元老。 → 胡先·翁(Tun Hussein bin Onn),马来西亚第三任首相。 → 希山慕丁·胡先(Dato' Seri Hishammddin bin Hussein),当今马来西亚国防部长。

 

  1910年4月10日,亚相又因为源福兴烟酒公司一案惹上官司,这次是在柔佛高庭。
  原告是封号“Dato Mohamed”的柔佛国务秘书(State Secretary)Dato Mohamed bin Mahbob。
  原告的根据是1909年12月17日的《新加坡自由西报》及《海峡时报》的报道,报道指亚相在供证时说,要跟烟酒承包局先借三千元,用来买礼物送给柔佛官员,以确保要求减饷时得到协助;此话严重损害柔佛官员的名誉。
  亚相解释当时在庭上他是用潮州话说“Huan Nang”,意思是马来人,他听不懂英语,不知道“Government Officials”是什么意思?但他过后有向新加坡法庭作出澄清,指证词上说的并非柔佛官员,他既没有借那三千元,也没有给任何一位柔佛官员送过礼。
  大法官Ungkoo Omar在4月14日宣判亚相无事省释。他当时大概是怎么说的:本官详读所有证词,确认头家林亚相当日说的是马来人,而不是柔佛官员;更何况头家已在新加坡法庭作出了澄清。头家久居此地,对本国有很大的贡献;本官愿意相信他,并接受他的解释,只希望此事不再发生[22]。
  Dato Mohamed敲锣打鼓的把林亚相告上法庭,应该不是单纯的想告诉世人自己是如何的一身正气,两袖清风。无论如何,1919年7月2日Dato Mentri Besar去世,是他接任国务大臣的职位,成为除苏丹外,柔佛最有权势的人。1922年,他在任内离世而去。

 

  1910年9月20日傍晚,一艘名为武士(Busoo)的小船在柔佛龟咯(Kukup)将幕娘公司(Borneo Company)的小船Glanggi撞翻;当时船上并无乘客,武士号将Glanggi的船长及水手救起后送到柔佛并向船政局报了案。善后的方式似乎有欠妥当,因为两船挂的都是英国旗,本该将此案交由新加坡处理。这艘武士号的船

主就是林亚相[23]。

 

  1912年10月,美芝路新茂号的管理层有所变动。皆因林亚雨在1911年5月8日被委托为新茂号信托人及家长,可是他志向高远,自创成茂公司经营木材生意。1912年10月12日,他与新茂号的合约中止。两家公司都在报章刊登通告知会社会大众;此时新茂号的门牌是五号零十[24]。翌年7月1日,新嘉坡华侨总商会搬进五号零九[25]。

 

  1913年2月23日,中华民国驻荷公使魏宸粗抵达新加坡,陈长裕在驳船北码头(North Boat Quay)门牌四十七号设宴接风;林文庆、林亚相及陈梦桃等人都出席了宴会[26]。
  同年7月,业余绘画协会(Amateur Drawing Association)搬到登路(Tank Roan)的新会所,这个被中文报章完全忽视的土生华人团体,赞助人都大有来头:中华民国驻荷公使魏宸粗、中华民国驻叻总领事胡惟贤、陈若锦、林文庆、陈武烈、林秉祥、殷雪村、陈齐贤、林亚相、黄瑞朝、宋旺相、梁敏修、王顺池、沈子琴[27]。
  同年同月,报章刊登了中国国民党新嘉坡交通部正式职员表,总共一百二十三人。
  名誉部长:陈齐贤、张永福、吴晋陞。
  正部长:林文庆。
  副部长:陈武烈、林义顺。
  正评议长:陈楚楠。
  副评议长:殷雪邨。
  评议员四十五人;基金监四人;审计员六人。
  再下是五个局:总务局、交际局、政事局、文事局、会计局;每局有主任一名、协任一名、干事员十名。以下是摘录:
  评议员:陈祯祥、杨缵文、杨万庆、陈梦桃、简弼臣、曹寿山、李声余、吴胜鹏、林宠相、何仲英。
  基金监:邱国瓦、黄仲辉。
  审计员:留鸿石、欧景聪、陈开国。
  总务局主任:郑聘廷。
  总务局协任:丘继显。
  交际局主任:沈子琴。
  交际局干事员:张朝聘。
  文事局主任:叶季允[28]。

 

