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胡喜盈盈
胡喜盈盈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75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胡喜盈摘:留学德国,美梦变噩梦

(2008-02-21 21:14:05)
标签:

文化

 

胡喜盈摘:留学德国,美梦变噩梦

 

花了十几万,委托中介把孩子送到德国。谁知孩子在德国不仅不能上公立大学,在经过语言学习后只能上一所私立的中等职业技术学校,而这个学校在孩子们交完学费后也宣布破产,导致孩子们无学可上,家长的辛苦钱血本无归……为了送孩子留学,有的家长在一年内白了头发;有的家长卖掉了市区的住房在郊区租廉屋住;一个不得不回国的孩子既无法重回校门又找不到工作,走上自暴自弃的道路……

梦断德国

                       留学德国,美梦变噩梦

这是一封孩子写给父母的信,一个到德国留学刚三天的孩子写给父母的信,一个在国内高中还没毕业在父母面前还会撒娇的孩子写给父母的信:

你们一定奇怪为什么我第三天才写信给你们。到德国的第二天,就有一大批老同学来看我们,说也奇怪,一见面不问别的,第一句话就是“你是不是四达办的?”当听说我们是刘俊办的时,纷纷摇头说:“又是一批受害者。”原来在签证时,我们的材料都留了案底:语言学读出来之后,必定上ICB大学,而ICB大学是一所中国人办的大学,出来的文凭世界并不承认。而事态最严重的并不只这些,我是一个高中生,一年语言之后,不是上ICB,就是上私立高中,没有第三条路可走。私立高中可想而知,惊人的费用,并且德国人从小就主修地理、历史、英语、数理化、外加第三国语言(不包括中国语言),上课当然也是德语执教。让父母花一笔钱让我来德国,我已经很难过了,现在又要你们供我读私立高中,说句实话,我没这个能力,父母也没这个能力……关于宿舍,反正看得过去,但总不像刘俊所说的模样。德国的情况差不多就是这样,但看过之后千万不要冲动,千万不要找刘俊。如果要了解情况也只能找四达的老总……这里从前有个女生,父母找刘俊吵,最后这女孩的护照不能续签,只能卷铺盖回家……如果你们想找刘俊打官司,那就大错特错,在和我们签约中,所指的大学就是ICB大学,而给我们的文凭,也就是ICB的大学文凭,世界并不承认……

  在信中,我们不仅看到了孩子的无助无奈,也看到了孩子的恐惧。事情还得从头说起。

传销一样去留学德国

2001年9、10月间,上海、江苏、浙江等地的一些家长从亲戚朋友处得到了一个可以送孩子留学德国的“好消息”,这对不少望子成龙的父母来说可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据留学学生家长张云(化名,下同)告诉记者:“中国四达国际经济合作公司上海分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四达)的梁孟权和刘俊对家长们说,去美国、加拿大、英国签证太难,德国公立大学是免费的,签证率又高。最近刚好中国与德国搞教育对口交流,对方给了中国一批不收学费的公立大学的留学生名额,全国只有40个人,我们因为在北京有特殊关系拿到其中16个……”

留学学生家长王山(化名)也告诉记者:“他们当时也没做什么广告,因为都是熟人介绍的,我们当时对上海四达能为孩子办理赴德留学深信不疑,根本没想到会上当受骗。”  

“当时我们的孩子有的在上重点高中,有的在读大专,有的刚参加了工作……但为了孩子能到国外深造,有个更好的发展,大家都情愿送孩子出国。对于正在上高中的孩子,家长不知道能不能办出去。刘俊告诉我们孩子可以去,保证孩子语言学校毕业后可以报考德国的公立大学。‘现在去德国的名额十分紧张,别人求我还求不到,你们如果不是朋友介绍的,根本不会把留学名额给你们的’,‘拿到这个留学名额必须要先读1年语言,语言过关后参加德国统一的大学入学考试,只要达到录取分数线就可以去与中国交流的大学读书了’……”

“我们被告之,孩子们要留学的Inlingua Oldenburg语言学校是欧洲最大最有名的语言学校,位于德国有名的大学城欧登堡市,面对全球招生,10多个人小班上课,崭新的教室和宿舍,每人一个带卫生间的独用房间,二人合用一个客厅,宿舍家具、橱柜、电器齐全……”张云告诉记者,听了这些介绍,不少家长决定委托上海四达中介留学。   

然而,上海四达与大家签署的“委托申办协议书”并不是国家示范版本的留学中介合同,耐人寻味的是在“委托申办协议书”的落款处,有的协议盖的公章是“中国四达国际经济技术合作公司”,而有的则是上海分公司的印章。

