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草叶
草叶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415
  • 关注人气:1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难忘那个风雪之夜

(2009-12-13 15:32:54)
标签:

杂谈

难忘的风雪之夜

  

近几年的冬天不下雪了,人们把过冬御寒的衣物藏入箱底或送之与人,学术界的有关人士也开始关注和讨论着影响全球的暖冬问题。谁也没有想到,老天爷在今年四九的第五天发令下雪了,开始下的是雪粒,拍打着雨蓬发出挲挲的响声,于是我就想起小时候听奶奶说雪粒是上天送给百姓的白糖和食盐,雪花是白面的故事。那时候我还小,不懂奶奶讲的含义,真的把雪粒当白糖吃,既不甜也不咸只是没有味道的冰凉的凉水,心想奶奶在骗人。后来长大了知道了奶奶没有骗我。到了晚上雪粒变成了雪花慢悠悠地下个不停。

看着窗外飘飘撒撒的雪花和身上落满雪花匆忙赶路的人,我的思绪一下子回到二十四年前那个风雪之夜。

那年我在金寨县的青山区蹲点,吃住都在区里,那时蹲点非常认真,不但分管的工作要做好,而且县里有事就得回去处理,一有空就要到点上住上十天半个月,特别是节假日更是如此。记得是上个世纪一九八四年元旦的上午下起了鹅毛大雪,山区下雪是很正常的事,开始没有注意,到了下午雪越下越大,整个山川顿时银装素裹成了雪的世界,电话线断了,车子停了,大山仿佛与世隔绝了。怎么办?区委立即召开紧急会议,布置抗雪救灾工作,所有干部都分工到乡,查灾情帮困问贫。区委书记对我说,“你是外山人,对雪天的山路不熟悉,雪下到什么时候停还不知道,你又是女同志,万一有什么闪失不好交代,你能回县里为区里多争取一些救灾物资就行了,如果你相信区委,就同到齐山乡办案回来路过青山的县公安局刑侦科长吴启友、看守所陈所长一道回去”。听了区委书记的一番肺腑之言,我很感动,觉得很实际,我如果执意留在区里不走,就可能成为区委抗雪救灾的无形包袱,为了他们能轻装上阵,我决定回县城。

山里人走雪路有着丰富的经验,在他们的指导下,我全副武装。风雪交加不能打伞,我只能用围巾把头发包住,防止感冒。那时还没有皮棉鞋,冬天穿的是布棉鞋只能在室内或天晴穿,怕走雪地路滑,不得不脱掉暖和舒适的布棉鞋换上解放牌的球鞋,而且绑上稻草绳。为防止雪钻进裤子里,就学解放军打绑带那样还把裤脚用草绳扎起来。肩上挎个黄军包,手里拿个短竹棍当拐仗。

从青山出发时天色已晚,好在我下放农村时走过雪路,对扑面而来的风雪不害怕,顺着青山到张冲的公路,深一脚浅一脚地在雪海中蹒跚不停地朝前走。同行的吴科长和陈所长穿的民警服,吴科长从齐山买的两只鸡舍不得丢,绕在一根小竹扁担头上扛在肩头,人走一步,挂在小扁担头上的鸡就晃一下,离远看我们三人就像打了败仗的散兵,非常滑稽可笑。

到金寨县城——梅山,要从张冲乘船经鲜花岭到马店下船,步行二十华里左右,途经船板冲、黄林、大龚岭才能到达梅山。

青山到张冲的路程有十好几里,天晴走要得一个多小时,那天我们几乎走了三个多小时才到达张冲码头。说是码头,实际上不是个地道的码头,没有蹬船的台阶,更没有候船室,船是根据水库水的多少来确定停靠的位置,船在哪里停那里就是码头。到码头的路是一条不长的小山路,路的一边靠山,一边靠水,早被大雪掩盖了,我们小心翼翼的高一脚,低一脚地慢慢地摸索着走,走这条路有三怕:一怕掉进水里,我们只好靠山边走,二怕滑到山沟里,三怕山上的积雪下滑砸到头。好不容易摸到码头,只有一条木船漂在水边,那时的码头四周除了廖廖无几的农家像萤火虫样的灯光外,真是万山寂静飞鸟绝。有船没有会划船的人,我们还是走不了,两位男同胞急中生智站在船边扯着嗓子喊叫船夫,开始两人一起喊,没人搭理,为了保存实力两人就一对一声喊。我们从青山走的急,没有来得及吃晚饭,早已饥肠辘辘。也许是求助的喊声感动了船夫,突然从空中传来答应的回声,那个“就来啦!”的回音就好像是天簌之声,在码头的上空回荡着,我们顿时来了精神,等待着船夫的到来。我们三人如今有时碰面,讲到那个风雪之夜在张冲码头的那个回音时,大家还非常感动,都说那真是救命之声、希望之音。

