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经典精神分析
经典精神分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23,648
  • 关注人气:6,08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李敏——上曾奇峰的课,所感

(2008-04-17 09:46:33)
标签:

精神分析

心理治疗

心理咨询师

感悟

情感

分类: 同行专家

上曾奇峰的课,所感


李敏 发表于 2006-9-8 19:50:13


一、曾奇峰这个人

    第一次看曾奇峰的文章,就喜欢,其实不能用“喜欢”这两个字,要用“亲”这个字。打个比方,我喜欢三毛的文章,但我看张爱玲的文章,才感到亲。虽然张爱玲让我充满悲凉,但还是自己人。其实仔细琢磨看曾的文章时的感受,是很奇怪的:我从这个男人的笔调里感受更深的全是温情的味道,仿佛看到一个温柔女子摩挲行走的背影,走出一路的温暖和偶尔的彷徨,最后的一双脚印却是男性的坚毅和豁出去,就象吃了定心丸一样。

    所以要去上他的课,看看是如何的一个模样。和一个有趣的朋友一起去的,开玩笑说,要坐在靠走廊的位子,如果是很有魅力的一个人,横竖要冲上去抱一下。一看,大吃一惊,完全不一样:心里想的是消瘦、坚毅而有点悲观的文弱书生样,没想到课堂上的曾奇峰张扬、活泼,偶尔得意洋洋。这么活络的人,看来是不会被我们抱的:)

    曾奇峰是有趣的,他喜欢用真实例子来向我们解释精神分析中的一个个概念,经常就以自身为例子,讲自己各种滑稽的口误,揭示淘气的潜意识作用;他喜欢抽烟,在课堂上承认是满足口欲期;还说自己经常引用大师名言,有心虚之嫌。大家听的有趣而过瘾,他承认自己喜欢“勾引”别人去学精神分析;后来我发现单单有趣的人未必能说心里话,而他好几次谈到自己失败的案例,有些他也懊悔,有些还不知道原因;还讲到自己对来访者的反移情,或错或对,基本不掩饰,我认为这已超过有趣,而是勇敢了。勇敢的真实,我相信是精神分析给他的力量。

    他给我们分析了很多案例,从性和攻击的角度剖析,真有利刃在手,一刀见血之感,有好几次,他说到那种症状后面真实的动机时,我真有点坐立不安,我想,即使他完全相信自己的观点,在一群理论背景完全不同的陌生人面前这样表达自己,是要有胆量的。这让我想到弗洛伊德在给他的好友的信中写到:“当我从自己的童年经历的回忆中,觉察到对母亲抱有的非分之想,真是羞愧难当,更是难以启齿......但是为了我的研究,我还是决定将其公布于众。”我想,哪怕我从精神分析的学习中只学到勇气和真实这一项,就可以治疗好我的很多神经症症状了吧:)

    很多以前上过课的老师都比较避讳谈自己的信仰或价值观,其实生活中我听到最多的也都是些中立、貌似尊重其实冷冰冰的建议,在谈到如何活这一辈子的时候,曾奇峰说:“生命这么短暂,在不伤害别人的情况下,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吧。”说不出原因,但我喜欢这句话,也喜欢说出这话的那类人。

    在第一天下午的授课中,出现这样一个细节,愿意和大家一起分享:曾说:“我谈一个看法,如果大家同意就举手。”话音刚落,有十几个人举手,而当时曾还并没有说出那个想法呢。那时的确是有点午后的疲倦,但我更愿意把这当作一个正性移情,在意识逐渐丧失对潜意识的影响时,我们仿佛在说:“曾老师,不管你说什么,我们都同意。”

 

