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肉头阿咚
肉头阿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468,219
  • 关注人气:9,60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11·坝上·乌兰布统·红山军马场·秋

(2011-09-30 08:04:48)
标签:

文化

阿咚

阿咚的镜头

坝上

乌兰布统

分类: 数码像素—影

2011·坝上·乌兰布统·红山军马场·秋(1)摄于 杨树背


2011·坝上·乌兰布统·红山军马场·秋

 

    大概是5、6月份就和重庆的养龙说好,9月他率领重庆代表团到“新延安”——北京来,我负责帮助找车,协助他们去坝上采风。结果养龙没来成,说是在家里“养龙”期待着龙翻身(换届选举)呢,只派了特使“豪哥”等4人前来会合。虽未张扬,北京方面却东拼西凑出了13位代表,正好和中共一大一样。于是17人一同上坝,不知不觉我就当了团座。

    人多吧,事情就变了样。加上坝上地区本身折腾,人被整的很乏。幸亏有如歌(挑选路线、点菜)、如嫂(出任司库)帮忙,才使得整个过程大体圆满,好去好回。

    如此,谢谢如歌如嫂,谢谢同去的各位的支持。

 

    其实我的状态和“乌兰姑娘”大差不差的,不甚理想。四天下来总的快门释放数只是接近我原来一天的数量。就其原因如下:

    1、计划赶不上坝上人民的变化。伤脑筋。

    2、号房子点菜召唤……让我想起我的以前写的另一篇博文“观聊”机构的设置需求…2011·坝上·乌兰布统·红山军马场·秋(点击看)

    3、相机只带了一台,换镜头不太方便。

    4、我睡觉打呼噜,非常怕影响到他人。未曾想同屋的蒋哥不但入睡快,而且鼾声震天。三天合起来我就睡了不到一天的觉。

    5、总想换点儿拍法,琢磨不出来。

    6、往返沿途负责驾驶寻景,总是下车迟缓。

 

    所以,成片不多,挑一些一次发完。更多的扔到相册里去。

    想多看片的话,奔如歌、豪哥、稍息、小勇博里去。如歌的我在他家里扫了一遍,好东西不少。稍息同学这次独立作业也相当不错。小勇同学这次因为没有贵族姑娘的诱惑,拍的是非常专心,翻了他的相机,感觉也好,羡慕嫉妒恨让我想把他的卡格式化了。豪哥的虽然没有看到,但根据以往他拍摄的水平和这次在现场看见的那种勤奋和认真,定是好片连连。

   

    本来还想写些什么,看了看三年前写的字,直接就给复制了过来。懒了我。放在最后吧。 

 

2011·坝上·乌兰布统·红山军马场·秋

(2)摄于 东沟

 

 

 


2011·坝上·乌兰布统·红山军马场·秋(3)摄于 杨树背

 

 

2011·坝上·乌兰布统·红山军马场·秋

(4)摄于 蛤蟆坝

 

 


2011·坝上·乌兰布统·红山军马场·秋

(5)摄于 杨树背

 

 

 

2011·坝上·乌兰布统·红山军马场·秋(6)摄于 公主湖东侧的小山上

 

 

 


2011·坝上·乌兰布统·红山军马场·秋(7)摄于 北沟

 



2011·坝上·乌兰布统·红山军马场·秋

(8)摄于 蛤蟆坝附近



2011·坝上·乌兰布统·红山军马场·秋

(9)摄于 天太永

 


2011·坝上·乌兰布统·红山军马场·秋

(10)摄于 东沟后山



 

2011·坝上·乌兰布统·红山军马场·秋

(11)摄于 东沟

 



 

2011·坝上·乌兰布统·红山军马场·秋

(12)摄于 东沟

 


 

2011·坝上·乌兰布统·红山军马场·秋

(13)摄于 东沟




2011·坝上·乌兰布统·红山军马场·秋

(14)摄于 杨树背

 

 


 

2011·坝上·乌兰布统·红山军马场·秋

(15)摄于 杨树背

 

 


 

2011·坝上·乌兰布统·红山军马场·秋

(16)摄于 杨树背

 

 


 

2011·坝上·乌兰布统·红山军马场·秋

(17)摄于 回程的路上

 


 

2011·坝上·乌兰布统·红山军马场·秋

(18)摄于 蛤蟆坝

 

 


 

2011·坝上·乌兰布统·红山军马场·秋

(19)摄于 回程路上的一个小村庄

 

 

 我们把想象比作阳光

       ——2008.9乌兰布统行记


我们把想象比作阳光(游记) 

从京城向北行车约800余里有个塞罕坝林场,行政归属于河北省承德市围场县。继续向北跨过界河,便进入了内蒙克什克腾旗的乌兰布统。乌兰布统是清朝木兰围场的一部分,是康熙皇帝时期清军大战噶尔丹的古战场。


    我曾经去过那里几回,都是在夏季。夏季给人的景象是花如海——大大小小、高高低低、疏疏密密、有名的无名的花儿们争着斗艳,绽放着紫、红、粉、黄、蓝、橙、白、……,把个大片的绿毯织绣得五彩缤纷、姹紫嫣红的。嗅着那阵阵沁人心脾的馨香,眯着被花儿们迷醉的双眸,再让朵朵白云在瓦蓝的天空中一飘,牛呀羊呀马呀的再那么一徜徉,丘陵式的小山驮着白桦林再那么一拱……我的娘呀,真是让人快疯掉了!


