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万鹏
万鹏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2,666
  • 关注人气:36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新疆诗篇

(2019-10-28 14:54:57)


         1.一起一落



    移动 银色的飞机 
    一枚和平的导弹

    翘起 它正在磨擦
    就要脱离的地面 

    所有人扣紧腰带 坐着
    爬陡峭的空气之山 

    低语与轻微骚动
    黑头发的脸全都向后仰
    
    从早霞到晚霞
    机械的力量不会停息 
    
    过道狭窄 空姐的推车
    几乎擦了我的座椅
  
    端来咖啡 葡萄干
    让我想起阿孜古丽

    热依汗 那些早已远逝
    又猛然返回的时光

    校园 春天的运动会
    转动着青草的舞台

    辫子飞起 绣花小帽
    旋转 那平时藏起来的 

    别人看不见的小帽 
    时间与飞 比什么都快
 
    交替的事物混合 分开 
    从清晰回到模糊

    矮下去的楼 街道
    一只鷹在下降中盘旋   

    一头扎进地窝堡 
    飞机场变得更加幽暗

    新疆大剧院 黄色的
    拱顶 有如压弯的月亮 

    而我还在琢磨地窝堡 
    我喜欢这个带点土气的词


        2.戈壁与人


    在没有人烟的地方
    他们落下脚 
    被空旷绊一下 
    腿麻了 让我伸个腰 

    站在天底下真好 
    变成小矮子
    呼叫 乱跑 三个人
    喊俩个人 身后

    戈壁还在升高 
    肩膀头上的太阳
    降低不老少
    咬着耳朵 天啊

    从没象现在这样
    盖住大地 天地间
    五个人看到了
    四个好朋友的小

    低头 来回跳着找 
    横着走着斜着
    穿插 你的宝石 
    何时遗落在人世?

    拾起 扔掉 拾起
    挑啊挑 好与更好  
    一条发白的路
    与太阳一起燃烧

            
       3.  那拉提草原

         1

    七月的黄昏 八月的傍晚 滴着蜜
    马群的夕阳 涉过激流
    每只蜜蜂都粘了一身的圣宴
           
    雪山站在那里 象遗世的哲人 
    慈祥 安静 有耐心
    从一滴水突破  培养巩乃斯
           
    河流弓着地图的弧 翻滚白浪 
    到处夹杂和田玉的细碎的回声    
    用爱撞击石卵 肿胀的河滩

    草场铺开 扩大天边的圆圈
    编织花毯联合国 错落的
    毡包在远方 紧贴草浪的呼吸

       2
          
    起身 你这青草的君王
    一大早就追赶天边 
    绿浪 给你的袍子和马插上翅
    在身后留下毡房 女人和饭锅

    到处的沼泽 露水
    高筒靴的花边湿了还干 
    毡包一整天敞开着 
    吸收天风 斜射的强光

    猎狗摇着尾巴 转悠
    嗅冰草的阴影或是一朵花 
    小男孩在马背上
    站立 他喜欢手机对着他拍 

    耿先生象个老记者
    眼睛有点不够用 对小姑娘
    发问 她的脸羞红
    似乎想躲 但也不是真躲

    依紧小哥哥巴乌尔肩头 
    来回晃 掰着手指头
    新学年临近了 好快 
    这个过于短暂的草叶假期 
            
    奶茶滚了 铁皮烟囱吐着轻烟 
    阿姆的旧围裙飘来荡去
    她似乎听见阿西努尔的马
    走在回路上 猛想起馕和盘子 


         4.捡石头


    太阳底下 下火苗 石头
    专家 下公路 有点 站不稳
    眼镜 面包 小烧饼 还有
    老鼻子 隠现 寻找  
    饥饿 表情 绷着嘴角 想吃火?

    这个 不对 那个 也不对 
    仿佛全对 全都不对
    对的错 错了又对 
    都是 石头的 是与非 
    反正都是 一股斜劲儿 瞎转悠
            
    不一般的 炎热 踮脚 
    猫腰 来回走 来回 
    好 手把件 擦了 还抹
    凑过来 又是一个 
    什么 宝贝 大红脸 流汗

    很多的很好 都很近 
    两只手 相互扔 
    嗷嗷叫 脖子 绿斑
    饿狼 大月亮 不错的环
    没能挡住 日环食
 
    肯定 否定 手和手 打架
    拿不完 扔 也没扔 
    最后还是 没扔 
    沙子 和田玉 总是躲
    贪婪 人 带不走 大戈壁 

    有把握 也有疑问 
    图案 也有点 可心 真的 气人
    躺卧 一万年 你捡的 
    舞女 抽象 转身 天地间
    瞪眼睛 热捧 新角度 肯定  

    土坡上 手指和眼 
    都不够 露一半 又埋住
    使劲  低头 仰面 
    汗滴 大太阳 真可笑 
    调过来  再看  别着急  你反了
 
    饺子  咬不动  掂  重复
    这个  我要  还有  褶皱的  
    那一块  烦  食指  跳 
    司机  喇叭 不是汽笛  又一声
    疲劳  转身 我们继续  上路  赶时间



