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经典精神分析
经典精神分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92,429
  • 关注人气:6,07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伴侣治疗工作坊(上)

(2018-12-22 21:51:48)
标签:

杂谈

分类: 职业督导
伴侣治疗工作坊(上)

 

2017年12月21日
讲师:Arthur Nielsen, M.D.

 

翻译:姜启壮

Arthur Nielsen, M.D.

亚瑟·尼尔森 医学博士

资深精神科医生,精神分析师和伴侣治疗师;

西北大学范伯格医学院 精神病学临床副教授,从事精神科医师的教学工作,广受学生热爱;

芝加哥精神分析学院担任教员,教授精神分析取向的伴侣治疗课程,最受欢迎的课程之一;

在西北大学家庭学院担任教员,多年来一直担任西北大学大学生“Marriage 101:
Building

Loving and Lasting Relationships”的协调专员;

在精神病学、精神分析和教育领域发表过三十多篇专业论文,其中包括2016年最新完成的教科书:“A

Roadmap for Couple Therapy: Integrating Systemic,
Psychodynamic,

and Behavioral”。

亚瑟·尼尔森博士是西北大学范伯格医学院和芝加哥精神分析学院的医学博士,从事了四十多年的伴侣治疗和督导与相关的教学,他出版了伴侣治疗的书《A

Roadmap for Couple

Therapy》。四川和光临床心理学研究院邀请尼尔森博士来我院开展伴侣治疗的工作坊,以下为此次工作坊内容的逐字稿(我们删掉了部分个案信息):


 image 

 

我很荣幸来到中国,在过去的一周我一直待在中国,觉得中国非常美丽,包括这个城市。今天早上我们去看了熊猫,我们到了熊猫馆,熊猫也很可爱,我们照了很多照片,也拍了很多孩子的照片

 

 

 

我们在座的有哪些已经在和伴侣工作的?当然呢,我们今天要讲的内容,适合在这个领域的新手,其实也适合已经在这个领域做了比较长时间的咨询师。

 

 

 

 伴侣治疗中困难的地方,在于房间中将会有两个来访者,他们有不同的性别,不同的个性,对于咨询的不同投入程度。困难的另外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也是因为他们涉及的议题非常复杂和严肃,比如说钱、孩子、性、双方的父母等等。另一个困难的部分,是因为其背后涉及到个人的很重要的心理诉求,比如爱、尊重、关心等等,这些都是人比较深的个体需求。说这些内容是非常重要的,因为这样对来访者是非常有帮助的,关于这一点我们后面会再说。

 

 

 

精神分析是非常有力量的,比如我们会说到移情这个概念,某一些情绪和情感在来访与咨询师的关系中被激活,在伴侣治疗中你会看见,它在此时此地如何在这两人之间非常强烈的呈现出来。我觉得它很有价值,我自己也很享受这份工作,我也希望今天我们讲了之后,有更多的人会从中找到有价值的部分,也有更多的乐趣来做这个事情。这个永远不会让你打瞌睡,它会把你唤醒,我经常会把伴侣治疗安排在下午两三点钟。

 

 

  我带来两本《A Roadmap for Couple Therapy:
Integrating

Systemic, Psychodynamic, and

Behavioral》样书,才出版没多久,大家可以传阅一下。这本书在我的个人网站和亚马逊都可以看到。我今天下午会介绍这本书的一些重要概念,就像我刚才讲,这本书适合新手和有经验的咨询师。

 

 

 

今天我们讲的是对伴侣治疗的升级,我主要在三个方面做了整合,分别是精神分析的视角、系统学的视角和教育的视角,我也会有一些个案的展示和序列图。伴侣治疗1.0指的是伴侣治疗中一些非常基础的、基本的内容,后面我也要讲升级的第二部分,我很希望在结束的时候我们有更多的时间在提问和回答。

 

 

 

当下的背景是90%的美国人会结婚,40%-50%的人第一次婚姻会以离婚告终,20%的离婚发生在婚后的前五年,20%的已婚人士持续的有不幸福感。最后一条也比较重要,很多人接受伴侣治疗不是因为他们一定要离婚,而是他们感觉到不幸福。在过去的13年间,中国的离婚率持续的增长,2015年有380万人离婚,中国的离婚率比欧洲要高一些,比美国要低一些,北京的离婚率是39%,偏远地区离婚率较低,1980年之后出生的伴侣离婚率高,这是中国的一些情况。中国的离婚率升高为什么在现在呢?比如婚外情是比较常见的原因,现在如果你离婚的话没有那么多污名,同样,婚姻现在更容易直接进行,不需要媒人,而且现在中国的现实是性别和财务比较平等,有的时候是和父母的冲突有关,另外一个原因是否是独生子女的这一代会自私一点吗?会因为缺少和父母和兄弟姐妹的冲突,所以让他们更不容易和伴侣处理好冲突吗?等等。我并不是中国婚姻问题的专家,只是从一些材料中获得这些信息,但是这些离婚的原因其实和美国在20年前是非常相似的。当然最后一条独生子女的原因在中国肯定要特殊一些。