  1914年12月26日,柔佛华社选举1915年宽柔学校职员。主席、副主席、总理、副总理、财务、财务助理,各一名。查数员五名、干事员二十二名;总共三十三名。由于原文名字拼得相当草率,再加上柔佛历史在下只能拿零分;勉强猜到几位,有问号的是很有可能,但不肯定的意思:
  主席:张家仁(?)。
  副主席:黄羲初。
  总理:黄亚福。
  副总理:林亚相。
  财务:陈迎祥(?)。
  财务助理:骆雨生。
  查数员:郑亚两、陈清江、林进和、韩绪准、佘敬光。
  干事员:林天赐、曹经文(?)、田对先、黄秀萍、李镜泉、周秉国、纪力豪、陈镇藩、郭钦仁、韩壁山(?)、谢秉奎[29]。

 

  1915年1月,学务总会当选名誉总理有三十二位。这里摘录十九位:胡惟贤领事、戴培之领事、陈若锦、林文庆、林秉祥、陈武烈、薛中华、王邦杰、廖正兴、黄甫田(黄亚福)、吴胜鹏、陈荣光、张弼士、胡子春、张郁才、陆秋泰、陈齐贤、曾江水、林宠相[30]。

 

  1917年1月,中华女学堂鸣谢乐任月捐芳名中,林宠相认捐五元[31]。

 

  同年1月19日晚上,林亚相撒手人寰,享年六十四岁;遗下五子、一女、六男孙、二女孙。五子的名字是:春盛、茂盛、福盛、美盛、桂盛。
  治丧好友团是:廖正兴、薛中华、邱雁宾、黄福基(黄亚福)、林文庆、陆寅杰、吴胜鹏、吴晋陞、林秉祥、吴克俭、刘隆镇、林推迁、汤湘霖、曾锦文、陈秋金、何乐如、陈荣光、钟水泮、陈二弟、王绍经、佘来吉、林木卿、林兰石、林雨岩。
  由于灵柩要运往柔佛安葬,出殡仪式分两天举行。
  3月4日早上十点钟,由俗称红桥头的甘榜爪哇路(Kampong Java Road)门牌八十九号汇文园发引,随行仪仗盛大,执绋亲友众多;到达登路(Tank Roan)火车站暂停,等候四点钟的火车到柔佛新山(Johore Bahru)火车站,然后在火车站停柩一夜。
  3月5日,林宅包下早上九点钟从登路到新山的火车,让前往送殡的亲朋戚友乘坐。下午一点钟,灵柩由新山火车站移至士都兰(Kampong Bahru, Stulang)私人墓地安葬[32]。
  亚相的墓碑和蔡茂春一样刻有五位妻妾的名字,左墓手刻“日”,右墓手刻“月”,是否在表明自己一心向“明”的意志?
  这,也许是在下一厢情愿的想法!

 

〖注〗
[1]叻报,1891年5月26日。
[2]叻报,1892年3月10日。
[3]The Singapore Free Press and Mercantile Advertiser (1884-1942), 6 June 1895, Page 3.
[4]叻报,1895年7月24日。The Singapore Free Press and Mercantile Advertiser (1884-1942), 20 August 1895, Page 102.
[5]The Straits Times, 30 August 1895, Page 2.
[6]叻报,1895年9月10日。The Singapore Free Press and Mercantile Advertiser (1884-1942), 9 September 1895, Page 3.
[7]叻报,1895年11月4日
[8]叻报,1902年9月3日。The Straits Times, 3 September 1902, Page 1 Advertisements Column 3.
[9]叻报,1903年7月17日。
[10]叻报,1904年月23日。
[11]叻报,1904年5月4日。
[12]The Straits Times, 26 September 1904, Page 4.
[13]The Straits Times, 20 April 1905, Page 4.
[14]叻报,1906年3月19日。
[15]叻报,1906年10月30日。
[16]The Straits Times, 3 August 1906, Page 4.
[17]总汇新报,1908年7月6日。
[18]叻报,1909年1月27日。
[19]叻报,1909年8月24日。
[20]总汇新报,1909年12月31日。
[21]The Straits Times, 17 December 1909, Page 7.
[22]The Singapore Free Press and Mercantile Advertiser (1884-1942), 15 April 1910, Page 5.
[23]The Singapore Free Press and Mercantile Advertiser (1884-1942), 21 September 1910, Page 8.
[24]叻报,1912年10月16日;叻报,1912年10月18日。
[25]叻报,1913年7月2日。
[26]The Straits Times, 24 February 1913, Page 9.
[27]The Straits Times, 5 July 1913, Page 7.
[28]叻报,1913年7月18日。
[29]The Singapore Free Press and Mercantile Advertiser (1884-1942), 9 January 1915, Page 10.
[30]总汇新报,1915年1月9日。
[31]振南日报,1917年1月12日。
[32]叻报,1917年3月2日。