二、精神分析这道菜

    在两天的课程里,曾讲到了很多的概念:宿命论、强迫性重复、症状的意义、移情、反移情、阻抗、防御机制、性趋力和攻击趋力、爱与关注、施虐与受虐、自恋,顺便还略微谈了谈客体心理学和自体心理学,蜻蜓点水地从心理学角度分析了文化、哲学与信仰。因为都是通过案例来帮助理解的,可以说,虽然这些概念我学了很多次,每次都懵懂,但我被曾所说的案例征服了,并且愿意相信他所表达的理念。曾讲到很多父母都爱对孩子说要好好学习,不然将来在社会上要吃苦。其实是在社会本身呈现的压力上,再人为地给孩子加层压力。如果家里来了豺狼,父母都会挡在孩子前面保护他。但在真实生活中,面对社会竞争这个豺狼,父母却不是先保护自己的孩子——给他一个安全的空间去成长,而是把还没有完全具有力量的孩子推出去,形同推入豺狼口。曾说:“面对双重压力,要当心那些强烈压抑自己的孩子,他们最后只能用症状来突破社会规则。”其实,这样的孩子,真实生活中的确有很多。

    曾还谈到很多超前的观点:比如虐恋在两性关系中的意义;父母在“爱”的名义下对子女的扼杀;对信仰的看法;“教别人利用我们的能力”,的确是很有启发的。

    精神分析认为一个人的大体人格决定于6岁之前的经历,之后的人生,很多都是在“强迫性重复”,充满了宿命论的味道。曾坦言学了精神分析,经常会因想到人其实对自己的命运起到的作用很小而感到悲观,但“研究命运就是为了超越命运”。我想人就是一棵脆弱的芦苇吧,但它还是要思考:)

    从悲观的宿命论自然谈到“爱和关注”的主题,曾认为这是最重要的治愈因素。他举了一个自己的案例:有一个喜欢找小姐的男士,有一段时间突然开始害怕得爱滋病,检查多次排除,但他却摆脱不了这种怀疑,和父母、妹妹同住,自己上好厕所或洗完澡后要用滚烫的开水冲洗马桶和浴器,相当焦虑,前来咨询。询问童年,父母是搞地质的,经常搬家,他在两、三岁后就开始住到亲戚家,在前后20年中,先后住过4、5家亲戚。在他3、4岁时父母又生了一个妹妹。他经常在咨询中说:“我什么都不怕,就怕传给我妹妹。”而曾分析在他的童年和青少年期,一直没有固定亲密的客体关系,父母有小妹妹了、父母把他送到亲戚家里了,对一个孩子来说,就意味着抛弃,作为抛弃他的因素之一的妹妹,他报着的感情也许不只是爱。在一次咨询中,当来访者再次谈到他的恐惧时,曾突然说:“有没有这样的可能,你反复不相信自己没得爱滋病,是希望自己得,然后传给妹妹,让她死。”来访者沉默数分钟,拒绝回答,离开诊室。下一次再见到他,整个人都焕然一新,症状消失了。然而精彩的在后面,他说自己好了,要求终止治疗,曾温柔地说要继续。来访者突然180度大转弯,说那就一次把以后十次的钱全付了吧,曾慢慢地回答:“为什么我轻轻拉你一下,你就要牢牢地抱住我呢?”——这个来访者从小相信自己是被人抛弃的,所以他的“强迫性重复”就是先抛弃别人,避免痛苦。在第一次接受曾“恨”的那个解释后,他退行了,移情性的把曾当作自己的父母,为了避免再次面对被抛弃,他以病好了为理由,主动要求停止治疗。但曾没有答应,要求继续,打破他从小一向被“抛弃”的惯例,仿佛对他说:“我不会不要你的。”来访者对曾投住强烈的对父母的感情——要求一次把十次的钱都预付了——仿佛在说:“请永远不要抛弃我,爸爸妈妈。”在对这个来访者做的最后一次咨询中,曾按照惯例问他在整个咨询周期中,他觉得对自己帮助最大的是哪次咨询?曾洋洋得意的以为必然是那次“对妹妹仇恨”的点破,不想来访者说对他影响最深的是后来曾拒绝终止治疗的那次:那一次,在这世界上,终于有个人,决定不抛弃他了。我想这个案例的精彩之处真的无关技巧,而是爱和关注。

    曾在说完这个案例后引用了一段话,我愿和大家分享:“症状永远是第二位的,人们只是在得不到爱和关注的时候才发展了症状,当给予他们足够的爱和关注时,症状是会顺便被搞定的,如果还是搞不定,说明它不应该被搞定。”

