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大招的博客
大招的博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7,568
  • 关注人气:17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王建旗近作13首

(2019-08-01 22:22:29)
标签:

王建旗近作13首

王建旗近作13首

怀璧其罪之

 

在刚才眨眼的瞬间,我是我的岔路,我是我的豁口,我自己可以修复

 

油腻的中年,是谁安排的自助,海碗里的油花花,在贫瘠的童年破土而出,当我朝向一些不属于它们的念头,我需要放手,但不能够让它们流走

 

当你进入它,你首先要避开与它们最远的距离——哪怕仅仅是词语,你把词语贡献出来,而词语把你藏起

 

藏起来的事物需要辟出一个后院,藏起来的隐喻油头粉面,我奶奶告诉我,要把沾在手上的油抹在头发上,这样可以使你看起来更加光鲜

 

这是荣光还是风险,在菜市场里,无论红顶还是旦顶的鹤都没有居住权

 

我承认,我也曾打过鹰的主意,当我跳起来可以够到树杈时,那些在我身体里已经歇息的东西,总是在暗中打开机翼

 

在快速提升的电梯中,我看见所有的面孔,一批比一批年轻

 

2019.7.16

 

怀璧其罪之

 

那一年跳高,我把一米的起跳杆提升了一厘米,我反复起跳,至今还认为一厘米是一个大限,一厘米是一个大忌

 

我反复起跳,直到跳过去与跳不过去已经不重要,直到几十年之后我一直暗中恐高

 

一厘米,我反复起跳,因为在天空它是可以测量的距离,一厘米,我不知道一生一世该怎样与它计较

 

一厘米的珠光宝气,一厘米的清风碧霄,一厘米,是一个较低的天堂,它能够收敛和释放的星光,足以压进箱底

 

纸飞机可以飞越,小盒尺可以测量,葡萄藤的触须缠紧的横杆,一厘米,它有什么理由一口否定这些一口含不住的批判的武器

 

那一年我13岁,一厘米可以为我接走什么,一厘米会是我怎样的一个裂隙

 

在我的空洞里,它会不会一提起就缩小一次,在我的幻觉里,它会不会也可以无限大,大到它的矛盾和消耗让自己无法成立

 

2019.7.17

 

怀璧其罪之

 

我最早的记忆从一个棕色的瓦罐开始,粗糙的瓦罐,它甚至没有底釉、底漆,但它有原始的手迹,泥土的胎记

 

它当过饭盆儿、尿盆儿,盛过小米儿、稻种儿,最高和最低的隐喻都超不出泥土的主题

 

我用麦秸脱坯,脚踩一堆烂泥,我用黄土铺路,埋没了鱼目和珍珠

 

我想象它们在瓦罐里,围绕和维护它们的是一个圆形,和所有的圆和平相处

 

我不能接受,一个万物不共戴天的世界,我方唱罢你登场,紧扣,这个漩涡

 

我一直记着,关键时刻要敲敲瓦罐,这个乐器在圆圈外低鸣,当年兵虎爷告诉我,猴不上杆大甩锣

 

有一种音乐,不在春天里流行,它是一种疾病,安静的时刻在你的心中落下

 

2019.7.18

 

怀璧其罪之

 

今晚,我在网上搜寻,我发现了星辰和星光——不成熟的一面

 

它们是我失散多年的孩子,是我没有长出的果实,让我曲曲弯弯地进入它们的内室

 

我坐下来,成为它们的一角,而它们也是我的角落,用一种我们尚且不理解的方式连接

 

今晚,权且可以借给我的也就这些,这些生涩,这些斑驳,正在被长出来,像孤单的河鸟需要在鹅卵石当中寻找同伙

 

如果它们飞上天,是不是会有损天颜,它们是自己的“短路”,越短越不能孵出,越短越要有板有眼

 

一眼就可以望过去,像九门相照,但不一定可以望见我在每一件事物,每一个房间都尝试迈出的一步

 

在顶点和底端,都有返回的路线,它们让我至今依然停在中途

 

2019.7.19

 

怀璧其罪之

 