 

〖中文名字还原〗
Au Keng Chong 欧景聪
Boey Lian Chin 梅连振
Boey Nam Lock or Boey Nam Locke 梅南乐
Chan Chee 陈枝
Chan Cheow Lye 曾朝来
Chan Kang Swi 曾江水
Chan Kim Boon 曾锦文(目标人物)
Chea Teow Eang or Cheah Teow Eang 谢朝阳
Chee Quee Bong 徐桂梦
Cheong Chui Phuan or Cheong Chwee Puan 钟水泮
Cheong Quee Tiam or Cheong Kwi Thiam 钟癸添
Cheong Yok Choy or Cheong Yoke Choy 张郁才
Chew Guan Chee 周源志
Chew Joo Chiat 周如切
Chew Joon Hiang 周润享
Chin Wen Kong 陈荣光
Choa Giang Thye 蔡仰泰(目标人物)
Choa Moh Choon or Choa Cheng Moh 蔡茂春
Choo Su Meng or Chu Shu Ming 朱树铭
Chop Guan Hock Hin 源福兴烟酒公司
Chop Sin Chin Ho Bee 承振和美烟酒公司
Chua Kah Cheong 蔡嘉种
Eu Tong Sen 余东旋(目标人物)
Fam Chang 范昌
Foo Choo Choon 胡子春或胡国廉
Gan Ngoh Bee 颜五美
Gaw Khek Khiam or Goh Kek Khiam 吴克俭
Goh Siew Tin or Go Siu Tin 吴寿珍或吴世奇
Heah Sweet Lee or Heah Swee Lee 连瑞利
Heng Pang Kiat 王邦杰
Ho Chung Ying 何仲英
Ho Lok Yee 何乐如
Hoo Wei Yen or Hu Wei Yen 胡惟贤
Kan Pat San 简弼臣
Kan Yan Shek 简仁石
Khaw Joo Choe 许如磋
Khoo Hun Yeang or Khoo Hun Yang 邱汉阳
Khoo Kay Hean 丘继显
Khoo Kok Wah 邱国瓦
Khoo Seok Wan 邱菽园或邱炜萲或邱炜萱
Koh Joo Soon 许裕顺
Lam Wei Fong 林维芳
Lee Ah Sik 李锡
Lee Cheng Yan 李清棩或李清渊(目标人物)
Lee Kong Lam 李广霖
Lee Toon Poon 李纯本
Leong Fee 梁辉
Leong Lok Hing 梁乐卿
Leong Man Sau 梁敏修
Leung Kwong Hin 梁广献
Lew Boon Kim 刘文禁
Li Sing Yu 李声余
Liau Chia Heng or Leow Chia Heng 廖正兴
Liew Hong Seck 留鸿石
Lim Ah Siang or Lim Thong Seang 林亚相或林保臣或林宠相或林相
Lim Ah Woo 林亚雨或林雨岩
Lim Boon Keng 林文庆医生(目标人物)
Lim Buck Keng 林木卿
Lim Choon Seng 林春盛
Lim Chwee Chian 林推迁
Lim Ho Puah or Lim Ho Pua 林和坂(目标人物)
Lim Kek Chuan 林克全
Lim Kwee Eng 林癸荣(目标人物)
Lim Lang Chiok 林兰石
Lim Nee Soon 林义顺(目标人物)
Lim Peng Siang 林秉祥或林平祥(目标人物)
Loh Lam 罗琳
Loke Chow Kit 陆秋杰
Loke Chow Thye 陆秋泰
Loke Yan Kit or Look Yan Kit 陆寅杰
Loke Yew 陆祐或陆如祐或陆弼臣(目标人物)
Low Kim Pong 刘金榜(目标人物)
Low Koon Yee 刘坤意
Low Long Teng 刘隆镇
Nam Kim Seng 蓝金昇
Ng Boo Bee 黄务美
Ng Choon Seng 吴晋陞
Ng Sing Phang 吴胜鹏(目标人物)
Oh Kee Chuan 胡基泉
Oh Siak Kuan 何式均
Ong Chow Keng or Ong Cheow Keng 王绍经
Ong Soon Tee 王顺池
San Ah Weng 辛亚荣
Seah Eng Keong 佘应恭
Seah Eng Kun 佘应谨或佘心坪
Seah Liang Seah 佘连城(目标人物)
Seah Lye Keat 佘来吉
See Teong Wah or Seet Tiong Wah 薛中华
Sim Choo Kim 沈子琴
Song Kee Chuan 宋基全
Song Ong Siang 宋旺相或宋鸿祥(目标人物)
Tan Boo Liat 陈武烈
Tan Chay Yan 陈齐贤(目标人物)
Tan Cheng Siong 陈祯祥
Tan Chew Kim 陈秋金
Tan Geak Soon 陈玉顺
Tan Jee Tee 陈二弟
Tan Jiak Kim 陈若锦(目标人物)
Tan Keong Saik or Tan Kiong Saik 陈恭锡(目标人物)
Tan Kheam Hock 陈谦福(目标人物)
Tan Khye Kok 陈开国
Tan Koon Eng 陈群英
Tan Lian Chye or Chen Tso Nan 陈连才或陈楚楠
Tan Moeng Tho 陈梦桃
Tan Tiang Yew 陈长裕
Tan Yong Siak 陈永锡(目标人物)
Tay Geok Teat 郑玉哲(目标人物)
Tay Sek Tin 郑席珍或郑聘廷(目标人物)
Teo Eng Hock 张永福
Teo Sian Keng 张善庆
Teo Soon Sian 张顺善
Teo Teow Peng 张朝聘(目标人物)
Thio Tiaaw Siat or Teow Ah Siat 张弼士或张肇爕或张振勋
Thong Siong Lim 汤湘霖(目标人物)
Tong Tak In 唐德衍
Tso Sau San 曹寿山
Wee Kay Poh 黄继宝
Wee Kay Seang or Wee Kay Siang 黄继祥
Wee Swee Teow 黄瑞朝(目标人物)
Wei Chen Tso 魏宸粗
Wong Ah Fook 黄亚福或黄福基或黄彦廷或黄甫田(目标人物)
Wong Kong Yam or Ng Kwong Yam or Wong Ah Yam 黄光炎或黄亚炎或黄炎
Wong Siew Kwan 黄兆焜或黄仲辉
Yap Kwan Seng or Yap Kuan Seng 叶观盛
Yap Long Hin 叶隆兴
Yap Quee Hoon 叶季允
Yeo Ban Keng 杨万庆
Yeo Chang Boon 杨缵文
Yeo Cheng Hai 杨清海
Yeo Soo Tiam 杨仕添
Yin Suat Chuan 殷雪村医生或殷雪邨医生(目标人物)
Yow Ngan Pan or Yow Ngan Phan 邱雁宾(目标人物)

