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北京王金昌
北京王金昌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213,181
  • 关注人气:7,08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这是谁的“网恋”?

(2015-04-07 08:56:23)
标签:

网恋

文化

   寂寞幽灵 (小说)

         早春破雪的梅花    

(早春破雪之梅)  

写在前边:《这是谁的“网恋”?》,一看这标题就知道,这题材不是我这个年龄人写的。大概是七、八年前了吧,一位80后作者,让我给文学刊物推荐其小说《寂寞幽灵》,并托我为其修改。我当时因出差还是别的什么原因,放了一段时间才修改,但当修改完稿后,作者找不到了,手机也关了(也可能是丢了),之后也再没和我联系。我之所以发表于此,是我认为这篇作品是可读的,是真情写作(但不知有抄袭否?后来发表了没有?),也在此寻找作者,好物归原主。

                      

                                         

看了看手表,哎!又是九点多了,而我又是一夜未眠。伸了伸懒腰,感觉自己脖子酸酸的,腿也麻麻的,站起来木然地拉开窗帘,看着窗外,光线好刺眼,天气依然不错,蓝蓝的天,白白的云,大街上穿梭的人群和车辆。

我眯着眼睛,身依着窗,如往常一样,总是想抛开一切去外面走走。我喜欢,不,应该是渴望在这样的天空下走走,但是,我不能。虽没有什么人或什么事阻止我,我是很自由的,可是这颗灰色的心却像无形的枷锁一样捆绑着自己,我已经失去了挣脱的勇气。我沉迷于网游很久了,外面的阳光好像也离得很远,偶尔我有冲动想去好好呼吸一下外面的空气,但总会在片刻之间变成犹豫。我拉上窗帘又回到电脑前

每次一个人安静地坐在电脑面前,总是发现自己永远是孤独的奴隶。我妥协,我还是不敢离开我的孤独。而孤独也有一个同义词,叫做寂寞,于是,我在网络游戏里为自己取了一个“寂寞幽灵”的网名。

我疯狂地沉迷于网络,寻找着一些快乐,一些刺激,一些爱情。而在网络里,我似乎也过得很开心,于是我选择了活在网络的虚幻中,不分白天黑昼。我希望在冰冷的屏幕里寻找现实中不曾拥有或已经失去的东西。因为,现实中我是寂寞的,我喜欢把一切情感寄托在那精神上的虚拟空间里。

网络里的爱情是浪漫的,没有任何负担,泛着荧光的屏幕,没有表情的文字,既不需要兑现任何诺言,又没有形影不离带来的厌倦,也没有长相厮守带来的约束与伤害,只有一些通过手指敲击出来的眷恋,和一些发自内心的思念。而我心中最深的角落,总是阴郁的,有失落,有伤害,有无法挽回的深深遗憾,只是,尽管我有时如此难过,却从来不能表达,也无法释怀。

他游戏角色名叫“阿混”,是网游里我唯一的搭档,也是我网游里所谓的合法丈夫。我的网络生活里已经少不了他了,他是我网络里唯一依赖的人,也是我心灵唯一的寄托。我的一切烦恼与忧愁他都知道,只有他最理解我,也只有他能使我开心,能逗我开怀。他知道我喜欢什么,讨厌什么,我在他面前,整个心思都是那么赤裸裸。

而我,却对他了解不多。有两次我问起他的事,他从来没正面跟我说过有关于他的任何事,我也就没再穷追。反正在现实中,他的一切与我无关,既然他不愿意告诉我,总是有他的理由,我又何必强人所难呢?毕竟这是网络,只是一场游戏罢了!所以他在我心里也就一直这么神秘,我也只知道他叫“阿混”,25岁,比我大6岁,其它的我一概茫然……

“呀,宝贝你在啊?

他来了!

我说,我从昨晚到现在还没睡过觉。

“你又不乖了!跟你说了多少次叫你别老是通宵,累坏了怎么办?我很心疼的,你现在还是赶紧去休息吧!”他关心地说。

我笑了笑,“没事啊,我只是睡不着才通宵的,都是想你想的嘛!”

“小傻瓜,再怎么想我也不用这样啊!我也很想你的!乖,快去睡觉,我是你老公,为了我,你可要照顾好自己。”

我犹豫了一下,故意心不甘情不愿地说:“哦,那好吧,反正躺床上也不一定睡得着。”

“那你想象着老公我搂着你,给你讲故事哄你入睡,慢慢地,你就会睡着了。”

“是不是真的哦?”

“嗯哼!你只要认真地想象着,感受着,就绝对是真的!”

“嗯,那好吧!那我下了。”

我关了电脑,钻进了被窝,闭上眼睛默想着他的脸,回想着在视频中的我们。

他是那么俊秀帅气,连一个笑容都足以让我回味……想着想着我进入了梦乡……这是我第三次做同样的一个梦,梦里的情节,我自然就很熟悉。

     

我静静的站在西湖边,晚风吹拂着忧郁的夜色,我一头长发随风飘舞。这时我转过头,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一边,我怎么看也看不清他的脸,梦中的西湖边没有星星没有月亮,反而天空飘着片片的雪花,纯白的,轻轻的,随着风起舞……

我很清楚地知道我在梦中,但有了这样的意识,我这次一定要弄清他是谁。

我奋不顾身地跑过去,可一个在追一个却在逃,似乎他永远都跟我保持着一段距离,让我无法接近他。

我到现在还是没看清他的脸,我很不甘心,于是,我就不停地追着,他也就不停地逃,我气急败坏地吼道:“你是谁啊?你叫什么名字?

