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经典精神分析
经典精神分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32,737
  • 关注人气:6,08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李敏——武汉中德“朝圣”记

(2008-04-14 21:34:32)
标签:

精神分析

心理治疗

心理咨询师

杂谈

分类: 同行专家

武汉中德“朝圣”记

上海:李 

     现在是2006年12月31日晚上9点,我走在上海的大马路上,周围是行色匆匆的人流,或怯或盼地去和新年碰面。我却没有往年最后一天临时抱佛脚或总结旧年种种或妄想新年件件的习惯,反而有种异样的感受,一种隔离,不悲不喜——其实这也只是普通的一天啊。我想这种不同的感受多少是因为一小时前我正坐在武汉飞回上海的飞机上,而再往前推三天,我在千里之外的武汉中德上课的关系吧。
    自从知道“中德”,就一直有想去的冲动,这种冲动因为每次浏览他们的网站或谈到“中德班”或又一次上了中德老师的课而持续增加,但从来没有真的想去那里,我心疼那点路费。
    同学说我们去上中德的课吧,我犹豫着,知道自己是在考虑费用;然后我说:“好啊!”,知道在这一刻,我需要去那里寻找一些答案。
    今年9月开始作面询,虽然是校内免费的,对我来说却是光荣的崭新一页,这3个月咨询室内外的经历和思索,让我对心理咨询的理解更清晰啦!也更糊涂啦!一开始是很沉迷“精神分析”的,但因为本身是学西医的,在咨询的过程中会慢慢去考虑“实证”这么回事。有一段时间我会想,我在这里特陶醉地使用某种技术,而实际上并没有实证的支持,谁知道有没有效呢?咨询师或来访者感觉好并不代表有效啊!我很怕自己将来做了几十年咨询,回头一看,发现自己做的事其实与“科学”不搭边,这也太傻了。
    从另外一方面说,我又是一个非常注重“感觉”的人,也喜欢那种很“玄妙”的理论和技术,事关“灵魂”的事,用科学去丈量,这又让我觉得自己象一个“土匠”,心理治疗是一门“科学”还是一门“艺术”呢?
    抱着这样的困惑,我去学了实证更多的认知行为治疗和焦点短期治疗,用用还不错。所以最近其实已很少看精神分析方面的书啦,因此也并不了解自己这次学习的课程--移情焦点治疗(TFP)到底好不好,好在哪里。我只是要在心理上距离精神分析最远的时候,在地理位置上最近地去看看它,我不知道结果是什么,但我知道一定会有个结果。
    到下飞机时,我都不知道武汉在哪个方向,也不知道这是个省会城市,也不知道它是属于湖北省的,我只知道“武汉中德”,只知道我的老师曾奇峰是从那里发家的。所以有些上海的咨询同学说:“你是去朝圣啊!”我说是啊!那个中国精神分析的“麦加”,我去跪拜一下子。
    恕我不描述对武汉的感受了,因为我“什么都看不见”,当车停在中德心理医院的门口,我下车时,看到门诊部那灰色的石砖墙和竖着的院名牌子,真的有种回到家的感觉(网站上反复看到同一角度的照片)。
    中德的门诊部实在是挺“朴素”的,跨进小小的正门,空空荡荡的,经过工作人员的指点,我急吼吼跑到三楼,课已经开始1小时了,房间里坐满了人,讲台前站着久仰大名而从没听过其课的李孟潮老师,来不及喘口气,就开始听课了。
    但我不单是为了学习来的,我是为中德来的,所以听课时也不太集中精神,左顾右盼的。遇到两件有趣的事,说来分享:我正听着课,听李孟潮说到“吴和鸣刚才说的。。。”我知道吴和鸣,中德前院长啊!很厉害的哟!就拍拍旁边一个穿着灰黑外套,长相极其普通的中年男人:“喂!哪一个是吴和鸣啊?”那位眼镜先生一侧头,露出“没有诱惑的深情微笑”:“就是我啊!”“啊呀,你好!你好!”我的声音马上变得“献媚”,而他的声音依然平缓单纯:“你好!你好!”整个上午,我就坐在这位前院长同志身边,看他唰唰地记笔记,霹雳啪啦问问题。
    中午和同学跑到中德门口拍照,想留个两人合影,见旁边书店门口站着一个魁梧的中年男人,晃晃悠悠的,明显无所事事,我们就喊起来:“师傅!帮我们拍张照!”拍完一张后,怕他技术不娴熟,拍不全整个院名牌子,又提出更高要求:“你蹲下来拍,把牌子都拍进去噢!”下午上课时,看见这位大叔也来了,我们还嘀咕:“卖书的也来听课啦!真好学啊!”后来才知道这“卖书的”,就是中德的现任院长雷正则。
