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经典精神分析
经典精神分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92,429
  • 关注人气:6,07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浅谈网络视频心理咨询中的设置

(2018-12-09 09:14:24)
标签:

杂谈

分类: 职业督导

网络视频心理咨询中的设置

设置

段好宁


    2018年8月在山西太原参加伦理培训的时候,我在讨论环节做了一些有关网络视频心理咨询的经验分享,引起了大家的兴趣。说实话,在此之前,我自己并没觉得网络心理咨询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但当我发现,的确有不少已经很有经验的同行,仍然把网络视频咨询看成是新生事物并且抱有疑惑的时候,我决定将这些简单的经验——特别是关于设置的方面,整理成文并与大家分享,以期共同的思考和学习。

一、网络视频心理咨询的基本原则

1、视频咨询:“方便”不等于“随便”。

    业内对于网络心理咨询从一开始就有不少争议,既有同行认同网络心理咨询,也有同行排斥,还有不少同行对此不置可否。就我个人而言,作为一个八零后的“网络移民”,我对网络视频心理咨询并不排斥,我愿意以“乐观谨慎”来形容我对于网络视频心理咨询的基本态度。“乐观”的方面是,正如今天的人们已经越来越习惯于跟人视频聊天一样,网络视频咨询似乎也会是一个不可避免的趋势;而“谨慎”的方面是,心理咨询在任何时候都是一项专业工作,尽管网络给人们提供了便利,但它的专业性和规范性必须始终受到维护。

2、尽可能接近地面咨询的真实情况。

    视频咨询是对地面咨询的发展,但并不意味着视频咨询就可以脱离地面咨询的设置。相反,由于视频咨询与地面咨询之间的确存在差异,而在人们弄清楚这个差异给咨询工作究竟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之前,为了对来访者负责,也是对心理咨询工作的专业性负责,当我们在通过网络视频与来访者工作的时候,需要尽可能通过设置的规范让视频咨询无限接近地面咨询的真实情况。这样做的另一个好处是,会给那些刚开始尝试视频咨询的咨询师提供一个参考的依据。当你不知道如何设定你的视频咨询的设置的时候,可以想一想你在地面咨询中的设置是怎样的,然后在你的视频咨询中设定“同样性质”的设置。

3、“视频”也是用来理解来访者的维度。

     无论咨询师怎么努力地让视频咨询与地面咨询的真实情况接近,事实上,二者之间的“差异”仍是不可避免的。在考虑到这个“差异”有可能会给咨询工作带来不利影响的同时,也要考虑到这个“差异”对心理咨询工作有利的一面。

    心理咨询工作的魅力就在于它并不是一项机械性的工作,正如许多人说的,心理咨询不只是技术,更是艺术。在我看来,视频咨询或许并没有让心理咨询的这一魅力减少,反而可能由于增加了理解来访者的“维度”而使得其内容更加丰富了。网络视频咨询相当于在地面咨询的基础上引入了一个另外的工具系统(也会相应增加一组设置)。如果处理得当,这个增加的部分,同时也是二者差异的部分,也是可以用来理解来访者的。这正如设置的基本功能,一方面设置保证了咨询框架,另一方面设置本身是可以用来帮助咨询师理解来访者的。比如咨询师通过观察一个来访者是不是守时,会帮助咨询师觉察和理解来访者的阻抗。

    在网络视频咨询中,这种可以用来观察来访者的“维度”可能并未减少。举个例子,我通常会通过观察来访者是否努力维护网络信号的稳定(并将此视为对“联结”的象征)来理解来访者的内在关系模式。的确有的来访者会提前调试好自己的视频设备,保证视频咨询信号通畅,也有的来访者并不能做到这样;而另外一些时候,平时信号很稳定的来访者,突然对一些网络信号不良或者出现一些小故障的情况不闻不问,这是否说明来访者对关系中的“不好的部分”能够更加容忍,还是说明来访者只是对咨询关系变得失望?类似这样一个理解来访者的“机遇”,无疑是网络视频咨询才带来的。