他说:“我也不知道,我好像叫混儿……一切已经被我遗忘。”

我愣住在想,“混儿”……这两个字为什么和“阿混”的网名一样?等我再想问他些什么的时候,他却无影无踪……该死的……

    

不知什么时候,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呆呆地望着天花板,脑子里一片惘然,不知道过了多久,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头开始剧烈地疼起来,我伸手摸摸额头,还好没异样。

手机响了,是阿混打来的。“喂--宝贝啊,你在干什么?我今天在网上等了你一天。”

“唔!我有点不舒服,我刚醒过来,所以也才发现我竟从昨天中午一觉睡到了今天下午。”

  “小懒虫真会睡啊!哪里不舒服啊?要不要紧啊?”他担心的问候使我感到一阵温暖。

“没事,我只是又做了同一个梦!”

“又做了同一个梦?我怎么没听你说起过啊!是什么梦?能告诉我吗?”

我犹豫着,其实我不想告诉他,只是一场梦,没什么好说的,“嘿嘿!梦见你了呗!还不是想你给想的。”

“小妖精!又在拿我寻开心啊,老公亲一口,啵!”

“呵呵!”我傻笑着。

“我想你还赖在床上,睡了这么久一定饿了吧!快起来吧,起来吃点东西,别饿着了哈!”

“嗯,是有点饿了哦,我是得起来了!”

“对了,我等会要跟几个朋友一起在外面吃饭,晚上我得晚点才能来陪你好吗?”

“嗯!那好吧!我等你,晚上见!”

吃过晚饭,我照常坐在电脑前,一小时,三小时过去了,他还没有来。我开始烦躁,开始坐立不安,我在想他了……我随手拿起电话拨了过去……“对不起!您拨的电话己关机。”

讨厌,他居然关机了……我想生他的气,害我这么想他,等他。但我又想,大概他有自己的原因吧!我们也只不过是网络情人而已……似乎我没有什么特别理由要生他的气。于是,我一个人玩着游戏。

不知不觉凌晨1点多了,他还是没来,我更加想他了,我开始猜想我和他的网络爱恋能不能发展到现实呢?和他认识都一年多了,我们一起聊天,一起打牌,更多的是一起玩网游,网络里我们走过多少风风雨雨,经过多少悲悲喜喜。而他,却从来没有提过我们能否在现实中见上一面,为什么呢?

一般网友见面很普遍的,可他只字未提,难道他把网络和现实分得很清楚?难道他网络里对我的一切爱恋都是假的?仔细想想也不可能啊,我们的一切爱恋都是那么真实,我很清楚地知道。

于是,我开始了好奇。因为他给我的神秘感和不可思议实在太多了。我有一种迫不及待地想了解他一切的冲动。刚有这种想法,我就拿起了手机开始拨他的号码……电话通了,我很兴奋,却又有点不安,这么晚了打他电话,他会不会……想到这,我赶紧挂了,我的心里有些慌乱。

“叮……”电话响了,我知道他打过来了。

“喂!雪啊!是……是你吗? ”他声音有些含糊不清,连说话也有点结巴。

“嗯!不是我是谁啊!我打搅你了吧,真不好意思!”

“哦!亲爱的,对不起哦,我今天失约了,我被几个哥们拉去喝酒,结果喝多了点。我本、本来是要打电话跟你说一声的,可、可是我手机忘了带电池,没电了。我也是刚到家,换了电池,正想给……给你打电话的,又怕你万一睡觉了吵醒你,嘿嘿嘿,别生我的气好吗? ”说完他傻笑着。

“原来你喝酒了啊!喝那么多干嘛呢!难怪我开始打你电话关机,我还以为怎么了哦!”

“嘿嘿!宝贝!你担心我了啊?还是担心我在外面……”他坏坏地笑着。

“哼!我担心你在外面干嘛啊?你爱干嘛就干嘛,我又管不着,你也别在那里臭美。”

“我哪有臭美啊!那你肯定是想我了对不对?因为我也在想你啊!”

“你想我就想我嘛!干嘛非得把我扯进去,我有说我想你了吗? ”虽然我很清楚地知道我是想他了,但我就是不承认。

“唔!哎哟!好疼!”

“啊?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我心口有点疼,很不舒服,哎哟……”他有些痛苦地呻吟着。

“哎呀!怎么办啊!要不要紧啊,要去医院看看吗?谁叫你喝那么多酒啊!真是的!”我焦急又心疼地埋怨着他。

“哎!不是喝酒喝的,是你说不想我,然后我的心就开始疼了起来,被你给伤的。”说完,他哈哈大笑。

“好啊你!居然骗我,看我怎么收拾你,哼!”

“哎呀!母狮子发威了,不得了了,老婆饶命,老婆饶命啊!”

电话里我们嘻哈着,笑骂着。

突然他说:“亲爱的,等会儿,我有些话想跟你说,为了保持我的清醒,给我点时间,我去洗个脸,马上就回来告诉你。”

“嗯,那好吧,我等你。”

    

一会儿,他回来了。

“雪儿,我们认识有一年多了吧? ”他的声音此刻变得很冷静,似乎不像他刚才喝醉酒的语气……

“嗯,是的,怎么啦?”

