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工人作家
工人作家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9,296
  • 关注人气:36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骗子脂砚斋是如何打压贬低曹雪芹的(中)

(2018-06-13 17:28:41)
标签:

文化

在上一篇博文中,我介绍了《脂砚斋重评石头记》手抄本出笼的经过。我的看法是:这个手抄本是在1786年前后,某个处于北京社会底层的无耻之徒以脂砚斋为名号炮制出来的。这个无耻之徒根本不认识曹雪芹,根本不了解曹雪芹的生活经历和家庭情况,当然也更不可能了解曹雪芹是如何写作《红楼梦》的。他只是靠着多方打听,才了解了曹雪芹的些许生活片段。但是,他为了捞取钱财,就走上了造假行骗的道路。他冒充曹雪芹的长辈,摆出一副完全了解曹雪芹的姿态,抄写了《红楼梦》的书稿,加上了一大堆拙劣愚笨、荒唐可笑的评语,然后送到市场上出售,以便捞取几十两银子。最最恶劣的是,脂砚斋还竭尽全力打压曹雪芹,抬高自己,以便欺骗世人,混淆视听。

那么,脂砚斋是如何具体操作的呢?在这篇博文中,我就分析一下脂砚斋的丑恶表演。

我们翻开《脂砚斋重评石头记》,最先看到的是章回目录。进入正文的第一页,会看到一个凡例。这个凡例相当于《红楼梦》的内容介绍。但是,其文笔非常混乱杂芜,纯属拼凑文字。脂砚斋拼凑出这样一个凡例,正好表明他的文化程度相当底下。对这个凡例,我们没有必要做任何评判。因为它根本不值得评判。

然而,在这个凡例的最后,出现了一段非常特殊的文字,却很值得讨论。

我先把这段文字复制下来:


此开卷第一回也。作者自云:因经历过一番梦幻之后,故将真事隐去而借通灵之说,撰此石头记一书也,故曰甄士隐云云。但书中所记何事何人?作者又自云:今风尘碌碌,一事无成,忽念及当日所有之女子,一一细考较去,觉其行止见识皆出于我之上,何我堂堂须眉诚不若此裙钗哉?实愧则有馀,悔又无益之大无可如何之日也。当此则自欲将已往所赖天恩祖德,锦衣纨裤之时,饫甘餍肥之日,背父兄教育之恩,负师友规谈之德,以至今日一技无成,半生潦倒之罪,编述一集,以告天下人。我之罪固不免,然闺阁中本自历历有人,万不可因我之不肖,自护己短,一并使其泯灭也。虽今日之茅椽蓬牖,瓦灶绳床,其晨夕风露,阶柳庭花,亦示有(妨)我之襟怀笔墨。虽我未学,下笔无文,又何妨用假语村言敷出一段故事来,亦可使闺阁昭传,复可以悦世人之目,破人愁闷,不亦宜乎?故曰:贾雨村云云。

 

我估计,凡是看过《红楼梦》的网友对这段文字都是非常熟悉的。因为,在人民出版社出版的《红楼梦》中,正文一开始就出现了这段文字。而且,网友们大多觉得,这段文字简单介绍了曹雪芹的生活经历,阐述了曹雪芹写作《红楼梦》的指导思想。它是非常非常重要的。更耐人寻味的是,这段文字有强烈的忏悔意味,曹雪芹似乎是忏悔自己走错了人生之路,认为自己这一辈子是虚度了光阴,完完全全白活了。