二、开始前的准备

1. 别“诱惑”来访者。

    互联网给人性带来的首要挑战就是:撒谎会很容易。因此需要面临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你需要“节制”一下宣传自己的想法,别为了满足自己的虚荣心而耍一些“小伎俩”来夸大或者刻意美化自己。记得在刚进入CAPA学习的时候,Elise就专门给CAPA的学员发邮件,警告大家正确表述自己的身份,不要把CAPA的“学员”写成CAPA的“会员”或“成员”。我猜想她要表达的也是这个意思,如果你的来访者之所以找到你是因为被你“诱惑”,那不仅会从一开始就在你们的咨询关系中埋下不利的伏笔,长期下去还有可能把你自己的专业发展引上歧途。

2. 使用“可靠”的视频工具。

    包括性能稳定的硬件设备和视频软件。硬件的部分例如有清晰的耳机、麦克风和摄像头,稳定的网络信号(我想这在今天中国的大部分城镇都不是问题),运行流畅的电脑等。常用的视频软件有QQ/Skype/Zoom等。为了防止可能出现的意外情况,可以准备两种软件,例如平常咨询使用Skype,而QQ作为备用。我个人不鼓励使用手机进行视频咨询,尽管现在手机视频也很流畅,而且可能更方便,但如果使用手机会更容易给来访者造成“随便”的印象,这是对咨询工作不利的。

3、对来访者进行筛选和评估。

    对来访者进行评估是心理咨询不可缺少的环节,网络视频咨询同样如此。究竟什么样的病人是适合(或不适合)网络视频心理咨询的?我想这也许很难给出一个清晰的答案。但我们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进行考虑:

     对于网络视频心理咨询来说,评估来访者的自杀风险可能会更加重要。由于你们之间相隔距离很远,咨询师是否有能力控制突发的情况?因此,考虑到我们国内目前现实的情况,在整个心理危机干预和援助的体系并不发达的情况下,网络视频咨询可能并不适合有自杀风险的个案。

    此外,需要考虑来访者是否有能力容忍网络视频和地面咨询之间的差异。对于大部分寻求网络视频心理咨询的来访者来说,他们是可以意识到这二者之间存在的差别的,但心理咨询师同样有义务(也是伦理的要求)在咨询开始前客观公正地告知来访者网络视频心理咨询相比于地面咨询可能存在的差异,以帮助来访者判断和选择适合他/她的咨询方式。另一方面,即便是来访者有明确的意愿接受网络视频的心理咨询,咨询师也需要思考,来访者做出如此选择,背后的动力是什么?是现实原因更多一些,还是来访者的心理原因更多一些?例如,来访者是否过高地估计了寻求地面咨询的困难?来访者是否是为了“省事”才寻求视频咨询?选择网络视频心理咨询是否预示着来访者对“关系”的一种防御……为了避免与来访者形成“共谋”,一个常见的处理方式是跟来访者定期地在线下见面,如果能够隔一段时间与来访者在现实中会面,这将会在减少我们前面说的“差异”所带来的不利影响。

三、具体的经验和讨论

1. 时间设置

    时间设置这一点和地面的咨询似乎没有什么不同的地方。只是如果你愿意的话,电脑可以帮助你把时间控制得精确到秒。我想这一点不必过分纠结,但咨询师的确会因此发现有的来访者很“精确”,而有的来访者则不那么“精确”。

2. 空间设置

    视频心理咨询中的“空间”或许是一个比地面咨询的“空间”更复杂的概念,它是一个虚拟(象征)空间和现实空间的叠加。空间设置的意义和目标在于咨询师需要和来访者一道保证这个“叠加空间”的存续和稳定。