“我爱你!很多很多次我都想约你出来,可我怕被你拒绝。在我心里或是在别人(网络中)面前,你一直是个心高气傲的女孩,网上那么多人追你,你都不屑一顾,甚至那么残忍地拒绝,你却说那些都是些轻浮的男人。所以我……哎!其实,我有时候又在想,自己已经够幸运的了,至少在网络上,你是我老婆,我应该感到满足了。可是,我就是禁不住想见你,我想你做我现实中的女朋友,同时我希望你能好好考虑……”

他紧张地喘着气。

他的话让我很心动,也有感动。他这是在现实中追我么?话又说回来,其实,我又何尝不想见他呢?只是他从来没跟我提起过而已。而且,我也早发现自己已经喜欢上他了,只是,我们的感情交流是一点一滴从网络上建立起来的。虚拟的网络,虚拟的爱情游戏,我见得多了,所谓惯看花开花谢,却怕缘起缘灭。

电话里,我们互相沉默了很久,他那头静静的只剩呼吸声……我的心跳得很快,我知道他此刻正期待着我的回答。

“阿混,你真的爱我吗? “虽然我知道这是一句再俗不过的问话了,但我还是想再确认一下,因为,我很在乎。

“你认为呢?难道我们这么长的网恋,还不够你了解我?你难道从来没感受过我对你的爱?就连生活中,我的朋友,哥们他们都知道我爱上了一个网络里的叫雪儿的女孩。不止这些,我也已经爱上你的一切行为,包括你平时的生活习惯,你心里的一些想法以及在视频里那让我无法忘记的脸。很多次,我都想忘记你,让自己回到现实,可是,晚了,我已经无法控制住自己不想你。”

听完这些,我的眼眶有些湿了。是的,没有人知道我们俩的网络生涯,没人能明白我们的网络爱恋,是那么情深意切,柔情似水,而又是那么真实动人。

我回忆着我是怎么和阿混在网络中认识的。

我想大多数人都知道“冷血传奇”这个网游,在这个游戏的虚拟社会里,每个人都扮演着自己的角色,好人,坏人,个性化人物等等,完全属于精神上的游戏。而我认为自己不是好人,也不是坏人,只是个极喜欢PK的人。因为我玩这个游戏的宗旨就是PK,不带其它感情色彩,我的角色职业选择了一个女武士。我很在乎我的PK技术,因此,我常参加各种各样的比试,有的赌高级装备,有的赌RMB等等。我也赢了不少战利品,很为自己感到自豪。如今群雄争锋,我成了一个职业玩家。也因此,我几乎快成了公敌,走到哪里都有人找我PK,很多人都聚在一起围杀我。这反而使我更兴奋,因为成为公敌真的不容易,我想与天下人为敌,让他们到处追杀我。

游戏论坛上,别人讨论我,说我残忍,现实中一定受过什么刺激,或者怎么的,要么就是精神有病,没有人性……哈哈,我感觉真好笑,我想他们也许都忘了这是网络游戏,每个玩家都可以在里面任意放纵一切,只要有那个胆、那个能耐。后来,我也在论坛里发了帖子,还上传了我的照片。至于我的帖子,我是这么写的:“这就是本人照片,以后别吃饱了撑着骂我人妖,还有什么不服的,尽管找我单挑,本人愿意奉陪PK高手,玩得起的继续,玩不起的,在一边乖乖呆着。”

不几天,一名人家族的成员来找我谈话。

“喂!我大哥准备和你单挑三把,赌什么自己说!行吗?

“你大哥是谁?”我问。

“就是我们老大‘阿混’,他要和你单挑。”

哦,原来是他,一个高级别、高级装备的行会老大,在我们区属于那种挂机狂,很少露面的那种,听说他PK也挺不错的,我倒想会会。

“可以,至于赌什么,你叫他自己来和我说吧。”

一会,“阿混”他找我了。

“你好,叫我‘阿混’好了,我们去一个安静的地方说吧。”我跟他来到城外的一处空地,这里没人。

“赌什么东西?你说吧!”

我看看他身上那件风天魔甲(高级战服),值RMB3000元,区里就只有两件,目前比较稀有。

“赌你身上那件衣服吧?”我说。

“这样好了,我输了我这件衣服就归你,如果我赢了,我要娶你做老婆……你看怎么样?”

本来我一向对于赌注是满不在乎的,因为我对我的单挑技术很自信。可是,我却从来没遇到这样的赌注,居然拿那件众人梦寐以求的装备衣服来赌我的婚姻。呵呵,我心想,这人有点傻,网络上的婚姻也不过就是这么个形式而己,有的人结婚N次,有的人离婚N次,都没有人那么在乎,他却拿这么贵重的东西来赌我虚拟的婚姻,哈哈,笑死我了,这人挺有意思。

“好吧!只要你不赖皮,这完全没问题!”我爽快的答应了。

“我不会耍赖的,等会我们叫公证人(游戏里德高望重的前辈)就是了,只要你信任我。”

后来,我们打了三局,第一局是他赢了,他用走位把我打趴下,他的走位打法让我感到有些措手不及。第二局我改变了方式,用的移动刺杀,把他的走位和出刀规则打乱了,他输得很惨。第三局,他很狡猾,很慎重,选择以防守为主,我追着他猛砍,他左逃右逃不正面跟我交锋,暗中蓄好烈火(烈火属于绝技,攻击力很高)再冷不防打我,这局我输了,输在他的策略上。我有些狼狈,有些不敢相信,这人很有头脑,老谋深算啊……

看热闹的人议论纷纷,似乎有些不相信。

“寂寞幽灵,三局两胜,你输了。公证人说。

我无语。我知道我输了,我还在沉思中,我正在检讨我这次的失败,可见,我是个货真价实的PK迷。

他走到我面前,“你输了,你将成为我老婆,晚上,我们举行婚礼吧!”

我才回过神来。

“啊!一礼拜后我们结婚好吗? ”我有点无奈的说。

“好的,那就一礼拜后吧!”

公证人和看热闹的人都散去了。我还呆在那里,我在电脑面前深深抽着烟,感觉对这场PK很郁闷。而他没离去,一直静静地站在我边上。我也没管他。

“在想什么?” 他开口了。

“没想什么,我在抽烟!”

