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大招的博客
大招的博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7,568
  • 关注人气:17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王建旗近作十首

(2019-07-04 17:55:55)
标签:

王建旗近作

分类: 诗歌
王建旗近作

怀璧其罪之六十

 

我的记忆,和记忆里的闪存,我的失忆,和一个秋天的落叶纷纷

 

落叶选择了红色,便意味着它们可以选择浅红和深紫,鹅黄和草绿,都没有背叛自由的血统

 

乌云,此刻在天空翻滚,一团一团的,卖力,拧巴,青筋暴突,还是掏不出什么

 

收购站热衷于实物,诗歌里的物品清单,微信里的招领失物,珠算的“九归”指法,我也曾背得滚瓜烂熟

 

我现在分身,从两端围堵,但是我逃窜,因为我知道炊烟和狼烟都是迷障,就像插在岸上和船上的稻草人,都是想让我迷路

 

我选择土语说话,用“一级语言”写诗,我选择有质感的陶瓷和反光的玻璃,而不是它们的隐喻

 

跳水的汉子挽了挽裤腰,趟水的女子把裙子撩起,一起发现大桥塌了,在轰隆隆的烟尘中,苛求别的新意和话外音已经多余

 

2019.6.19

 

怀璧其罪之六十

 

石家庄一位朋友说,要请一位大师讲讲陶瓷,我想去听一听,但是必须把那些吱吱哇哇的声音擦去

 

擦去飞过山顶的飞机,用蜡笔画成的还有南关和西郊,长剩宽再乘高,准确的江山,真让人不忍心擦掉

 

巴掌大的广场上,有成群的游客和塑像,是马车把它们拉到这里的,我眼睁睁地看着,乌云里的马群,在大海上转舵

 

我留给乌云的路,在一首诗的上半阙,我没有反悔,在下半阙拒绝

 

即使有血红的手印为证,在一首诗里,在你看见草原之际,有一头花豹已经盯上了你

 

把树枝和根都砍掉,这是一只栽在地板上的飞鸟,在枪林弹雨中,有人围城打援,有人窃符救赵,眼看着让煮熟的鸭子飞了

 

好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也像是昨晚刚刚发生,在这口深井里,你看到的一定不是你想象的星空

 

2019.6.20

 

怀璧其罪之六十

 

一群鸟飞过天际,它们反悔了,什么样的允许,什么样的激励,才能够让它们拿到抽回自己的权力

 

一群鸟,飞入寂寞的天空,构成午后六点一刻的宁静,也构成午后六点一刻的焦虑

 

掏干的袋子,空空如也,你没有理由拒绝它们把自己塞实

 

在西山之上,巨大的落日在孤独中下沉,向阳的墙根儿,觅食的麻雀扑棱棱起飞,它们之间可以重构的究竟是是什么呢

 

在下面,我看见路罗川与浆水川,在汊河口交汇,像两群鸟,如果你一直盯着它,就一定能看到,同频共振的舞蹈

 

这让我倍加珍视我过去和未来的日子,但是我不理解,我的现在和“当时”,我躬下身,看见我疑疑惑惑的影子,它们茫然不知,这究是攻击还是想逃跑的姿势

 

我因此感到,我最大的疑惑,抑或是怀疑,不过是,我曾经一遍遍尝试,用一艘驱逐舰和大海,去交换淹没的码头,和它们舟船时代的遗址

 

2019.6.22

 

怀璧其罪之六十

 

我小时候把前流峪叫前流峪you”,在一个长长的窄巷里,我不回头但知道有一个人走在我身后

 

是一个人吗?如果它挡住身后的一群,尾随你直到村口

 

我们保留荒废的旧街,青石的房子,铁匠铺,老槐树的虬根,就是担心,迷路的游魂

 

已经好多年了,坐在深处的花园,没有人可以扶起,像夏天照眼的繁花,已经忘记了最后的一场春雨

 

春雨是个幻象吗,因为有凉亭,有村庄,我们可以选干燥的地方坐下,如果破解了它,我们还可以在一个晴朗的下午出发

 

在夏天出门,宁愿撞见雷电也不愿意撞见雷电成吨的噪音

 

一门新课,比如初学,是青凤在唱歌,高年级是老凤在唱,老凤没有如期而至,我只能从青凤这一头返回去

 

2019.6.23

 

怀璧其罪之

 

比岁月更习惯拐弯的是纸折的飞机,沾了蓝墨水的纸飞机在小树林里折回

 

有时候,我愿意它快一些长大,好陪伴我或让我去陪伴它

 

即使它不是秧苗而是一株稗子,青草,我反复权衡,也不能把它拔掉

 

爱是我生命中最虚弱的疾病,因此我不再爱,爱新鲜时蔬,卤水豆腐,爱一串钥匙,空药盒子,但是我不能

 

单列一行,即使走台的模特儿,在水面上跳跃的鲸鱼,圣经里孤独的主人公,在空页码里没有刊印的诗句,我都不足于看齐

 

