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一致性反移情和互补性反移情

(2018-06-10 09:19:50)
标签:

杂谈

分类: 客体关系
一致性反移情和互补性反移情

 

一致性反移情和互补性反移情

本文摘自《心理动力学心理治疗简明指南》


      有两种反移情反应:一致性反移情和互补性反移情(Racker,1968)。这些反应是契合了对病人情感状态的认同,以及对病人过去他人(常常是双亲之一)的认同。


移情反应的类型

一致性反移情:治疗师体验和共情病人的情感状态。
互补性反移情:治疗师体验和共情病人生活中一位重要人物的情感。


      在前述的治疗片段中,在治疗师心里唤起的受伤害和被贬低的感受,是一种一致性反移情:治疗师感受到对病人惯常情感状态的共情。假如治疗师抵制这种痛苦的、受贬低的一致性认同,或者使用一种自我防御的反应,用批判和敌意来还击,他将显示出一种互补性反移情—选择了病人过往的一位重要人物的状态。在那种情况下,临床医师就选择了批判性母亲的角色,现在这位母亲已经被病人内化为极度严苛良知的一部分。

      在反移情中,存在着大量的情绪力量。一个互补性反移情的活现会削弱善意中立的的治疗立场,在治疗中导致一种重复,而不是有助于对婴儿式冲突的重构。相反,使用反移情去塑造和传递解释,能够成为最有力的治疗工具,正如下面这个例子所展示的:

      前面描述过的那位压抑而情感疏远的教师,在治疗的后来几个月,愤怒而悲伤地为她的顽固信念进行捍卫,说她永远不会结婚。她坚持说所有的男人都很专制跋扈和虐待成性。事实上,在她所有的恋情中,她都很失望和被利用。经过巨大的挣扎,她后来还是向治疗师透露了她持续一生的性幻想,其中包含被一个专横跋扈且吹毛求疵的男人虐待。治疗师后来指出了病人的自我实现预言。病人专注于一种施虐受虐的性观念,潜意识地寻找那种始乱终弃的男人,这种剧情已经重复了无数次。听到治疗师的解释,病人立刻火冒三丈,攻击治疗师说他的解释是“诽谤”。治疗师因病人残暴的攻击而感到受伤。他感到愤怒、防御,也有些模糊的内疚,觉得或许他的干预不那么婉转,也等同于一种无礼的攻击了。治疗师接纳了自己的反应,并静静地思考。后来,他说他很理解对病人来说这样直言不讳地表达她的性渴望有多么难,由于她的超级敏感,或许病人已经把治疗师体验为另一个有诱惑力的但轻蔑的男人,邀请她进入一个亲密关系然后再虐待她。病人同意这种想法,并且后来也开始赞同之前那个激怒她的解释了。

      病人之所以一直抓着所有男人都虐待成性这种令人沮丧的观点不放,是因为承认是自己的幻想塑造了这一连串充满羞辱的恋情岂不是更加痛楚。治疗师自己想到他对第一个解释的建构既来自于共情的建设性冲动,他想要告知病人真相和令其释放;也来自于对病人的怒火,因为病人冷酷的抑郁、失败主义以及对人性顽固而灰暗的悲观主义。太久停留在对自己攻击性的愧疚上,对治疗师来说会是一个陷阱,阻塞了真正的冲突在治疗中的显现之道。治疗师既体验到互补性反移情,也体验到一致性反移情。对病人抑郁、无助和挫败体验的认同是一致性反移情的状态。治疗师被病人的愤怒、刻薄和受伤状态所激怒(和拒绝),这是对病人挑剔而轻蔑的内化父母的认同。忍受和思考这两个方面,能够带来对富含情感的移情反移情情境有益的解释。

 

      病人总是以既微妙又明显的方式挫败治疗师。正是这种方式,让治疗师们知道,病人们是如何被生活中那些将他们带入治疗的挫败所侵扰。挫败治疗师所付出的最佳努力也是一种对治疗师表达竞争的方式,带着妒意,病人将治疗师看作更有能力和更少困扰的人。年轻的治疗师取悦督导的需要,和抵抗自身经验不足的感觉带来的焦虑或愧疚的需要,与病人挑战和挫败治疗师的需要是相冲突的。

 

      非常病态、敌对和充满攻击的病人会破坏治疗师们的自尊,导致憎恨的反移情(Buie and Maltsberger,1974)。通常这种憎恨被治疗师感受到的厌倦和疏远所掩盖,也被一种隐蔽的愿望所掩盖,即希望病人中断治疗。当和边缘型、精神病性和有自杀倾向的病人工作时,治疗师这种隐秘的愿望事实上会加剧病人自杀的可能性,因为这个愿望包含了拒绝和抛弃的态度。