我们耐心等了好大一会儿,看到远处有一束亮光向我们移动着,而且离我们越来越近,亮光到了跟前,我看到了头戴斗笠身披蓑衣手里拿着一把手电筒的中年男子已站在我们面前,他自我介绍是船夫,因下雪没人坐船,他就回家了,听到叫船声就快步赶来了,又问我们从哪里来到那里去,吴科长都一一作了回答,并为他冒雪送我们讲了许多感谢的话。他一边与我们讲话,一边用小铁锹铲船上的积雪,不一会儿他船收拾好了,搭上跳板后,非常热情地招呼我们上船。

我们坐的是一只只能乘五、六个人的小木船,摸黑在响洪甸水库的上游向着鲜花岭方向前进。

当小木船离岸那一瞬间,我的心跳加快,手脚冰凉,害怕紧张到了极点,船上是风雪交加,船下是万丈深渊,万一翻船,我们就会葬身水底,真是越想越害怕,加上走路时出汗内衣潮湿了,身上没有了热气,坐在船上的我不由自主的上牙磕着下牙身子抖动起来,真后悔没有在张冲乡住下来。我身体的抖动影响到船的平稳,船夫发现了,就安慰我们说,他当船夫二十几年了,什么风浪也都经过了,水库的水面比大江大河的水面平静,翻不起大浪,在水库里小船停靠方便,你们一定要坐稳当,如果遇到事不要慌张就行了。听了船夫的一席话,就好比吃了一颗定心丸,觉得他讲的有道理,反过来我一想,已上了船,害怕有什么用?后悔又有什么用?只能是既来之则安之,风雪同舟共度难关。手表滴哒滴哒的转动声、水浪拍打船帮和船浆呼啦呼啦地划水声交织在一起,使我那害怕颤栗的心也慢慢的平静来。

现在回忆那个场景,真是吟诗作画的好素材。但当时的我没有文人墨客的诗情画意,也没有革命老前辈那种面对困难勇往直前的豪迈之气,只想着平安无事的快点到达鲜花岭住下来,吃碗热面条,把潮湿的鞋子和衣服烤干,睡个好觉。

不知过了多久,风雪漂摇的小木船终于在鲜花岭靠岸了,虽然雪花还在飞舞,天气依然寒冷,但担心害怕的心情得到放松和缓解,真有船上两小时岸上好几年的感慨!

我们到了鲜花岭但事先没有与镇上联系,没人接待。那时街上没有餐馆饭店,既使有也早就关门闭户了。凭着记忆找镇府办公的地方,好在有两位公安干警识别方位,没有费多少时间就找到镇府办公室,连个人影都没有,只好挨门逐户地敲。上天有眼,没敲错两个门,就敲到镇委书记闫一新的门,他一听到敲门声,问明了来者,非常惊讶,非常热诚,披着棉袄先开了房门,让我们三人进屋,紧接着他到外面喊炊事员烧饭,又把办公室的秘书叫起来,在办公室烧了一大盆碳火为我们烤衣物,一会儿炊事员端上来一盆热气腾腾的鸡蛋面条,炊事员抱歉地说,“下雪食堂没有好吃的,吃碗面条暖暖身子吧”!真是饥不择食,一盆面条我们三人一扫而光,女同胞饭量本来就小一些,我是吃饱了,但两位公安干警可能还没有吃饱。衣物烤干了,肚子也填饱了,严书记还得帮我们解决睡觉的问题,那时乡镇干部不带家属,平时在乡镇住的都是单身。把我安排与镇妇女主任一起睡,两位干警睡办公室主任的床,办公室主任自行解决。

我钻进妇女主任暖和和的被窝里,一觉睡到大天亮。饥饿、寒冷、胆怯不见了踪影,我们又精神抖擞的乘上鲜花岭到马店的渡船……。

央视一套新闻节目主持人李瑞英清脆的(全国各地抗雪救灾播的新闻报道)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把我从二十四年前的那个风雪之夜的情景中拉回到现实,今年的大雪是继1954年以来的,五十年一遇的特大暴雪。当我看到电视画面出现温家保总理亲临广州火车站看望因大雪阻碍不能回家过年旅客的画面时,感动的热泪情不自禁地流出了眼眶,有着身临其境的感觉,当今的旅客是幸运的。但那条在搏击风浪中承载着我们几条生命的小木船,那个站在船头冒着严寒不畏风雪胆大心细的划船人,在茫茫雪夜给予我们热情接待的人们,在饥饿中那碗给人慰藉和活力的热面条,还有那盆火红火红的碳火……,总之,那个遥远雪夜所经历的一切,不仅是一次惊心动魄的生命的体验,也是对人的灵魂的一次洗礼和对人心承载力的一次考验,更是为我的人生增添了一份值得永远珍藏的特殊财富。

 

 

20081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转身又上学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转身又上学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