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形形色色挑战者

(2013-09-02 17:16:32)

   普洱茶这滩水我趟了多年了,什么形形色色人基本我都见过。也许在别人的眼中,我也是形形色色的中的一个,但我自己首先要有踏实的感觉,我才好在这大大咧咧的谈其他。

   很久没有碰到挑战者了,以往偶会有客来博客里切磋一下,我认为都是好事情,什么事情都摆在这里,让大众去检验,没有这样的信心,写啥茶人日记呢?能在阳光下待着的人,都没有啥特别的顾虑。

    这次来挑战我的小兄弟,很有意思,QQ加了我后,就一直问我要样品,我这里又不是人民公社,你去买个啥啥的,都有理由找个样品,最后我磨不过他,还是送了一些样品给它,其中就有他特别关注要的2012茶王树。

   四月在易武茶地收不到茶的时候,烦的不可立交,一个湖南陌生电话拨过来,开口就说我的茶王树不是茶王树,让我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说水不够细呀,喉韵不够深呀,这些有的没的,你都无法解释,什么叫水细,什么叫喉韵深,你说不够,我说够的,最好就是你拿一泡来泡就行了,即便是你赢了,也只能说你的茶王树做的比我更好,你凭啥一口否定,我的就不是茶王树呢?

   在易武我累得一塌糊涂,都懒得去和他解释。上个月,这位有意思的小兄弟又约我了,说要来店做,我当然是欢迎啦,来访都是客,我也正好想请教一下他对茶王树特征的理解。

   坐在我面前的是个小青年,看的出来,他热爱茶,但举止有些不自然,神色不够淡定,手常颤抖,可以体会出他还是有些陌生感和信心不足。

   他从背囊里拿出一两泡样,和我对冲,问我是哪里的?我立即明白了,这是个挑战者,也许我成了人物了,否则有谁会去挑战一个普通的人呢?呵呵

    我喝了它做的麻黑,应该说有些水准的,冰糖甜不错,整体素质很好,是我认为麻黑茶中比较出色的,但力度,茶气,厚度,以及那种荒野之韵都完全不如茶王树。小兄弟要我泡一下我今年做的荒山野岭,我冲了一泡给他。看的出来他有细致认真的喝,几泡后,他告诉我,原料很多其实是麻黑的。我有些愕然,继续听他说,他说茶气不如他的麻黑,水细腻度也不如他的麻黑。之前他还特意说过湖南太干,所以茶的厚度放不出来。我心想,厚度是与生俱来的,也不由天气所左右的,湿度有啥大关系。后来喝到他的麻黑后,我才知道他对自己这款茶的厚度信心不足。

   人就是这样的了,你说你好,我说我好,有啥好争的呢?最好有第三方去论证。我看小兄弟挺偏执的,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可以看得出来,他很质疑我的茶王树原料的真实度。临走还不忘拿我一泡样品走,不服气,回去继续试,我想。

    其他不说,我先问小兄弟去过易武几次,他说一次,我问他去过刮风寨没有,他说没有。我心里想,这世界上怎么什么人都有,自己都没有去过茶王树,你怎么就知道茶王树是什么滋味呢?你凭啥挑战一个去过近五十次易武的人做茶专业度。单凭这点,我就觉得小兄弟人还是太偏执了。

    没想到,今天小兄弟又在QQ上呼我,貌似有事要谈,以下是我和这位易武爱好者的QQ对话,无删减,但我的一些错别字有改动,出于礼貌,小兄弟的IP用A称呼,红字部分是我事后的评论

    A:在忙,呵呵

    普茶藏珍(以下用普替代):?