    再后来还知道,中德医院几乎所有的医生都参加了这个课程,不虚此行啊!中德所有人马咱都混了个眼熟!以前都只是在“中国心理治疗师”网站上看到的名字,现在一个个都变成大活人站在我的面前,看到他们也穿着普通人的衣服,课间站在门口抽个烟聊个天,或者啃着苹果跑来跑去,上课时一个接一个问问题,或用精分术语开些荤玩笑,那些琐碎的细节一个个进入我的视线——我是来看鞘壁寒风中的傲梅,却不想望见满山开得自得其乐的小花-——感到一种始料未及的乐意。
    其间和李老师交流一些我学习中的困惑,现在想来这家伙也没给什么明确的答案,就如他在课上讲:“同学们你们总是问一些要求有绝对答案的问题,你看我有给你们什么绝对唯一的答案吗?没有。世界上没有绝对的事,只有相对的事,如果我肯定地回答了,只有两种可能:我累了,在敷衍;或者我丧失理智了。”除了“不敷衍”和“保持理智”外,他给我最多的建议是:“试试看啊!” “上海有什么好的督导?某某某好不好?”
    “试试看啊!”
    “......方法好象比较好用,是吗?”
    “试试看啊!”
    虽然经常得不到直接的答案让我有种想把书摔到他脸上去的冲动,但后来一想也是对的,心理咨询归根到底是一种实践工作。这位精神分析界的年轻前辈,以及其他很多督导级的老师,都在自己的领域不停东摸摸、西碰碰、这尝尝、那试试,这才换来督导时丰富的经验和灵感,我们更要学的不是现成答案,而是“试试看啊!”的勇气和智慧。
    其实这三天的课,真的不太懂,但居然不焦虑,还和同学开玩笑——我们可是上海“首批”学习TFP的学员噢!(先把广告打出去),人生长着呢,那些理论技术死不了,可以等待我们的灵光一闪。
    在上课的第三天下午,对精神分析有一个新的看法,说出来讨论一下:精神分析重在分析,但同时它是一种“探索性”的治疗,治疗师把来访者放在一个“探索”的情境里,推动他去自我发现。所谓“精确的分析”都是相对的,一个人不可能被另一个人完全正确的分析而病好了,只是因为我们处于这样一种被分析的状态下,坐上“探索”的轨道,洞察和发现成为一种可能。
    打个比方:初三考高中,大家中午不休息,大汗淋漓教室里作试卷,当课老师监督着,间或开我们玩笑:“认真做啊!没办法,我是老师就是能管着你们,你们是学生,就得老老实实考试!嘿嘿!”如果心理困扰是一张试卷,教室就是心理治疗的设置,作为治疗师的老师门口大吼:“别玩啦!进来考试!”我们虽不情愿,慑于师威,也只能进来一门心思应考,经过反复的不及格、不及格、不及格,最后总有——或者大多数——学生会通过这门考试。老师是这门学科的专家,以前必然同样经历这门考试,叽叽歪歪地通过,但老师也只是这门功课小有心得,其他方面不能苛求:也许不会作菜、或是家务指数低,可能其他课程一塌糊涂。所有最关键的不是老师,而是学生肯同意进教室考试,在1小时里不想其他儿女情长、家长里短,只管考好这一门。这就是我对精神分析、或者所有心理咨询技术的理解。
    当一个人发现是个活人必有好的一面和坏的一面,或者懂得事情没有绝对、只有相对时,总会陷入一种“抑郁”状态。在机场等待回家时,看着窗外武汉日渐灰暗的天色,仿佛望到自己心理咨询求学之路也是忽闪忽暗、捉摸不定,心里有种潮湿的寂寞。于是和同伴谈了很多这样的话题。也许在等待中,天会慢慢亮起来吧。
这次学习的另一个心得是:发现自己不应该满足于已学的中文书籍上的内容,真的要多看看外文的专业内容(大不了翻成中文看啦!)——窗外有凌洌但新鲜的空气,不要在封闭的车厢里自己憋死自己。同时要多实践——试试看啊!——多看猪跑,继而多吃猪肉,才能比较全面而客观地发表意见。最后,还要给自己一个念想:总有一天,要努力发展、创造出自己的本土心理咨询理论和技术。
    朱少纯说:“1983年的汉口的解放大道上,靠武汉商场附近的深红色的店铺窗板上被人写了一行白色的大字:我要往东南方向去两万里,种稻谷发财。”在武汉时,常会想起这个地方、这句话,也许什么都没有了,也许什么都在。
    谢谢在中德遇到的每个人,祝你们一切都好。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