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万鹏
万鹏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2,451
  • 关注人气:36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梨花诗丛序

(2021-04-14 10:03:45)

                   诗的第二次出发



                    (梨花诗丛.序)


                                         邓万鹏


     
                     
       于耀江钱万成和我,我们三人年龄相仿,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同时
   从梨树同时出发,走上诗歌之路,又是在八十年代末离开梨树。
       做为诗歌之乡的故乡梨树也总习惯把我们三个人的写作和名字相提
   并论。虽然后来我们三人远在两省三市工作生活,但诗把我们三人紧紧
   牵系,我们南北相望,彼此呼应,几十年来似乎又从来没有分开过。
   为纪念这种特殊的友谊并见证三人共同的诗歌历程,编辑一套三人诗
   丛似乎已经十分必要。一来对每个人的写作进行一次必要的梳理和回顾,
   同时对养育我们的家乡梨树这个由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批准命名,给
   与我们最初灵感的诗歌之乡的故乡也是一个诗的汇报和献礼,所以我们
   决定把这套诗丛命名“梨花诗丛”。


       我们的家乡吉林省梨树县在中国的版图上是一个不起眼的农业县
   城,但它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却突然出现了一股罕见的热潮,在省内
   以致国内造成的影响前所未有的,我们愿把家乡的这个文化现象称为
   梨树历史上的一次文艺复兴。而任何一个国家和地区的艺复兴都离不开
   深刻的时代原因和必具的自身因素:梨树当也不例外。
       毫无疑问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的中国改革开放,经济和教育的发
   展为家乡提供了千载难逢的机遇,其次是老辈诗人丁耶,姜士彬,赵长
   占本身的带动和影响,特别是七十年代初到八十年代初期十年间,诗人
   高继恒十年间以个人的写作以及对作者的发现、《梨花》文学报、不定
   期《征文》、诗集《十年颂歌的》编辑出版等十分投入的带动和倡导,
   为梨树的诗歌后来的发展打下了一个无法忽视的基础。

        我与耀江是中学同学,他高我一个年级,但这并不影响我们的交往,
   从小就在一起玩熟了。那时我的毽子踢得好,有一次课间在梨树三中西马
   尾的窗户下正好遇到他,我突然想起来我要与他来个挑战,踢打奔掰压全
   套中,压是最难的一种,我说:耀江,今天咱们两个别的不比,就专门压,
   看谁压的多。我一口气压到了40多时掉下了,轮到他了,谁知他压起来就
   没完了,过了四十还在压,毽子好像长在了他鞋上,我只好告饶作罢。高
   中毕业后,我们一起下乡。知青生活单调劳累,他家离我家不到二百米,
   也正是在他家,有一天他拿出了一个小本子,上面写满了古体诗。我读了
   几首突然想起来文化馆高继恒老师对我说的话:现代人还是要写自由诗。
   古体虽好,但已无法容纳现代人丰富多彩的生活。我把这个意见对耀江说
   了,耀江接受了,并很快改写新诗。认识万成稍晚,大约是70年代后期的
   一个秋天,依稀是在去老市场的路上,高继恒指着迎面走来的穿黑呢大衣
   的高个子青年对我说:钱万成。接着说他刚刚在报上发表了一整版的散文
  《公社的大坝》他也写诗。万成笑咪咪的与我握手,很有亲和力的样子,
   但给我留下最深印象的是他的一双不算太大但发光的眼睛,有一种灵光闪
   动。因为在我二十几岁以前见过的所有熟人当中,只有高继恒的眼睛是这
   样的。后来读《李白传》也读到目光如炬的描述。有一天,耀江告诉我;
   钱万成上邮局投稿用提兜。我听得一机灵。我们投稿都是一件两件最多三
   件,可他竟然是自行车把挂着人造革皮兜投稿,那得抄写多少份啊?后来
   我果然有好几次在邮局碰到他,果然他的手里有个人造革提兜,心想,耀
   江所言不虚。