更有甚者,还有许多读者认为,既然《红楼梦》的正文中有这段文字,这段文字就应该是曹雪芹本人写下来的。

但是,在这里,我要大声疾呼,这段文字绝对不是曹雪芹写的,在《红楼梦》的原稿中绝对没有这段“作者自云”,这段文字是脂砚斋杜撰出来,强加给曹雪芹的。

因为,古往今来,无论中西,任何一位写作长篇小说的作家,都不可能在自己作品的开端,写上一段“作者自云”,因为这不合乎文学创作的规则。

需要强调的是,作家写作长篇小说,最要紧的是尽快让读者进入作品营造的虚拟天地。所以,作家必须尽量少说没用的废话。因此,在作品的开端写什么《作者自云》之类的文字是犯了创作的大忌讳,只能让读者不耐烦。作家们都不会这样干,理所当然,曹雪芹也不会写这样的文字。在一般情况下,作家只会在小说的结尾后面,写一篇后记,介绍自己是如何写作这部书稿的。

而且,从古文写作的角度来看,这段文字写得也实在是太笨拙了。其中有很多句子还是病句,是根本讲不通的语句。读者只能联系前后的文字,猜测其中的含义。曹雪芹是写文章的高手,他绝不会写出如此愚蠢的文字。这只能表明,文化骗子脂砚斋的写作水平相当幼稚。打个比方吧。以脂砚斋如此的写作水平,他要参加科举考试,只怕连个秀才都考不上。

脂砚斋之所以违反常规,杜撰这段文字,目的很明确,就是暗示读者,他认识曹雪芹,他跟曹雪芹的关系非常亲密,他了解曹雪芹的生活,他更了解曹雪芹写作《红楼梦》的详细情况,以此提高他的身份。

然而,恰恰是这段文字,充分表明,脂砚斋不认识曹雪芹,他跟曹雪芹没有任何关系,他不了解曹雪芹的生活,更不了解曹雪芹写作《红楼梦》的详细情况。

首先,脂砚斋说,曹雪芹认为自己“风尘碌碌,一事无成”。这完全是谎言!

实际上,曹雪芹不是“一事无成”,而是大有成就!

第一,人们都知道,曹雪芹是作家。但实际上,曹雪芹还是杰出的画家。他多年从事绘画,而且达到了很高的水平。曹雪芹正因为精于绘画,还跟当时的一位著名画家成了好朋友。这位画家名叫董邦达。他是乾隆皇帝的宠臣,担任过礼部尚书和工部尚书的重要官职。让人感慨的是,董邦达特别看重他跟曹雪芹的友谊。史料记载,董邦达跟曹雪芹有过一次聚会。董邦达甚至说,他跟曹雪芹的这次聚会可以和王羲之的兰亭会相比。如果问,董邦达为什么如此尊敬曹雪芹?就是因为曹雪芹的绘画水平极高。大家不要忘记,董邦达是尚书级别的高官,曹雪芹却是普通老百姓。身为老百姓,却能让皇帝的宠臣心怀深深的敬意,这只能说,曹雪芹的人生之路走得非常成功,其色彩相当明亮,绝无丝毫灰暗之处。

我还要指出,曹雪芹的绘画很受当时北京财主们欢迎。当曹雪芹迁居北京西郊之后,仍旧有财主追到西郊,请曹雪芹画画。但是,曹雪芹只肯给自己欣赏的财主画画,假如碰到他讨厌的财主,他还拒绝给此人画画。在这里,我还要纠正世人的一个误解,世人总是认为,曹雪芹处于极端穷困之中。其实,曹雪芹依靠给人画画,就能赚取大量银子。他根本不是穷人!

第二、曹雪芹不但善于绘画,他还有多方面的才能。由此,曹雪芹还写作了一部书稿,名叫《废艺斋集稿》。这部书稿分为八册。第一册是专门讲解刻印章的,详细讲述了选石,制钮,刻印,章法,刀法。第二册是专门讲解如何扎风筝的。这一册里还有董邦达写的序言。第三册是专门讲解编织工艺的。第四册是专门讲解脱胎工艺的。第五册是专门讲解织补技术的。第六册是专门讲解印染的。第七册是专门讲解雕刻竹器工艺的。第八册是专门介绍烹调技术的。

网友们想想吧,曹雪芹竟然精通如此众多的工艺技巧。他实在是太有才了!

