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胡喜盈盈
胡喜盈盈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73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胡喜盈摘:德国留学案上诉状

(2008-02-21 21:19:56)
标签:

文化

 

胡喜盈摘:德国留学案上诉状

民事上诉状

上诉人:姓名;  ,性别; ,出生日期:一九 年 月 日出生,现住

被上诉人:中国四达国际经济技术合作公司

地址:北京朝阳区和平里东土城路14号建达大厦8层

邮政编码:100013

被上诉人:中国四达国际经济技术合作公司上海分公司

地址:上海市淮海中路283号香港广场南座15楼 

邮政编码:200021

上诉请求:

上诉人不服上海市卢湾区(2007)卢民一(民)初字第     号错误民事判决书,特提出上诉,上诉请求及事实和理由如下;

上诉请求:

撤消一审错误判决,改判支持上诉人一审全部诉讼请求。

事实和理由:

一、一审法院认定事实错误。

本案真正的事实是:2001 年底2002年元月初,上诉人及其家长就上诉人入读德国语言学校和之后进入德国认可公立大学学习一事与第二被上诉人进行接洽,联系,第二被上诉人负责人和经办人一口承诺,保证上诉人入读正规的德语培训学校,并在毕业之后进入德国国立正规大学。后来。在上海第二被上诉人处,二被上诉人隐瞒了语言学校和之后语言学校毕业后就读学校的真实情况,以上诉人为甲方,第一被上诉人为乙方签定《委托申办协议书》。协议书第一条约定委托事项为“申请办理Inlingua Oldenburg学院入学通知书;协助申领甲方中国护照;协助办理德国入境签证”。第二条约定了乙方申办服务的具体内容,其中就包括“赴德留学咨询及Inlingua Oldenburg学院情况介绍;代办甲方入学注册登记手续;协助办理德国入境后签证延期至一年;为甲方在Inlingua Oldenburg一年学习和生活提供咨询和帮助”等内容。甲方为此支付了中介费人民币1000元,美金4000元。而Inlingua Oldenburg语言培训的学习生活费用为17400德国马克。在第五条乙方责任条款中,明确约定乙方有“真实介绍Inlingua Oldenburg情况”、“承诺并保证根据德国的现行政策(甲方出境前),只要甲方(具有中国大学二年级以上学历者)在德国期间遵纪守法,身体健康,按时完成Inlingua Oldenburg德语强化培训课程,并通过德国‘外国学生申请大学入学德语考试’(简称DSH)后,均能进入德国大学学习。若甲方通过DSH考试后,未能进入大学学习,乙方将向甲方退还全部已收申办服务费(含报名注册费)。”“承诺并保证根据德国现行政策(甲方出境前),只要甲方(具有中国高中以上学历者)在德期间遵纪守法,身体健康,按时完成Inlingua Oldenburg德语强化培训课程,并通过德国大学预科考试后,均能进入德国大学预科学习。若甲方通过德国大学预科考试后,未能进入大学预科学习,乙方将向甲方退还全部已收申办服务费(含报名注册费)。”在违约责任条款中约定:“双方认定,任何一方未按本协议规定的内容履行义务,均属违约行为,违约方对其违约行为应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

协议签定后,甲方依约履行了协议约定的各项义务。但是,被上诉人方却存在以下违法、违约行为,即被上诉人存在以下违法和欺诈上诉人的事实。

根据教育部《自费出国留学中介服务管理规定》及其《实施细则》上述规定,第一被上诉人在上海从事自费出国留学中介服务,应当向上海市教育主管部门提出申请,经审核同意后报教育部商公安部进行资格认定。通过资格认定的机构应当到当地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办理企业登记注册手续。同时到机构所在地公安机关出入境管理部门备案。第二被上诉人作为分公司没有资格在上海从事留学中介服务。而且,作为中介服务的主要对象为已完成高级中等教育或高等教育后申请自费出国留学的中国公民,不应是高中未毕业学生,并且,从规定上看,第一被上诉人作为中介服务机构应当与德国有合法资质的高等院校和教育机构签订有关合作协议并报送所在地省级教育行政部门备案,而二被上诉人很明显是违法违规操作。

在第一被上诉人及其分公司签定、履行该协议的进程中,有以下几处构成欺诈:第一,其不能在上海从事自费留学中介服务,但是它自称能够从事自费留学中介服务并进行上述服务;第二,其宣称Inlingua Oldenburg这样的一个不被德国教育机构认可的语言培训班为Inlingua Oldenburg语言学院,诱骗上诉人和家长签约;第三,其宣称在就读这样的培训班后能直接入德国公立大学就读;第四,二被上诉人欺骗学生和家长,在签定《委托申办协议书》之后,就擅自为学生办理了“ICB”的注册手续,而“ICB”根本就是一个德国人和两个华人办的所谓私立“学院”,之后于2003年12月1日又被德国当地法院宣布破产倒闭。而上诉人的护照签证上都被德国领事馆加注了特别签注,在读了一年语言后,除了进“ICB”,无法报考德国任何正规的大专院校。第五,被上诉人向上诉人及其家长承诺肯定能够进入德国的正规免费大学进行学习,为此上诉人及其家长向被上诉人支付了4000美金合人民币40000元的中介费(当时的中介费标准通常在人民币8000元到10000元左右),但事实上“ICB”根本就不是正规公立大学,而在办理签证的时候被上诉人隐瞒了这一真实情况,很明显构成欺诈和违约。第六,上诉人和家长所有汇款为被上诉人要求汇入“德国学校”,但实际上根据汇款样张的记载,实际上汇到的是德国奸商克莱哈德的私人帐户。第七,在上诉人和家长发现Inlingua Oldenburg语言培训学校和“ICB”均不是上诉人所承诺的正规学校,特别是“ICB”破产倒闭后,上诉人及其家长向被上诉人进行交涉时,被上诉人仍态度极端恶劣,致使上诉人和家长在几年内多方上访,其合法权益仍得不到维护;第八、被上诉人在协议中的承诺根本未兑现,因为Inlingua Oldenburg语言培训学校不是正规的语言培训学校,根本通过不了德国‘外国学生申请大学入学德语考试’,而ICB学校早就为被上诉人计划好让上诉人进入的学校,更进入不了德国认可的公立大学学习。

