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经典精神分析
经典精神分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88,210
  • 关注人气:6,07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伴侣治疗工作坊(下)

(2018-12-22 21:54:17)
标签:

杂谈

分类: 职业督导
逐字稿 
 伴侣治疗工作坊(下)

2017年12月21日

 

讲师:Arthur Nielsen, M.D.
翻译:姜启壮,陈思帆

Arthur Nielsen, M.D.

亚瑟·尼尔森 医学博士

资深精神科医生,精神分析师和伴侣治疗师;

西北大学范伯格医学院 精神病学临床副教授,从事精神科医师的教学工作,广受学生热爱;

芝加哥精神分析学院担任教员,教授精神分析取向的伴侣治疗课程,最受欢迎的课程之一;

在西北大学家庭学院担任教员,多年来一直担任西北大学大学生“Marriage 101: Building
Loving and Lasting Relationships”的协调专员;

在精神病学、精神分析和教育领域发表过三十多篇专业论文,其中包括2016年最新完成的教科书:“A
Roadmap for Couple Therapy: Integrating Systemic, Psychodynamic,
and Behavioral”。

亚瑟·尼尔森博士是西北大学范伯格医学院和芝加哥精神分析学院的医学博士,从事了四十多年的伴侣治疗和督导与相关的教学,他出版了伴侣治疗的书《A
Roadmap for Couple
Therapy》。四川和光临床心理学研究院邀请尼尔森博士来我院开展伴侣治疗的工作坊,以下为此次工作坊内容的逐字稿(我们删掉了部分个案信息):


我接下来要讲第二个升级的大方面是系统学。我会关注伴侣争吵的方向是怎么样的,而且在争吵之外,是什么让伴侣可以维持关系,有哪些是愉快的部分。我会聚焦在争吵的方式和过程,这比争吵的内容要更重要。这如同一首歌的曲调,要比歌词更为重要。John
Gottman发现有四个点对婚姻和伴侣关系是非常具有破坏性的,他称之为“启示录中的四马夫”,四马夫和世界末日是有关联的,这个名称被用来形容婚姻的终结。大量的“批评”、“防御性的”是很具有破坏性的,这两者稍微明显一些,而第三个“蔑视”不那么明显,主要是在态度上显示出来的,比如在语气和腔调中传达出来,第四个是“拒绝沟通”,指的是一个人在说话的时候,另一个人看起来在听,实际上却没有听,没有办法投入到这个关系中。

 

 
  John
Gottman之后,更多的人在这个概念之上有所发展,我们看到更多的观察。第一个点我们称之为“硬启动”,指的是一个人不高兴的时候,很直接很生硬地突然开始说“你怎么这个样子”,而不那么“硬启动”的方式大概是“我知道你是一个好的父亲,但是呢……”。同时,还有更多的“防御性的反应”,比如“战或逃”“蔑视”“拒绝沟通”等等,还有无论对方说什么你都不承认,对另一方的描述,没有同情和理解。另一种是“交叉抱怨”,指的是当别人指责抱怨我们的时候,我们说你看你也怎样怎样。我们在小孩教育中尤其如此,当小孩有某些问题的时候,我们不能以这样的方式对待小孩。另外一个和川普的例子有关,如果川普做了一个坏的事情,大家会说你看总统也做了。比较大的问题是,进入到这种模式的时候,就进入了一种恶性循环,越来越糟糕,会加剧和两极化。比如两个人面对孩子,一个人会越来越强调规则,另一个人会说我们应该有更多的理解,两个人就越来越对峙,越来越明显。我们把它称为“极化”,就像地球的两极一样,越来越到了末端。在这样的争论之下,人心里的深层需要和敏感性就会更加的呈现出来。在这种情况下就会强化移情,对方就会越来越像他移情中的角色。“消极的解释”是指,这种情况下,无论对方说什么,你都会对它做出消极的理解——原来是在争论一些现实议题,而如今关系本身就成为了议题,就不再说房顶清洗的问题,而是在说我们要不要离婚的问题了。这样越来越糟糕,让双方都很恐惧。

 

 
 
