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枞阳陈靖
枞阳陈靖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3,361
  • 关注人气:16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枞阳也有白沙岭

(2017-07-03 16:39:30)
标签:

白沙岭

枞阳

桐城

分类: 麈谭

枞阳也有白沙岭

——与兴苇斋主商榷

 

 

 “六尺巷”公众号最近推出了一篇兴苇斋主的网文:《白沙岭在枞阳,还是在桐城?》。通览全文,发现该文主要表达一个观点,即:白沙岭在今桐城,不在枞阳。为了论证自己的观点,斋主罗列了大量证据予以证明。

 

斋主卢君是我现实中的朋友。他本是山东人,从祖辈起寄籍桐城,如今供职省府,常住合肥。卢君公余喜搜罗乡邦文献,对桐城文化尤为倾心。近年来,常发表研究心得,所获甚丰。卢君研究桐城地方历史文化,能将历史结合现实,与一般研究者“从文献到文献”、与现实割裂的研究方法迥然不同。这点深得我心。因为我认为,一切历史,如果不能在现实中得到印证,便是纸上游谈,毫无意义。卢君的这篇《白沙岭在枞阳,还是在桐城?》网文,即是解决历史上“白沙岭”地名的准确位置。将历史落到现实、将文献得到印证,这种研究方法我非常欣赏。

 

通过论证,卢君得出了“白沙岭在今桐城,不在枞阳”的结论。

 

但在文末,卢君却笔锋一转,认为:枞阳有部分文友,根据道光《续修桐城县志》“方中发传”的一段文字“后奔以智丧于万安水月庵,归葬白沙岭,奉伯母潘以居。”认为白沙岭在枞阳浮山。

 

枞阳也有白沙岭


卢君随后发表了一些看法:

 

对这个孤证,不同的朋友有各自的看法:

一种认为是断句错误。应该是:“后奔以智丧于万安水月庵,归葬。白沙岭奉伯母潘以居。”其中,“白沙岭奉伯母潘以居”是常见的状语前置用法。

一种认为是县志修撰错误。县志毕竟不如家谱精准,后人在修撰县志时,将方以智葬地误认为在祖居地白沙岭了。

再一种认为是初葬白沙岭。后来将方以智迁葬浮山。

斋主则取信第二种意见,从前后语势来看,“归葬白沙岭”断句应无误,错误的是县志的修撰者。

以上三种意见均可供大家研究。而方以智不葬在白沙岭、白沙岭不在浮山,则是毋庸置疑的。

再赘言一句:翻遍方中发《白鹿山房诗集》,提及方以智葬地时,均是“浮山”,而决无“白沙岭”字样。

 

三种“看法”其实都是卢君自己的看法。其中第一种卢君已自行否定,不谈也罢。而第三种意见认为方以智“初葬白沙岭,后迁葬浮山”。这就出人意外了。《浮山志》中吴道新《请无和尚爪发建塔华严与田伯昆季》云:“大师骸骨归于桂林,所以垂统也;衣钵归于青原,所以传灯也;爪发归于浮渡,所以还源也。”方以智葬礼在当时一件大事,绝不是卢君所理解的那样随便。青原山、华严寺和方氏家族都要求安葬大师的骸骨,岂可“初葬”而又“后迁”呢?方中通《陪诗》中有“先大人归窆浮山遵遗命也”一诗,诗题即很明朗。事实是,方以智归葬浮山,最先厝于报亲庵,而后葬于白沙岭(一般记载小地名“枲华岗”)。时人记述很多,卢君可以查看。

 

枞阳也有白沙岭

而卢君所得出的两条结论:一是认为“县志修撰错误”,二是认为“方以智不葬在白沙岭、白沙岭不在浮山,则是毋庸置疑的。”这两点其实可以合并论述,只要证明 “白沙岭”在浮山,剩下的问题便可顺势而解。

 

卢君在得出“县志修撰错误”结论前,我希望卢君能参看一下上引的“方中发传”一文出处——道光《续修桐城县志》,翻到卷之一、舆地志、山川,十二页,有两段文字:“抱龙山又东过会心岭……白沙岭”“自白沙岭东起标鹿尖……”卢君请看看白沙岭周边的地名:抱龙山、会心岭、芒槌山、凤冠山、标鹿尖、茅竹岗、枪山……,这些和“白沙岭”相连的地名究竟在大关,还是浮山?既然是“县志修撰错误”,为何县志又能如此详细的记录白沙岭周边的地名呢?

 

枞阳也有白沙岭


枞阳也有白沙岭
 

 

本人手中藏有一册清代手抄本《桐城龙略》,为地方堪舆家所撰,其中亦有浮山白沙岭的记述,其附近地名“标鹿尖”与道光《续修桐城县志》所记一致。

 

枞阳也有白沙岭

 

如果再往前追溯,浮山“白沙岭”,其文字记载远比大关“白沙岭”要早得多(大关白沙岭的文字记载最早见于康熙《桐城县志》)。

 

方学渐《浮山赋》一文末段:“若乃藉厄塞以屯戎,砦崎岖而御暴,翼威武于貔貅,匪祗林之攸好。白沙岭之卜筑,阳明亦欲选奇。则有道之振铎,树兹土之鸿仪。睹华严之废址,怜梵宇之荒唐。钦贤馆之壮丽,将正学之浸昌,禀二仪以握珍,对千仞而仰止,期不负于兹山,畅幽怀而莫已。”其中“白沙岭之卜筑,阳明亦欲选奇。”即指王阳明为浮山所题《寄题浮山》诗二首一事(原诗刻石今尚存浮山朝阳洞内)。

 

方学渐在赋前还有一段文字:

 

“方生(方学渐自指)性癖云山,结巢依麓,秋飙春煦,蹑蹻孤登,旷瞩怡怀,冁然赋焉。”

 

联系上下文:“方生……结巢依麓”“白沙岭之卜筑”,方学渐的居处,不在浮山之麓的“白沙岭”,还会在何处?

 

19948月出版的《浮山志》中“方以智墓”词条清楚记载:方以智墓在浮山北麓白沙岭“金牛架轭”地。

 

枞阳也有白沙岭

201110月,安徽大学召开“纪念方以智诞辰400周年暨学术研讨会”,本人也曾应邀赴会。会后,与会人员乘车游览浮山。苏州大学教授蒋国保先生,下车伊始,即向方以智墓附近村民打听该处地名,得到的答案是“白沙岭”。蒋先生当时嗒然若失,因为他也和卢君一样,认为白沙岭不在浮山。

 

综上所述,老桐城“白沙岭”有两处,一在桐城大关,即连理亭所在地;一在枞阳浮山,即方以智所葬地。

 

卢君自述“数次前往枞阳”,是否也该像蒋先生一样,不耻下问,向方以智墓周边的村民打听一下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