2002年中,梦圆的孩子们陆续前往德国,等待他们的却是一场噩梦。

“孩子到了德国,渐渐知道‘历史悠久’的Inlingua Oldenburg语言学校开办时间仅一年,且是华人陈氏姐妹开办的。欧登堡并非什么大学城,而是德国西部的一个小镇。在一所旧公寓楼里租用的教室非常简陋,宿舍也是在学校附近租的一个旧公寓,厨房和厕所整层女生共用。可家长还是认为,既然是留学,学习是第一位的。然而,学校100多名学生居然都来自中国。学校每周上四天课,每天三个半小时,去掉周休、寒暑假和德国众多的公众假期,全年实际读书还不到150天,学费是16570欧元(折人民币18万余元)。孩子们在这样的环境中能学好语言吗?不过,最令家长们担心的是孩子们的护照签注问题。护照被加注ICB特别字样,意味着孩子们一年语言学习后除了去ICB根本没有别的选择。这在一个学生家长到德国看了孩子的实际情况后才真正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张云告诉记者。

“为此我们去上海四达找刘俊,他告诉家长,ICB确实是新开办的私立大学,但现在已经在向德国教育部申请转公立大学,肯定可以办好转制手续。看到大部分家长仍将信将疑,刘俊拿出好几份德文的文件说是德国政府和教育部的文件,证明ICB已在申报转公立大学,并说学校转成公立后就不再收费了。我们家长当时信以为真。”张云告诉记者。

2003年7月底, Inlingua Oldenburg语言课程结束后,根据德国教育部和出入境管理局的规定,孩子们只能别无选择地进入ICB。而ICB根本不是什么大学,只是个培训性质的学校。对于已经上过大学或是重点高中的孩子们来说,这意味着什么?家长和孩子们都不甘心,个别孩子联系到别的学校没上几天课,因被查出护照上盖有特别字样就被限期离校;有的孩子几经周折到德国其他私立学校就读专科(非大学或大专),有的想方设法转往其他国家;一些学生因父母无力重复支付高额学费只好“打道回国”;部分家长为了能让孩子书读,只能将孩子送进ICB……

2003年10月,“ICB”正式开学。

2003年12月7日,开学仅两个月的ICB在孩子们交了学费后突然宣布个人破产倒闭,中国留学生要限期离校回国。家长们交的学费付之东流了,孩子们再次面临失学的窘境。

为了这次留学,家长们不仅花了大笔钱,也尝尽了苦果:有的家长在一年内头发就白了;有的家长为筹集留学费用卖掉上海市区的住房,孩子回国后,一家三口只能蜗居在郊区廉租屋内;一个家在上海郊县的学生回国后既无法重进校门又找不到工作走上自暴自弃的道路;还有一个学生病死他乡,其年迈的父母至今接受不了这个现实……

一个从德国回来无学可上只能找工作的年轻人李鹏(化名)面对记者的采访,只淡淡地说,“受骗了呗,还有什么办法……”

德国噩梦只是翻版

“这个事件其实并非一个孤立的事件。”张云告诉记者:“就在我们为孩子办理出国留学手续时,上海媒体已经对德国留学的骗局作了报道,受骗学生上的也是INLINGUA国际语言学校,也涉及到了ICB。而我们的孩子正是在这篇报道发表后办的出国。只是当时上网还没这么方便,我们家长都没了解到这个信息。”

2001年12月14日,上海《新闻晨报》以《花巨款出国寻梦遭骗 百余学子“浪迹”不莱梅》为题对一些学生赴德留学受骗进行了报道:

刘萍(化名,下同)通过朋友介绍去一家中介公司为上高中的儿子办理去德国留学事宜。中介告之高中生自费进入奥尔登堡LNLINGUA国际语言学校,毕业后可免费读德国大学,还能得到硕士学位。刘萍儿子出国后寄回家的第一封信中就表示,德国并不承认中国高中毕业证书,他们根本无望成为德国的大学生。刘萍向中介提出质疑,中介指出,已安排孩子上德国的“不莱梅港国际学院”。刘萍又支付了该大学学费,然而孩子走进所谓的大学“不莱梅港国际学院”才知道,其充其量也只是德国的一个再就业培训中心而已。

