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工人作家
工人作家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9,296
  • 关注人气:36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骗子脂砚斋是如何成为红学“权威”的?

(2018-08-12 16:23:10)


我在前面的博文中提出了一个观点:脂砚斋炮制的《脂砚斋重评石头记》是在1786年以后出炉的,脂砚斋声称他在1754年(甲戌年)就重评了《红楼梦》是百分之百的谎言。因为在1754年,曹雪芹还没有开始写作《红楼梦》。

可能有网友会问——你凭什么说脂砚斋是在1786年以后才炮制《重评石头记》呢?

我的解释如下:

《红楼梦》的手抄本流传到社会上之后,受到了读者的热烈欢迎。但是,读者们也感到好奇,大家纷纷猜测,曹雪芹是什么人?竟然能写出这样惊世骇俗的小说。后来,人们逐渐了解到,曹雪芹是曹寅的后人,雍正皇帝抄了曹家,曹雪芹也就失去了穿金戴银、吃香喝辣的小少爷身份,沦落到了社会底层。于是,人们就纷纷猜想,正是因为曹雪芹承受过抄家之痛,他才能写出如此刻骨铭心的《红楼梦》。

然而,人们马上又想到了,皇帝查抄大臣的家,属于高度敏感的题材。曹雪芹写这样的小说,实在是太危险。问题在于,乾隆皇帝对《红楼梦》是什么态度?如果乾隆皇帝讨厌《红楼梦》,《红楼梦》就有可能被朝廷封禁。要知道,康熙、雍正、乾隆三朝都在大搞文字狱。文人一旦被牵扯进文字狱,后果非常可怕,轻的会被关进监狱,重的会人头落地,甚至可能祸及九族。

我强调一下,曹雪芹的好友敦诚敦敏兄弟就有这种担心。他们敬重曹雪芹,喜欢《红楼梦》。他们想把《红楼梦》推向世界,但又怕引发朝廷不满,招来灾祸,最终,他们想到了叔叔额尔赫宜。额尔赫宜酷爱文学,乃至于给自己起了“墨香”的名号。于是,他们把《红楼梦》交给了叔叔墨香,想看看墨香是什么态度。墨香看了《红楼梦》,大为赞赏,建议敦诚敦敏兄弟把《红楼梦》推向社会。敦诚敦敏兄弟向墨香说了实话——他们胆子小,怕推广《红楼梦》会触怒朝廷,招来灾祸。墨香虽然辈分比敦诚敦诚高,年纪却不大。曹雪芹去世时,墨香只有二十岁,比敦诚小了整整十岁,比敦敏小得就更多。正因为年纪小,墨香的胆量特别大,天不怕地不怕。他看到敦诚敦敏兄弟不愿出头,毅然提出,他来推广《红楼梦》。墨香的热情正中敦诚敦敏兄弟的下怀。他们也就把《红楼梦》书稿交给了墨香。墨香随即让手下人抄写了几份《红楼梦》的书稿,开始向满清贵族推荐《红楼梦》。结果,墨香成功了。凡是看到《红楼梦》的满清贵族,纷纷赞扬这部小说写得精彩!

至于敦诚敦敏兄弟,他们却再也不理会《红楼梦》了。即便后来《红楼梦》受到读者热烈欢迎,出了大名,曹雪芹也因此出了大名,他们仍旧不理会《红楼梦》。按理说,敦诚跟曹雪芹的关系更亲近一些,他应该表明态度,他却一言不发。敦诚还做了一件显得刻薄寡恩的事情。敦诚是很有才华的诗人。他把朋友们的诗篇收集到一起,编辑了一本《闻笛集》。要说起来,曹雪芹既然是敦诚最好的朋友,敦诚应该把曹雪芹写的诗篇收进《闻笛集》。但是,敦诚却没有把曹雪芹的任何诗篇收进《闻笛集》,他好像根本不认识曹雪芹。敦诚为什么这么做?很明显,他害怕朝廷一旦封禁《红楼梦》,又知道他跟曹雪芹关系密切,他会受到惩罚。还需要说明的是,1791年,敦诚去世。他或许没有看到正式出版印刷的《红楼梦》。但是,敦敏是1798年去世的,他肯定看到了正式出版印刷的《红楼梦》。遗憾的是,敦敏也不对《红楼梦》表明态度。显然,他也不敢赞扬《红楼梦》。

