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已在版纳两个月

(2014-05-07 15:25:13)

   已在版纳两个月

   3月6日广州出发,3月8日到宁洱见见小兄弟,清早睡梦中醒来便听到370失踪。祸不单行,当天赶往易武路上,被醉酒山民撞车,貌似誓要把这天的霉运进行到底,此时天已黑,四周都是原始森林,我们选择从勐腊这条路上山,弯有些急,但并非撞车理由,还是对方干酒干多了然后逃逸。打报警电话,交警说离他有60公里,不方便来,我也理解,这就是山区,好在第一个电话是打给保险代理的,维修完全木问题,但已经严重影响心情,难道是出师不利吗?

    在丁家寨子小住一晚,顺带拿了些弯弓白茶园就直奔刮风寨。初进去的路还是如往一般烂的一塌糊涂,好在有空气避震不用屁股避震,虽然车到寨子里已经尘土飞扬不成车型,但安全还是有保障的,需要交代一下的是,当我们进去后不久,政府就开始整修麻黑到刮风寨的公路了,再出来时已经完善很多这是后话。

    从3月11日进刮风寨,到泼水节前的4月11日我们整整在刮风寨里混了一个月,中间为了送广州公务员小初,我曾经进过一次城,住了一晚勐海的小酒店,那晚跟过年一般幸福,有电视、网络、热水、舒舒服服的大床外加木有毒虫和虱子。但这样的幸福时光只是维持了一天,第二天我又进了刮风寨过那种不得不硬着头皮的生活了。

   已在版纳两个月

    四月十一日,两台皮卡车拉着我们和满车的辛勤成果---320公斤的精选茶王树原料,我们终于可以暂时离开刮风寨了,此时距离我们的收茶目标仍然有80公斤的缺口,我们打算泼水节过后再努力一把,而此时政府已经把麻黑到刮风寨的土路维修的很完善了,进出貌似不再是心情上的一种梦魇了。

  4月15日,泼水节刚过完,我们马不停蹄的再几百里飞奔到过刮风寨,这一路开始有些欢声笑语,因为已经350公斤顶级毛料在手。只是后来的情况未如所愿,一直到四月底,我们也只收了30多公斤,尚有30公斤的缺失。不是没有原料,寨子里真正的茶王树头春原料应该还有百多公斤以上,但我们的要求摆在这里---正山、厚度、细腻、香气、茶气,这几样要素缺一不可,而一个多月来的刮风寨生活让我们了解到,并非所有茶王树的原料都能具备这样的素质,既然之前严格要求,后来坚决不能让老鼠屎搅浑一锅粥,差一点都不要。

   已在版纳两个月

   经过再三考虑,我们最终决定放弃400公斤的目标,维持现状开始压茶,这个时候心情很复杂,毕竟抛掉所有一切,从家庭到朋友到生意来到这恶劣之处两个正月,中间付出太多难以言状,400公斤是之前我们设定的最低目标,我想只要有理想原料,随时可以干到500公斤,只是方方面面的因素最终让我们收料的数目停留在372公斤。当然有二十几公斤更加顶级的毛料被我们一早单列出来,这些不是顶级大树就是价格更高,我们不打算拼进大料里头。

    即便如此,我们也收了小量顶级明前同庆河,白茶园和弯弓。在刮风寨熬到实在难以熬下去的时候,我们会开车去趟丁家寨散散心,看看有木有好料捡,当然晚上我们还是要赶回闹心的刮风寨。

   到今天两个整月就匆匆流过了,从初春到初夏,一年不知不觉就过了六分之一的。从经济角度而言,我实在不知道这样的付出值不值,但因为做这个区域的好茶,一直是我多年来的梦想,可能它只是一场游戏,试问你打了一天游戏,你会问你自己经济上有无得失吗?开心就是目的,我想我还是开心了,毕竟我完成了梦想,真真正正由头到尾操心的去做一批自己心仪的好茶,作为我从业十年的一份普洱茶毕业论文,我是这么想的。这批茶代表我从业十年来我对普洱茶行业的操守和认识的全部,我想有机会朋友们喝到这片茶,您就知道小珍的水平去到哪里。而我除却了却一场心愿外,我认为我必须为我的从事的事业付出一些,这批茶我想就是我为普洱茶这个行业贡献出来的一些心血吧!茶不多,基本都是被A计划中的好朋友们一早预订,我给他们的保障是,质量和价格略有不爽,可以放弃,不需要理由。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