    在学习精神分析的过程中,慢慢发现两个问题,困扰着精神分析,也困扰着我,我想用曾的原话来说明:

    1、“由于探索者和被探索者是一体,主体和客体,主观和客观之间永远都没有明确的界限,所以其难度是可想而知的。”

    2、“在探索的过程中,由于工具的发展,甚至膨胀,导致了探索者只对工具感兴趣,工具成了探索的目标,替代了人的心灵。对精神分析的持续关注,忘记了自己首先是个生活着的人。”

    我想,当我们承认自己无知的时候,情况可能倒还乐观一点。别提我们,即使是伟大的精神分析大师,面对浩瀚的无意识,我们的力量,简直就是以卵击石,我们走在一条没有路灯的路上,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不知从哪里来,老实说也不知要到哪里去。我们只能看紧脚下的路,豁出一颗心,只管往前走。如果我们对潜意识或说对人类内心的了解相比于全部的真相来说是可以忽略不计的话,那么全部努力的意义只能来自我们自己,那就是能看到多少真相就看多少的努力。此外,精神分析只是一个工具,如果我们不能热烈而认真的生活,精神分析对我们这些热衷者来说,那就什么都不是,徒是一个笑话。

 

三、我的大师情结

    这次上课上两天,第二天早上,我夸张地睡过头了半小时,急吼吼地赶到学校,上课已经开始15分钟,我分析自己,觉得是种强烈的反移情:我无法忍受课程结束后的离别焦虑——索性就迟到不去了吧,就不用面对这种离别了。

    但是最近,我愈来愈讨厌自己对权威人士的这种崇拜了。我感到这崇拜后面横竖有种怪怪的、别扭的东西,现在我竟慢慢有点看到它了,觉得非常不舒服。我看到的是“渴望完美”:我希望或者向来认为自己是完美的,当然事实肯定不是这样,生活自会给我耳光,当然,我也绝不想承认,于是我要变的什么都会,非常优秀,加固自己的“完美”形象,我学心理学就是为了让自己感觉胜人一筹,那能掩盖我的弱点和自卑,同时我崇拜大师,好象别人不能看出的门道,我都能看出来,在描述自己的欣赏的同时,我仿佛和大师融为一体,那真是一种“点石成金”啊……,认为自己完美,必然就觉得别人“必须”也完美,才配得起和自己交往。曾上课时说的一句话好好得刺了我一下:“有些人渴望完美,不管是对自己还是对别人,不过世界上没有人是完美的,这样的人就会永远处于失望中,永远不会快乐......”这句话,让我走神5分钟。

    中间休息时,我去厕所,曾远远地走在我的前面,他跑到一个没人的角落去抽烟,同时也享受那片刻无人的轻松时光吧。我看着他的背影,突然觉得他似乎没有在讲台上站的那么笔直挺刮,一只手插在裤袋里,一只手夹着点燃的香烟,独自走向某个方向......我突然觉得那身影变成了弗洛伊德——我不是吹牛,真有那种感觉——还想到他的下颌癌(希望曾老师不要骂我,完全没有恶意),我看到弗洛伊德一个人正孤独、倔强、坚强地走在自己的路上,因为太聪明而太痛苦,但还是毅然决然的。那是一出悲剧,亦是喜剧。

    那一刻,心中那种对完美的誓死不放开始消失。

    曾奇峰讲课结束后,要求我们每人上台谈一下对这两天课程的感受,我充满攻击性地第一个冲上台去,我只谈了自己的“大师崇拜”,最后一段话我是这么讲的:“……如果有一天,我能把对您(曾)的关注转到对整个人类以及我自身的关注,也许那个时候,我才是真正理解了精神分析……不过,当我意识到自己的这种愿望后,并没有感到成长的愉悦,我感到非常失落。”

    讲完这段话回到座位后,过了几分钟,我开始觉得全身发冷,轻微颤抖,持续了10分钟。

    但愿,这是成长的阵痛。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