       在八十年的写作中,耀江的诗以短小精致著称,是我们那波写诗人
   当中最具现代主义倾向的一个,他写得多发的广,什么国内名刊都不在
   话下。他那一头及肩长发在当时也是颇为合乎潮流,一派风流倜傥的样
   子。记得万成当年还专门就耀江的诗著文评论,而万成和我当时的诗大
   体是在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方向走着,万成有着深厚的乡村生活底蕴,
   万成的诗以清新明朗见长。当时的《长春》(作家前身)经常推出的他
   的大型组诗,其中的《灯笼杆》《露水集》等篇章令人难忘,曾引起过
   大诗人徐敬亚的注意,徐诗人兼评论家不远百里,还专门驱车来梨树采
   访钱万成,并配发长篇评论发表在《参花》上,引起梨树诗坛上不小震
   动。 我们当时都二十出头,我与耀江同年,万成小我们两岁,后来我们
   又共同赶上了高考制度改革,毕业后又都回到家乡,耀江进了团县委,
   万成进教育局,我进了文化局创作组。那时我们意气风发,工作之外,
   写诗构成精神生活的重要部分。我们都把发表看的比什么都重要,互相
   串换投稿地址,互相激励。谁要是上了大刊物,发表了什么新作,那可
   是天大的事。见了面挂在口头上的不是谁谁发了大财,而是谁哪家报个
   发了,留了。发了,留了,退了,是我们口头禅。
       后来耀江和我做了报刊编辑,万成进入长春市委机关。虽然生活在不
   同的城市,我们各自都把梨树那段激情燃烧的难忘岁月和因文学结下的友
   谊当做我们写作的底气和护身符。见面机会十分有限,但彼此的心灵
   的呼应从未间断。无论工作和生活如何繁重,岁月如何变迁 我们也都从
   来没有忘记诗歌和写作,因为我们是诗歌之乡出来的人。几十年过去了,
   耀江成了吉林和四平诗歌的标志诗人,万成不但没有因为工作中断写作,
   还在诗与工作的冲突和夹缝中越写越勇,散文和诗歌并行,成就卓然,
   成了国内著名儿童文学作家,作品多有被选入各种教材和多种选集。我们
   三人数十年就是这样彼此照应,互相提醒,不断努力,诗风各异,各有
   路数,各有收获。


       应该说,自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家乡诗歌事业的发展繁荣,梨树父
   老乡亲文明水平的整体提高,和对文化的高度重视才有了几十年的不断发
   展。在这样崇尚文化的良好风气中,应该说,我们是诗乡的第一批受惠者。
   特别是梨树最近十年以来,破天荒地出版了梨树历史上第一本公开出版的
   诗歌刊物《诗东北》这对于扩大本地诗人影响,加快与国内诗歌发展同步。
   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而家乡每在回顾八十年代诗歌历程时,也总习惯
   把于耀江钱万成邓万鹏三个名字列在一起提及。甚至也有“梨树三星”“梨花
   三杰” “梨树诗歌三剑客”等说法,对此我们以为我们既不星,也不杰,更
   不要剑剑,只要诗。据说现在家乡经常写诗发表的诗人众多,很多诗人都
   有诗集出版,被选入各种年选的诗人无计其数,有的诗人还参加全国青春
   诗会,诗歌之乡的诗歌空前发展,名副其实。一代又一代的诗人以诗为荣,
   以诗乡诗人为荣,他们赶上了更好的诗歌时代,这正是我们想看到的。

       纵观国内诗坛,最近几十年的汉语诗歌空前发展,全国有很多诗人已
   经走向了国际,随着世界各国优秀诗人作品的译介不断增加,读者的阅读
   水准的不断提高,对诗人写作的要求也越来越高。诗歌的语言难度空前加
   大,涉及了新的技术层面。这对我们三人未来的写作也提出了更高要求。
   由于地域,年代,和个人等诸多因素,我们三人的写作还各有许多局限,
   未来写作的许多新课题需要突破,所以我们需要总结和告别。正如标题所
   说:三个人的再出发,诗丛是告别,同时也是出发,并且是第二次出发。
   


       
                                         2021.4.13于北京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六十二座佛门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六十二座佛门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