在上诉人被欺骗后,上诉人及其家长一直未放弃维权,包括向各相关行政机关投。2005年6月24日学生家长受学生的授权曾向上海市公安局卢湾分局以四达公司上海分公司及其负责人等人涉嫌合同诈骗报案,该局2005年7月7日向学生家长送达“不予立案通知书”,决定“不予立案”。上诉人认为,该报案行为和上海市公安局卢湾分局“不予立案”决定应适用诉讼时效中断。

上诉人在维权过程中也在寻找被上诉人欺诈的证据,直到本案一审起诉后,上诉人才通过一审法院取得被上诉人欺诈的相关证据,上诉人至此才得知是被骗了,因为不论是 Inlingua Oldenburg还是“ICB”都是不符合上诉人留学要求语言学校或德国公立大学,这一事实有中国大使馆教育处的公函为证。

但令上诉人愤怒的是,作为我国一级审判机构的卢湾法院,却不顾国家尊严,在中国法院的判决书中却采信了被上诉人单方取得的德国律师的法律意见书,中国法院的尊严何在,中国法官的形象何在,这不是司法腐败又是什么?真是滑天下之大稽的一大丑闻。

一审法院竟还知法犯法的称改律师意见符合域外证据的形式要件,但是,什么是证据,法官应当清楚,只有证明本案客观事实的材料采是证据,但被上诉人花钱请的律师的法律意见不可能证明本案的客观事实,证象贪贿的法官不能公正审理案件一样,这是连一个校学生都知道

的道理,为什么到卢湾法院这里中国法律的一般规则就行不通了呢?

中国大使馆教育处作为我国在驻在国的官方机构,代表的是我国中央政府,它所出具的公函是权威的,代表的是我国中央政府出具的,卢湾法院真是贼胆包天,竟然敢用一个德国律师德法律意见否定我国中央政府派出机的公函,其中的蹊跷明眼人一看便知。

二审法院在两个学校的资质问题上,应力挽狂澜,认定我国中央政府派出机构---中国驻德国大使馆教育处的认定。而公函上的内容,无疑可以认定两被上诉人和德国不法商人互相勾结欺诈上诉人的事实。

二、一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

本案中,最重要的是被上诉人一开始就为上诉人设置了欺诈的陷阱,改欺诈陷阱导致双方之间不可能成立真正的合同关系。虽然双方签定了委托申办协议书,但是,该协议书只不过是被上诉人欺诈的一个手段,一开始就应当是无效的。上诉人认为,上诉人作为消费者的身份毫无问题,被上诉人是留学服务的提供者的身份亦毫无问题,双方成立的是消费者与服务提供者之间的法律关系,而一审判决上所称生活需要之说早已为司法实践所超越,就是说,在适用法律的选择上,关键是看双方法律关系的实质和形成的情况,而不能只看委托申办协议这一形式,它只是双方消费法律关系的证据之一,基于被上诉人提供服务和欺诈的事实,二审法院应当适用《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的法律规定,而不能适用《合同法》,作出如一审判决般的荒谬判决。

三、本案不应适用除斥期间的规定。

所谓除斥期间,是指法定的权利固定存续期间,权利人在该期间不行使权利,该期间经过后即发生权利消灭的法律效果。除斥期间为固定的不变期间,不存在中止、中断和延长的问题。因而,权利人如欲保全自己的权利,就必须在除斥期间内行使权利,否则,该期间经过后,权利人的实体权利本身便发生消灭。在一审判决中,一审法院称上诉人的撤销权自当事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撤销事由之日起一年内消灭,但是本案不存在撤销权的行使问题,也不存在撤销权的消灭问题。因为本案是消费维权纠纷,而不是合同纠纷。

上诉人在知道自己的孩子留学不成后,一直力求被上诉人解决孩子的留学问题,一开始并不知道自己被骗,直到多次投诉再到法院起诉后,才知道自己被骗了,因此,不适用民法和合同法中除斥期间的规定。

综合上述理由,上诉人认为,一审法院罔顾国家司法主权,错误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是极端错误的,二审法院要予以改判,否则,中国法院的司法尊严何在,我们老百姓何处申冤。

此致

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上诉人:,二00八年月 日,胡喜盈摘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