          5.葡萄沟一带 


                
     七月是葡萄架的肋拱 伴着 
     绿叶与光斑的晃动
     明晃晃的马奶子 悬垂 
     到处是吸引 用不完的眼睛 
     某些包不住的蜜 三点钟
     阳光依然炽烈 脚移动 
     额头 汗珠 里拉琴与冬不拉 
     咬紧手鼓的节奏 附近全是坎儿井

     流水的低语 混合外地人 音乐弥漫 
     着迷的游览 买买提的小帽
     歪了 或许他是故意的 否则
     就不能表达内心的旋风
     是什么不得了的心情 
     让两撇小胡髭微微向左翘起 
     同时向右翘起 月牙的嘴角
     高挑着忍不住的好消息?
     
     好客的族群 从来喜欢这样跳舞 
     一首歌已说出来 阿依古丽
     旋风 旋风过后 她刚刚稳住
     一条水蛇腰 天山脚下
     谁升高了梯子 女仙伸出右手 
     采摘西风 月亮的托盘
     同时升起 有人连续切开 哈密瓜
     烤肉从火苗上拿下 滴着香油

     一盘拉条提醒的饥饿 想吞吃
     一个黄金小男孩儿 一头挤进人堆 
     入围的男孩 跟着抬起头 
     他的脖子被蛰了 屏住一圈的呼吸 
     行注目礼 快看达瓦孜!英雄
     以古老的勇敢触摸天空 
     那片只属于山鹰的深蓝 也属于
     雪山 胡杨和尸体 黄昏沉寂的星
     
     
           6.去吐鲁番


     火云谷 火州接连向后闪去  
     那些数不清的黄色  黑色的灰色山
     矮了高 高又矮下去 沿着这唯一

     的下坡 入盆地 你居然是
     一口天空的大锅 架在火焰山上 
     烤问小车如何能跑出平底 旋转胶皮味儿  

     青蛙太远了?此刻我想起了青蛙
     在坎儿井的前方?或流水那里?
     它正对着我们 吞吃公路 几乎飞起来

     的一条公路  依然是无人区 连一棵树
     也被拒绝 一蓬骆驼刺  一只鸟也通不过回忆 
     而阳光像个失常的妇人 我的天! 

