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大招的博客
大招的博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7,568
  • 关注人气:17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大招的近作

(2019-08-02 08:18:05)
标签:

大招的近作

分类: 诗歌

大招的近作

怀璧其罪之

 

在刚才眨眼的瞬间,我是我的岔路,我是我的豁口,我自己可以修复

 

油腻的中年,是谁安排的自助,海碗里的油花花,在贫瘠的童年破土而出,当我朝向一些不属于它们的念头,我需要放手,但不能够让它们流走

 

当你进入它,你首先要避开与它们最远的距离——哪怕仅仅是词语,你把词语贡献出来,而词语把你藏起

 

藏起来的事物需要辟出一个后院,藏起来的隐喻油头粉面,我奶奶告诉我,要把沾在手上的油抹在头发上,这样可以使你看起来更加光鲜

 

这是荣光还是风险,在菜市场里,无论红顶还是旦顶的鹤都没有居住权

 

我承认,我也曾打过鹰的主意,当我跳起来可以够到树杈时,那些在我身体里已经歇息的东西,总是在暗中打开机翼

 

在快速提升的电梯中,我看见所有的面孔,一批比一批年轻

 

2019.7.16

 

怀璧其罪之

 

那一年跳高,我把一米的起跳杆提升了一厘米,我反复起跳,至今还认为一厘米是一个大限,一厘米是一个大忌

 

我反复起跳,直到跳过去与跳不过去已经不重要,直到几十年之后我一直暗中恐高

 

一厘米,我反复起跳,因为在天空它是可以测量的距离,一厘米,我不知道一生一世该怎样与它计较

 

一厘米的珠光宝气,一厘米的清风碧霄,一厘米,是一个较低的天堂,它能够收敛和释放的星光,足以压进箱底

 

纸飞机可以飞越,小盒尺可以测量,葡萄藤的触须缠紧的横杆,一厘米,它有什么理由一口否定这些一口含不住的批判的武器

 

那一年我13岁,一厘米可以为我接走什么,一厘米会是我怎样的一个裂隙

 

在我的空洞里,它会不会一提起就缩小一次,在我的幻觉里,它会不会也可以无限大,大到它的矛盾和消耗让自己无法成立

 

2019.7.17

 

怀璧其罪之

 

我最早的记忆从一个棕色的瓦罐开始,粗糙的瓦罐,它甚至没有底釉、底漆,但它有原始的手迹,泥土的胎记

 

它当过饭盆儿、尿盆儿,盛过小米儿、稻种儿,最高和最低的隐喻都超不出泥土的主题

 

我用麦秸脱坯,脚踩一堆烂泥,我用黄土铺路,埋没了鱼目和珍珠

 

我想象它们在瓦罐里,围绕和维护它们的是一个圆形,和所有的圆和平相处

 

我不能接受,一个万物不共戴天的世界,我方唱罢你登场,紧扣,这个漩涡

 

我一直记着,关键时刻要敲敲瓦罐,这个乐器在圆圈外低鸣,当年兵虎爷告诉我,猴不上杆大甩锣

 

有一种音乐,不在春天里流行,它是一种疾病,安静的时刻在你的心中落下

 

2019.7.18

 

怀璧其罪之

 

今晚,我在网上搜寻,我发现了星辰和星光——不成熟的一面

 

它们是我失散多年的孩子,是我没有长出的果实,让我曲曲弯弯地进入它们的内室

 

我坐下来,成为它们的一角,而它们也是我的角落,用一种我们尚且不理解的方式连接

 

今晚,权且可以借给我的也就这些,这些生涩,这些斑驳,正在被长出来,像孤单河鸟需要在鹅卵石当中寻找同伙

 

如果它们飞上天,是不是会有损天颜,它们是自己的“短路”,越短越不能孵出,越短越要有板有眼

 

一眼就可以望过去,像九门相照,但不一定可以望见我在每一件事物,每一个房间都尝试迈出的一步

 

在顶点和底端,都有返回的路线,它们让我至今依然停在中途

 

2019.7.19

 

怀璧其罪之

 

好多年前,我在梦里丢到池水里的彩笔,我在昨夜的梦里又重新捞起

 

没有失而复得的感觉,在另外一种方程式里,几十年的岁月可以忽略不计

 

我的生命,究竟活在一种什么样的数学和算数当中,什么样的口算、珠算和计算机,可以给出全新的数据

 

我曾经担心一个数字的差错,在慌乱的时候担心,从嘴里跑出的火车

 

如果有一张地图,可以确保他们四通八达,我只记着最初的那一座站台,那冒烟的小站依然收藏着我最早用彩笔画出的那一列

 

在另一个版本里他们不是这样,点燃一盏油灯就可以看见,黄昏和夜空都贴在地上,我们能够珍藏的往往都是一个较低级的天堂

 

我猜测,有一支画笔可以把它们连起,比如大海上孤悬的岛屿,用淹没在水下的山脉相连,一条看不见的线,此刻穿越我接通了我生命的两极

 

2019.7.20

 

怀璧其罪之

 

有一则微信说,植物是有意识的,并且还有幻觉,比如有一种韭菜,它们一直认为自己是“赵家”的后代

 

