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经典精神分析
经典精神分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92,429
  • 关注人气:6,07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101疑难问题

(2018-10-22 18:21:34)
标签:

杂谈

分类: 职业督导
101疑难问题

101疑难问题

42带配偶进咨询室的人

伴侣咨询比较少见。一般是一方先来,然后带伴侣,发现合适婚姻治疗,然后进入咨询。一般不会太长,因为触及到隐私这块。

有时候来访者有些话更愿意和陌生人和朋友说,和密切有关的人却不一定会说,因为会比较重视别人心目中自己的形象和感觉,所以不会袒露很多,不会走的很深。

咨询师可以就一些关系模式的角度进行探讨,并建议来访者做一些一对一的个人成长,越私密的关系,走的越深。

婚姻治疗不是每个人都做的好的,咨询效果和人也有一定的关系,所以个人不建议新咨询师做。

如果来访者带来另一半,我们怎么处理?

可以通过对他们两个的咨询,来了解当事人,了解当事人在家庭中是一个什么状态。要知道,来访者个人的表达不一定是真实的,或者是真实的一部分。换一个角度会有不同的呈现,当事人可能会有认识歪曲所以遇到以上情况,咨询师也不用害怕。


43 把父母带到咨询室的人

带父母同样很少见,一般在未成年人的家庭治疗中很多。而成年子女带父母,咨询师往往不知道怎么做

首先,一般老年人很难做改变,所以不能僵化的理解治疗,不要刻意营造咨询氛围。对于五六十岁的人,年轻的咨询师对人生智慧和经历都不及他们,不一定会有所了解。

在欧美,现实生活也比较少见这种家庭治疗,而且非常难做,一个来访者已经比较难搞定,更何况是三个人。

如果来访者不经意带来父母,也可以作为一种对来访者的了解,不需要特别多的内容。对于这个行为背后来访者所期待的部分可以进行探讨,背后的动力是什么,有什么想法。

当然,对于没超过18岁或者经济不独立的人群,家庭治疗是比较合适的,因为本身家庭就焦虑,所以咨询工作可以使他们安心。此类人的生活中,个体化、独立是个问题,这个就是我们要做工作的地方。


44不能准时离开咨询室的人

这是新手咨询师非常头痛的问题。要不就是没话讲熬时间,要不就是时间不够用,刹不了车,很大因素是觉得自己不能给到来访者什么,想给来访者更多东西。

这里有一个咨询师的认知:如何看待自己,觉得少了就是自己不能给或者是觉得来访者很可怜,这是一种反移情的表现。

来访者可能对咨询时间没有概念,这需要有普及性的教育。

原因有:

第一,他前面的话不是自己想说的,而当下渐入佳境时,时间却快到了,所以希望咨询师接话,咨询师会想该不该结束谈话?此时建议结束,因为这种处理问题的模式其实会影响到来访者的生活,我们可以帮助其在咨询过程中做改变,让其认识到不当的行为模式。

第二,喜欢和咨询师在一起。对咨询师认可、不想分离,感到咨询对他有帮助。这时咨询师可以做设置。当然,也可能是不满意你的表现,觉得你没有注意到他的表述,以此方式来做暗示。

思考:

1.可以做设置,但不能过度打击来访者。要和他说清楚,当下可能说不完,可以多讲十分钟,只有这一次。要另外说清楚一个小时的意义。咨询师应该清楚全神贯注听一小时,不要反复纠结,不要轻易突破。

2.打破与否不是关键,关键思考其意义。为什么需要延迟,背后的动机是什么?咨询师不能教条,要以来访者利益为考量,从打破与否过渡到思考来访者试图突破的背后意义是什么。当然,人有不同,所以有时候也要强调严格按照设置,不能无限度更改时间。


45指控你不关注他的人

来访者可能一开始就想压制你,就会挑剔,做出负性事件。但不一定代表是坏事。

如果是真的,咨询师要真的关注,要么是真的和咨询师有关,精神不集中,可能是咨询师生活中的事件——吵架、生活中的不稳定等,都会影响到来访者,咨询师可能关注焦点在自己身上。也有可能是来访者的反移情,其实是他身边的人是这样的。所以要倾听,到底是哪一种情况?