乾隆皇帝的堂兄宏旰也同样有这种担心。他认为《红楼梦》是好小说,但他却觉得书中有政治错误,不敢阅读。我请网友们注意,宏旰是乾隆皇帝的堂兄,身份之高贵可想而知。他对《红楼梦》都如此小心翼翼,一般人对《红楼梦》是什么态度,也就可想而知了。

总之,在1786年之前,人们虽然喜欢《红楼梦》,却不敢多谈这部小说。理所当然,更不会有谁评论《红楼梦》。大家都怕说多了会招来灾难。

至于脂砚斋,他确实喜欢《红楼梦》。而他喜欢《红楼梦》有独特的原因,这就是,他也遭受过抄家之痛,他对曹雪芹的身世跌落感同身受。然而,正是由于他也遭受过抄家的灾难,他在1786年之前,就更不敢评论《红楼梦》。他担心,他如果评论了《红楼梦》,乾隆皇帝一旦对《红楼梦》翻脸,他会受连累。由于他的家族也被朝廷抄没,朝廷惩罚他会更加严厉!

让人叹息的是,天下之事难以预料。到了1786年,情况突然有了变化。那个时候,乾隆皇帝已经开始编纂《四库全书》。他要大贪官和珅担任《四库全书》的总编辑。于是,和珅就有了收集天下书籍的权力。结果,和珅看到了《红楼梦》。我在前面的博文中说过,著名演员王刚先生表演的和珅距离真实的和珅是很远很远的。真实的和珅是个学识渊博的大才子,他非常喜欢读书。正因为是大才子,正因为喜欢读书,和珅也就格外喜欢《红楼梦》。于是,他把《红楼梦》献给了乾隆皇帝。他想看看乾隆皇帝对《红楼梦》什么态度。任何人都没有想到,乾隆皇帝并不讨厌《红楼梦》,而是喜欢《红楼梦》。当然,乾隆皇帝是聪明人,他了解人们在顾忌什么,担心什么。于是,乾隆皇帝避开了曹家被抄的地雷,硬说《红楼梦》写的是康熙朝权臣明珠的故事。这一下,乾隆皇帝等于给《红楼梦》开了绿灯。

我可以断言,和珅马上就把乾隆皇帝对《红楼梦》的态度传播了出去。人们这才放了心,认定朝廷不会为难《红楼梦》,自然也不会为难评论《红楼梦》的人。

我的看法是,脂砚斋是在得知乾隆皇帝喜欢《红楼梦》之后,才有勇气给《红楼梦》写评语,才开始炮制《脂砚斋重评石头记》。让人气愤的是,脂砚斋居心不良,他不是敬重曹雪芹,而是打压贬低曹雪芹,歪曲丑化曹雪芹。

有一点不容置疑,天下人都认为,曹雪芹之所以写《红楼梦》,应该跟曹家被抄有关联,乾隆皇帝硬说《红楼梦》写的是明珠的故事,太离谱了。脂砚斋自然也是这样想。于是,他就一口咬定,《红楼梦》写的是曹家的故事,贾宝玉是曹雪芹的自传。他当然也知道,他的观点跟乾隆皇帝的观点不一致,他就更不敢使用自己的真实姓名,只能用脂砚斋的名号招摇撞骗。

我的推测是,在1787年,脂砚斋花费了整整一年时间炮制《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然后在1788年春节送到庙会上出售,结果是顺利售出。由于《脂砚斋重评石头记》中提到了“甲戌”的年号。后人就把这部书稿称为甲戌本。(我请网友们记住甲戌本这个词汇,这个词汇在红学中非常重要。)

甲戌本顺利售出,脂砚斋大为开心。他继续大卖力气,又搞了一本《脂砚斋四阅评本石头记》,到了1789年的春节,他又把书稿送到庙会上。这一次,他又成功出售。由于书稿中有“己卯冬月定本”的文字。后人又把这部书稿称为己卯本。

