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草叶
草叶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375
  • 关注人气:1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往事如烟

(2009-05-21 15:17:26)
标签:

杂谈

淮河堤上的那只泡菜潭子

              草叶

今年425日,以《皖西日报》周刊部主任徐缓组织主持了六安第5届女作者笔会(之前4届都由作家胡传永主持),会议在临水召开。徐缓为参会的作者们准备了大客车。应传永邀请,我和朝晖陪她坐小车去了莽汉的墓地,而女作者们的大客车却先我们到达临水镇,我们到时,女作者们已去采访了。

那天临水镇上热闹非凡,正赶上临水的春季庙会,本来宽阔的街道被赶庙会的人挤得水泄不通,街两边除了各类食品外,还摆满了用来交易的大小商品,货物品种齐全,与六安甚至合肥、上海等大城市里所卖的商品没有什么两样。赶集的人们也都穿得很时髦,跟我们去参加笔会的作者们穿得也没有什么区别,甚至比我们穿得还要讲究些。

大客车进不了只好停在镇外,进镇上的人都迈开双脚走去,苦了穿高跟鞋的女人们,一步三拐忍着脚痛挪步前行。到了临水酒厂的大门口,张厂长正满头大汗帮助维持秩序,让出一条通道,不然我们进不了厂内,到了会议室,看到全国作协会员张子雨、陈先斌正坐等我们。

在吃饭的桌上我就向镇党委书记贾国全咨询临淮岗到临水有多远?他告诉我有30多华里,他又反问我,你怎么对这段路感兴趣?我在心里向他们讲述了30多年前的关于临淮岗——临水镇的故事。

19757月淮河洪水泛滥成灾,灾后重建工作异常繁重。当时的地区革委会主任,副书记陈硕丰专程到霍邱检查指导工作。我那时任中共霍邱县委副书记,正好在县委值班(三个月)。陈主任指名要我和县革委会副主任陈永珍陪同前往淮河大堤检查防汛和救灾工作。那天骄阳似火,早饭后我和陈永珍就坐上陈硕丰书记的北京吉普车,那时首长喜欢坐在副驾驶的位置,我和陈永珍坐在后面,一路上他问什么问题我们就回答什么,不敢多说一句话。到了临淮岗大闸,他就向县委驻临淮岗防汛的负责人了解洪水的流量,受灾的人口和面积,抗洪救灾的措施等。

我从没上过淮河大堤,只是下放农村时听参加修淮大堤的社员们说过有关情况,只知道住在淮河边上群众的生活比我们家乡差得多,吃杂粮多,大米少。土壤也不如我们家乡好,旱地多,没有水田。

那时为了培养锻炼年轻干部,提拔不任职,一般不脱产,实行年轻干部轮流值班制,都有老干部传帮带。我在霍邱县委值班时正逢大学招生,县委、革委负责人都上了抗洪抢险的第一线。我就负责招生工作,生源从工厂、农村、部队招收,大学生都必须经过工人,贫下中农,解放军推荐,工、农、兵大学生就应运而生了。

陈书记了解完整个灾区情况后,就对陈月珍和我说,你们两人不要坐车了,沿淮河大堤走一趟,了解灾情,看望灾民,明天早上在冯井公社等你们。听了陈书记的安排,我和陈永珍只好服从。因为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真是感到突然,觉得不合情理也只能憋在心里不能说。

记得我们从临淮岗走时大概是十点左右,我背着军用黄挎包,包里装的是钢笔和笔记本,穿着灰色长袖单褂,脚登解放牌黄球鞋,沿着临淮岗——冯井公社段的淮河大堤走去。一路上看到了洪水肆虐过的淮河大堤上,到处残留的是抗洪抢险时用过的草袋,沙石,淮河大堤上到处是无家可归的老人和孩子,7810岁的男孩们几乎都是一丝不挂,晒的乌黑。到处是臭气熏天的垃圾,腥臭味扑鼻而来。遍地是嗡嗡直叫的绿头苍蝇肆意乱飞,真是惨不忍睹。我们走到一个三根细竹子支起的烂草棚里,本想找一口水喝,但看见一位穿着补丁摞补丁衣服的老大娘,在那不到三平方米的空间里除了一个脏兮兮的小菜坛,那是一无所有。小菜坛上面没有盖子,我把它拎出来看看,里面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到,只好用手往里掏,里面有半坛水,从水里掏出几个黑不留秋的萝卜不像萝卜,菜根不像菜根的东西,我的心在颤抖,灾区人怎么生活?知道淮河边上的群众生活苦,但不知道苦到什么样的地步,真是家无粒米。知道淮河边上群众穷,但不知道穷困到什么样的程度,真是家图四壁。面对现状,口也不喝了,肚子也不饿了,满脑子装的都是问题,用心思考着用什么好办法解决灾民们的吃饭住宿问题?什么时候才能把淮河修好?感到担子重,责任大。

从临淮岗大闸走到临水集,几十里路没有喝一口水,没有吃一粒饭,真是饥饿交加,那时没有带茶杯的习惯,既使有茶杯,淮河大堤上也无水可喝。天色晚了,没有电灯,到处是黑灯瞎火,等找到临水镇公社时已筋疲力尽了,公社的妇女主任好不容易为我们搞到一点吃的,但也许是中暑了反胃,吃的一点东西全部吐光了,差点把五脏六俯都丢掉了,好在那时年轻,经得起折腾,如果是现在,可能就一病不起了。第二天早饭后,我们从临水走到冯井子,正在与公社干部谈工作的陈书记,看到我和陈永珍狼狈不堪的样子,笑着对我们说,怎么样,有收获吧?不让你们亲自走一趟,你们就不了解淮河两岸人民的疾苦,就不知道淮河防汛有多难,不了解情况,将来防汛你们怎么去指挥?陈书记的一席话使我理解了他的良苦用心,事实证明陈书记对青年干部严要求的做法是正确的,更是非常必要的。

几十年过去了,淮河堤坝边老大娘家的咸菜坛和她那双无奈无神的眼睛,定格在脑际,使我无法忘怀。每当我埋怨生活,抱怨不公时,当抵不住诱惑,贪图享受的苗头想出现时,当时淮河堤坝上的悲惨景象及老大娘的泡菜坛和她那眼神就浮现在我的眼前,使我清醒,使振作精神我与人民群众一道越过诱惑,越过困难,坚定不移地朝前走。

我曾经趋车沿着淮河大堤寻找过当年的场景和那位老大娘的烂草棚,但一点痕迹都找不到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真情告白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真情告白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