    A:回来后把你那泡茶样仔细的喝了

    普:请说

    A:也许你真的很费心做茶王树,如果你是个客观的茶友,我还是想和你讲清楚,不过我不会乱讲的。你的茶跟茶王树真的没什么关系,里面有拼部分麻黑,原料基本就在易武附近,不会到山里头去的。

  这句话恼怒我了,不过我还是强压下来,我的茶再不怎么样,怎么可能和茶王树没一毛关系呢?还加一句我不会乱讲的,我根本就希望你讲出去,

    A :你说的汤厚,只是机器杀青加上前发酵的功劳,这次到广东大部分易武茶都是这样的手法,也许这就是沿海喜欢的口感吧。

  若常去易武茶区,就会发现这个茶区不管台地茶还是大树茶,基本都是手工杀青,及少能见机器杀青,就这句话已经出卖了你的幼稚,何况茶王树这么难收,我们也不是和一家收的,多少家收料才凑成这些,怎么可能全部都机器杀青呢,想见机器杀青都难,何况还要各个都前发酵,说这句话根本就是凭想象才说出来

   普:你完全可以讲给任何人听,我在这欢迎任何人拿茶王树纯料来对冲

   普:有没有关系我傻吗? 

 说我做的茶王树和茶王树真的没有关系,就这句话就是侮辱我,做到今天这个地步退一万步,我想做假,也不会做到一点茶王树都没有,我尊重我的客人,把大家都当高手看待,我才鞭策自己做的更真实

   A:我看你是个比较客观的茶友了,你可以问给你原料的料头,诈他,呵呵   

   A:我知道做易武茶的都不容易了,很辛苦

  上诉这句话认真看其实也是很侮辱人的,首先就把我摆在什么都不懂,被料头欺骗,他发现真相了,叫我去诈料头真相,说这话不跟小孩一样白痴吗

   普:机器杀青你说的太好笑了,你说的这话很门外汉

   普:我没有什么料头,绝大部分我进到茶地收,一小部分靠料头

尤其是今年,我的料基本都是我自己进去茶王树收的

   普:什么叫制前发酵?

   A:我只是讲一些事实,你觉得有信心就有信心吧,易武古树新茶在前半年之内大部分品种都不可能有厚汤,所以后来我才把去年的秋给你试喝,因为过了大半年了,汤还是薄,没办法,