好多年前,我在梦里丢到池水里的彩笔,我在昨夜的梦里又重新捞起

 

没有失而复得的感觉,在另外一种方程式里,几十年的岁月可以忽略不计

 

我的生命,究竟活在一种什么样的数学和算数当中,什么样的口算、珠算和计算机,可以给出全新的数据

 

我曾经担心一个数字的差错,在慌乱的时候担心,从嘴里跑出的火车

 

如果有一张地图,可以确保他们四通八达,我只记着最初的那一座站台,那冒烟的小站依然收藏着我最早用彩笔画出的那一列

 

在另一个版本里他们不是这样,点燃一盏油灯就可以看见,黄昏和夜空都贴在地上,我们能够珍藏的往往都是一个较低级的天堂

 

我猜测,有一支画笔可以把它们连起,比如大海上孤悬的岛屿,用淹没在水下的山脉相连,一条看不见的线,此刻穿越我接通了我生命的两极

 

2019.7.20

 

怀璧其罪之

 

有一则微信说,植物是有意识的,并且还有幻觉,比如有一种韭菜,它们一直认为自己是“赵家”的后代

 

赵家与王家关系一直不错,它们通婚,暗通曲款,让我对麦苗和青草暗暗担心

 

我的担心连着东门和西门,但它们不能直接看见,虽然出东门和出西门的人,沿着相反的方向走在同一条路上

 

这更让人恐惧,任何跨界都是同一种疯狂的游戏

 

墨水瓶的兰花今夜突然发蓝,它蓝嗖嗖的微光是否与老房子的萤火和新宅子的灯有关

 

一只鹦鹉,一批宣传干部,把航母上的舰载机全部干掉

 

现在,我开始尊重每一个小贩的精算细校,在今晚的天空与历史的天空里,哪一朵胜出的云可以折算出比超市更多的蛋糕

 

我愧对先人和仙人,陵墓里的帝王,海底的鲸鱼,在南峪(you)沟口,我姥姥安卧了23年,她老人家的糟心事就是浪费了省检的一沓子粮票和布票

 

小车全速前进,让我有了更大的半径,它绑架你走更远的路,然后把你扔在路边不管了

 

2019.7.21

 

怀璧其罪之

 

夜晚,你总有许多如履薄冰的惊惧和不安,比如,它们一会逼迫你选边,一会又被捆绑住你的身手,说你已经不配享有——这样的自由

 

老式的爱情妨害它的前程,而新式的妨害它的生命,在希望不再向你招手时你只能选择两害相权取其轻

 

你的痛苦因为巨大而显得拙笨,它已经难以伤及你,它们四面环伺,逼迫你崛起,你是一口深井,因此你顺手为自己放下了绳子

 

用每一颗星座对你俯就的姿势

 

但是我还有,与它们不一样的念头,像水桶打捞上来的冰,它是一系列的病症,最易让人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又最易让人好了伤疤忘了疼

 

但我是我的全部,又是我的万分之一,因此,在最困难的时刻我依然可以傲视世界对我的所有激励和奴役

 

我恍惚间已经忘记,我是谁点在我途中的一盏灯,我注视一下它就忽闪一下,我想起波齐亚的诗句“当我寻找我的存在,我并不是在我的里面寻找它”

 

2019.7.22

 

怀璧其罪之

 

一棵树苗在一堆废墟旁高高长起,它想起一位君王,君王因为被想起而神采奕奕

 

灯,适合于在黑夜里点燃,也适宜于在黑夜里吹熄,“吹吧”“点吧”在寂静的午夜,我常常被逼的头晕目眩

 

看见晨曦也不能终止,它们是我终身的暴君,来自我分泌暴力的内心

 

圆润的苹果感到安全,它不知道已经被你啃去一半,完整的感觉真好,你被啃去的越多,它给你画得圈就越圆

 

因为空,它们是你存在的一个侧面,像一个沙漏,时间多么巨大的石头都能够从它小小的出口里流走

 

时间是大雨,是天上的小溪,它自己不能蓄满,它永远高于水位,因为它们是河水的最后一条岸

 