“你?你一个女孩子还抽烟啊?” 他似乎有点觉得惊讶。

“是啊,有什么不对么? ”我冷冷地说。

“我看了你的照片,你很漂亮。”

“谢谢!”

“看得出你很酷,也可以想象一女孩子玩武士这一职业,是很有性格的那种!”

我那张照片戴个墨镜是很酷,至于武士这一职业,难道女孩就不能玩了?

他“呵呵”干笑了两声。

“我想一个女孩子能把武士这一职业操作得这么好,真是少之又少,几乎没有。”

“操作得好有什么用,还不是输给你了么!”

“你真好强,不过还好,你老公我更好强,我们也都有好强的资格,你说呢?

“你干嘛要娶我做老婆?

“因为我喜欢你,欣赏你的个性和PK技术。”

“就这么简单?

“嗯,我保证你不会后悔做我阿混的老婆,我会给你幸福。”

“呵呵,可你要知道我做你老婆后,你也会到处被人追杀,因为我仇人太多了。”我有些幸灾乐祸地说。

“我不怕,我会在你身边保护你,陪你一起玩。”这句话好温暖,他居然说要陪我一起玩,那我不就有同伴了。

“真的?我玩什么,你都下得了手和我一起玩么?

“除了我自己家族的人,你除掉谁我都和你一起,我想你总不会和我家族的人PK吧!你做了我老婆,也就是我们家族的人了。”

于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们开始我们的传奇生涯,我们从此形影不离,患难与共。我们一起练级,一起在海边聊天,我们结了婚,我们越来越恩爱, PK也配合得那么默契,风风雨雨我们一起走。

我们开始了现实中频繁的电话聊天,几乎都是他打来的,而电话里,我们说的都是些自己现实生活的事。他的声音很温柔,像磁场一样吸引着我的思想。

那天,我答应了和他相约见面。

那个夏天的一个中午,我们约好在武林广场见。我早到了一会,于是我对着广场边上达芙妮的招牌若有所思,橱窗上映着我的影子。

我感觉很开心,很兴奋,因为我马上要见到他了,虽然他的样子我已经很熟悉。

一个人影走了过来,是他, 180厘米左右的个子,不胖不瘦,我看见他那英俊的脸高深莫测,朝着我微笑,嘴角的弧型真是迷人。我呆呆地看着他。

“怎么啦?我有什么地方不对吗? 嘿嘿。”

我这才回过神来,涨红着脸,真是难为情死了。

“唔……来了啊!”

“当然咯,总算能见到你,我能不全力以赴么!”

我傻笑着,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我想我们去喝咖啡好吗?我有很多话想跟你说呢!”边说着他就边拉着我的手往前走。我感觉我突然很迟钝,也就愣愣地任他拉着走。

咖啡店里,他说着他的一些事,想让我多了解他一些。于是我凝视着阿混高谈阔论时眉飞色舞的样子,一直微笑着撑着下巴静静地聆听。他说了一大堆,看着我,然后很灿烂地笑,看上去非常阳光。

然后我和他一起笑。

“傻丫头,你的样子和笑容蛊惑了我。”他露出让人痴迷的迷惑的神情,我还是轻笑着看着他。

他说到现在,就一直在欣赏我的笑,“你究竟在笑什么?

我又笑,接着我回答说,“我在笑你每时每刻都在蛊惑人心呢。”

听完,他也跟着我笑了起来,突然俯下身吻我,我明显惊讶了一下,最后我们演变为法国式的深吻……

“你很美,我完全控制不住自己对你朝思夜想的眷念。答应我,从今后,你的美就完全属于我一个人,我会好好珍惜。”

我躲开他炙热的视线,我知道我的情总是最灼也是最冷,我从不敢轻易动情。而我也不想真正的去投入,我怕一旦陷进去便会万劫不复。于是,我选择沉默。

他端起桌上萦绕着袅袅飞烟的咖啡,举止优雅地略斟一口,然后将咖啡杯置于一旁,以深沉的目光看着我。

“我们明明是相爱的,你却为什么要逃?

我终于脸沉了下来,讶然。并非为阿混的话,而是为阿混竟然如此了解我。

我们陷入了沉默。

这时他侧着脸看着窗外,一手轻轻地调弄着轻盈的窗纱,沉默半响,蓦然回首,“你所寻的是情之香醇,惟有我以文火慢煨一途方可求之。”

潮水般铺天盖地的阳光映在他俊逸的脸上。

我有所悟,我感动得想哭。我决定从心底接受他,因为我是爱他的。“嗯,我答应你,我的美只为你而绚烂。”

夜晚,我们互相拥抱着,他的手在我背的两侧轻轻地抚摩,火热的唇吻着我的脖子,我像触了电一样感到胸部受到一种连带的威胁,这种威胁的感觉使我感到特别兴奋,更加忘我,甚至身体往后仰,情不自禁扒开自己的衣服,用乳房紧贴着他,那种被征服的软瘫感觉……

他把我抱上了床,我知道接下来将要发生什么事。我犹豫了一下,就这么随便吗?我这可是第一次啊,从我成为少女开始,有多少人想拥抱我,有多少人想得到我……

可这些犹豫很快被激动的心情掩盖过去,这激动来自我对他真真切切的爱。他那个东西硬插了进去……我压低声音,不由自主地呻吟着,全身的血液都膨胀起来……

就这样,我和他在一起了。

接着我们同居了,我们住在他租的一所公寓里,这里暂时成了我们温暖幸福的家,我们相爱着一天又一天。

         

杭州西湖边的夜晚总是飘着灰蒙蒙的薄雾,我们挽着胳膊。

“宝贝,在想什么呢?想得这么入神。”

“我在想万一有一天,你离开了我,我会怎么样?会不会在这个地方,投湖自杀?”