接下来的是近一步更糟糕的结果,比如说让双方更加疏远、不满、憎恨、无望,一开始的抱怨中事情没有得到解决,反而变得越来越糟糕,对关系本身有所怀疑,亲密感的一些积极形式会失去,比如谈话、拥抱、抚摸这些会消失,而消极的预期会越来越多,即使是好的事情,也会被理解为消极的。也因为在这个过程中有那么多冲突,有时候他们为了避免冲突,他们就开始避免交谈,但是那些议题都还在,问题仍然没有解决,于是就变得更为糟糕,比如孩子的教育等等,问题会持续在那里。

 

过程取向的升级比较重要的是,他们不再那么聚焦在争吵的内容上,而是聚焦在他们怎么产生的争吵,争吵是怎么样进行的。当然,我们伴侣治疗的目标就是帮助他们形成一个彼此合作的伴侣,能形成一个工作联盟,而不是相互针对和反对对方。到后面我们会有一些例子,比如说伴侣刚进入咨询室的时候,都想让你处在评价评判的位置上,想让你来证明某个人是错的,当然我们要非常小心,要保持“中立原则”,我们不能站边站队。我们要做的很重要的事情,就是要聚焦在他们谈话和争吵的方式上,而不是聚焦在某一个人身上。两个人就好像两个化学药品,本来两种化学品在正常的空气温度下都很正常,如果把他们混合在一起,就会爆炸或者就会发出难闻的味道,但是一个人就会责备另一个人“都是你的错,没有你的话,我不会这样的变化”。这个概念也是一个团体的概念,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可能比只有一个人的时候,有更多的问题,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问题就呈现出来了。当人们在相互争吵的时候,人们就开始变得不能听对方讲话。当两个人争吵的时候,唯一能够倾听的是他们的邻居(笑)。如果我们没有聚焦在过程,而是聚焦在内容上,你会不断地围绕着具体的问题,这周他们带来了这个那个问题,下一周他们又带来另外一些个问题,所以其实非常重要的是,我们要聚焦在这个冲突是怎么发生的,是怎么进行的。

 

接下来非常重要的部分是,在行为/教育方面的升级,也就是我们可以教这些伴侣如何去进行。我和我的同事在执教的大学里开设了一门课,针对本科生,关于如果你想进入婚姻,你需要知道的——“婚姻101”,这成为这里最受欢迎的一门课之一。我们接下来讲的这些内容,是这门课上如何教学生的,当然各位也可以用它来教你的来访者。在我们这本书(A
Roadmap for Couple Therapy: Integrating Systemic, Psychodynamic,
and Behavioral)里讲了非常多的关于教育的问题,现在我会讲一些关键的点。

 
我们教给伴侣一个重要的点是“一个选择的时刻”,意思是在每一个时刻点上,你都可以来选择使这个事情变得更好,或者更糟。提醒你自己,你有让事情往更好或者更坏地方发展的力量。另外,“选择公平的战斗”“提醒自己安全和健康的过程是最关键的”是非常重要的。我要跟大家提醒的是,“为我工作”。

 

  下面我要重点讲一些“3C”原则

 
第一个是你要平静下来(calm),有很多的方式可以让自己平静下来,当我们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

同时我们要让自己非常好奇(curious),不仅仅关注在争吵表面的议题,而是对自己和伴侣的内在深处有所好奇。

 
第三个C是在意、在乎(caring),让我们对伴侣有一种关注。我曾经和一对伴侣工作,持续4个月,他们总是不断地在争吵,一直没有找到一个很有效的方式,直到有一次,妻子说在我非常糟糕的时候,你其实可以说“我怎么可以帮到你”。你看这非常有意思,当他们触及到这一点的时候,其中一方具有关注和帮助的状态,这确实对他们关系的转变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另外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是,我们要教他们如何安全的谈话,这里指的就是“诉说者与聆听者”技术。前面我们讲基本技术中,要保证咨询室房间温度是合适的,这个技术有时候是为了降低情绪的温度。“诉说者与聆听者”技术首先要决定谁是说话者,谁是倾听者,当然,有的时候很多伴侣都想做说话者。他们往往又想说又想听,这个技术关键是只让你有一个角色,要么是说的角色,要么是听的角色。我们要记得那个笑话,只有邻居在听。我们会有一些规则,拿着“发言权标志”的人,就是说话者的角色,另外一个人就是倾听者的角色,等一会再换过来。当然你可以用任何道具代替“发言权”,只是让这个角色凸显出来,谁拿着谁就是说话的人。最后,在这个过程中,目的不是要解决问题,而是在解决问题之前,确保双方的感受想法都可以被彼此听到,之后才会进入到下一个解决问题的环节。