如果是假的,那是来访者发生了移情,不管你怎么做,都叫做不关心。这往往与来访者早年的生活有关,家人不关心他,所以觉得你也不关心他。比如有些父母早年不太关注自己的孩子,孩子要寻求父母和老师的关注。又比如,在学校优等生和差生都会得到关注,成绩的好坏就是获得关注的方式,而中等生却觉得自己不被关注,所以有时候也会做点“出格”的事情寻求关注。

如果真的是咨询师的问题,咨询师应该改变。如果是假的,就是来访者的问题。咨访关系中建立信任是比较难做的,信任关系难建立,咨询就会做不下去。我们要能接受现实,虽然花心思,但真的难继续,也要尊重来访者。


46不让治疗师插嘴的人

来访者喋喋不休,一个小时balabala……

应该避免。

首先,我们要理解来访者,其实话多是一种阻抗。个人觉得这体现了来访者比较焦虑。虽然说了过多话,但都没什么用处,所以关键不在于话多,而在于理解这个处境下的情感深层次的东西。咨询师要明白,来访者这种情况往往不是投入咨询的表现,倒很可能是其日常生活的一种表现。

来访者的话给我们带来的感觉,有助于了解来访者的感觉,是否有困扰,更多时候提醒来访者有这种情况,让其意识到问题,给点停留时间,使其可以整理很多东西。


47带着婴儿来咨询室的人

带孩子的辛苦,在不同生活环境和家庭处境下是不同的。可能是来访者本身家庭的问题,并不是阻抗。

作为咨询师先要了解,比如有了孩子之后会是什么样的生活状态,这点没有孩子或者家庭环境优渥的咨询师特别需要了解。

孩子小所以要人带,希望能带孩子来,所以会征求意见。咨询师一般不会肯定,担心来访者会分心,有了小朋友就是第三者后,会影响咨询。有些咨询师往往严格遵守设置,让来访者自己想办法解决。

作为咨询师还是希望来访者到现场,但有时只能折中,咨询师也无可奈何,内心会有抵抗。如果确有需要,建议做一个视频咨询。当然,或许带来孩子,也是一件好事。怕孩子干扰,咨询师可以反思,自己是否比较僵化。

这种情况比较少见,但比较棘手,特别是对于没有孩子的咨询师,实在觉得不行,就不要做这些案例。如果大方接受,也要和来访者说明这一点:来访者对自己的要求可能是达不到的,比如既要全心全意照顾孩子,又要很好的做好心理成长,这本身就是非常困难的事情。要让来访者看到自己的局限性,如果不能接受,内心世界是难受的。


48沉默的来访者

沉默的来访者可能在阻抗什么?

这种防御手段破坏工作联盟,工作联盟是按照治疗者的时间来与治疗师讨论。要达成工作联盟,来访者必须同意自己是有问题的人,并且要说出来与治疗师进行讨论。反过来,治疗师对来访者的想法也要了解,以便其更好的了解自己。如果有问题就会有阻抗,有阻抗,就有某些敏感问题。

举例一,有个两个孩子的母亲和其丈夫关系不太好,在第15次的咨询中沉默,咨询师进行了面质,而来访者用笑来表达,来访者启用了两种防御机制,是为了保护自己远离烦恼——其丈夫吸食大麻这件让她困扰的事。咨询师很好的察觉到了这两种防御机制,并用面质、澄清等治疗手段进行了治疗。

举例二,25岁的女性接受母亲的建议来咨询,非常害羞,咨询钱是由母亲付的,说明母女关系不一般,也可以觉察到母亲的强势。问来访者问题时,她能回答,运用面质等技术时,来访者沉默,承认自己不思考。咨询师认为其心智是有缺陷的,她不能觉察和换位思考。她沉默可能是因为与母亲的关系紧密,也可能是非常认同母亲,也可能是分离性焦虑。她已婚,和丈夫关系不错,所以对母亲的操控内心是有愤怒,但又依赖母亲,这种冲突使其有内疚感。处理内心冲突用沉默,在和母亲的相处上也用沉默来应对。她一直是母亲操控,另一面是自己的无可奈何,被动攻击。治疗师在治疗时也会有权威性,起到了和母亲相似的权威作用,所以她也用沉默来应对。个人认为,来访者的沉默也许是对自己独特的生活方式的默认与允许。咨询师首先要尊重、接纳,然后用支持性技术比较有效。


