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万夏
万夏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8,231
  • 关注人气:21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枭王—— 第三章:巫

(2008-03-24 15:57:45)
标签:

我记录

我的情感梦想

第三代人

诗歌

莽汉主义

万夏

枭王

文化

分类: ——诗歌
 第三   

 

卦五十

 

血族的寿钟在一片肥大的泡影里,终以一个祭鬼的面具出现了:

 

夜之光穿越无形,以毫无夸张的竹尺,重复她壮阔的前奏。

短刃的威慑展于版图的尽头,使每粒种籽的沉默,在毒品的晕眩中更

显得孤寂。

 

烟草之树,如女人之水,街在唇上。

 

世界终归于铁,统治于铁,专治近于巫咒。

所有的帝王都以香蕨擦洗圣洁的下肢

让罪恶更接近忠言。

 

那么,那些撮食红蚁之王,将在无颅的肩上顶戴桂冠?以傲视之目践踏荆棘而过?

那么,这只呓唔的大鹰在强横的气息上将为谁的天空狂放不羁?

 

那些死亡之歌,酒祭之歌,割礼之歌,在千年火葬里向着旷世高唱,

    嚎啕不止的歌王,将葬于谁的哀歌?

    情人献出爱之后,便寂静了,

子宫在一次实质性的收获,正慢慢走向成熟?

 

贵族,你男性之乳在哪片森林中沉甸,你的狂草在谁的姓氏里蘸血而书?

诸侯,枭雄之后的黎明,众芳启扉的神圣乐章。农牧之获在飞行的俯冲下疾速掠过

    阴历的日子。

孔子,镍币盛行的京城。祛风痛的患妇都有一网神秘的经胳。

 

菽稷的谛造者,你的小肠豁豁鸣响,弯镰磨出足胝:

巫术的谛造者,你阳光如霜,形同乌有。

 

 

 

卦五十四

 

    九月的夜风中已渗有过量的大麻色泽了。在太阳之祭,她的强盗撩开面纱,出示多爻辞。

在野兽的正午,斋雨中静坐朝觐者,覆草的莽原皈依,铁、磷、盐皈依,人类疯狂的影子已缩回自己的内心。

未识的绮罗香之夜,如林的素手在放光的前额涂抹珠砂。时针忠实地走出皮肤,

宽大的叶片搅拢气候,迷途者在墓地听见自己的骨粉雪白,错落有声。

 

巨枭已醒自石斧,正砍伐橡树之林。高悬于树捎之马,把纵身一跃的幻觉射进世界:

 

真实的太阳唯一高悬。

 

光芒跃入钻石和樟木之时厚翅摧折的声音。巫术长披血袍,在众说纷纷的卦辞下,将玻璃和冰块融进手指

预言死去的情人将飞临她的秋巢?                      

 

企图逾越之伍在高原的牛角声中凯旋而归?

 

寻梦者,你祭司的黑袍宽大,垂向金字塔,纹饰得太平里匆忙猜测中无意而过的烟云。

 

伪诗的谛造者,你用蜥蜴豢养横行伤口的血毒;

王的谛造者,丧偶之花开败在墓前,你从宝座上起立.......

 

 

卦十八

 

一个尸者的午眠之梦是白日之梦,未梦之梦:

看见在葡萄藤下喃喃细语,挥着死前的双翅,飞越了自己的头顶,落巢臼而去?

    正是墨狂在疾风中高歌而行,长铗击鼓,

在豪华的宫宴上放荡着高烧之词。

 

你的膜拜者已滑过长桥,倾刻便要远远飞去,

流逝在西极?

 

    桥,海鸟忠实的蓦仿者,飞展你膊上横阔的时间之弧,以另一种语言之草遮盖了野马低垂之颈!

一具横卧的僵尸因少女的坠涧身亡而臻于完美。

 

苍穹之外的铜鸟呼唤着事物的到来。月光在荆棘中的劈杀,放纵八蹄之兽

奔腾激昂之夜,为飞鸟所指引,为甲土跃进石壁,他们是瓣裂了巨兽的猛士。

 

河岸,伟大的哲人正濯洗素手。开窗一阅正是白日之梦。

又一气的乱梦重叠,相互抄袭,相互追击和殴斗。胸闷,盗汗,开窗一阅正是梦中所视。远逝的哲人冥想往事,在雪里洗手?

    酒狂渡过著名的荒村,金子裹在腰间。所有雄鸡的高唱已大于天下。树上的道路为季

节和气候开劈,任其层层悬挂。

任其藤萝将陆地连绵在海鸟的胸中。

 

飞行的谛造者,你的空军收起前爪,横滚在浪漫的想象之余;

死亡的谛造者,永生者的葬仪终止于他的毁灭!

 

一九八五年八月  涪陵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