要问曹雪芹为什么写作《废艺斋集稿》,就更让人感动了。却原来,曹雪芹看到当时社会上有很多残疾人,这些残疾人的生活非常困苦,前途无望。曹雪芹就想帮助这些残疾人。希望这些残疾人掌握他介绍的各种工艺技巧,借以生存下去。《废艺斋集稿》中的“废”字指的就是残疾人。“废艺”的含义就是残疾人可以掌握的工艺技能。

而且,史料有明确的记载,曹雪芹还亲自指导众多不同类型残疾人掌握了相关的工艺技能。比如,曹雪芹帮助肢体残缺者学习制作风筝,然后出卖。再比如,曹雪芹帮助盲人学习编织,然后出卖。这些残疾人有了工艺技能,赚了很多钱财,大大改善了生存状态。他们对曹雪芹是非常感激的。

如果用现代的语言讲,曹雪芹充当了慈善家的角色,他积极地救助弱小,扶危济困。网友们可以设想一下,曹雪芹时时刻刻关注着社会上的穷困百姓,同时采取实际行动,力图让他们摆脱穷困,怎么会是“风尘碌碌,一事无成”呢?换个说法,曹雪芹有能力帮助残疾人,正好说明他本人的日子过得还不错。如果曹雪芹连自己的日子都过不下去,他还有闲心关注那些残疾人,帮助那些残疾人吗?他还有闲心写作《废艺斋集稿》吗?

显然,脂砚斋并不了解曹雪芹的真实生存状态。他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我还要说一句惋惜之言。如果《废艺斋集稿》能够流传下来,那就太好了。这本书将有助于我们了解曹雪芹的生活足迹。但是,据史料记载,这部书稿先是落入满清某位皇族之手,后来又落入某位日本商人之手。现如今,这位日本商人的下落已经无从考察,也找不到这位日本商人的后代。总之,《废艺斋集稿》已经失传了!

其次,脂砚斋说:曹雪芹自认为“忽念及当日所有之女子,一一细考较去,觉其行止见识皆出于我之上,何我堂堂须眉诚不若此裙钗哉?

这段话的意思很清楚。意思是,曹雪芹的身边有很多了不起的姑娘。这些姑娘的见识都非常高,让曹雪芹自愧不如。

这又是脂砚斋的胡说八道。

曹雪芹出生于南京江宁织造府。他三岁时,雍正抄了曹雪芹的家。曹雪芹跟随长辈回到了北京。住进北京南城蒜市口的一个四合院中。当时,这个四合院有十七间半房屋,居住着曹雪芹的奶奶,曹雪芹的大婶,曹雪芹的堂兄曹天佑,曹雪芹的父母,还有三对仆人夫妇,再有就是曹雪芹。

大家看一看,曹雪芹身边哪里有什么了不起的姑娘。根本没有的!

事情明摆着,脂砚斋是看了《红楼梦》之后,发现曹雪芹在书中写了那么多好姑娘,就猜想曹雪芹一定见识过很多好姑娘。这正好表明,脂砚斋根本不懂文学创作。脂砚斋就是不明白,一个作家,即便没有见过什么好姑娘,也能写出一大堆好姑娘来。这就是作家的创作才能。

最后,脂砚斋又说:曹雪芹自认为“自欲将已往所赖天恩祖德,锦衣纨裤之时,饫甘餍肥之日,背父兄教育之恩,负师友规谈之德,以至今日一技无成,半生潦倒之罪,编述一集,以告天下人。

在这里,我得先讥讽一下脂砚斋。他写的这几句话完全不符合古汉语的语法规则,全都是病句,根本讲不通的。《红楼梦》是冠军级别的长篇小说。脂砚斋写上几句病句,摆放在《红楼梦》的开头部分,却不觉得丢人现眼,真是太可笑了!用句北京话讲,这叫不知道寒碜多少钱一斤。