“小傻瓜又在胡思乱想了!你永远都没有理由不让我这般陶醉于你,知道吗?我又怎么会离开你?除非我死掉!”

湿润的夜风里,我身上穿着他前两天刚给我买的白色蕾丝边的连衣裙。他说白色是天使的颜色,我穿着这条裙子就像天使一样圣洁无瑕。我看不见自己的美,只能兴奋地在风中转舞,肌肤上有蓝色的小花在燃烧,这轻微的感觉,仿佛只为了全力塑造一个美丽的神话,神话里只有我和他。

“雪,嫁给我!我这辈子离不开你,我要你做我的新娘,我要让成为最幸福的女人。”他认真地抱着我说。

我调皮地朝他做了个鬼脸,“有像你这么求婚的么!没有玫瑰又没有求婚戒指,一点诚意也没有,呜呜呜,还说要让我成为最幸福的女人。”我委屈地嚷着。

“当然有的啦,不过要给我一点时间,我回去告诉爸妈我找到了我的最爱,我要把最爱迎进家门,永远守护着。”

他幸福地说着,我看着他那陶醉的样子,感动得想抱着他开心地大哭起来。

        

第二天他突然失踪了,一离开就是三天不见人影。在这三天我打了很多电话,他出事了?还是怎么了?他从来没有离开我这么长时间,我焦急地不停打着他电话,还是关机。我留了57条短信。

我带着泪模模糊糊地沉睡过去,我是该休息会儿了。在这三天里,我没吃好喝好,瘦了整整一圈,甚至连觉都没睡。

第四天清晨,我被电话声惊醒,我疯狂地拿起电话,不用想,肯定是我的阿混打来的。

“你去那里了?为什么连个电话也没有,急死人……”

“喂!你就是那个女的吧?我是他未婚妻,请你不要再缠着他了!”一个女人声音。

“什么?你……你在胡说什么啊,你是谁?”

“这样好了,你现在在哪儿啊,我想我们见个面吧,很多事我们应该当面说清楚才是,要不你以为我在胡说。”

我匆匆洗了把脸,头发也没梳理,只随便的用发圈挽了起来,拎着包急忙冲出了家门。

到了那个女人说的地方,四周没人,一辆银色小车开到我面前停下,门开了,车上走下一个女人,气势凌人,她甩甩头发,然后高昂地走到我面前。

“是你吗?

我点点头看着她。

“我告诉你吧,我和阿混从小青梅竹马,我去日本留学两年半,家里的大人们打算等我毕业后为我们举行婚礼,阿混他一直等着我。我知道他喜欢玩网络游戏,可没想到他会把网络中的女人搞到生活中来。不过我又回头想想,我这么久不在他身边照顾他、不在他身边温存他,他一个大男人难免也会孤独寂寞,甚至会跟别的女人发生这种事,男人嘛!如今哪个不在外面风流一下的!现在我回来了,我知道了一切,他已向我深深忏悔,还跟我保证以后不再见你,他整个人整个心又回到了我身边,这说明他玩归玩,还是很有分寸的。我想以前我不在他身边的时候,你帮我照顾我们家阿混,也真是辛苦你了!……”

“够了!不要再说了,你骗我的,阿混才不是这样的人!”我摇晃着脑袋,怎么也不能接受她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我有必要骗你么?唔!!你看看。”她边说着边从皮包里掏出一张照片。

“你看,那是我前两天回来时他陪我去灵隐寺烧香拍的照片,后面的两位就是他妈妈和我妈妈。”

我看着照片惊呆了,天哪!真的是阿混,他搂着她,她圈着他的腰,他依然英俊的脸上带着微笑,每个人都在微笑,幸福洋溢,我真不敢相信。

我突然看到了照片上的日期,也正是他出门离开的那天,那以后他就再也没回来过。记得他出门的时候,还依恋着深吻我的额头,叫我乖乖在家睡觉,等他回来。然后他真的骗了我,一去不回。

天那!他为什么要这样骗我。我一阵晕眩,坚持着站稳。我突然拉着她的胳膊,嘶喊道:“阿混他在哪里?你让他来见我好吗?我有话要问他!”

“哎呀,你干什么呀!真是的,还动手动脚,想打架是不是啊?真是不害臊。”她把我抓着她胳膊的手狠狠地甩开了。

我失去平衡跌坐在地上,眼泪止不住地流了出来!

“你死心吧,他不会再见你的,拜托你不要影响我们的夫妻生活,我们马上就要结婚了,明白了吗!我也不可能会让自己的丈夫有外遇。”说完她没再多看我一眼,开车扬长而去。

我站起来,麻木地拍拍裤子上的土,伸手拦了车回家。我趴在床上哭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哭累了就昏睡,醒了又继续伤心地哭,想起那个趾高气扬所谓的他的未婚妻说的每一句话,我心如刀割。

就在这天半夜,我喝了半瓶伏特加,这是我最喜欢喝的酒。我穿着他给我买的白色蕾丝裙——他说的,我永远都是他的天使。我摇晃着来到七楼窗台,抬头望着天空微笑。

是谁的微笑在泪光中闪烁,又是谁的眼泪在微笑时滑落,是谁夺走了我固守着的寂寞,又是谁把寂寞无情扔还给我。自始至终一直固信他就是我红线的那一头,“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这完全是骗人,原来我所拥有的不过是一根被自己紧握的断线,让我笑自己太天真,原来只有我一个人相信他的谎言,相信能跟他天荒地老,海枯石烂。我无可否认到现在我还是如此爱他。