    乌兰
(布统)姑娘的诱惑至此并没有完结,都说秋天的乌兰姑娘才是最美的。我心动了,别人(如歌、如嫂、牛妞)也心动了,于是我们一行四人在这个秋,这个南方还是夏的秋去了,去看秋天的乌兰布统。

 
   
天公好像并不作美,一路上都是灰蒙蒙的,车窗两边夏末的残绿一直延续到离乌兰布统不足30公里的地方。心里不免有些打鼓,很是担心枉来一趟。比我们早去两天的朋友(月风)发来短信,说“叶子黄了,感到眼睛不够用,相机不够用,镜头不够用。”他的三个“不够”倒让我们心怀期冀。到了乌兰布统,已是傍晚时分,天色更加难看,还不时稀稀落落地下起了小雨,凉风一吹更让人心里感到乌兰姑娘似乎有些忧郁。


   
乌兰的眼泪在第二天清晨终于不再掉了,天色依然很暗。我和如歌沿着蜿蜒的石子路试探着向景区深处行进。我们看到了错落有致的白桦抖着秋黄,连绵的山丘扭动着雾霭,远处的牛儿散落在被雨淋湿的深黄之中,近处收获胡萝卜的村民把绿色和红色码放在黑黑的土地上……
这北方的“女子”竟湿漉漉地展现出江南优雅秀丽的阴柔。美!急冲冲赶回住处唤醒梦中的还在梦想阳光的同伴,一起去看乌兰在阴霾中如何施展她的妩媚。

我们把想象比作阳光(游记)白桦疏密相间,白色的树干树皮缺失的地方斑驳着深褐色或是黑色,树叶金黄,黄得让人心碎,在瑟瑟的风中抖动着,发出唰唰的声音。还有少数的小山杨,它们的叶黄得发亮,黄中又点缀着顽强的绿色,挤在桦木之中,煞是抢眼。低矮的灌木或是暗红、或是明黄、或是枯褐,为这副大大的油画添着奇妙的笔触。登高望去,远处几株未退墨绿的树散落在白白的沙丘之中,车辙在灰绿的草原上拉出写意般的线条,牛、马、羊点点片片镶嵌着珍珠、宝石。白桦树或片片或行行,或三五成簇,随着起伏的地貌,拨动着秋色的主弦,牧民割下的牧草一堆堆的成行成列地堆放着,像一只只排列好的古缶等待着张艺我们把想象比作阳光(游记)谋来人击打,发出古战场遥远的乐声。光线是如此之差,再好的摄影器材也无法尽其所能将乌兰旷野的娇艳收入囊中。尽管如此,专业的、业余的摄影者散落山梁、林间、水畔,尽情享受着美景带来的屠杀……


    我们真是感到“眼睛不够用,相机不够用,镜头不够用。”一个缺乏阳光的乌兰布统已经让我们痴迷,那么有阳光笑脸的乌兰姑娘的会是怎样?才女牛妞说“让我们把想象比作阳光”。我们在等,等那想象……

 

我们把想象比作阳光(游记)   第三天的凌晨430,如歌的鼾声嘎然而止。蒙蒙中我看见他嗦嗦地走向窗户,轻拨窗帘,仰望黑黑的天空。他发出兴奋的呼唤——今天是好天,漫天星斗。起床,穿衣,租车,出发,颠簸着向远方的一抹红线冲去,冲向高坡,等着那期盼的喷薄。

阳光从远远的高山之巅斜刺过来,最先是给对面的远山带上金色的冠。金冠“冉冉”地增大,金冠慢慢地变亮,桦树的树冠也在阳光中开始闪烁金子般耀眼的光辉,一道道山梁亮出了高光轮廓,明暗反差渲染着朦胧的壮观……

我们大声地喊:太——美——了!

                                              乌兰也羞涩地回应着:太——美——了!  

 

 

 

 

 

 

天边有一对双星  那是我梦中的眼睛
山中有一片晨雾  那是你昨夜的柔情
我要登上登上山顶
去寻觅雾中的身影
我要跨上跨上骏马
去追逐遥远的星星  星星


天边有一棵大树  那是我心中的绿萌
远方有一座高山  那是你博大的胸襟
我要树下树下采拮
去编织美丽的憧憬
我要山下山下放牧
去追寻你的足迹   足迹
我愿与你策马同行   奔驰在草原的深处
我愿与你展翅飞翔   遨游在蓝天的穹谷

                                                                   ——《天边》  苏宁其其格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