都是INLINGUA,都是ICB,难道这是一巧合,还是一个有预谋的诈骗?更巧的是人民网2001年12月曾发表了这样一封名为“救救孩子”的德国华人的来信,反映一些中介机构给中国留学生的德国学校宣传材料上时常出现“翻译错误”,巧的是举例说明的还是这个“ICB”。
    这个学校的德文名称叫“International College Bremerhaven”,在中国的所有宣传材料上都大字黑体写着其中文名称“不莱梅港国际大学”。打开这个学校自己的网站,在其英文版的“重要信息”一栏中明确地写着,“本国际学校既不是大学也不是高专”。德文版的这一栏写的是:“本学校不是公立的大学或高专,而是一个私立的继续教育机构。”在这个网站德文版的“International College”这一栏的最底下,还写着这么一段话:“国际学校的毕业考试并不能使您获得进入德国某个大学或高专学习的资格”。英文里写的是“不能转入德国另一个大学或高专”。这些话是什么意思呢?很清楚,这个学校不仅不是高等院校,而且学生在那儿毕业后也没有资格进入德国高等院校!请参见这个网站,网址是:www.icb-bremerhaven.de (记者注:这个网址现已经搜索不到)。
    ……

2001年就有人发现问题,就有报道揭露问题,可这之后,上当者还在前赴后继。

据记者了解,一位2001年经上海四达中介留学德国的女孩刘青(化名,下同)在经历了类似情况不得不回国后将上海四达告上了法庭,面对记者的采访,刘青的代理律师告诉记者:“我的当事人不想接受采访,损失已经这么大了,现在只图能找个工作……”

梦醒时分

教育部《自费出国留学中介服务管理规定》规定,自费出国留学中介服务(以下简称中介服务)系指经批准的教育服务性机构通过与国外高等院校、教育部门或者其他教育机构合作,开展的与我国公民自费出国留学有关的中介活动。

然而,在中国四达国际经济技术合作公司上海分公司的营业执照的经营范围上,并没有留学中介的内容。根据国家有关规定,从事留学中介必须经过国家教育部、公安部、工商行政总局联合批准,并取得相应资格认定。但是,在教育部公布的合法留学中介名单上,也没有上海四达公司的名字。

在家长们对上海四达公司的留学资质产生怀疑后,致信上海市教育委员会信访办公室咨询相关事宜,上海市教育委员会信访办公室在2005年6月30日复信:“经查,四达公司不具备留学中介资质,办理留学业务属企业超范围经营。建议你们向上海市工商局及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局反映,由他们依法予以处理。”

根据教育部规定,中介服务的主要对象为已完成高级中等教育或高等教育后申请自费出国留学的中国公民。记者致电德国大使馆,使馆文化处留德人员审核部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前申请就读德国正规大学的中国留学申请人应高中毕业,重点大学四年制本科至少修满一个学期或普通大学四年制本科至少修满三个学期可以取得直接德国入学资格;而普通大学四年制本科修满一个学期必须读一年预科或直接通过预科的“大学入学资格鉴定考试”(Feststellungsprüfung)后取得德国大学入学资格方可入学。三年制高等专科学校(即“大专”)毕业后,必须读预科或直接通过预科的“大学入学资格鉴定考试”后取得德国大学入学资格方可入学。没有高中毕业不能通过审核。

对此问题,记者采访了上海四达分公司的培训部主任刘俊。他指出,对此问题总公司也正在调查。2002年以前办理出国留学业务是代理总公司的业务,公司对出国留学没有做任何广告宣传。2002以后,根据规定,留学中介服务机构的业务活动不能跨地区经营,如果总公司要在上海开展留学中介业务,也要与上海地方的合法留学中介合作,所以上海四达已经不再办理出国留学业务。

对于送高中未毕业的孩子出国留学,刘俊表示,大学毕业出国留学应该是出国留学的主流,但对于高中没毕业想出国继续读高中的也是一种需求。经上海四达办出去的个别学生的确就是这种状况。

对于Inlingua Oldenburg语言学校和“ICB”,刘俊告诉记者:“Inlingua Oldenburg语言学校和我们一直有合作。而‘ICB’和我们没有任何关系。留学学生是出国后在国外看读语言1年可能过不了关就要回国,自己找的学校签的合同,这一点,和我们没有任何关系。这也可以理解,根据新的规定,语言学习只有1年的签证,如果不能过关就要回国。但‘ICB’和上海四达没有任何关系。”

刘俊特别告诉记者,“因为有些学生到了德国不好好学习,经常旷课,导致语言不能过关,这个我们也有证据。”