让我狠狠想他吧,深深地闭上眼……

我睁开眼睛,身体飘了起来,我恐惧地看着四周围满的人群,接着发现自己头破血流还躺在地上,我吓得大声尖叫,可是周的围人根本没听到我的尖叫声,我的哭喊声。我带着哭泣朝着人群大吼大叫,想引起他们的注意。

所有的人却都像看不到我,听不到我的吼叫。他们对我的不理不睬让我很是愤怒。

我想不通的是,为什么我的灵魂却还在这里飘荡?我成了幽灵?不不!我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幽灵只不过是传说而已。

我发了疯似的在街上狂奔。

我从我的体上飘了出来,就再也无法想起之前的事了。一切的一切我都不知道了,我没有了记忆,我努力回想着。

我继续狂奔着,我不知道累,我要寻找我的记忆。

我开始感觉到奔得无聊了,慢慢地我停了下来,这样奔下去不是办法,似乎也找不回什么。

看着陌生的大街,陌生的人群,一切都是那么陌生。中午的阳光似乎很毒,但我却可以直视太阳。所有的人,所有的车都穿过了我的身体,他们都没发现我,而我也毫无感觉,我就跟空气一样。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车群,我想,他们都在为生活奔波吧!真好,还可以忙碌,生活还有目标。

飘到一个十字路口,我看见红灯,跟身边的人群一样都不由自主等着过马路。这时,一个男孩推着自行车停在了我的身体中,我呆呆地看着自己的身体,对哦!我是空气。在还没能证明我是幽灵前,我不敢称自己为幽灵。于是,还没等红灯跳过,我畅通无阻地飘过了马路,任凭车辆在我身体上穿梭。

我来到一家衣服店,迫不及待地穿过玻璃门,我知道衣服店里都有试衣镜,我要照照自己变成什么样子了,是恐怖的,还是漂亮的。

啊——我瞪着眼睛又大叫。连镜子里都看不见自己。我终于不得不相信这世上有幽灵的存在,而恰巧,我就是。

我接受了这个事实,难道不是吗?穿墙穿车,能任意地穿行,不但没有影子不说,还飘着走路,而且镜子里根本就照不到我。

我不该属于这人世间,却又存在于人世间。

我徘徊着,我不懂,书上不是说会有轮回的吗?什么孟婆汤什么奈何桥等等。在哪里呢?为什么我没去投胎转世呢?为什么我还飘在这里!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办?我该往哪里去?我该做些什么?我有太多的疑问。

难道我一个同类都没有?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孤独,寂寞,我看我不只是一只普通的幽灵,还是一只寂寞幽灵。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这是怎样的生活?是对我的惩罚吗?

我每天行尸走肉地活着,看着路上来来往往的车辆人群成了我每天的消遣,我不知道该怎么去找回被遗忘了的记忆,我很迷惘。

晚上,我路过一家金碧辉煌的酒吧,门口站了很多时尚的红男绿女,男的都很帅气,而女人们也都有几分妖娆姿色。我想,酒吧这种场所是年轻人最爱光顾的地方,不知道我曾经是否很爱玩酒吧,或是也来过这间酒吧……

我直接穿过墙。呀!里面很多人啊!中间的大舞池里人影蠕动,男男女女们都在尽情地跳舞,周围一桌桌人喝酒的喝酒,划拳的划拳,掷骰子的掷骰子,偶尔也有一些热恋中的男女紧紧拥抱着、缠绵着。在这激情高昂、纸醉金迷的地方,还真是充满了诱惑,充满了兴奋。

我在里面转了一圈,努力回想着自己曾经来过这里没有,对这里有没有一点熟悉的感觉?或者是看看有没有可能碰上个熟人让我恢复些记忆?……

一个失去记忆的我,别人又不知道我的存在,我又能回想起什么呢?又怎么知道谁是我熟人啊!我纳闷了,难道老天真的打算让我做一个寂寞幽灵?孤单寂寞地陪着这世界等待轮回?

我开始烦恼。看着桌上一大瓶酒,我想既然我这么烦恼,那我就让自己醉过去吧!醉得稀里糊涂的也总比在这发傻的好!我伸手去拿那瓶酒,噢!我什么都没拿到,我的手只能在酒瓶上穿来穿去。

我懊恼,我发火,我猛得一拍桌子想借此来发泄我的不快。桌子拍了把空,由于我用力过大,身子一个不平衡晃了晃差点狼狈地跌倒。

我愣了愣,接着哈哈大笑起来,呵呵,自己真够愚蠢的。我不禁在想我生前一定很笨!

我失望地从墙里飘出来,又在大街上漫无目的地游荡着,我成了孤魂野鬼,天堂地狱都没有收留我,寂寞幽灵真的是那么寂寞。我越想越伤心,一路我开始低鸣,那是我在哭泣。

“鬼叫什么啊?别以为自己是只鬼就到处吓唬人!吵死了!”

咦!我惊讶地朝四周看了看,没人啊!刚才我明明听到有人在说话的。

“嗯哼哼哼!”有人在咳嗽。

我这才发现角落里有个黑影。为了壮胆子,我凶巴巴地问道:“谁?快说话!”

“我说姑娘啊,说话温柔点啊,这里可是我的地盘。”

我撑着胆子慢慢地靠近那个黑影。

“你是在跟我说话吗?”

“不跟你说跟谁说啊?这里除了我和你,难道还有别人?”

一阵风吹过,阴森森的,他听得见我的声音?

 “啊哇!鬼啊,有鬼啊……”我边喊着边逃。

只听背后传来声音:“胡说八道,自己做鬼了还怕成这样,我看你才是胆小鬼!”