到了1790年,脂砚斋又把一部《脂砚斋重评石头记》送到庙会上出售。由于书中有“庚辰秋月定本”,后人又把这部书稿称为庚辰本。

我们可以推断,脂砚斋是下决心吃定《红楼梦》了。他的计划是每年出售一本《石头记》,每年捞上几十两银子。

但是,到了1791年,一个让脂砚斋目瞪口呆的事件发生了:在京城里,一个名叫程伟元的书商打着翠文书屋的旗号出版印刷了一百二十回的全本《红楼梦》,摆放在书店里发售。这部《红楼梦》不但是全本的,而且是用活字排版印刷的,看上去精致漂亮。更让人叹息的是,抄本《红楼梦》只能一本一本的卖。印刷本的《红楼梦》却是上百本摆放在书店里,人们可以随意购买。尤其绝妙的是,印刷本的《红楼梦》价格低廉,一二两银子就能买一套。后人把这版《红楼梦》叫做程甲版。

最让脂砚斋心慌意乱的是,市面上还有传说,这全本的《红楼梦》乃是乾隆皇帝授意印刷出版的。

这里还有几个小故事。

第一、乾隆皇帝对未完成的《红楼梦》感到不满意,要求和珅找人补写《红楼梦》。于是和珅找到了高鹗,要他补写《红楼梦》。高鹗迷恋《红楼梦》,他奋力写作,补写了后四十回章节。需要强调的是,按照曹雪芹的构思,贾家被抄之后,贾宝玉是彻底沦落到了社会底层,他先是坐牢,出狱之后靠乞讨要饭为生,处境非常悲惨。然而,乾隆皇帝不喜欢这个结局,他要一个比较美好的结局。于是,高鹗就让《红楼梦》中的皇帝赦免了贾家的罪孽,又让贾宝玉参加了科举考试。贾宝玉居然还考中了进士,可以当官了。最后,贾宝玉又成佛了,穿着大红袈裟升天而去。

应该说,高鹗如此安排贾宝玉的结局,完全背离了曹雪芹的设想。但是,乾隆皇帝喜欢这样的结局。

第二、《红楼梦》于1791年出版第一版。要按照一般的出版规则,书商总是要把这第一版卖上几年,把制版的成本捞回来,赚上一些钱财,再出第二版。但是,和珅把《红楼梦》献给乾隆皇帝赏阅。乾隆皇帝看过之后,又不满意了。这里有两个理由。一个是书中错字漏字太多,看上去非常混乱。一个是书中虽然以北京话为主,却掺杂了大量的南方话,乾隆皇帝看着很不舒服,他要求把南方话全部删除,都改换成北京话。(我请网友注意,我认为曹雪芹是在南京两江总督衙门写的《红楼梦》。书中掺杂大量南方话正好印证了我的推测。曹雪芹是在北京长大的,他如果在北京写《红楼梦》,书中就不应该有那么多南方话。正因为曹雪芹是在南京写《红楼梦》的,他身边的人当然说的是南方话。曹雪芹受环境影响,书稿中才出现了大量的南方话。)

第三,对乾隆皇帝的旨意,和珅全部接受。他找人修改了《红楼梦》的文字,要求程伟元再次出版。结果,在1792年,第一版出版后仅仅七个月,第二版《红楼梦》就急火火问世了。平心而论,这两版《红楼梦》出版的日期太接近了,完全违反了商业规则。书商如此操作,肯定赔钱!这只能解释为,皇帝的意志起了作用。我甚至怀疑,出版印刷《红楼梦》的本钱,就是乾隆皇帝拿出来的。皇家当然不在乎赔钱不赔钱,只要求书籍好看漂亮。至于后人,把这第二版《红楼梦》叫做程乙版。