而对此问题,张云告诉记者:“上海四达在为孩子们办理语言学校签证时,就瞒着家长和孩子同时又办理了ICB的手续,致使所有孩子护照上都有ICB的特别签注。而且这个学校的倒闭似乎是有预谋的,9月还在收学费,12月就倒闭了。因为一个企业要倒闭申请破产清算就要几个月时间。在学校倒闭后,有的孩子不得不回国了。我们为了孩子能留在德国,不得不再次花钱让孩子上其他的职业学校,到目前我们已经损失了大约40万……”

根据国家法律规定:任何企业合法经营任何业务,均必须开具正式发票。而记者看到无论是美元还是人民币,家长交费后手中的凭证就是一张张普通收款收据。

德国留学预警

2004年7月,教育部发出了德国留学预警。因德国部分私立语言学校和职业学校相继宣布倒闭或因经营困难,致使留学人员预交的学费、生活费等无法追回,造成损失,严重影响了我国学生的学习和生活,为此,我驻德国使馆教育处紧急提醒近期准备赴德国留学的中国公民,务必要选择有教学质量保证、信誉好的德国学校,预交学费更要格外小心。

   “柏林经济语言学院”(简称AMB)于2003年年底宣布破产。2004年1月由“普利格尼哲尔经济协会职业教育中心”(简称BBZ)接手经营AMB下属的新鲁滨私立高中。但由于某些中国学生事前并不知AMB已破产,仍预交了一笔“语言培训费”,虽然他们被转往另一所语言学院学习语言,但需再交学费,增加了学习费用。

    位于波恩的“国际文化交流学院”(简称IFS),在2004年通过国内某些机构中介了一批中国学生到德国罗斯托可的“欧洲经济语言学院”(简称EWS)学习。由于该院宣布倒闭,进入财产清算程序,中国学生所交的学习和生活费用无法索回。

    德国Benedict学校是一家从事语言、商务和计算机培训的私立教育机构,在慕尼黑和科隆设有学校。从2002年以来,有部分中国学生通过留学中介选择了该校并将学费、生活费等转往该校。但由于这些中国学生签证遭拒,无法赴德,该校则以“经营状况不佳”为由,至今未将学生所交各项费用退还。

对此,有关部门负责人和专家提醒,按德国现行规定,中国高中生和职校生均无法直接进入德国大学(包括国家认可的私立高校)学习,所以不要存在侥幸心理和通过所谓“特殊”途径进入德国高校。

看来,德国留学问题如出一辙,大多是破产,导致中国留学生不仅损失了巨额学费而且还无学可上。关键的问题是如果这些破产是有预谋的有计划的,那么,还会有更多的语言学校出现,也会有更多的学校破产。那么,留学生是怎么出去的?怎么偏偏都上了这么容易破产的私立的语言学校?谁给他们办出去的?经办人在其中得到了多少好处?

从本文案例中我们可以看出,中介都提到了学生出国后先上语言学校补习语言,一年后语言过关直接升入某某大学或某某学院的承诺,因为这些大学或学院与语言学校之间有约定。事实上,世界上所有的语言学校都是一样的,除了对学生学习和提高语言有所帮助外,不具备其他任何诸如升学、考级、考证等等的附加功能。现在许多中国学生在国外语言学校周而复始地“攻读”语言而不能升入大学就是很好的“前车之鉴”。从某种意义上讲,大学的大门对所有能达到要求的人都是敞开的。对于留学生来说,这种要求包含了对语言的要求。只要能达到要求,就可以录取。那么,对于学生来讲,重要的是考虑自己是否符合所去大学的要求,或者是否有条件通过努力来达到这所大学的要求,而不能轻信中介的承诺。

根据教育部的统计,我国2004年度各类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14663人,其中自费留学104281人。这是一个巨大的市场,在这个巨大的需求面前,就有一些人铤而走险,就有一些人钻了法律的空子。

对于家长来说,没有清楚了解国家相关留学规定,目的地国的大学入学情况,就送孩子出国是盲目的,尤其是连中介资质都没有搞清楚就太轻率了。这里,也不乏一些投机成分。孩子上高中了,高考是条独木桥,如果能直接上外国大学,毕业能得到受国际公认的大学文凭可谓事半功倍。而德国的诱惑是公立大学免费,并且德国大学与国内大学不同的是德国大学毕业可获硕士学位,何乐而不为?陷阱也许正是给想得馅饼的人准备的。

遗憾的是,噩梦般的留学经历不仅是一次升学的失败,还可能改变一个孩子一生的命运,改写一个家庭的悲欢离合。胡喜盈摘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