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梨花一梦 BY 恋火

(2008-04-30 19:07:08)
标签:

情感

分类: 耽美短篇

命运的齿轮不停的向前运转,以我们无法掌控的速度前行着。我们唯有牵住对方的手,紧紧的,不放!

意外受伤,坠入深谷中的杀手,睁开眼睛看到的竟是雪衣少年,一双未染世情无垢的眼,明亮如星,清澄如泉。

生命有了意外的转折,在这与世隔绝之地,竟可以收获到惊喜。

冰封的心,渐渐被柔化成一池春水。

过着与世无争的日子,携伴看夕阳如火,落花如雪。美丽得仿若是一场梦境。让人沉溺其中,不知今夕为何。

一直孤独寂寞惯了,身边有一个人陪伴,才惊觉,以往提心吊胆,言微行慎的日子真的过得太久了,久得以为心已死,身已灭。

如能这样牵着他的手,笑看红尘,相守一世,也觉得极好。

上天总是带我不薄。

“火,外面的世界是怎么样的?”少年睁大美丽的眼睛,好奇的问着我。

我无语,只是擦亮手中的青锋,任那寒光映一弯清月,冰冷的剑锋映出我的黯然。

那是个让人心悸的乱世,是被神佛舍弃的红尘,是不适合任何的柔情与温暖存在的人间。

那里,容不下你与我。

少年双手托腮,神色向往的笑着:“一定很宽广,很美丽。与这里完全不同。”

我抚摸他的发,任那柔软的青丝一缕缕从手掌滑下,脸上带忧伤的笑意:“的确与这里完全不同。”

他孩子气将我的锁起的眉抚平,不解的问:“提到外面,你好象就很不开心。”

我一惊,身为杀手,喜怒不形于色,我失格了。毫不犹豫的将身边的少年推开,冷冷的说:“今天夜深了,早些睡吧。”

提剑夜行,独对一弯冷月,我如何能忘,杀手无心,无情,无泪。有的只是血。躲在黑处,伺机取人性命,背负无数怨魂,罪孽的          人,又怎么可以奢望得到救赎。

不能有牵挂,不能有出任何的纰露,否则死的人就会是我。

还有一点最重要的,怎么可以让他置于这危险之地,那么清纯的少年,只适合这座开满梨花的山谷。

 

“我要离开这里!”不是征求意见,仅仅是告知他一声。

原来晶莹如星的眼眸黯然了,少年抓住我的衣袖:“带我一起走。”

毫不犹豫一挥剑,割去宽大的袍袖,用看陌生人的眼神:“不要跟过来,否则――我会杀了你!”

语气是出乎意外的绝决,青锋长剑回鞘,收敛起杀气。转过头,不去理那张泫然欲泣的脸。

心中微叹,他本应是花丛中展颜一笑的少年。

罢了,伤心也只是一时而已,随时光走远,纵可将我的影子从他心中抹去,不留痕。

顺着上山的道路前行,强忍着不回眸,因为怕自己会忍不住狂奔到他身边,将他紧紧抱在怀中。

这是不被允许的,绝对不可以。手紧握成拳。快步向前走去,别了,这一次真的是别过了。

再战江湖,掀起血雨腥风。手上累积了越来越多的无辜的生命。月夜下,独自坐在江边,看天上水中月成双,忽而,觉得厌倦。但          却逃不脱。

只要活着,就必为组织所用,生命不由已。无论天涯海角,这份束缚已深入骨髓之中,挣脱不掉。

某日奉命,血洗一处江湖世家,剑剑无情,唯有到一个少年那里,停顿了下来,那样一双似曾相识的眼眸,令我迟疑了。仿佛又见          梨花如雨中,雪衣的少年不沾红尘的浅笑。


        剑光袭来,我下意识侧身,肩臂被刺穿,握剑的手无力垂下。后面的同伴扑过来,将少年诛于剑下。

无言的蹲了下来,伸出左手将少年圆睁的眼抚过,心中一悸,狂烈的思念袭来,不知他现在可好,只想能见他一面。

右臂的伤极重,诸位医师诊断之后,皆摇头。

我心却极坦然,终于可以退出江湖。然后,不禁担忧,不知是否还有性命可以活到见他的那一刻。

无用之人,必诛!这是杀手的行规。

我此生无友,皆因不愿累及他人,也不愿为他人所累,独来独行,反而使我易于脱身。砸下重金于各处置下的宅院,成了最好的藏          身之所,但我忘记了,天外有天。