事情到了这一步,脂砚斋意识到,他的生财之路彻底断绝了。事情明摆着,既然书店里有物美价廉的全本《红楼梦》,也就不会有人花几十两银子去买八十回的手抄本《红楼梦》了。

脂砚斋虽然痛恨全本的《红楼梦》印刷售卖,却无可奈何。他只好放弃了他歪曲《红楼梦》,贬低曹雪芹的恶劣行径,自认时运不济。

我再多说一句——脂砚斋总共炮制过三个版本的脂砚斋评论石头记。第一个版本叫甲戌本,第二个版本叫己卯本,第三个版本叫庚辰本。

也就从1791开始,一百二十回的全本《红楼梦》风行全国。不但老百姓爱看,连满清统治集团也爱看。据史料记载,西太后就非常喜欢《红楼梦》。她还想在书稿上写一写阅读感想。但印刷出版的《红楼梦》空白太小,难以写评论。西太后就命令大臣们抄写了一部《红楼梦》,并且留出空白。随后,西太后就反复阅读大臣们抄写的《红楼梦》,而且在空白处写了评语。至于西太后为什么喜欢看《红楼梦》,原因也很简单。在西太后当政时期,中华民族陷入了深重的灾难。西太后被搞得焦头烂额,寝食难安,浑身承受。《红楼梦》的内容是描写大家族的衰败,引发了西太后的心理共鸣。

至于知识分子阶层,对《红楼梦》更是异常热情。大家开始探讨《红楼梦》中人物的原型是谁?这一下可热闹了,众多饱学之士尽情自由想象。有人说,《红楼梦》人物的原型是顺治皇帝和董贵妃;有人说,《红楼梦》影射了康熙王朝的政治斗争;有人说,《红楼梦》中的人物影射了雍正王朝的一大群著名学士。甚至有人说,曹雪芹同情明朝,憎恶清朝,《红楼梦》中包含着反清复明的思想内容。在这一片热热闹闹的讨论中,研究《红楼梦》居然成了一门大学问,被叫做红学。自然,一般读者也发现,所有这些评论都像是猜谜语。于是,人们把这样的红学叫做索引派。

至于脂砚斋呢?让人欣慰的是,他炮制的《重评石头记》被读者忘却了、抛弃了。一句话,脂砚斋在读书界销声匿迹了。他什么时候死的,无人知晓。他到底是谁,无人知晓。总之,有关脂砚斋的一切成了无解的谜团。

转眼之间,一百三十年过去了。历史在前进。满清王朝崩溃,中国进入了民国时期。然而,人们对《红楼梦》的热情有增无减,研究《红楼梦》的人越来越多。于是,有人提出,红学、敦煌学、甲骨文研究是现代中国文化的三大显学。不过,人们也越来越觉得,索引派的红学虽然说得天花乱坠,很吸引人的眼球,却过于信口开河,已经近乎于高烧四十度、脑袋发昏、满口雌黄、胡言乱语了,实在让人难以接受。人们开始期待更为实在,更为可信的红学研究。

似乎是为了顺应人们的心理需求,一位特殊的学者上场了。他就是胡适。

胡适1917年进入北京大学担任教授。到了1921年,胡适写了一篇文章《红楼梦考证》。胡适提出,索引派的各种高谈高见完全是不着边际的胡扯,《红楼梦》的作者曹雪芹是曹家的后人,《红楼梦》中贾府的原型就是曹家,贾宝玉的原型就是曹雪芹,《红楼梦》等于是曹雪芹的自传。

应该说,胡适的见解完全摆脱了索引派的胡说八道,显得实实在在。但是,人们又认为,胡适的见解过于平凡普通。因此,人们并不接受胡适的观点。

胡适看到人们不接受他的观点,心里气鼓鼓的,但也无可奈何。

转眼之间,六年过去了。到了1927年,有几个神秘人物把一份奇特的书稿卖给了胡适,这就是甲戌本的《脂砚斋重评石头记》!不过,这份书稿并非全稿,而是一份残缺的书稿,只有十六回。绝妙的是,《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的第一回是完整的。在第一回上,有那段著名的“作者自云”,有脂砚斋对曹雪芹去世的痛惜。在后面的章回里,还有脂砚斋对于秦可卿的那段欲盖弥彰的评语。