但这并不妨碍,我在电线杆子旁围拢,甚至召回老槐树下的童年,一盏油灯连接黄昏时的阻断,生命有了一口深井,它看什么都是深渊

 

我希望我不这么看,待我再回头时,我希望大海浅且清,我愿深渊在厨房的水龙头下,叮咚有声

2019.6.24

 

怀璧其罪之

 

可以不理睬鹅卵石,但被鹅卵石收进体内的影子是我的亲戚

 

它们与我的影子走动,也是与我走动,昨天到我这里串门的有一串长长的名单,它们没有经过我的遴选

 

水库建成了,在我的上游,而我踩着星辉散步,没有顾上抬头

 

当年,洪水把省城和十三个州县淹了个精光,却没有淹没半寸月色

 

当年,在招待所跳舞的人和跳舞的篝火,脚步凌乱,在燥热的丝绒被下,有人把小胳膊小腿伸进寒夜

 

隧道的尽头,阳光救不了你,如果你懂得,黑暗是有用的,在我内心的市场经济里,它与光始终是两个终极对决的钢铁公司

 

现在,我需要在树荫下铺一块小毯子,小睡,我知道,下面剩下的就是决定睡一晌觉和睡一年的我在小毯子上博弈

 

2019.6.25

 

怀璧其罪之

 

走啊,走过故乡的人,开始与自己相依为命

 

走啊,在春天里,寂寞的心就是路边的树,风吹一下,就长一片叶子或开一朵花

 

走啊,走过黄昏,皇室,走过黄泛区,这支箭还可以射出很远,才回头

 

走啊,可以随手捏一捏脚肌,腿肌,肱二头肌,但你不知道是哪头小野兽,正在砰砰地撞击一个人的胸口

 

走啊,逝者的遗物请小心绕开,这一口深井,铜镜,薄凉的大海,适当的留白

 

走啊,此刻接近夤夜,太阳和明月坠落,可天空还在——转动

 

走啊,走过高架桥并与高架桥一起过时,走过深夜的倦意并与深夜的倦意一起开始,我在瓷枕上转动脑袋,我庆幸我从前朝回来,没有被它们捡起

 

2019.6.26

 

怀璧其罪之

 

一棵树停在中途,听见——来自两端的反对意见,它不能退,也不能向前

 

这篝火,琉璃瓦,浓缩的艺断代史,沸腾和飞溅,这“平台上的美玉”,渐渐降下来的喷泉,这水渍,她在胳膊上刚刚擦去

 

只要有一个姿势,帮你顺势离开,这样的趋向,我自己不能分泌,但我可以分泌外力

 

伸到身后的手,并不妨害你把手袖进袖筒,从一个隧洞到另一个隧洞,你终于辗转进入了音乐的回声

 

我发现,无论美玉还是砖石,都暗中渴望,有改变的位置和可以重写的身世,比如一朵辟邪的桃花,已经转世的铁钉,退出墙体的疼痛

 

这显然不是闭灯的暗道,也不是新裂的墙缝,河道的地图和现实里都横七竖八,倏然之间,已经消逝和没有生出时间,茫然接通

 

我刚好停在中途,收起翅膀和火焰,把手伸给两边的道路

 

2019.6.27

 

怀璧其罪之

 

夜在高处,让灵魂有了深度

 

我在它们中间,度日如年

 

我忙着,用诗句,传递温暖和好消息,没有别的事儿

 

从前南峪回来,我记住了香炉寨,打宋朝回来,在南泥湾打尖

 

我停在中途,在轰轰隆隆的“轰”中,回銮,做梦,打秋风

 

山中与鬼,是后来的事儿,我,心里有民国,这是多大的祸

 

如果换一口大锅,煮秤砣,烧钱,我选择冥币,美元,我选择清明,除夕,且停停,在我接近60岁时,大功即将告成

 

2019.6.28

 

怀璧其罪之

 

1977年,邢台诗人田真曾经写过一首“山里的风”,说它一会变成红色,一会变成青色

 

冒着烟,隐瞒了点着的大树,我从树林经过时,春天正在融雪,我说,请手下留情吧,这是我最后的一点点美德

 

到昨天,我才到达今天这一站,我谁也不等就上楼,楼顶上有的是小猫小狗

 

西川说“为什么是猫而不是老虎成为我们的宠物”我想,请朋友们到山顶上,别在意那么精致的口琴不能吹响

 

我用银币在手背上压出的图案,也是五个环,五个洞口,到寂静的深夜,有游魂出没

 

天亮了,我看见比落日更远的出口,是你的童年,天黑了,不要挤着下车,刷一下老年卡,请你带我到月亮或手电筒的出口再转一圈

 

我是旋过来的陀螺,我是电线杆子,我是被寻找的地标,被我希望和失望的眼睛同时看见

 

2019.6.29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王建旗近作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王建旗近作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