赵家与王家关系一直不错,它们通婚,暗通曲款,让我对麦苗和青草暗暗担心

 

我的担心连着东门和西门,但它们不能直接看见,虽然出东门和出西门的人,沿着相反的方向走在同一条路上

 

这更让人恐惧,任何跨界都是同一种疯狂的游戏

 

墨水瓶的兰花今夜突然发蓝,它蓝嗖嗖的微光是否与老房子的萤火和新宅子的灯有关

 

一只鹦鹉,一批宣传干部,把航母上的舰载机全部干掉

 

现在,我开始尊重每一个小贩的精算细校,在今晚的天空与历史的天空里,哪一朵胜出的云可以折算出比超市更多的蛋糕

 

我愧对先人和仙人,陵墓里的帝王,海底的鲸鱼,在南峪(you)沟口,我姥姥安卧了23年,她老人家的糟心事就是浪费了省检的一沓子粮票和布票

 

小车全速前进,让我有了更大的半径,它绑架你走更远的路,然后把你扔在路边不管了

 

2019.7.21

 

怀璧其罪之

 

夜晚,你总有许多如履薄冰的惊惧和不安,比如,它们一会逼迫你选边,一会又被捆绑住你的身手,说你已经不配享有——这样的自由

 

老式的爱情妨害它的前程,而新式的妨害它的生命,在希望不再向你招手时你只能选择两害相权取其轻

 

你的痛苦因为巨大而显得拙笨,它已经难以伤及你,它们四面环伺,逼迫你崛起,你是一口深井,因此你顺手为自己放下了绳子

 

用每一颗星座对你俯就的姿势

 

但是我还有,与它们不一样的念头,像水桶打捞上来的冰,它是一系列的病症,最易让人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又最易让人好了伤疤忘了疼

 

但我是我的全部,又是我的万分之一,因此,在最困难的时刻我依然可以傲视世界对我的所有激励和奴役

 

我恍惚间已经忘记,我是谁点在我途中的一盏灯,我注视一下它就忽闪一下,我想起波齐亚的诗句“当我寻找我的存在,我并不是在我的里面寻找它”

 

2019.7.22

 

怀璧其罪之

 

一棵树苗在一堆废墟旁高高长起,它想起一位君王,君王因为被想起而神采奕奕

 

灯,适合于在黑夜里点燃,也适宜于在黑夜里吹熄,“吹吧”“点吧”在寂静的午夜,我常常被逼的头晕目眩

 

看见晨曦也不能终止,它们是我终身的暴君,来自我分泌暴力的内心

 

圆润的苹果感到安全,它不知道已经被你啃去一半,完整的感觉真好,你被啃去的越多,它给你画得圈就越圆

 

因为空,它们是你存在的一个侧面,像一个沙漏,时间多么巨大的石头都能够从它小小的出口里流走

 

时间是大雨,是天上的小溪,它自己不能蓄满,它永远高于水位,因为它们是河水的最后一条岸

 

在岸上,雨雪下满一座池塘与下满一辆卡车有什么差别,我眼看着池塘像陀螺一样旋过来,这急速的漩涡低声呜咽但不能诉说

 

2019.7.23

 

怀璧其罪之

 

我窝在沙发里,不用变更身体的姿势,我感到唯有沉默的下陷说的是自己的话语

 

有好些母语,土话和乳名我都忘记了,记忆里的绫罗绸缎,因为没有披在它们身上而显得更加奢靡

 

说吧,说吧,用沉默与它们对话,每一座大山都有被分开的书签,每一套高贵的游戏都有最通俗的玩法

 

它让人能够看懂,让人观棋不语却接近了对弈者飘忽的真谛,就像在大水里接近了它的浮力

 

很少的人走到这里会往下降,很少的人走到这里会往上升,换上另一套机翼,收紧翅膀的母鸡对着扩音器咯咯哒哒,却记不起一句凤凰的台词

 

让我领略了某种我们不能刷新却拓展了我们的黑暗,因此我们沉默无言

 

抵达凌晨时,即使没有太阳的菜市场也依然熙熙攘攘,让人不慎落入最低处的天堂

 

2019.7.24

 

怀璧其罪之

 

清晨,房间里弥漫着梦的气息,我不记得如何落入这个圈套,也不记得如何让自己解脱

 

每一天都有影子挂在我的身上,我随峰辟谷,在每一天里都共用同一个身体,它有理由在阳光下影影绰绰

 

让人无法辨别,还在开裂的缝隙,如果它们的绝对的,我就无法收起,我敞向四面八方的歧义

 

我们在黄昏开始的争执会一直持续到黄昏,一颗清澈的心,你根本无法探底

 

在没有开花之前,我就是我的果实,像麦子自甘成熟在田畦里,也是自甘成熟在月光下

 

我们的疑问,可以一直延续到小酒馆,掀帘就看见易拉罐,酒瓶,玻璃划破的手指

 

我的伤口或许无法救我,它太矫情,自恋,在风油精和红汞的气味里人满为患,因为你的鱼尾扫到了缸壁,让风暴和暴风眼在别的地方舒缓地旋转

 

2019.7.25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大招的近作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大招的近作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