    现实空间的方面,我会要求我的来访者在一个比较固定的、私密的、不受打扰的房间里,而我自己跟来访者视频见面的时候也是固定在我的咨询室里(或者书房里)。虚拟空间方面,在咨询的过程中双方不离开、不关闭摄像头或者麦克风,尽量使用电脑而不是手机。有时候来访者的确需要用手机视频的话,我会要求来访者把手机固定在桌子上,然后坐下来。就像在咨询室里和咨询师面对面坐在一起一样。视频过程中,双方至少要保证自己的肩部以上和全部面容被对方看得到。此外,为了保证自己的面容不“失真”,我通常都不会使用头戴式耳麦这种很显眼的设备。

    顺便插一句,我也的确遇到过来访者使用手机视频,然后把手机拿在手里随意晃动,或者拿着手机随意地靠墙站着,甚至干脆躺在床上或沙发上和咨询师对话的情况。你会发现这样的来访者通常很难进入治疗框架。有时候你的来访者可能会偶尔“越界”(比如突然关掉了视频)一下,这将会是你和对方进行讨论的机会。

3. 费用设置

    费用的问题我想主要是两点:一是关于付费方式,二是关于收费多少。

    像微信或支付宝一类的工具既是付费工具同时又是社交工具。这时候就需要咨询师通过对这些软件进行设置以确保这些工具只是被用来付费,而不是用来和来访者交流或沟通,同时也要注意保护自己在这些软件中的个人信息不会被来访者看到。当然,从设置的角度来说,咨询师需要向来访者明确自己所接受的比较固定的付费方式(不要变来变去,今天使用微信,明天使用支付宝,后天用银行卡),并且要求来访者去遵守这项“设置”,这时候你也会发现不同的来访者对于如何付费的问题也是会有不同表现的。

    关于收费多少,一个比较重要的议题是,视频咨询与地面咨询相比是否应该收费更低?现实中不少咨询师的视频咨询要比自己的地面咨询收费低一些,例如地面咨询收费400元/小节,而视频咨询收费300元/小节。我个人不赞同这样的做法,在象征层面,这等于咨询师在咨询还没开始前就认定视频咨询比地面咨询的“价值”更低。但事实上,是不是视频咨询就比地面咨询的价值更低或者说“效果”更差呢?截至目前,似乎还没有相关的研究能有力地证明这一点,看起来这似乎更多是源于咨询师们先入为主的假设。

    从来访者获益的角度,我并不认为来访者在视频咨询里的获益就一定比从地面咨询中的获益要少。任何事情总是有两面性的,如果说视频咨询没有办法给来访者提供现实的接触,因此“损害”了来访者的利益而需要从价格上给予来访者一定的“优惠”和“补偿”。那么,我们是否考虑到视频咨询的便捷给来访者带来的“收益”或者叫“价值”呢?比如,视频咨询为来访者节省了时间和交通费。甚至,对于一些地处偏僻的来访者来说,正是由于使用网络,才使得来访者接受心理咨询成为可能。

4. 保密的问题

    保密的问题的确可能是网络视频咨询让更多人担心的地方。相比于现实的咨询室里看得见摸得着的墙壁和装着铁栏杆的防盗门窗,网络环境的安全问题总是让人捉摸不透,也更容易让人“不明觉厉”。来访者或者咨询师是否会在视频的那一头悄悄录音或者录像?对方房间的角落里是不是正躲着另外一个人窥视着正在谈话的你们?这样的质疑和担心总是让人联想到“谍战剧”里的情景,很容易让人忘记心理咨询是一项专业的工作——咨询师和来访者之间并不是像“间谍”那样,相互之间总是要想尽一切办法“窃听”或“监视”对方,而是一个工作的联盟。联盟的意思首先是双方必须达成对于“规则”的共识,并且愿意为维护“规则”而共同努力。

    心理咨询师应该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为来访者保密,这是毫无疑问的。简单有效的方法包括,要求你的来访者跟你一起使用没有录像或录屏功能的视频软件,在你的电脑上加密,并且尽可单独使用自己的电脑,保证自己电脑的防火墙和安全系统始终保持工作,为来访者的资料单独建立文件夹并且进行文件加密,避免使用“云盘”或者类似工具来编辑需要保密的资料(因为那样文件可能被自动上传到网络),不要随便在别人的电脑上打开来访者的资料,不要用U盘或者移动硬盘去复制和带走保密资料等等。我想,重要的是心理咨询师自己需要对“保密”的问题有足够的预见性并且时刻保持这种专业的警惕,这在面对面的咨询中同样是不可或缺的,在我看来,地面的咨询中需要注意的保密问题可能一点也不比视频咨询要少。