        当昔日的同伴押着一个人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觉得彻底的输了。

“怎么,面对一个废人还需要挟旁人?枉你也自称江湖排名第三的杀手。”我讥诮的说。

“为人还是谨慎些为好。”泠的长剑依然驾在少年的颈上。

我与他对视着,终在他的剑划出一道轻浅的血痕时,开口:“放开他,你要的人是我。”

泠大笑:“你果然输了。”得意之色跃然于表。

我默然,被人抓住了弱点,足以致命。眸光一闪,在他放开人质后,我抽出不离身的长剑,泠的喉间多了一抹艳红的血色。笑意仍          挂在他的脸上,表情却是困惑的。


        我轻声说:“我最快的是左手剑。”

这是秘密,普天之下只有我与死人才知道的秘密。

起身扶起旁边的少年,轻声说:“我们走吧!”

话音未落,却看到一柄匕首静静的插在我的胸前。少年依然浅笑,一如相遇的当初。

“终究还是没逃过!”我的语气中有些伤感。伸出手,轻触他的面颊,随后,闭上了眼眸,静静的倒下。

江湖之中,终有无法看破的东西。纵然我自认是无情的杀手,终究被情所困。

黑暗袭来,将我密密的包围。

耳畔有琴声,细听之下竟然是一曲《阳关三叠》,以大石调弹出,豪气却不失清雅。

睁开眼睛,牵动胸口的伤,剧烈的疼痛,却让我惊讶。

环视四周,竹楼木屋,熟悉的景致。不知何时,我竟然又回到了幽谷。是不是南柯一梦。我有些迷惑。

空气中弥漫着药香,抬眼看去,是少年略显单薄的背影。

手捂住胸口,看到案上摆放着一柄沾着鲜血的匕首,眼神一寒,将它悄悄握在手中。

“你醒了!”毫不掩饰眼眸中的欢愉,当初,我就是被这样一双清澄的眸子所迷惑的。

在他端着药走近的时候,掌中的匕首架在着他的颈项。

我冷冷的开口:“你究竟是谁?”

少年神色不变,只是垂下眼帘:“这很重要吗?”他掌中滚烫的药汁,没有一滴洒出去。

“杀我又救我,你究竟想怎么样?”手中匕首略一用力,在他皮肤上印出一道红印。

他灿烂一笑:“你不会杀我的,对不对?”

该死,被他说中了。我一皱眉,扔下手中的利刃。这个谜一样的少年,他究竟是谁?

我太大意了,一直以为他是山中隐士,现在看来,与我料想的大非径庭。

“我叫无影。”他的笑颜如满树的梨花。

我一惊,随即苦笑,传说中的绝顶杀手,谁曾想,竟是如此美丽的少年,不带一点杀气,不入红尘的飘逸。

他笑着将药送入我口中:“江湖中人皆知你被人杀死,从此以后,你可以陪我一同隐居。”

“你是故意的。”我眯起了眼睛。

“是啊!”他丝毫不否认。“我出谷打听你的下落,故意被那个家伙擒住,因为我知道他一定会带我找到你。”

“然后你明知旁边有埋伏的人,所以故意在他们面前把我“杀”死!”不知为何,我竟有股怒气。

“我还将你下葬呢。”他大笑起来。

下葬?看来是用偷梁换柱的方法。恐怕被埋在土里的就是想杀我的泠。

 

“你计划得很好!”我玩味的笑着,把我当傻瓜一样耍来耍去,一定快乐得很。

“我――我没有!”小声的强辩,在看到我的眼神后,自动消音。随后又略带委屈的说:“谁让你从我眼前逃走。”

逃走?是啊,算起来,我也是天下间唯一从他手中逃脱的人。

窗外,梨花依然舞着,一天一地都是雪白的花影,将清蓝与澄黄都烙印上它的清姿丽颜。

如梨花一般的少年,他的爱恐怕也是如此,骄傲而狂烈。

而我,只不过是,沉醉在这梨花一梦,心甘情愿被他捕捉的人。

轻轻抚摸他的发,忽而开口问:“要不要去塞外看飞雪,去大漠看黄沙。”

他的眼睛一亮:“你会带我一起去。”

“等我伤好的时候。”

“这次,不会把我丢下了?”

“绝对不会!”

上次把他丢下的后果是还我一刀,这次再丢下他,恐怕真连性命都没了。再者说,我也确实不想放开他。

手掌轻抚他的脸庞,贪恋那张欢颜,不禁轻俯下头,吻上如火的红唇。

放歌纵酒,红尘作伴,只要能有你陪在身边!

一生一世,梨花一梦,只愿长醉,不愿醒。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