      有经验的临床医师会采取一种谦逊的姿态和降低治疗的热情来预防这种特别危险的移情—反移情情境。虽然普遍认识到即使是技艺精湛的临床医师也无法完全控制治疗的成败,但治疗师仍然对病人保有关怀的态度,这非常有助于保护治疗师免受常见的移情攻击的伤害,这种移情攻击就是“如果我的治疗是一个失败,那说明你作为治疗师也是一个失败。”对于有很多成功治疗历史的资深临床医师来说,经受这种威胁治疗师自尊的压力会更容易一些。对于年轻治疗师来说,有帮助的做法是记住这种移情极其常见,并且不必接受其表面的意义。在治疗师的职业生涯中,将一再地听到这种移情,表达这些移情的病人常常最终在治疗中做得很好。

 

      涵容和处理反移情需要治疗师有一种分裂的功能。治疗师一分为二,一半负责反应和感知,诚实地自我观察,而负责构想的另一半在致力于理解反移情感受,以形成有用的解释。对一个治疗师来说,重要的是要去注意和涵容由病人的挑衅产生的激怒反应。避免在受到这种愤怒情绪支配下所做的反应也很关键。病人常常从治疗师的语气中去捕捉他们的情感。一个准确却以愤怒的语气表达的解释,会被体验为早期创伤的重复,而不是一个有帮助的解释。

      确实,根据来自关系学派和主体间性观点较新的概念,移情和反移情是每一对治疗搭档间的独特创造。从这个角度讲,无论移情还是反移情的建构都源自于每一个参与者—病人和治疗师—的心智素材,也来自于治疗情景中参与者之间的互动。因此,从主体间性的观点看,不同于反移情,“共同移情”(cotransference)必定在可能的共情之前就有所表达(Orange,1995)。

 

      选择关系学派视角的理论家也坚持认为分析师有“不可忽视的主体性”,指出治疗师不能也不应该把自己看成用于反射的镜子,认为治疗师的情感不可避免地被唤起以及被治疗进程所卷入,治疗师的情感对治疗来说也是不可估量的资源,我们必须“承认哪怕是理想的……技术也必然有主观性”(Renik,1993)。

 

      有意识地努力去查看一致性反移情和互补性反移情很重要。在移情升温的时候,病人将治疗师置于反面人物的角色中,类似于病人生活中过去的反面人物,治疗师普遍会挣扎于互补性反移情当中。然后治疗师需要去搜寻一致性的情感,以将探索方向拉回到病人惯常的情感状态上。病人的这个部分常常感觉受到自己内化了的魔鬼的攻击,这些魔鬼被投射在治疗师身上。

 

      一位聪明且有才华的分裂样女性轻声抱怨说,“我很讨厌每周要来两次,也讨厌为我不在城里时错过的预约付费。我想减少来这里的频率,或者找一种不同的疗法。我之前到这里来是因为我从没有过亲密关系,现在看起来我仍然没法获得。”她也以一种低沉的语调抱怨说,治疗师剥削成性、很有可能不诚实、绝对自大,因为面对病人的不满,她总是保持镇定自若。对于自己的技能和伦理被全盘攻击,治疗师感受到一股强大的愤怒如潮水一般席卷过来。然而,治疗师将自己的反应看作一种回忆的见证,见证病人在收到来自母亲的信件、电话和拜访之后所常有的感受。病人的母亲常常批评她的每一个方面:衣着、姿势、发型、外貌、朋友、公寓以及生活方式。利用这个想法,治疗师谈及病人许多过去体验到的被贬低的感受,治疗师也想知道病人是否意识得到自己有多么愤怒,因为她以这样一种间接的方式表达愤怒,使用低沉而怠慢的语气。这激起了病人的好奇心,她同意她自己常常不承认她其实有多么愤怒。在意识层面,她体验到自己是无助和受剥削的。治疗师可以使用这种干预去呈现病人在家庭中的体验,以及呈现家庭里可能是如何处理攻击性的。

      在这个例子中,治疗师被投射为一个剥削成性的反面人物,在互补性反移情中体验到强烈的敌意。她能够涵容和加工这些情感,然后设法回到与病人困境认同的更为一致性的状态中(表9-2)。

 

处理反移情

治疗师应该

对自己的发展和生活问题保持警觉。

不要认为病人的情感是针对自己。

不要将反移情活现(enact)。

 使用反移情去协助构建解释。

使用反移情的愤怒去理解病人的敌意。

检视自己的情感反应并发现理解病人动力的线索。

与边缘型病人工作,要通过联系移情和反移情来诊断分裂的自体和客体表象。

当体验到互补性反移情当时,寻找一致性反移情


      正如刚刚提到的这个例子一样,重要的是要在试图解释和消除负性移情之前,首先去理解和消除负性反移情。在解释病人的敌意时,治疗师一定要进入病人的立场以病人的方式体验,以理解和表达是什么触发了病人的敌意。缺乏对背景的说明,而仅仅是指出病人的攻击性就会被病人体验为一种毫无帮助的批评或攻击。

一致性反移情和互补性反移情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咨询室宣传画
后一篇:宣传画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咨询室宣传画
    后一篇 >宣传画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