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经典精神分析
经典精神分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83,068
  • 关注人气:6,07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逐字稿|中国来访者的“老师移情”

(2018-12-22 21:57:55)
标签:

杂谈

分类: 职业督导
中国来访者的“老师移情”

 逐字稿|中国来访者的“老师移情”


    “老师”这一称呼究竟在中国文化中蕴含着怎样的意义?它是否有一些无意识的机制需要我们去理解?以及,这究竟会对我们的临床工作带来怎样的影响?
    首先,我想我们中国的治疗师都会有这样的经验,就是我们的来访者常常会把我们治疗师称呼为某某老师。同时,我们中国治疗师似乎也习惯了被来访者这样称呼。或许有人会说这并不值得大惊小怪,因为“老师”是时下中国最为流行的一种称呼,无论一个人是否真在行老师之职,都可能会被别人尊称为老师。但我猜想对今天在座的国外的分析家或治疗师来讲,就不一定会被他们的来访者称为老师了。

    于是这里就产生出一个问题,如果来访者将治疗师称为老师仅仅是中国文化语境下的产物,那么“老师”这一称呼究竟在中国文化中蕴含着怎样的意义?它是否有一些无意识的机制需要我们去理解?以及,这究竟会对我们的临床工作带来怎样的影响?

    下面我想先谈谈在以儒家文化为主导的中国文化背景下“老师”这个词语的含义。

    第一个层面的含义,“老师”是和“传道”联系在一起的。因为在中国传统社会中关于老师的职责有“传道授业解惑”之说。或者说,老师之职,不仅要教授学业而且也要对学生的人生困惑给予指导。

    第二个层面的含义,基于老师“传道”的角色,老师是应该被尊敬的。中国文化中不仅有“尊师重道”,“师道尊严”的说法,更有“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的说法。就是说,老师是应该被学生视作父母一样的长辈来尊敬的。我们可以看到在中国人的敬仰体系:“天地君亲师”中,老师是位列其中的,是最应该尊敬的五个对象之一。而这五个对象,就是所谓的“上位”。而“上位”和“下位”相对,意味着“上位”者拥有某种权力或权威。

    第三个层面的含义,就是师生之间的关系,应该是一种爱的关系。爱的感情,是儒家“仁学”的重要内容。仁者应该充满慈爱之心、具有人生智慧、人格魅力和善良的人。老师对学生的爱,是仁慈的、是有人生智慧的长者对后辈的爱。学生对老师的爱,是尊敬老师权威的,顺从的,以孝悌为核心的长幼有序的爱,是遵从于“礼”的爱。

    从上面对儒家文化下关于“老师”一词的语义分析,我们可以发现:老师是一个非常理想化的形象,不仅是人生的指导者,而且也是慈爱的给予者。所以,当来访者称呼治疗师为“老师”,并把治疗师放在那样一个处于上位的、类似父母的、权威的、人生导师的位置时,就发生了我这里说的“老师移情”。

    但是,在心理动力学的治疗关系中,治疗师与来访者本质上并不是“师生”关系。如果说移情是一种抵抗并且需要被分析的话,我们就需要思考在“老师移情”的背后,来访者可能防御着无意识中怎样的情感和欲望。

    或许我们可以从儒家的“仁学”理论中找到一些启示。论语中说:“其为人也孝弟,而好犯上者,鲜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乱者,未之有也。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孝弟也者,其为仁之本与。”

    也就是说,“孝、悌”是“仁”的根本,也是做人的根本。如果一个人在家里对父母孝顺,对兄长尊从,那么,在社会上就不会冒犯长辈、领导、老师的尊严,更谈不上“作乱”——做一些违背纲常的事情、违法乱纪的事情。

    而要达到仁的境界,就需要“克己复礼”,也就是说,要努力约束自己,克服自己的私欲,使行为符合礼的要求。这里可以清楚地看到儒家对“老、幼、尊、卑”这样的人和人上下等级观念的强调,要求处于“下位”的人对处于“上位”的人要无条件尊从,负面情绪的表达是不被允许的。