然后,我要说,正是这段话,彻底表明,脂砚斋对曹雪芹的无知达到了顶点。他对曹雪芹的污蔑和贬低也达到了顶点。因为正是这几行肮脏的文字,把曹雪芹涂抹成了罪人,涂抹成了忏悔者,

让我们分析一下吧:

A、曹雪芹承受过“天恩”吗?完全是胡扯!天恩指的是皇帝的恩典。雍正皇帝抄了曹雪芹的家,雍正皇帝对曹雪芹的家族只有憎恶,没有任何恩德。曹雪芹本人更是没有承受过丝毫的天恩。

B、曹雪芹背弃过父兄的教育之恩吗?这更是胡扯!曹雪芹的父亲曹頫是个很糟糕的人物,他最大问题是浑浑噩噩、缺乏责任心。他占着江宁织造的官位,却不能承担责任。本来,江宁织造承担着向皇家进献丝绸织品的责任。曹頫却马马虎虎。他监制的皇家丝绸织品居然总是掉颜色。再有,当曹頫刚刚就任江宁织造的官职时,曹家亏欠皇家三十万两银子的税赋。曹頫曾向雍正皇帝表示,要在三年之内补缴这三十万两银子。但是,整整三年过去,曹家还是亏欠皇家三十万两银子的赋税,曹頫居然连一两银子都没有补缴。这也太说不过去了!结果,让皇家大为不满。雍正皇帝曾经严厉斥责曹頫:“你怎么这样?你也太不成才了!”后来,曹頫在出行时,又摆威风,他住官办的驿站,竟然打骂驿站的官员。驿站官员忍不下这口气,向雍正皇帝告状。结果,雍正皇帝发火了,下令抄了曹家。由此可见,曹頫根本不可能给曹雪芹什么好教育,他只能给曹雪芹很坏的教育。万幸的是,曹雪芹也看不上父亲的所作所为,他没有遵从父亲的教育。如果曹雪芹真的学习父亲,像父亲那样过日子,那可就糟糕了。我们就看不到《红楼梦》了。

C、曹雪芹享受过“锦衣纨裤之时,饫甘餍肥之日”吗?这更是胡说八道。曹雪芹从三岁起,生活就陷入了穷困,根本没有穿过好衣服,根本没有吃过好饭菜。他成年之后,通过自己的努力,掌握了绘画的技能,依靠着卖画,生活才有所改善。我们甚至可以设想,曹雪芹之所以能够吸引他的爱妻,就是因为他的爱妻看到了他的画作。

D、曹雪芹为什么要写《红楼梦》?脂砚斋认为,曹雪芹是在忏悔自己虚度时光,毫无作为。这是最最卑鄙、最最邪恶的歪曲曹雪芹。曹雪芹之所以写作《红楼梦》,是因为他充分认识到,中国的封建社会已经走入了穷途末路,中国的封建社会很快就要彻底崩溃!他是要抒发自己对封建社会即将全面覆灭的感慨。应该说,曹雪芹对中国社会的认识达到了前人从未达到的高度。他根本没有忏悔的意思,他也无可忏悔。需要忏悔的反倒是当时的封建社会!脂砚斋硬给曹雪芹戴上罪人的帽子,戴上忏悔者的帽子,是对曹雪芹最恶毒的侮辱!

至于脂砚斋为什么会产生《红楼梦》是曹雪芹忏悔之作的念头,原因也很简单。脂砚斋看到了,《红楼梦》的主人公贾宝玉对封建礼教和封建秩序是极端藐视的。贾宝玉不愿意读圣贤书,不愿意遵从封建礼教。脂砚斋本人是封建礼教的信奉者,他就觉得,贾宝玉的生活态度太不对了,贾宝玉是封建大家庭的不孝之子。因此,应该批判贾宝玉的所作所为。脂砚斋还胡乱猜想,曹雪芹之所以能写出贾宝玉的形象,是因为曹雪芹的性格跟贾宝玉一样。显然,脂砚斋从来不知道,曹雪芹的性格跟贾宝玉的性格差了十万八千里,完全是不同的人。贾宝玉喜欢跟女孩子纠缠,曹雪芹却是坦坦荡荡,待人友善,大有豪侠之风。脂砚斋也从来不明白,贾宝玉对封建礼教的反叛,对封建秩序的反叛,正是曹雪芹高度赞赏的。曹雪芹是在提倡鼓励贾宝玉的思想意识。