 

在聆听者的规则里,比较重要的是,帮助这个人比较好的听到对方,比如转述你听到的内容,专心去听诉说者正在说的,第三个是不要试图反驳。下面是诉说者的规则,比如你只能说你自己,不要试图猜测对方在想什么,第二你不要说个不停,第三你要能够停下来,让倾听者转述他听到的内容。当我教伴侣这么做的时候,伴侣都会觉得不自然,那我就会解释说,看上去我们把一个小故事放长了,其实目的是为了能够放慢这个过程。我会解释说,这主要是为了让他们感觉到安全,类似于你在做首访前,可能需要有准备的措施。这其实是很不容易做的事,比如他们可能在过程中觉得很尴尬,但我们作为咨询师,因为我们没有在那个情绪中,我们可以很好地听这个部分,当然我们也鼓励他们可以不断地做这些,包括在家里做这些。

 

  关于“恐吓者与小说家”的案例,此部分涉及保密内容,将会略去。

关键的干预在于聚焦在过程,来来回回地运用一些技巧保持情绪空间的温度,以及保持中立。当伴侣治疗过程中谈到一些深层次的问题,我们会做一些个人的对话,就好像在刚才的案例中,我会和这位妻子谈到她跟父母的关系。

  Q:请问老师是怎么开始这个咨询的呢?

A:我是同时见伴侣双方,让他们每个人都和我建立联系,然后我会让他们互相说话,看他们是怎么和对方谈话的,我会知道他们一些关系的历史。比如说当时是什么吸引了他们双方,选择了对方,后来这个吸引的东西变成了他们的问题。第一次咨询的时候我会给他们一些问题,他们在第二次第三次咨询的时候会把答案带回来,我不会问太多的问题。同时,在第二次咨询的时候,我会问他们对第一次咨询的反应是什么,咨询中有没有让你印象深刻的东西,有没有新的东西。我会问他们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你们在个体咨询中也会问,比如说这是你们所希望的吗?一些人会说是,有些人会说不是,但是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让他们可以看到咨询是怎样的,然后他们就可以跟我一起工作。如果我犯了一些错,我也希望他们能告诉我,如果我做了一些不恰当的事情,或者让你受到冒犯的话,请你告诉我,因为这对我们的咨询是很有帮助的。后面我也会给每个人一次单独的咨询,我会问他们有没有关于另外一个人的事情想告诉我,如果两个人在场时不好讲,其实这里涉及到了保密的问题,但比如关于他们自己是否有外遇这件事,我是希望可以提前知道的,如果真的有这样的事情,我会征得同意是否可以跟另外一个人讲。或者在咨询中我有哪些做的不太对的地方,我可以及时地去修正。另外一个更重要的事情是,在单独的咨询中,我能更清楚的感受到这个人更强烈的情绪,更强烈的需要,关于另一个人他真的很不喜欢的地方,但是这样的状态可能在两个人在场的时候,不能直接呈现出来。这就让我更好的感觉到这里的痛苦到底是什么。一般来讲我会在单独的咨询里先这样工作10分钟,然后我会工作和了解他过去的事情,当他小的时候,他是什么样子,他的父母是什么样子,有些什么重要的事情,然后我还想知道他的友情,之前他的恋爱史,之前的婚姻状态。这大概是他婚姻的总体概况。因为如果两个人在一起工作的时候,你看到的是他们互相争吵,但是你并不知道他们的背景是什么,所以在开始的单独工作就显得非常重要。一些咨询师可能不会这么做,他们会等等看,这个咨询中会发生什么,但是对我来讲,如果我等的话可能就一直等下去了。