    但从精神分析的角度看,在无意识层面,处于“下位”的人也会对处于“上位”的人产生一种类似于“忌、羡”的既愤怒又渴望的情结。或者更具体地说,孩子也会在无意识中产生出指向父母的诸如愤怒、怨恨、攻击、占有、乱伦等情感和欲望。

    所以我认为,建立在“人性本善”基础上的儒家“仁学”并不情愿承认和面对人性当中的不善的方面。儒家对自身道德修养的强调,或许正是对人性中种种“恶念”的防御。由此,我们可以假设,“老师移情”也防御着来访者无意识中对于处于“上位”的权威的敌意,其背后也是孩子对于父母负向情感的防御。

(为遵守保密协议,保护来访者隐私,此处隐去原文的案例说明)

    中国人说“学高为师”“能者为师”,而老师即是握有了相当能力的人,也是掌握了某种真理和权力的人。所以,我们当然应该“爱戴”老师,听老师的话。来访者的梦里的我就处在这样一个位置上,而这非常接近一个理想父母的形象。

    在和中国来访者的临床工作中,我们经常遇到向治疗师提出很多问题的来访者。他们大多希望治疗师能给出一个马上能解决问题的灵丹妙药,把解决问题的希望,单方面寄托在了治疗师上面。他们大多很礼貌,很客气,用敬语“您”来称呼治疗师,对治疗师很顺从,很配合,尽量克服一些自己的困难来满足治疗师的一些要求,比如调整时间等等。也就是说,他们把自己放在了儒家文化中的“下位”。

    如果治疗师为满足自身的自恋而被来访者“诱惑”,以中国传统中老师的形象自居,而来访者也可能被“晚辈”、“弟子”“学生”的形象诱惑,双方就可能在这样一个相互诱惑的、虚幻满足的无意识层面展开工作。与此同时,种种防御也无意识地展开,让来访者掩盖着自己的攻击性以及乱伦的欲望等等。我们如果掉入了这个“文化的陷阱”,就会背离精神动力学心理治疗的方向,导致治疗工作停滞,甚至治疗的中断。

   如果我们能去觉察到隐藏在“老师移情”背后的种种负面情感,并给来访者提供一个安全和开放的谈话空间,让他们自由地表达和讨论种种负面情感和情绪,治疗就可能因此获得进展与突破。

(为遵守保密协议,保护来访者隐私,此处隐去原文的案例说明)

    最后,我想总结的是,一方面,中国来访者的“老师移情”可能是中国儒家文化语境下的产物,它虽然有助于我们治疗师与来访者早期关系的建立,但同时也防御了来访者无意识中很多负面的情感。而我们治疗师必须对此非常小心。只有在临床工作中去识别这种移情背后所隐藏的东西,才能帮助来访者去理解他们“老师移情”的伪装,从而帮助他们真实地面对自己和父母以及长辈的关系。

    而另一方面,“老师”移情和俄狄浦斯情结的关系非常紧密。在临床上,随着治疗师与来访者移情关系的深入,“老师”移情会很自然地转化成俄狄浦斯式移情。我个人觉得,中国以儒家文化为主流的尊重“上”位者的文化,缺少一种真正深入无意识深处的平等的观念。而这种文化上和现实中都不可能与“上”位者获得真正精神上和象征层面的平等的关系,使得中国人在修通俄狄浦斯期的成长冲突的过程中,可能会更加艰难。这样的文化,让我们一方面规规矩矩收拾起自己的真实欲望和想法,顺从、孝养、供奉“上”位者们,使我们理想化他们、崇敬他们、热爱他们,表现出强烈的“爱”与“畏”。另一方面,内心深处的弑父般的强烈的“恨”,被深深压抑的取代“上”位者的幻想,拥有“上”位者的权力和资源的冲动,使我们希望能得“上”位者的特别关爱和喜欢,从而能替代性地拥有特殊的权力和地位,成为“上”位者的一员。这是一种以讨好和献媚的舍弃自身独立性和自主性为代价的,对“上”位者的人身依附性的扭曲认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