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弗洛伊德如何抑制女儿的性与爱

(2018-06-09 09:52:49)
分类: 职业督导
弗洛伊德如何抑制女儿的性与爱
主笔:龙舟
弗洛伊德如何抑制女儿的性与爱

    1914年7月17日,当弗洛伊德最小的女儿安娜准备前往英国时,弗洛伊德给她写了封信:“我从一些最可靠的来源处得知,英国的琼斯医生有追求你的强烈企图。”弗洛伊德对她说,在感情问题上,她不能在为寻求自己同意的情况下,擅自做出重大决定。

    7月22日,未能疑虑尽释的弗洛伊德再一次写信给已在英国的19岁女儿,把之前的教诲又重申了一遍。然而,即便如此弗洛伊德仍不放心,在焦虑之中,他又给琼斯写了一封信。他对琼斯提到:“她是我的孩子中最有天分和才华的一个,有美好的性格,充满学习、观察、了解世界的兴趣。然而……她还没有自觉是一个女人,没有性与爱的渴望,对男人抱持着相当拒绝的态度。我和她之间有个谈开了的共识,那就是在再长大两三岁之前,她不会考虑任何感情方面的事情,而我也确信她不会打破这个协议。”在稍后与安娜的通信中,弗洛伊德把这次给琼斯的信件如此评价:“我用了不会冒犯他的几行字,打消了他任何求爱的想法。”
    只是从主观想象出发,去干涉他人的人际关系,在弗洛伊德的生命中是极少见的情况。他对安娜是这样解释的,他并没有干涉安娜两个姐姐的感情自由,是因为她们和父母关系较远,唯有安娜和他非常亲近。而且,在此之前,安娜还没有过任何的追求者。

    无论弗洛伊德怎样解释,作为精神分析的鼻祖,否认自己的女儿有性的渴望,是非常奇怪的一件事情。后世的精神分析学家据此认为,弗洛伊德在潜意识里面大概一直期望安娜是个长不大的小女儿,可以一直陪在他的身边,而不会被别人夺走。

    更为重要的是,作为女儿,安娜也接受了弗洛伊德潜意识上的这种投射。在给父亲回信的时候,她说:“您提到我在家里的地位,这件事让我感到很愉快,可我不相信这是事实。我觉得我不在家里的时候,只有我一个人会感觉到这种差别,对于您们来说是没有什么变化的。”对于和弗洛伊德的关系,安娜一直保持着对父亲的强烈认同,而轻视、淡化自己的感受。

    作为此次事件中的第三人,琼斯对安娜到底有多少爱慕之情,时至今日已经不得而知。但作为一个精神分析师,他也敏锐地察觉到了弗洛伊德父女之间的关系状况,在给弗洛伊德的回信中,他提到:“很明显,她(安娜)当然是强烈地附着于你的,这是一个实际父亲(actual father)和潜意象的父亲(father image)相合的罕有例子。”
      所谓潜意象的父亲,是指个体潜意识中思维、行为方式的权威、典范,是个体道德感形成的来源。在大部分人的潜意象父亲中,父亲占据一部分角色,同时还会有母亲、师长,甚至一些年龄较大的朋友的意象,这些统一形成个体的潜意象父亲。也即是说,一个人的思维、行为习惯、自我道德感并不完全来源于父亲,其中不少来源于早年生命经历中的重要他人。但对于安娜来说,这个潜意象父亲只有一个来源,那就是弗洛伊德。
      一战结束后,产生了大量的战争孤儿。为了对这些儿童进行有效的帮助,儿童心理学逐渐发展起来。此时,原本接受师范教育,已经是一名女子学校老师的安娜,开始接受弗洛伊德的分析,想要成为一个儿童精神分析师。
      1922年,安娜写出了第一篇有关精神分析的论文,并以此成为了维也纳精神分析学会的成员。1923年,宾斯旺格对弗洛伊德说,他已经看不出安娜和弗洛伊德之间有任何风格上的差别。这固然有安娜的努力,却也说明了安娜一直在追随父亲的影子。