     到处披散黄头发 火上浇火 一肚子火气
     烧完群山又烧戈壁 废轮胎躺在路边 
     叹息 路边有多少可笑的叹息 有谁知道

     现代工业的心焦  连续遭遇无边的反讽
     铺排戈壁  小石块全都跳起
     又落下 稍微的脱离 落实着你的眼力 

     这块裂开那块的皱纹 几万年?
     它在我们心中模仿和田玉? 司机啊  你不停
     谁都忍不住 有人呼喊  我要跳车

     捡石头 欲望的光 抱都抱不住了
     还不愿离开 翻飞的左手让给右手 嚯
     反正两边都是贪 你这填不满的一些筐

     我没夸张(他得到了 那个嗷嗷叫的小面饼)
     随身带回内地? 为以后充饥  
     他低语 后悔昨晚的边境线上 竟没拿到

    (那个笑嘻嘻的小商贩 缠着他
     兜售的那只发红的狼牙)  走不出的西域  
     好的前面总能碰上更好 这到处的意外与惊奇 



            7. 温宿大峡谷得句


                 1

      你落脚的这一刻 我只有一句感叹
      ——在中国 甚至在全世界
      所有的大峡谷 都不过是小峡谷 

      唯一的路 是流沙集合
      洪水修建一万年 洪水不是软刀子
      劈开大地 展览球体的红色内部

      峭立的两侧 直抵云天 啊太阳
      你这微笑的老滑头 我们怎么也够不着
      你的肥皂泡 一群可怜的小矮人  

      而托木尔雪峰在某个方向炫耀积雪 
      视力受阻 我们只有继续往里走 
      谢谢你这改装的汽车 否则谁都进不来 
  
      
                2


      风吹高楼 风吹这么高的高楼
      需要多少秋天 多少春天 从这边到对面 
      建筑超级幻城 用多少雷电 砸下大雨

      空虚的无房户领着自己的傻孩子 
      一心往里跑 却被红土的砂石撞歪鼻子
      门框的意识形态嘲笑了红泥屋檐 

      到底是人类抄袭了大自然的构想 
      还是大自然模仿了人类的意念 在这里
      只有感叹 发呆 象来到错误的月球 

      只能转身回去 带回无人区的神秘
      沿着洪水留出的干道 返回多少万年
      我们随着沙子移动 汇入蒸发的流沙河
      

                 3


      你手指的地方是一座古堡 
      你犯错误的同时我却认为
      你没有错 

      它就在那个直抵天边的坡上
      铺开一小片欧洲 恍惚的建筑 屋檐 圆顶
      教堂 维多利亚的风

      但是我还是错了 
      这里毕竟是阿克苏  
      毕竟是视觉和意识的假装组合

      用你的好眼力到处去寻求或辨认吧
      为了保留 并且记住
      奇异的西域 这又黄又红的奇迹

      仅仅是一条出色的峡谷
      这一段大自然弄混的魔术 我们转过身
      而身后的形态 竟是另一个山城仿佛重庆
   
       
                 4


      是的 不搭乘那辆改装的汽
      你们谁也别想进来 
      
      看到了美国?克罗多拉的石头
      怎比眼前这长颈鹿的长颈

      顶破了天 但你看到的仅仅是脖子
      昂起的红色鹿皮 劈开天风

      昂立十万年或更久 至于身体 
      长腿上的缎子 肚皮 你们看不见
 
      我也说不出 那只属于情人谷的秘密 
      
      
                5


     我怎么能平息这样的瞬间
     这旅游带来的恐惧
     我被卡在这条红色大裂缝里  

     好朋友一转身就不见了
     不能停 我必须追上你  

     只有侧着身子才能挤过去 
     这也是路?等等我

     张——宝——松——

     喊出你 我才会安稳 
     只有你的名字能填满我
     瞬间的涌现的恐惧和虚空  


            6

     
     天山下来的天风 带着多少年
     多少年的大雨点

     搅动山洪 翻天的反响
     从白垩纪就开始了 对应的

     浮雕保留着地裂的密件
     人影不是鬼影 

     游鱼在红石上被困住
     风雨依旧 用月月刀锋 年年刀锋

     剖开地球 留下某些不确定性
     折叠又打开 时间竖起自身的形态

       
          
            8.交河故城



      国王躲在哪里 
      只有亚尔乃子沟
      流水的黄昏 
      只有可笑的废墟 

      刺眼的废墟 
      只有地狱
      模拟地狱 
      只有一丛骆驼刺 

      点缀中央大道 
      只有围绕的沙粒
      寂寞的围绕 
      只有旅游鞋

      移动 跟上热依汗 
      只有她的嘴
      倾吐衙门 
      只有大寺院 
  
      颓废的根基 
      只有暴光的暗室 
      讽刺宫殿 
      只有隐士的衣角 

      不停止飘移 
      只有西域的风   
      吹眼前的尘土 
      只有她在说话

      只有翻花的
      嘴唇的导游
      手指的生活区 
      只有生土堆 

      塌陷黑窟窿 
      只有远方
      收束一排白杨 
      只有野云推进 

      汗血马后代 
      只有低垂的尾巴
      摇动 抽打牛虻
      只有红肿的落日



          9。天山之基


                   ——给陈红举和他的团队



      在厂区的路上  他走着 每一步都踩着
      一种很强的反弹能力  好像一边走一边说
      更适合他对我们表达他的
      水泥  他的声音推举他的员工

      产值 偶尔也涉及管理 我们紧跟上
      懂事长的心底之音 那一刻
      他头顶上那顶安全帽的桔红色
      正与阿克苏的太阳争夺光辉

      强烈的吸引 我们倾听与随从
      围着厂区转悠 这还不够 
      上楼 并且坐下 为了让那些故乡来人
      继续倾听 深入他们的生产领域

      和各个层面 可是我禁不住还是要问
      那冒烟的大烟囱去了哪?窗外管道收紧它的路
      消失的烟 只有篮天的报负和责任
      才能拒绝和消除那些污染和有害物

      和员工们一起交谈 该有多么开心
      我们喜欢读书 更喜欢读天基这天地间的大书
      用心灵歌唱不可替代的水泥 在大戈壁的包围中
      谁能拥有如此深沉而浩大的勇气

      我们来这里 如同回到家乡 找到了
      西域的亲戚  好久没有见面的老亲戚
      我们只能用看不见的笔把你们传播出去
      延伸的桥梁和灯火闪烁的新城正在你们手中形成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开 始
后一篇:六十二座佛门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开 始
    后一篇 >六十二座佛门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