 

〖附录〗
(1)
  振南日报,1916年7月19日。
  柔佛义兴公司收盘之广告
  启者,一千九百十六年六月十四号,柔佛内阁副大臣伊士迈颁发命令解散柔佛义兴公司,并委林振和、陈二弟为收盘人,将该公司之事务办妥收盘,为此特出广告通知:
  凡人如被该公司欠负者,无论钱银物件,均须于一千九百十六年十月一号,即丙辰年九月初五日以前,详细列单交与收盘人收领,俾得于是日按照所收到之单分别偿还,倘有届期尚未列单送到者,乃系自误,与收盘人林振和、陈二弟无涉。特此布告,各宜知照勿误!
  大中华民国五年七月十七号
  收盘人林振和、陈二弟之律师广告
  勿礼论兄弟大状师
  写字楼住礼佛不里士街二十四号

 

(2)
  The Straits Times, 22 January 1917, Page 8.
  SOCIAL AND PERSONAL.
  Towkay Lim Ah Siang, S.M.J., of Johore, died on the 19th inst., at 89, Kampong Java Road, after an illness of ten day, leaving five sons, a daughter, six grandsons and two granddaughter to mourn his loss.
  He was 64 years old and emigrated to Singapore from China about half a century ago.
  He was a close friend of the late Sultan of Johore, writes a correspondent, and was one of the chief pioneers for the opening up of the territory of Johore. He founded the town of Kampong Bharu and received the honour of S.M.J. from His Highness the present Sultan of Johore for his past services.
  His generosity, courtesy, modesty, and loyalty gained him unbounded popularity among the most influential Chinese residents and others of this Coloy.
  The funeral will take place in about three weeks.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