49在咨询室中站着并来回走动的人

这种情况比较少见。举个例子,来访者咨询前用洗手间。咨询师认为这种来访者有自我功能的缺陷,有着可以被理解的象征性意义,可能是因为来访者的精神运动功能被强烈情绪所淹没所致。也可能是来访者要让咨询师相信他们有精神疾病,要咨询师证明他们的伤残,做评估和证明。当来访者身体、举止变动比较多时,要等待一段时间,让其强烈的情绪稳定,相对安静时才能开始咨询。

本书作者认为这是一种对咨询师的移情。咨询师必须在有效共情的情况下和基础上,认识到这些举动是对其他人反应的置换。比如,马上要咨询就要去卫生间的个案,来访者的丈夫骑马时跌落导致骨折,这件事使她很焦虑,当咨询师问她为什么去卫生间时,她的回答和自己12岁时遭遇车祸有关,这是一个转折。当时她和父母乘马车,马车翻了,父亲的头部碰到石头导致去世,她自己也自此出现尿失禁,所以创伤很大。这次事故他失去父亲,也就是一种权威,马匹和自己也受伤。丈夫某些程度上是父亲的象征。来访者把所有的这样混在了一起,引起了内心的冲突,进一步把对父亲的恐惧感置换给了咨询师。


50不断看表的人

这种表现是一种强迫症。害怕自己失去控制,所以以自己能控制的方法来行动,对各种事物的完美追求。不断看表这个细节,说明来访者和咨询师一起工作是有些勉强的,潜意识里有不满情绪,通过对时间的计较表现出敌意,可能是反移情。

作者认为来访者可能表现出过度友好,也是对咨询师的不信任,所以就用控制时间的方式。所以无论准不准时,来访者总会抱怨。例如,有一来访者在每次治疗结束时,要抱怨咨询师晚结束一分钟。而咨询师由于长期与强迫观念的人打交道,斗争了几十年后买了一个很准时的原子钟,非常精准,不会让人怀疑,以此来应对对时间非常纠结的来访者。

此来访者的问题是感觉问题,早结束的感觉是感觉在咨询室的时间不够长,花在治疗的时间不够多,因为童年她的母亲没有花足够时间照顾她,父亲也不关心,轻视她,她就把对父母的愤怒转移到咨询师身上。

还有一个例子是一个外科医生,每次咨询都觉得浪费时间和金钱。这种抱怨象征对其父亲的态度。后来来访者也承认用自己的钱和时间来觉察和治疗自己,是一种浪费时间和金钱的表现,意味着不承认自己有价值的表现。来访者和妻子的性关系不太好,会看着美女照片手淫。咨询师分析来访者有想被照顾的愿望,但另一方面又觉得自己是个男人,怎么能需要被照顾,怎么能体现出自己软弱的一面,所以会有一种羞耻的感觉。这种被照顾和羞耻的感觉之间的冲突被性化,从性这方面显现出来。后续治疗中咨询师发现来访者高中、大学生活中想和女生有比较好的关系,但在第一次性交时有不愉快的经历,对他处理男女关系有比较大的打击。综合起来,来访者性中的自卑感和冲突可以追踪到与父母的关系。

只有来访者理解了咨询师的精神分析理论,理解了他的内心冲突和防御机制,理解了他的性功能抑制和强迫思维、强迫行为,才有好转的可能。所以,来访者对时间的计较,让自己很忙,以工作狂的面目去赚钱,恰恰是对自己价值的不认可。其需要用外在的成功来掩饰内在的自卑感和无价值感。这种无价值感引发了男子气质的自卑感,咨询师很成功的从这里入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