    此外,关于保密原则和安全性的问题无论是在视频咨询还是地面咨询中,都需要咨询师向来访者进行必要的说明和讨论,晓以利害并且邀请来访者跟你一起维护设置或许会更好。

5. 双重关系的问题

    这个问题由于使用了网络这一工具而比地面咨询中的情况会更繁琐一些。视频咨询的过程中咨询师的确需要花更多的心思去避免和来访者成为“网友”。

    前面已经提到,视频工具自带的一些功能可能会让你和来访者之间形成事实上的双重关系,比如你们使用QQ视频咨询的同时,来访者可能会在你的空间里看到你的照片、日志、或者每天发表的说说和心情,这些细节实际上造成的影响就好像现实中你的来访者跟你住在一个小区一样。简单的办法就是对你的来访者关闭你QQ空间的访问权限,类似的情况还包括微信朋友圈,抖音等等。如果是用QQ这种常用的软件来和来访者工作的话,建议使用专门的工作号,工作号里的无关的内容尽量保持“干净”和“空白”。现实中来访者离开咨询室之后不会在生活中遇见自己的咨询师,网络视频咨询则需要咨询师有所节制并做出一点努力来保证这种“隔离”。

    也是由于“便捷”,来访者和咨询师可能都更容易通过微信或QQ与对方进行沟通,这需要在心理咨询的一开始就明确设置。我会向来访者表明这样的信息——套用某位大咖的话——你有权给我留言或者发信息,但我也有权不回。在这一点上,心理咨询师需要和来访者一起努力,将你们之间的沟通最大限度地局限在咨询的50分钟之内,这也是动力学的心理咨询需要考虑的“动力”之一。如果把心理咨询比作一个吹气球或者打车胎的过程,想要看清症状,就像找到气球/车胎漏气的地方,把气球/车胎表面按在水里检查有没有气泡冒出来的前提是先要在你的气球/车胎里充上足够的气压。咨询时间之外的沟通,会让来访者的焦虑和冲突提前得到满足或释放,使之没有办法在咨询中被充分凸显出来,你跟来访者的工作就好像被“慢撒气”了一样。

6. 一些需要特殊考虑的设置

    为了尽可能接近真实的情况,网络视频的心理咨询需要从感受和象征的层面去模拟地面咨询给来访者带来的感受和象征意义。一些特殊的设置可能需要被考虑到。例如,在跟来访者视频咨询的时候我通常不会主动发视频给来访者,这就好像现实中来访者是主动到我这里来咨询的,而不是我到来访者那里去。对于在视频通话之前用文字跟我打招呼的来访者,我通常会回复:“我在,你可以了就请发视频给我。”这就好像来访者在进你的咨询室的门之前,会事先敲一下门一样。当然,也会有不少来访者在时间到了的时候就直接“推门”进来了。

四、一些思考

     网络视频咨询给心理咨询工作带来挑战的同时也带来了机遇。咨询师在努力维护各项设置的同时,也需要思考:什么才是心理咨询设置的根本意义?究竟是什么带来了心理咨询中的“疗愈”?

    某种程度上,网络视频心理咨询似乎预示着更多的不确定性和风险性,但同时,这也可能更考验一个咨询师维护设置的能力,更考验咨询师对伦理的敏感性,更考验咨询师的内在稳定性,更考验咨询师保持对自己的“觉察”和“节制”的能力……无论如何,网络视频咨询本身也许并不存在问题,只是在这样一个“工具”面前,人性(包括心理咨询师们的人性)会受到新的挑战。我想,这样的挑战即使在过去,在人类使用“工具”的历史上,在心理咨询发展的历史上,也都从未消失过。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