 

 

 

接下来,有一些统计数据显示,婚姻的成功会增强整体幸福感,身体健康和经济上的成功;婚姻上的冲突,不幸福,离婚会导致所有这些领域的衰退,以及下一代类似的问题。而一组统计数据显示,对于未经选择的处于困扰中的伴侣,大概有三分之二,通过伴侣治疗有效提升了其婚姻的成功和幸福,这明显高于未接受治疗的控制组。这就是我前面讲,为什么伴侣治疗那么重要的原因,一方面确实问题蛮严峻的,另一方面大家也确实可以看到伴侣治疗是有效果的。最后一个关键的统计数据预测婚姻成功与否,最重要的一个指标是,和伴侣如何处理冲突有关系。我们后面会更多谈论这一项。

 

 

 1975年,我在耶鲁与康涅狄格精神健康中心开始学习,我开始的那个起点,我把它称为伴侣治疗1.0,是伴侣治疗的基础的内容。

(接下来为伴侣治疗1.0的内容,指的是伴侣治疗比较基础的工作)

 

 

第一个非常重要的点是让夫妻双方可以进行对话,我把它称之为“相互对话的模式”,因为大家其实知道,伴侣关系有问题的双方,他们没有办法很好的对话。它有一个很明显的优势是,如果我们做个体咨询的时候,那个人来到咨询室讲述伴侣和他的关系问题,但是他的伴侣不在场,其实我们没有办法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伴侣治疗会让你看到夫妻两个人彼此之间是如何进行互动的。有点像是课堂上课:当我是个10来岁的小孩,我去上钢琴课舞蹈课等等,各位可能也在那个教室中,在那个课堂上,你不是描述给咨询师你是怎样弹钢琴的,而是老师可以直接看到你是如何弹钢琴的。所以伴侣治疗的优势会让你看到两个人是如何在做的,可以展示在你的面前。

 

 

 

接下来要讲的“情绪温度”是对于我们咨询师的一件重要的事情,你要如何使得咨询过程中,这个房间里的情绪温度既不要太高,也不要太低,这是咨询师一个比较重要的任务。如果是温度太低,指的是这两个伴侣之间缺少投入,不怎么有对话,那我们要怎么工作呢?大家知道在个体咨询中,如果来访者变得比较沉默,我们其实要做一些事情,让来访者感到足够的安全,彼此都可以很诚实等等;在伴侣治疗中会有一些不一样的工作,咨询师会让两个伴侣直接的对话,直接对着对方讲话,他们可能会说如果我们可以这样做的话,就不会来这里找你了,但我们要营造一个刚刚所说的课堂的气氛,让咨询师可以直接的看到他们的模式。另外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是,当他们彼此对着对方讲话的时候,这涉及到的情感,比如愤怒、难过,所有这个情感要远远强过他们对着你讲话的情感体验。可能有一些伴侣治疗师不会这么做,因为这样会使得咨询室房间的情绪温度太高了,当情绪温度过高的时候,我们就需要让他们每个人对着咨询师讲话,而不是他们彼此之间讲话。当情绪温度太高,请他们对着你讲话,你就可以来共情他们的情绪情感,这里其实就是我们在个体咨询中对来访者做的事情。这便是一个可以工作的状态,这样他们可以去面对这些东西,同时又不会造成创伤。

 

 

 

伴侣治疗的基础当中,另一个比较重要的是“中立”,你不能站在某一个人的立场上去。任何时候当我成功的结束了一个伴侣治疗,我问他们,你们觉得在伴侣治疗中对你们最有帮助的是什么,大多数人会说,咨询师没有站队,而是中立的对待了他们。这并不是说你对于他们身上某一个具体的点上,没有你自己的观点,而是说随着时间,他们感受到你确实为他们两个人而工作。

 

 

 

伴侣治疗中有一个层面和现实的事务有关,比如其中一方的父母是否要搬进来,或者要不要再要一个孩子等等,这个层面的工作有的时候不完全在个体心理的层面。

 

 

 

当然坏消息是说,上面这些点,有时候还不足够。这是我们为什么要有下面的伴侣治疗2.0。

 


Q:请问老师,伴侣治疗1.0的成功率怎么样呢

A:成功率其实是蛮低的,因为很多人找到我一般是第二次找伴侣治疗师了,大概是20%的样子。当然这是我伴侣治疗的起点,是一个基础的工作,后面慢慢就有更多的升级。我们怎么样使它变得更有效一些呢?