胡适仔细研究了这份残缺的甲戌本,顿时兴奋起来。因为,他的观点和脂砚斋的观点合拍了。换言之,脂砚斋的评语验证了他对《红楼梦》的见解,这就是——贾府的原型就是曹家,贾宝玉的原型就是曹雪芹,《红楼梦》是曹雪芹的自传。

于是,胡适向社会宣布,他得到了《红楼梦》最早的版本,就是甲戌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他大喊大叫,脂砚斋应该是曹雪芹的亲人,至少是曹雪芹的好朋友,脂砚斋了解曹雪芹创作《红楼梦》的有关情况,《脂砚斋重评石头记》是最原始的《红楼梦》书稿,是一份文学至宝,无比珍贵。最要紧的,《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充分证实,他对《红楼梦》的观点是正确的。

这一回,情况大变了。人们面对胡适手里的《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再也难以反对他的观点。于是,有些人开始接受胡适的观点。

其后,人们又发现了己卯本的《脂砚斋四阅评本石头记》。这也是一份残稿,只有四十回。再往后,人们又发现了庚辰本的《脂砚斋重评石头记》。这份书稿有七十八回,可以算是完整的。

到此为止,已经被历史抛弃,被人们遗忘的《脂砚斋重评石头记》重新粉墨登场了。人们仔细研究了脂砚斋的评语,有人还做了统计,脂砚斋的评语总共有三千多条,数量非常庞大。而且,这些评语确实证实了胡适对《红楼梦》的看法——贾府原型说、曹雪芹自传说。于是,人们接受了胡适的观点。

也正因为人们接受了胡适的观点,旧的索引派红学彻底寿终正寝了,民国时期新的红学诞生了。新红学的核心观点就是贾府原型说和曹雪芹自传说。而脂砚斋也就成了民国时期新红学的最高权威!

事情可真是吊轨啊!假如脂砚斋地下有知,他一定会高兴得大喊起来:老天爷,我脂砚斋在乾隆朝无人理睬,到了民国时期,我抖起来啦!

然而,胡适的观点是错误的!虽然他的观点跟脂砚斋的观点合拍,他的观点还是错误的!因为,脂砚斋是骗子!

新中国建立后,红学研究出现了全新的局面。人们深入地考察了曹雪芹的生平,仔细研究了脂砚斋的评语。人们逐渐认识到,胡适的观点是不正确的,脂砚斋也是在满嘴胡扯。最重要的一点是,人们否定了贾宝玉的原型是曹雪芹,否定了《红楼梦》是曹雪芹的自传。

自然,由于政治上的原因,胡适的观点也无人理会了。

但是,此后,一个颇为奇怪的现象发生了,虽然脂砚斋的核心观点被否定了,但是,很多人仍旧崇拜脂砚斋,仍旧把脂砚斋当成评论《红楼梦》的最高权威。有人甚至想建立一门“脂学”,专门研究脂砚斋

即便到了今天,还有很多人对脂砚斋供奉有加。而且,有人还根据脂砚斋的评语大做文章。上演了索引派还阳的闹剧!

老实说,对这样的状况,我深深感到疑惑。我的看法是,人们只要了解曹雪芹的人生经历,再仔细阅读脂砚斋的评语,就能够发现,脂砚斋根本不认识曹雪芹,他更不是曹雪芹的亲人,他是硬跟曹雪芹套近乎,他也不懂什么是文学创作,他对曹雪芹的评语完全是胡说八道。总而言之,脂砚斋是地地道道的骗子!

或许,会有网友提出问题,你凭什么说,只要仔细阅读脂砚斋的评语,就能发现他是在胡说八道呢?

另外,胡适到底是如何得到《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的?究竟是什么人把《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卖给胡适的?也成了谜团。因为,胡适本人一直拒绝说明,是什么人把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卖给了他。人们追问急了,胡适就说,他忘了是什么人把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卖给他的。总之,胡适手里的脂砚斋重评石头记》成了来历不明的货色。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谜团还越闹越大。最近几年,甚至有学者认为,所谓胡适得到《脂砚斋重评石头记》残稿的情况,纯粹是个故事,纯粹是个大骗局!

那么,这个骗局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我将在下一篇博文中讨论这两个问题。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