在岸上,雨雪下满一座池塘与下满一辆卡车有什么差别,我眼看着池塘像陀螺一样旋过来,这急速的漩涡低声呜咽但不能诉说

 

2019.7.23

 

怀璧其罪之

 

我窝在沙发里,不用变更身体的姿势,我感到唯有沉默的下陷说的是自己的话语

 

有好些母语,土话和乳名我都忘记了,记忆里的绫罗绸缎,因为没有披在它们身上而显得更加奢靡

 

说吧,说吧,用沉默与它们对话,每一座大山都有被分开的书签,每一套高贵的游戏都有最通俗的玩法

 

它让人能够看懂,让人观棋不语却接近了对弈者飘忽的真谛,就像在大水里接近了它的浮力

 

很少的人走到这里会往下降,很少的人走到这里会往上升,换上另一套机翼,收紧翅膀的母鸡对着扩音器咯咯哒哒,却记不起一句凤凰的台词

 

让我领略了某种我们不能刷新却拓展了我们的黑暗,因此我们沉默无言

 

抵达凌晨时,即使没有太阳的菜市场也依然熙熙攘攘,让人不慎落入最低处的天堂

 

2019.7.24

 

怀璧其罪之

 

清晨,房间里弥漫着梦的气息,我不记得如何落入这个圈套,也不记得如何让自己解脱

 

每一天都有影子挂在我的身上,我随峰辟谷,在每一天里都共用同一个身体,它有理由在阳光下影影绰绰

 

让人无法辨别,还在开裂的缝隙,如果它们的绝对的,我就无法收起,我敞向四面八方的歧义

 

我们在黄昏开始的争执会一直持续到黄昏,一颗清澈的心,你根本无法探底

 

在没有开花之前,我就是我的果实,像麦子自甘成熟在田畦里,也是自甘成熟在月光下

 

我们的疑问,可以一直延续到小酒馆,掀帘就看见易拉罐,酒瓶,玻璃划破的手指

 

我的伤口或许无法救我,它太矫情,自恋,在风油精和红汞的气味里人满为患,因为你的鱼尾扫到了缸壁,让风暴和暴风眼在别的地方舒缓地旋转

 

2019.7.25

 

怀璧其罪之

 

“麦子自甘成熟在田畦里,也是自甘成熟在月光下,”我必须紧紧盯着它,收缩,腾挪,一套暗中转移的戏法

 

你的脚轻轻踩过虹桥,需要有人清理带进地毯里的细沙

 

合上的书页里有一片光秃秃的河滩,它困难重重,但必须围着大海把这个圈画圆

 

你早起在公园里遛弯,你开车绕环城路一周,你不能不警觉,一个没有分量的影子,悄无声息地跳在你后座上,就像它没有离开一样

 

一盘棋需要复盘,重摆,广场上的雕像和厨房里的葱蒜需要重新安排,在反光镜里我看见身后的影子,仿佛有黑手,绳索,有我不听话的祖奶奶

 

需要对决,对弈和烂柯,而你一旦发现了真理,那一定是真理的锈迹和碎屑

 

就像现在的我们,被轻微地包扎,被轻描淡写地放下

 

2019.7.26

 

怀璧其罪之

 

中午,我看见稻穗开始弯曲,乌云携带的两三滴细雨也拉开相同的弧距,我和我干硬的虬枝,在西河沿,已经再挂不起云帆和蓬帆

 

我是春天孤悬海外的岛屿,而春天同样也在孤悬,比如孤悬在黑夜界外或孤悬到翌日早晨的灯盏

 

海浪拍打着岩石的船眩,在晃晃悠悠的码头上,我在半睡半醒的大海上修炼,成为大海的最后一条岸

 

你得有悬崖的坡度,防止鲸鱼的围堵,你得有新鲜的锣鼓,不然,猴不上杆——怎么办

 

我常常在一张白纸上被自己逼急,我甚至羡慕,铁笼中的困兽,“被走不完的铁栏杆缠得这般疲倦”

 

应该有什么样的棋盘和棋谱,应该有悬挂在半空的锣鼓,我在长长的黑夜里等,寂寞里的一声招呼

 