   A:之前那个麻黑因为好是去年春的,汤才有点厚度

我第一次听到有人讲到这些缪论,汤厚汤薄是对比,是时刻都真实存在的,对比夏茶,春茶就是厚,我都不知道他要表达啥

    A:我讲了,我们只是讨论茶本身,其他我真的不感兴趣,你也知道跟你认识以来,只讲茶,我是个非常热爱易武的茶友

 普:若我如你一样只去过一次易武也许你的看法有道理,我亲自去过易武近五十次,拿过茶地易收原料做对比样,你连去都没去过,说以上者番话未免有些轻率了

  A:冯兄我只是觉得你也是个为了易武好茶可以付出的茶友,应该知道一些事实,我师傅在易武做茶多年头,我还真不敢乱讲


普:没关系的,你可以发表你的看法,你自己亲自去茶王树取个样

 普:然后在来我店里对冲就好了

普:我不管你师傅是谁,做好茶其实很简单的

做好的易武茶或者刮风寨很简单的,把钱带上,走到茶园里盯好,费点功夫就行了,不懂茶也可以这样做,

 A:易武古树茶大部分品种新茶在大半年市价内都不可能出厚汤,哪的是正宗茶王树最大的几棵单株,我很肯定

普:那是你的看法而已

A:不是我的看法,是事实

这个所谓的事实,我第一次听到,难道全部做易武茶的人都不懂吗

普:厚薄是对比而言的

普:有薄,自然就能体会厚

A:在广东,上海,北京做易武茶出名不出名的我基本都对比过

我还真不信

普:易武茶没有厚度,你敢出来说这句话吗

普:出名不出名并非重要,重要是你知道自己在干啥

普:做茶有程序的,程序对了额,没有任何人能挑战你

做准确的茶,需要程序,程序中,你不懂也可以利用懂的人,没有程序,你再懂,你也未必能收到

  A:请兄看清楚了,我说的是大半年时间内不出厚度的

我一直不明白他说的厚度是指啥,这样的缪论我第一听

 A:我也支持兄做好茶了

普:哎,小弟弟,你过几年再说这番话吧

A:能真正传下来的茶

说这句话又透露出您的稚嫩,什么茶都能真正传下来,你认为红印当初用料如何呢

A:呵呵,也许吧

普:厚薄是对比出来的,拿出薄的茶,比它厚的就是厚了

普:你怎么不辩证的看待厚薄

普:春厚秋薄,这个是铁的事实来的

普:厚度是有茶质决定的

  A:你喝过几年的秋茶?

我都不需要回答你这个问题

普:刚采摘完雨水茶就采摘秋茶,没有歇息,茶质会多吗?

普:你刚跑完长跑再跑一百米,你能跑吗,我休息了一天跑一百米自然就速度快了

 A:我一直有跟踪喝,秋茶真的汤不薄,只是要一定时间,当然和春茶比起来就有差距

说秋茶薄就是和春茶对比而言的,上述那语句真是语无伦次,我看不懂

普:这个是自然界万物生息的规律来的

普:你一直跟踪有啥用

普:你要确定你的东西才行

普:再说过一定时间,也是最多自己比自己厚一点,怎么可能和春茶比

 普:就你这点,就没有人愿意和你聊茶

  A:我说的是秋比春肯定要逊色,但不是你说的那样一无是处

普:我没有说秋茶一无是处

    A:也许你玩茶时间是早些,不过我现在也敢说易武古树茶我还真没遇见过高手,我师傅除外

这句话终于透露出他的初衷,不服气,做茶其实不需要看别人的,自己不怕辛苦去到产地,拿出钱来,就能做出好茶,做自己的好茶就行,何必非要管他人呢

普:你知道秋茶价格是春茶的多少呀

 普:你认为全世界的茶人茶农都是白痴吗?

他一直不服气我不做秋茶,我为何要做呢,秋茶是春茶价格的一半,你真当全世界的人都不懂吗

 A:我们不是秋茶行不

普:高手不高手,我不喝你谈这些,你师傅我也没有兴趣,我只对你提出的问题发表意见

    A:你去年的茶王树我也喝了,今年的也喝了


普:我做茶去到茶树下,就行了,无所谓高手的

即便我再不懂茶,我懂得程序,我身边有懂茶的人,我带上钱,去到茶区,我就能买到真原料,就是这么简单而已,和高手不高手没有啥必然联系,高手都在动脑筋

   A:都不是一个山头韵,你竟然喝不出来

我喝不出来,我周围的人还喝不出来吗,茶王树特有的香气,第一泡水下去,就能立即闻到,这个特征很明显,不懂茶王树的人谈何去说茶王树呢,上

  普:我的茶何止你一个人喝呢?

  普:小兄弟

太妄自菲薄了,连茶王树都没有去过,敢说这样确定的话

  A:都是很花杂的香气,只是都是易武区的而已

好品如潮的茶,你可以指出不足之处和缺点,我可以接受意见,但这样一句话颠覆真假,你真当大家都白痴你高手吗

  普:你愿意这么认为我没有意见 的,

  普:只当你求学心切

普:慢慢再去看吧

说话这么偏颇,我已经没有和他继续下去的必要了

    A:你不要搬出那些老茶客出来,在深圳这么多老茶客,我并不觉的他们比我喝的懂

没有自信的表现,一个没有喝过老茶的人慌乱中的语无伦次

  普:这都啥话呀?