对哦,我老是忘记我是一只鬼,我收回了脚步,但还是带着一股寒意再次慢慢地飘到那黑影面前。

一个头探了出来,我这才看清楚他,原来是一老头,眼睛还是瞎的。我看见他边上有一小铁盆,里面放着几块钱。不用说,这肯定是路边的叫花子。一颗揪紧的心总算放松了下来。

“你是人吧?要是鬼也做乞丐,那不是笑死人了嘛!”

“臭丫头,真没礼貌,乞丐乞丐的瞎叫什么呀,我又不是没名字,我叫王岩,你得叫我王师傅知道吗?”

“哦!好的,我知道了,但我记不得我叫什么名字了,我是一个没有记忆的寂寞幽灵。对了,你怎么能听到我说话啊?”

“奇怪什么?这很正常啊,我打从娘胎一出生就是瞎子,而眼睛虽然瞎了,哼!可心却没瞎呀,往往眼睛看到的都是有限的用心感受到的才是无限的,真实的,懂吗?

很经典的话哦,“意思是懂了,但没体会过。”

“没体会过,你就要学着去体会吧!”

“不用吧!目前我连自己是谁都还不知道,还用学啥体会呢。”啊对了,我还有很重要很关键的话没问他呐,我真呆。

“王师傅,你知道我要如何才能找回我曾经丢失的记忆吗?

“我怎么知道!谁叫你丢了记忆?”

“啊?——哎——”我失望得垂头丧气。

“你啊!很笨,连做鬼你都做得很失败哟。”

我承认我是笨了点,可我也不至于做鬼都那么失败吧?

“好咧,我要睡觉了,你走吧!请不要打搅我,我可是人哦,人都是需要睡觉的,我明天一早还得赚钱呐,生活都是现实的,哎!”

“我,我去哪儿呢?

“随便去哪里,但不要在这里影响我睡觉。”说完他转过身靠着墙边躺下了。

我静静地飘在那里,望着他睡了很久。

我又开始漫无目地地继续飘荡。

       十一

一阵风吹过,树叶如枯骨蝴蝶般坠落,深秋到了。

转眼又是春天。

突然我头脑里闪过一些画面,一些片段,我看到了自己带着泪闭着眼在空中下坠,有关阿混的往事一幕幕渐渐拼凑了起来,我有了记忆。

我又回到天台,看着天空,慢慢地回想着我曾经的一切,我和阿混之间的一点一滴。我感到心里一阵阵剧痛。不过我好像并没有一丝悔意,因为我清楚的知道,我还是对他念念不望。“我爱你——!”我朝着天空大喊。

我有了目标,我要去寻找他!

我飞速赶到我们曾经的家,穿过墙。我惊讶了,我以为里面属于我们曾经的一切都不存在了,可我看到,这里还这么真实、这么完好地保留着我生前的一切。

穿进我们的房间,我朦朦胧胧感受到一丝熟悉的味道,是他,这是他身上那种烟草味,我再熟悉不过了。我内心翻腾着,杂七杂八的情绪涌上心头……再一眼望见桌上摆着一幅黑白照片,照片上的人是我,淡淡地微笑着,那么迷人。照片左侧一个精致的水晶瓶,里面插着一朵有点发黄的百合,很显然这朵花是几天前放的。我飘近桌子,发现花瓶后放着一个精致的首饰盒,我想打开看看,可是我无法打开。

我心里不禁在想,为什么我死了一年多了,而我们的家还在?难道是我的死让他感到内疚,而特地把这一切完好地保留下来……

于是我天天守着我们的家,我感觉总有一天他会出现在这里。

几天后的一个傍晚,我正站在窗户前回忆着我们以前的美好。这时,门开了,我猛一转头,看见了他。他还是那么帅,一点没变,只是沧桑了很多。我心里无比激动,总算等到他了,我赶紧飘向他,迎头一股股浓浓的酒味。

他喝酒了,只见他轻轻扣上门,然后一步步歪歪斜斜地走到我照片前,他伸手爱怜地摸着照片上我的脸,深皱着眉头,脸上开始扭曲,痛苦的神情让我想起他当初对我的不辞而别,一切都是那么突然,突然地失踪,突然地就这么抛弃了我,突然我就那么死了……

我开始有些恨他,我对他现在所做的一切很不明白,他既然抛弃了我,而又为什么还对我这么留恋?

他轻微地呻吟着,原来他哭了。这是我第一次看见他哭,他颤抖着手拿起花瓶后的那个首饰盒,打开,里面一颗绚烂的钻戒。我讶然,难道这颗戒指是属于我的?他呆呆地对着戒指苦涩地笑着……

“为什么?为什么你那么傻?为什么不相信我?为什么就那么抛下我走了,让我一个人在世上独自受罪!”

我?他说我傻,说我不相信他?居然还说我抛下他?这是怎么回事?这一切的一切又是怎么回事?我开始迷惘起来。我想我应该弄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许久,他起身用手抹了一把脸,衣服皱皱的,头发乱糟糟,他似乎根本不在乎。他临走时再深深看了一眼我的照片,眼神里有极深的爱意,也有极深的埋怨。

轻轻地他关上了门,我听到下楼脚步声。我知道他走了,我穿出房子飘了出去,我跟在他后面,无声无息。

跟着他上了车,他把车开到一家酒吧门口停了下来。接着我跟着他进了酒吧,他要了酒,伏特加,烈性酒。记得这是以前我独爱喝的酒,我不知道我那时为什么喜欢喝这种烈性酒,而他那时说我喝这种酒很酷,给他一种独特又个性的感觉,他很欣赏。