我在荞麦皮枕头上转一转脑袋,我听见荞麦的拔节和开花声,也算是对我发出的信号,有一个呼应

 

2019.7.27

 

怀璧其罪之一百

 

撤退到港湾的乌篷船,不能理解大海里的抹香鲸,总是往乌云里喷水,海岸上的椰子树曾经抱怨,广场上的喷泉,集体五米高时,就丧失了最后的力气,

 

前些天,我看海归来,老担心第一圈岛链就成为我的海岸,而我在大海的陆地上暗暗期许,把海鸥光滑的翅膀铸成流动的防波提

 

如果我错了,我的傻脑袋还可以再改,如果杰出的脑袋错了,它那些认死理的仆从又正在把它放到

 

摆在我面前的是一再更改的路线,而我没有一竿子捅到底的竹筒,抄近路穿过圆形的明天

 

明天在我的冬季,大路朝西,散尽驼铃和马蹄,有人坚持北上,有人主张卧倒,看见雪山皑皑,马勒戈壁

 

荒野里的桌椅,邀请我们坐下,看课本,写仿,这些小学时,在二年级就就养成了我们的恶习

 

我把这画谱藏进了箱底,它们河山的暗光和阴影却升到半空

 

它们也是我——像我也是他们的——一个角落,我常常半宿半宿地发呆,我企图,解开这一道算术,可我所有的数都不支持它们演算的基础

 

2019.7.28

 

怀璧其罪之一百零一

 

这棵酸枣树长在河沿上,从生到死,没有去过别的地方,也不吃别的东西

 

山羊吃草,从生到死,只吃这一种食物,因此无法辨别它们是肉食还是素食

 

昨天,被填饱肚子之后,不可能立即就消化了,雷电和钨丝,晚霞和落日

 

在我落下的时候,被什么事物接着,我每天都在练习,等待它们失手的那一次

 

可能更高,在鸟的脊背之上,应该还有一层碧空,很厚的一本书,如果你不读,就可能被它唬住

 

在风中,它们才可能张开,裂缝和眼睛,还有更深的空洞,在两条河的汇流处,我与雷声分开,我与早晨合并

 

太阳一出,群山就再现了,成活了,如果你此刻看见了它们,我请你一定不要吃惊,就当是秋后的重阳,小别的重逢

 

2019.7.29

 

怀璧其罪之一百零二

 

天气预报说,今天有大雨的黄色预警,为什么会选择黄色呢,我相信一旦选择了黄色,它们就会歧视鹅黄和土黄色,甚至在蓝色和红色面前都无动于衷

 

听说蓝色部落和红色部落都已经做大,它们越大越好,必须有足够的蛮力和野心它们才可能去火并

 

厨房里摆好的是锅碗瓢盆,教场里陈列的是刀枪剑戟,没有什么百思不得其解的,自家的院子里可以长出别人的真理

 

无非是杀呗,反间,用计和使疑,读过老子与孙子的中国人,对这一套都非常熟悉

 

如果你真懂了就到后院去下棋,如果你起了疑心,就到亭子间去避雨

 

东方尚有小一片蓝天,西边却乌云滚滚,大有席卷之势,但夜观天象的人不相信

 

天说下就下,说停就停,老天,它的天气与天理,与无常的命运一样,都是驴脾气

 

2019.7.30

 

怀璧其罪之一百零三

 

如果我开始禁言,我将以什么样的面目,面对那些我没有说出的话

 

但它们的前提是,如何甄别究竟会有那些话,我不能够说出

 

走到大路的尽头,也走到大陆的尽处,我必须问,是哪条小河挡住我的去路

 

在河流上造一座桥,如同在旷野里放一套桌椅,没有更好的材料可以垫脚,这并不是说踩上去够到什么并不重要

 

你的手可以继续向上伸,身首之上的事物就是我们的长高

 

可以把悬在梁上的篮子摘下来,也可以把绕梁的音乐坐实

 

然后掰开鸽子的爪子,掰开菊花的爪子,找出它们遗漏的线索,并把它们茫然不解地系接在一起

 

2019.7.31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大招的近作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大招的近作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