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藤儿青青
藤儿青青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580
  • 关注人气:2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价值与品相:在碧宇的理想之上

(2009-07-29 16:34:28)
标签:

文化

习作

原创文学

分类: 诗评

价值与品相:在碧宇的理想之上

                   

                     ——漫谈《大别山诗刊》及其主编碧宇

 

 

一直以来,遥远的安徽对于我这个地地道道的北方人来说始终是一个陌生的方向,可是它所孕育的诗人却总是以他们特有的方式不失时宜地为我展开一祯祯诗情画意的阅读盛筵,《大别山诗刊》便堪称其中的一品。

当主编碧宇把厚厚的5期《大别山诗刊》邮寄给我的时候,捧着沉甸甸的邮包,心里有几分诧异又有几份惊喜,一份厚重感油然而生。我知道一定是真诚,是《大别山诗刊》毫无遮蔽而内敛的诗性与编者对诗刊、对诗歌、对作者“渡我去彼岸”的热忱,眷顾了我,眷顾了走在诗歌边缘的生命。

 

一、以诚至上的写与做

 

这是一个拥有无限奇迹的时代,太多快餐式文化元素与泡沫式经济效应的衍生品充斥我们的周围,身不由己地沦陷,又乐此不疲地制造与践行,一时间异常繁荣癫狂的文化品性,似乎在昭示着人与人之间什么都不曾缺少,其实任何一个高蹈其中的我们都忧心忡忡地知道并心照不宣,我们恰恰缺少了这个时代太需要的真诚,这种见怪不怪的现象,说是“色厉内荏”也自无窘迫。就如同“生活在一个充满鬼魅魍魉的时代,只能极其隐秘地行善和主持公道。”(卡夫卡语)一样,于是今天的我们,每一个个体的写和做,只能代表某一段人生、某一分追求至真至性的表达或走过,过程与结果同等重要。

于是,这个七月,我做的最多的一件事就是怀着一颗敬畏的心,热切地阅读一本本装祯精美、印刷精致的《大别山诗刊》,并渴求以时间的路径去探访一本诗刊的成因与价值,并透过致密的诗情,走近一方水土、一座城市,一道景致,一掬情怀,拥抱那份弥足珍贵的真诚。

在这个日益物质化的尘世里,拥有诗,无疑是给疲惫的心灵提供了一块小憩的绿地,这块小小的绿地就是我的理想家园,也是许多和我一样立志文学、爱好诗歌的朋友们的理想家园”(碧宇语)

那么,我们有理由相信以诚至上的交付,于诗歌和诗刊都具备了所有势必“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的特质,她们所呈现的坦诚、真诚、甚至虔诚也将在岁月深处,花开无声。

 

二、水乳交融的热与爱

 

大别山是革命老区,是中国红军第四方面军的发祥地,素有红土地之称。曾经多少热血青年从这里走出去,艰苦卓绝地投身到中国的革命事业,并迎接最后的胜利时刻。

安徽省六安市市委宣传部主管、六安市文化局主办,孕育并成长于这片红色热土的《大别山诗刊》,是六安文学史上第一份省内准印纯诗歌刊物,从创刊到发展一路走来,在主编碧宇的不辍努力下,得到了地方政府、文化事业等单位的大力扶植,还相继筹措、组织并成功举办了“牵手松潘诗歌朗诵会”和“六安瓜片茶杯全国诗歌大赛”等重大文化活动,这其中映证了诗歌文学所承载的文化价值的同时,也折射出一个城市、一个时代对于诗歌文学社会价值不曾缺失的有所期待。

“立足六安,面向全国”是《大别山诗刊》创刊、办刊一贯的宗旨。以“民间性、开放性、包容性”等不拘一格的虚怀为安徽六安乃至中国当代诗歌创作者提供一个平等、开放的展示与交流平台,同时也为诗歌评论界提供优秀的诗歌文本。作为一种超越式民刊的品牌形象活跃于诗歌现场,并形成了弘扬六安诗话,兼容并包异域风采等特有的诗刊文化品质。 

抛却官、民刊的俗情,《大别山诗刊》能够始终保持于独善其身地站成诗歌所特有的灼灼风姿,我相信也是有着坚韧情怀的。就像主编碧宇的个人履历(碧宇,真名:陶群,女,七十年代出生,安徽六安人,农村出生,九岁上学,十六岁辍学开始工作,利用业余时间学习创作,并成立苏埠女子文学社,二十二岁下岗,二十四岁经商,三十一岁的她弃商从文,三十六岁创刊《大别山诗刊》(20075月)……一样,从艰涩中走来,脚印或轻或浅,却执著而坚定。

 

三、去虚存真的诉与求

 

于时代,于诗歌现场,一本诗刊的意义,往往类同诗人或诗歌的意义。

抑如高质量、高品性成功出刊7期的《大别山诗刊》,只要拥有一个如文字般安静的夜晚,一裘皓月,一盏清茶,读着、品着,就能清晰地触摸到文字深处的一抹沧桑,更能真切地聆听和感知到青春向度里那份蓬勃的汩汩泉涌……一顷一顷填满殉道者的胸怀。

诗刊与时代惺惺相惜,诗歌与诗人惺惺相惜。

我们都是一群嗜诗的孩子,不谋而合地拥有诗歌这一共同的情人,可是在诗写的过程中,又有多少诗人或诗歌边缘的人敢于捧出一颗救犊的心,甘于、肯于走出蓄意营造的虚伪繁荣呢,更何况,在大众阅读的潜意识里,一座诗歌的华丽圣殿或一位诗人卓而不群的完美构筑,正悄然地归纠于阴霾、诡异、霉涩和强加于其的神秘,这些无一不给诗人、诗写或诗刊发展方向形成了某些扭曲的雷人现象,这是一个令人哑然的诗歌饽论,又似乎已积非成是,甚至积重难返。

“诗人和战士,是一个神的两个化身。”(胡风语)。

对于广袤的诗情而言,更多时候,我们一方面听从于内心深处的爱恋长久地呼唤,一方面又困顿于外在虚妄氛围急功近利的不断影响与侵蚀,而淡然侧身于喧嚣的背后,真实、新鲜地呈现市井百态,吟咏世间美好,在大别山之巅、在碧空之下时而湍急、时而奔涌、时而涓涓的诗潮,于远方海纳百川,于近处直抵心房……当时代归复平静的时候,依然拥有诗心的安澜是《大别山诗刊》和主编碧宇最好的态度。

生命的态度恰是诗歌与诗刊的态度。

 

我笃信《大别山诗刊》是碧宇的孩子,就像六安之于安徽、诗歌之于诗人一样毋庸置疑,这些细节之处的依托,这些无声之处的拨节,都在刊物一丝不苟的设计、编辑、装帧与付梓中含而不露地表现出来,就像碧宇说过:“我是淠河岸边一粒不起眼的沙子,大别山脚下一个向往美好生活的渺小生命。我沉没在滔滔淠水里,埋没在悠悠皋土中,挣扎在湍湍的皖流中”,但我依然“展开翅膀带着我的梦、我的理想、我的《大别山诗刊》起飞,飞出六安、飞出安徽、飞向中国。”

感怀之余,更多的是祝福!

 

2009.07.28于滨城大连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