仅从这一点出发,就可以证明,脂砚斋根本不认识曹雪芹,也不了解曹雪芹的精神内涵。

总而言之,脂砚斋杜撰编造了这段“作者自云”,在这段文字中大肆丑化曹雪芹的形象,大肆歪曲曹雪芹的创作思想。

我还要强调一下,有某些人正是依据这段“作者自云”提出了三大见解:1、曹家是《红楼梦》中贾家的原型,2、曹雪芹是贾宝玉的原型,3、《红楼梦》是曹雪芹的自传。

我们必须说,这三大见解实在是错得无边无际了,实在是太荒诞了!实际情况是,曹家不是贾家的原型,曹雪芹也不是贾宝玉的原型,《红楼梦》也不是曹雪芹的自传!

把话说到底吧,《红楼梦》中的贾家是气势冲天的大贵族,曹家只是满清皇帝的包衣,是满清皇帝的奴才。大贵族与奴才的差距,就连傻瓜都看得出来。

按理说,这段虚假的“作者自云”写得并不高明,人们应该能够看穿它的虚假和荒谬。也就是说,这段“作者自云”应该遭到有识之士的唾弃和谴责。实际上,只要了解了曹雪芹的真实生平,再仔细阅读这段“作者自云”,就可以发现,脂砚斋是在胡说八道,是在歪曲丑化曹雪芹。然而,一个颇为怪异的现象发生了——脂砚斋的胡言乱语竟然完全得逞了!上百年过来,有很多人相信了这段“作者自云”,认为这段“作者自云”反映了曹雪芹的真实情况。有很多人还把这段“作者自云”当成了红学研究的神圣宝典,把它推上了红学研究的最高端。久而久之,甚至形成了一个规则——任何人想研究《红楼梦》,都必须精心研究这段“作者自云”,都必须向这段“作者自云”鞠躬哈腰、顶礼膜拜,都必须称赞这段“作者自云”。如果有谁对这段“作者自云”表示怀疑,就会遭遇白眼,就会承受冷遇。结果,黄土变成了黄金,假货变成了真货,魔鬼变成了美女!骗术变成了真知!无耻变成了高尚!

一言以蔽之,脂砚斋编造的这段“作者自云”在红学研究中造成了非常恶劣的影响,严重误导了红学的发展。堪称谬种流传!贻害世人!面对如此荒唐荒诞的局面,实在是让人叹息!让人心痛!

博文写到这里,我真想问问那些使出全身力气吹捧脂砚斋的人,脂砚斋的文字水平极低,他写的文字都是病句,难道你们看不出来吗?一个连话都讲不通顺的家伙,有什么资格评论《红楼梦》?

最要紧的,假的就是假的。我们应该揭穿伪装,我们应该批判欺骗。在这里,我要明确表态,曹雪芹没有写,也不会写这段“作者自云”,这段文字完全是脂砚斋编造的。所以,把它排列在《红楼梦》中开端的位置上是完全不对头的。由此,我建议,出版社以后出版《红楼梦》,应该删除这段“作者自云”。

让人气愤的是,脂砚斋炮制《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的封面,伪造“作者自云”,还只是他行骗的最初两步,接下去,他还玩了很多鬼花招,耍了很多鬼把戏。他的目的是进一步欺骗世人。那么,脂砚斋又干了哪些坏事呢?我将在下一篇博文中给以揭发。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