    A:我顺着你的话呀,呵呵

   普:有机会你可以叫你师傅过来

普:我没有说老茶客

普:买我的茶什么人都有

  A:你前面不是说你的茶不不止我一个喝过的,呵呵

 A:肯定也是得过很多老茶客的认同撒

断章取义

普:是呀,但并非指老茶客呀

普:有老茶客也有新茶客

普:什么类型都有

 A:形形色色挑战者

普:是不是纯料我不再和你争执了,但我告诉你唯一一个方法,就是你去到茶王树亲自看到人家采摘,收回来,做样就行了,对冲,是就是,不是就不是

普:你手头有样吗,有不经过别人尤其是你师傅的样吗

普:我把话摆在这里,你有机会亲自去到茶地里,收到样品,再回来和我谈

是与不是不是谁说的,必须有这个简单的方法去检验

  A:不用摆了,我倒是观你按这样的流程做一把,为了防止茶农作假,你最好自己采几泡

普:你怎么知道我没有亲自去做这些事情呢

 A:茶王树的对身体的体感不是你那茶能达到的深度

普:你根本就是偏激的很

  A:我偏激什么罗

普:你要这么说我也没有办法

普:你根本就是对人不够尊重

普:我去过几十次,防止茶农骗我做过多少工作,你知道吗

普:你怎么嘴巴轻轻说我们收茶跟白痴一样呢?

玩茶再口腔厉害,也需要建立在多次实践中才得出真相,你再厉害,你只去过一次易武,还没有去过茶王树,你就能这样挑战我,这就是对人的不尊重,但我也懒得和你计较了

A:我之前说了,到易武收茶都很辛苦了

普:你自己才去过一次,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说这些

A:我并没有其他啊

普:辛苦不辛苦你懂什么呢?

普:整个流程你都不晓得

普:我也不是没有被骗过

普:大把经历摆在这里,我才做出今天这些事情

A:呵呵,你就是因为付出很多,对自己非常的自信

当然是啦,难道像你一般连去都没有去到过,就能凭天才如此断言一切吗

普:你就听着你师傅说大道理,拿着那些没有证实过的样品,就大大咧咧的谈这样

普:这些都是其次

普:关键流程摆在这里,你说的被骗作假都不可能发生

普:否则我三个月去做两百多公斤呀

若我要做到连和茶王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需要花近三个月吗?我需要只做两百公斤吗?所有我的茶客们都白痴一般喝不出真相吗

普:你都不动脑想想的

A:我从来不盲从谁,我师傅的茶我也仔细对比,不管优点缺点我都不会回避

能说出上述那些话,你已经走火入魔了

普:你说我的茶有啥优缺点,都可以理解

普:但茶出处绝不容许你纸上谈兵

A:茶岂能纸上谈兵???不亲自喝过,反复试茶对比怎么敢这么轻浮

普:你反复也是建立在你这里,你根本就没有一手茶样

普:我把话说到这里了,拿一手茶样,我随时接受任何公开的对冲

普:完全不需要去遮掩什么

普:还用的着你之前说的那句"就我们两知道,不会对人说“

普:你今天够自信的,你就公开你的意见,我完全没有问题

A:我自己在上摘的,自己杀青的,还不算一手茶样,没有这个过程我敢乱说

小兄弟,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讲,你亲自摘,你第一次去到易武你会摘茶吗,茶农会给你爬上他的树摘吗,你能摘多少叶子,一锅茶最少需要多少斤重的鲜叶才能杀青,听完上述话我真的笑了

普:你去过茶王树没有

普:你自己杀青,杀了多少

A:就去茶山一次,还真的去到那个地方

听完这句话,终于明白对方是什么类型的人了,之前他到我店里,我亲自问过他去过茶王树没有,他告诉我没有,我清楚的记忆过他说过这句话

普:你自己亲自和我说过你没有去过的

普:在我店里,不止我一个人听见的

A:让时间说话吧,我去过,下次说不定会遇到形形色色挑战者

无地自容了,说过没去过茶王树,又胡诌去过,自己都忘记过自己说过的话,我无法理喻热爱易武茶的人能混乱成这样

普:嘿嘿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