 

 

 

第一个升级的力量来源是精神分析,从这个视角看来,伴侣双方争论的议题之下,往往有一些隐藏的议题。比如说两周以前我见了一对伴侣,因为有过暴风雨,他们关于房顶清洗有很多争吵,因为这对伴侣才从纽约搬到芝加哥,表面上看是要不要花这笔钱在房顶清洗上,其实背后有更多关于他们婚姻的问题。这是一个基本的观点,一些伴侣争吵的时候,他们并不知道实质上他们在为了什么而争吵。我们和他们进行这份工作的时候,可以去发现他们争论的深层的点在哪里,而不仅仅停留在屋顶清洗。精神分析视角下升级的第二个很重要的点是,同样事件对不同个体有不同的意义。比如妻子可能是要关注房子要修好的问题,对丈夫来讲,他做了很多为了让妻子满意。同一个是现实,大家会看到这个现实的不同的面。这是我们每天做伴侣治疗要面对的事情,这个人看到了这个部分,他是正确的,那个人看到了另外的部分,他也是正确的。每个人都只能看到某一个部分,当然最重要的是看到两个。

 

 

 

这是我的父母(幻灯片),他们的婚姻总体上是愉快的,当我还小的时候,他们会单独来找我,向我抱怨另一个人。我母亲对我抱怨说我父亲做了这个那个,然后我就对我母亲说,是,他也对我做了这些!我父亲有时候来跟我抱怨我母亲这个那个,我会说我也不喜欢,因为她也对我做了这一些!你们双方都是对的这种干预,我作为很小的孩子,就意识到了这一点。

 

 

 

另外一个从精神分析中升级的非常重要的内容是“防御”,我们在个体咨询中也会看到,某些来访者变得很有防御性。当别人批评我们的时候,我们每个人都会有一些的困难。下一点是“间接性”,人们很难直接寻求帮助,要一些东西,而经常会说“人人都知道怎样怎样”。我们希望的是别人可以读懂我们的心理,而不需要我们直接告诉对方,他们就知道我们想让他们做什么。我们在伴侣治疗中要做的事情是,帮助他们学会直接去询问一些东西,而非以隐藏的方式进行。另外一个很重要的事情,在精神分析中可以看到共情的价值,在伴侣治疗中如何对双方进行共情。一个人可能会不断指责他的伴侣,对着她大喊大叫,可能这是一种功能不良的方式,而我们如何以一种适应良好的方式来表达,这是下一点“重新架构”。

 

 

 

下面一点是“移情”。移情这个概念中一个比较重要的部分是,我们把过去客体的某一种属性和特征,放在伴侣身上,比如你会把你的伴侣想象的非常具有批判性。这个概念是让我们意识到,我们的伴侣其实是和我们早期的重要客体有所不同的。在移情层面,在内在的想象层面,比如在孩子的感受中,会觉得那个东西非常大,非常的具有破坏性,这是在过去小的时候对那个客体有的一种感受,但其实会把这种感受放在当前的这个关系中,也有一个放大的作用。另一个意思是,在移情的层面,我们可能会觉得世界的边缘在那个地方,这个是和我们过去的视角是有关系的,所以我们没有办法再往前面走。通过对移情的理解,我们会突破这样的限制,我们会发现新的世界。

 

 

 

反移情是我们对所工作的伴侣的反应,我自己经常用的一个方式是,假设我和其中任何一个人结婚的话,我自己可能会有的感受是什么。当我想象我和其中这个人结婚的时候,如果我的感受类似于他的伴侣,那么我会觉得问题在于他本人,如果我没有和他伴侣类似的感受,那可能问题在于他的伴侣的移情。我由此来区分,问题会更和什么有关系。当然,反移情是双刃剑,我们也要小心它会起到相反的作用,比如说这个来访者会让你产生和你姐姐和你叔叔的类似感受,这个可能会阻碍工作的进行,所以我们需要了解这个部分对我们的影响。如果我们有这样的感受起来之后,我们确实要非常严肃而仔细的去看,这个人如何激发了我们这样的感受。我在我的这本书中,提到了很多这方面的内容。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