 

 
  我们可以一起来看看我进行干预的过程是怎么样的。

 

 
 
有些来访者来的时候比如抑郁比较严重,我会把他转介到精神科医生或者其他人那里去接受治疗。比如一些酗酒者,我会把他转介到其他人那里。

 

 
 
如果当一个人想要结束他的婚姻的时候,我们可能就不会按照一般的流程去做了,因为如果他就想离婚,他可能就不会那么诚实来参与咨询,他不会积极地投入到咨询中,因为他的内心会说我很恨我的伴侣,而另外一方也会变得不那么诚实,因为他会觉得他的另一半在恨他,他会知道另一半想要离开。如果这样的话,我会给他们两个人分别做几周的个体咨询,帮助我更好的了解他们想要的是什么,同时给他们工作,看看我们接下来要做些什么。在他们的个体咨询中,他们能对我更诚实,我也能够知道他们是希望婚姻能继续往前走,还是怎样。

 

 
 
如果一个人是有外遇的,在咨询的开始就会有些不一样,比如一个人会特别怒气冲冲,另一个人会非常内疚,那他们就先要对这个部分进行“背叛/宽恕工作”,然后再往下一步走,这在伴侣治疗中是比较难的部分。这个困难的原因在于,一方做了的事情真的对另一方造成了伤害,但他们对这个过程和原因并不了解,如果我们一开始跟他们说你的老公会有外遇是因为你做了什么什么,基本上就不会有效果。

 

 
 
对60%的夫妻我会从“过程识别”开始,首先聚焦在过程。不同的伴侣要用不同的方法,动力学咨询师会关注动力的变化,行为背景的咨询师会关注行为的改变和方法的学习。因为我在整合不同的流派,所以我会在不同的时候用不同的方法。比如说我教一个人去倾听,而他不愿意进行倾听,那么我可能就会用动力学的方式去发现什么在阻止他倾听。在我们聚焦在过程之后,我们会再聚焦在问题的解决上,比如青少年的教育、钱、性。就像我们之前提到的,先不要去解决任何问题,先去看看这个过程是怎么回事。当我们开始关注问题的时候,我会具体的跟他们讨论,可以怎么样解决这些问题,我们会一个一个去讨论,决定哪个计划可能会更好,然后再看等多久我们才可以把这个计划实现。更重要的是,让伴侣双方可以坐下来,去看看这个决定的计划在实施过程中可能会有些问题,接下来怎么修正和进行思考。

 

 
 
我也会布置一些有益的阅读,比如一些处理家庭亲子关系的书,但是做这些之前,一定是确保他们的互动过程更好了之后。我以前经常会做的事情是,鼓励他们有一些积极的体验,因为当双方开始有很大的冲突的时候,他们会停止去做一些使他们双方都感到愉快的事情,比如外出、看电影等等,但是我鼓励的前提是,我觉得他们已经准备好了,可以这样做了。然后我会鼓励他们做一些头脑风暴,他们想做一些什么,喜欢做一些什么。另外就是对他们的性生活有一些工作,之前很多咨询师认为,如果他们的争吵停止了,性生活自然就回来了。而据我所知,很多有冲突的夫妻是没有性生活的,这很容易理解,因为他们对对方太生气,有的时候当冲突停止,性生活确实可以恢复,但是有的时候不是,因为这个问题已经很久了。因为性是可以保持两个人亲密的很重要的方式,所以在咨询过程中针对这个问题是很重要的。有一个很简单的想法,就好像我们在中学学跳舞,男生在这边,女生在那边,老师会说,来,你们一起到中间来跳舞。但后来有一个问题是,双方很难去触碰对方,所以在我的工作室里,我会鼓励他们手拉手,在工作室外面可以拥抱对方。

 

 
 
以上是今天最后一个要点。一个很重要的是要赶快开始做伴侣治疗,如果你真的很愿意去做,而且想让这些夫妻的关系更好的话,这些是很有价值的,很迷人的过程。

伴侣治疗工作坊(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