他没有在酒里加冰或是加别的什么,只是把酒从瓶里一次一次倒在杯子里,一杯又一杯灌进自己嘴里。一小时,他喝了半瓶直接趴在桌上,瞪着眼睛呆呆地看着酒瓶出神,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听到边上服务员偷偷地议论:“他啊,这里的常客,常跑这里来喝个烂醉,有时候不知道那里喝过,还醉醺醺的继续跑到这里来喝。真是可惜哦,这么帅的一个人,不知道受什么打击了,老是跑这里来买醉,有什么令他想不开的,真是自己找罪受啊。”

我默默听着服务员说他的话,我开始怀疑,这是不是他?他以前从来不这样的!看着他这样堕落,这样狼狈,真难以想象他当初是一个那么唯美的人。

他趴在桌上许久,突然站起身来,身子晃了晃,平衡了一下,慢慢走出酒吧。我依然默默的跟着他。

他上了车,点了根烟,猛吸了几口,随手按了CD盒,打开车窗,然后静静地靠在椅子上抽着烟。音乐响了起来:

    对你的思念是一天又一天

孤单的我还是没有改变,

     美丽的梦何时才能出现,

亲爱的你好想再见你一面。

 

秋天的风一阵阵地吹过,

想起了去年的这个时候,

你的心到底在想些什么,

为什么留下这个结局让我承受。

 

最爱你的人是我,

你怎么舍得我难过,

在我最需要你的时候,

没有一句话就走。

 

最爱你的人是我,

你怎么舍得我难过,

对你付出了这么多

你却没有感动过

……

我呆呆地听着这首歌。

我不知道他开往那里。一会到了高速公路上,我看到路牌是往绍兴方向的。他速度飞快,我开始为他担心,我正在担心着却听见他突然笑起来。他微笑着,再微笑着,我迷惑的看着他笑,这个笑容很可怕。

等我意识到不对有危险时……

这场爱,果然很残酷,残酷的现实和虚幻,残酷的过去和现在……

恨果然很暗淡,暗淡的思念和自责,暗淡的痛苦和悲伤!

我终日孤单地徘徊在我们的家,徘徊在西湖边。

 

夏天悄悄地来了,秋天来了,又很快又悄悄地离去。

转眼就是冬天,这天,我又站在西湖边,西湖边没有星星没有月亮,天空飘着片片的雪花,纯白的,轻轻的,随着风起舞。

一阵阵轻风吹过,我喜欢这淡淡的感觉,曾经也非常非常喜欢。风不停吹着,伴着丝丝愁绪。

时光改变不了西湖特有的颜色,也没有改变我这位幽灵的寂寞等待。

我静静地站着,晚风吹拂着忧郁的夜色,我一头长发随风飘舞。我转过头,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不远处,我走过去一看,是阿混!我总算等到他了,我们真的能在一起了,我再也不要离开他。

“阿混——”我边叫着边朝他奔去……

他却毫无表情,冷冷的看着我,“是在叫我吗?

我被他这奇怪的举动吓呆了,我收住脚步。

“阿混!”我小心翼翼再叫了声。

“你是谁啊? ”他问我。

“你又是谁?” 我莫名其妙地反问。

“我不知道我是谁,我的一切记忆被我遗忘了。”说完,他头也不回地走了。

我愣在那里,我才想起我曾经做过的梦。

我终于知道了,那个熟悉的背影,原来是阿混。阿混?他就是我日夜等待的阿混? 我看着他冷冷离去的背影,很不甘心我所等待的就是这么一个结局,我追了出去,他越走越快,似乎根本就想逃离我,我拼命地追,一个追,一个逃……

……

        十二

慢慢地,我睁开眼睛,迷迷糊糊,脸上满是泪痕。等我看清四周,发现我正趴在电脑面前。我摸摸电脑,再摸摸我的额头,是真实的,我能摸到东西了

我死劲拧了自己,很疼,我又拧,还是疼,我实在不敢相信,我刚从梦中醒来,我无法接受我变成人了,我吓坏了,我被这一切吓坏了!

这完全就是我梦中的情景。“阿混”名如其人,就是个混混儿,他哪有那般的的“痴情”?为我而死?只不过我的痴情幻觉罢了!他其实是个实足的人渣,无赖,是个网络骗子,是他毁了我呀。

一个月过去,我的神智恢复了正常,我总算接受了我不是幽灵,我是人,只是我不小心掉进了虚拟的空间,不小心丢失了自己。

在那空间里我得到什么?得到的全是些虚拟的东西,毫无意义,毫无价值。我失去什么?我失去了青春该有的本色,我失去了自我,我还把宝贵的时间放肆地挥洒在虚拟的空间里。看着镜子里的我,瘦得皮包骨,脸色那么苍白,这就是沉迷于网游的结果,我好后悔。现在,我决定去寻找自己,寻找现实中真正属于我的轨迹和即将要走的路,寻找丢失了的自我……

最真实的也就是这种生命在体内流动的感觉,这种让我越来越喜欢的感觉。这种感觉让我醒悟,我该努力去热爱生命,热爱现实生活,再也不要沉迷于网络了……

窗外依然阳光灿烂,我想我该出去走走,外面的阳光本来就是属于我的…… 

 

 

这是谁的“网恋”?

http://book.jd.com/(京东购书)

      http://book.dangdang.com/(当当购书)

      http://www.amazon.cn/(卓越亚马逊)

http://baike.baidu.com/link?url=_2HVtt8pvS8cRg5LYQ5jE3GfAdBW2v-u6NsevgIo7WfEE3dPzFKvsYiL8V0y2eqhreqfk-zBaBbaGr4DTpwk2J1jypEoO1Y3YdZiL9Z60zYkaADY8GlBxFsdB22YOQKl1caYU_13HU8S04bfvgi0RK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