     对于女儿的成就,弗洛伊德一方面是欣喜的,但也不遗余力地介入她的私生活。而与9年前不同的是,弗洛伊德似乎意识到了一些之前的问题,并想要去弥补它。安娜对于生活和友谊的热爱是溢于言表的,然而,这些热爱都局限在和女性友人、男性友人的友谊之上,就像弗洛伊德9年前写给琼斯的那样:“她没有自觉是一个女人,没有性与爱的渴望。”

    弗洛伊德开始担心,不断在与朋友的信件中提起此事:“我只希望她(安娜)能尽快找到一个比她的老父亲持续更久的对象,用以寄托感情。”

    而安娜给弗洛伊德的回应,是不停地关心,让他知道自己在她心中有多么重要。“您一定无法想象我对你的思念有多么持续不断。”“您心情不好吗?还是我从信件中读出的错误印象?”“别让病人折磨您了,让那些百万富翁继续发疯好了,反正他们也没有别的事情可以做。”

    1919年,弗洛伊德第一次和朋友提到,安娜可能有“恋父情结”
    1921年,弗洛伊德的一堆美国学生在讨论像安娜“这样一个迷人的姑娘”为什么依旧独身的时候,有个人说:“看看她的父亲不就知道了,那是她心目中,无人能够超越的权威,如果她嫁给一个低一等的男人,她一定会觉得屈就。”

    不过此时,弗洛伊德正如安娜所担心的,情况不是很好。1923年,由于口腔癌的关系(可能和弗洛伊德长期抽雪茄有关),他做了口腔手术,并且在后来安装了假的下颚,用以说话和吞咽食物。尽管如此,当时的假下颚还是会让弗洛伊德在吞咽食物时感到疼痛,并经常有发炎的情况。对于一个要以说话作为工作的人来说,这无疑是个巨大的打击。尽管如此,弗洛伊德还是从1924年开始,恢复接待病人。但数量仅有六个。
    在给莎乐美(安娜的挚友)的心中,弗洛伊德公开表达着自己的不安:“我觉得我需要增加第七位病人:我那不可理喻依附着老父亲的安娜。”但到了这个时刻,他已经不可能再改变安娜了。
    在这一段身体痛苦和精神焦虑的日子里,弗洛伊德意外地从一个地方获得了心理上的安慰。1925年,陶乐思,他的一位美国病人,送给他一只中国黑鼻狗,起名叫做“林裕”。6月,在给一位朋友的信中,弗洛伊德提到,他收到一只中国母狗的礼物,这只中国黑鼻狗,带给他和他的家人很多欢乐。接下来,弗洛伊德又与另一只送来的中国黑鼻狗“周非”(Jo-FI)成了朋友。这只狗会进入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室,在他进行分析工作的时候,静静地趴在躺椅脚边。
     在给莎乐美的信中,弗洛伊德这样评价周非:“我想念她几乎和我想抽雪茄的感觉一样。她是个迷人的家伙,有趣,就像个女孩子,狂野、直觉敏锐、温柔、聪明,但不像其它狗那么黏人。”

    这个时候,安娜在精神分析学界继续崭露头角。在儿童精神分析领域,她和英国的克莱因成为了观点冲突的两派。安娜的理论基本沿袭了弗洛伊德的观点并有所发展,而克莱因更多是对弗洛伊德的理论提出的挑战。在这两个人的争论中,弗洛伊德毫无疑问站在女儿这一边,然而他也知道,只有争论,才是精神分析不断发展的动力所在。

    1938年,纳粹占领维也纳,弗洛伊德一家被迫前往伦敦。1939年,83岁的弗洛伊德去世。而安娜和克莱因,继续在二战的烽火当中,争论着彼此对于精神分析的观点。

    1982年,87岁的安娜去世,终生未婚。她的爱人是她毕生为之付出的精神分析事业。或者,从潜意识的意象来说,是他的父亲。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