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大招的博客
大招的博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7,568
  • 关注人气:17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王建旗近作

(2019-07-04 17:52:32)
标签:

王建旗近作

分类: 诗歌
王建旗近作

怀璧其罪之五十六

 

当列车轰轰隆隆地进入夏天,我必须一遍遍演算,一个行动迟缓的人,是接受花朵、荷叶,还是接受雷霆的规劝——才能贯穿

 

夜间的蝙蝠,与死亡很熟,老宅子里的陶瓷、镇尺和铜鉴, 都曾经因为琐事与幽灵失散

 

在晴和的五月,寒冷是一种疾病,热——将更为致命

 

我梦见,泡在酒坛里的花蛇,曾经梦见过我

 

我是鱼缸里的彗星,是彗星拖到深夜的长尾,星辉闪烁,七月流火,多么璀璨的水晶馆也不能把握我诱惑

 

我们自己的笼子已经事先备好,到站就可以下车,在我的最后一站,我需要,从容地梳理好——它们的翅膀和鬃毛

 

奔驰或飞翔当中的梦越来越远,越来越渺茫,它一直在给我们机会——让人到梦的最后一站——转航

 

2019.6.2

 

怀璧其罪之五十七

 

河滩上的白杨树,越是临近中午,就越是显得短促,拘谨,它们给出的低分,越发让树的建筑与它的影子在地面跌得更深,我本来就不知道我生命里哪一组数字可能勉强胜出

 

收留和交出我的手,有数字的原理,力学的结构,但把它们隔开的是同一双手

 

它们伸出的背景和抽走的背景是一张牌,这让在暗处的牌更显得抢手

 

如果在早晨,一个人从黝黑的隧道里探出了头,我推测早晨就是它打开的第一个窗口,它会相继打开上午,中午和下午的门窗,并依序把它们关上

 

看得见的时序和次序,看不见的手,袖在身后

 

它会在悠闲时提一提长裙,踩水,把新鞋迈上台阶

 

让人想起,早年害羞的白杨树,经过一场雨会变得更加靓丽,干涸的虬枝,经过一场雪会变得更加纯洁

 

2019.6.3

 

怀璧其罪之五十八

 

随后,晚霞开始消逝,湖泊的镜面被覆盖,

天空最暗的星星成为钉穿木头的钉子

 

成熟的果实长在不曾长过的树上,它们用成熟和长过成熟期的期许给乘凉的人带来丝丝寒意

 

罩住我的树荫原谅了我在荫凉里的片刻犹疑,像老房子原谅了那些居住在里面的暴民,也像板桥原谅了那些自行绕开的载重车辆

 

随后,我的重车隔开了我,像沉船,铁锚,被细沙埋住的桨撸,一次次绕开岔路独自还乡

 

我的还乡路没有方向,像十字路口风拂垂柳,一会随波逐流,一会篝火熊熊,烟直上

 

随后,湖水下泄的姿势和声势,像飞转的陀螺,即使没有外力也不能停止,像咽下的一根鱼刺,一架鱼骨卡在一条大鱼的喉咙里

 

随后,我想控制住局势,即使它们是河流一样的风,是从我故乡出发的云缕,我也会立定,因为不是在寻找鬃毛翻滚的坐骑,而是在寻一个空位,一个摆在空处的座椅

 

2019.6.10

 

怀璧其罪之五十九

 

一个小词,在隐蔽处蹲守,如果它是一粒沙石,就面临广泛的水域,如果是一只鸟,就选择不飞,只有在栖枝上它才有无限的契机

 

一朵小花的账下,你可以暂且记住寂静的尽头,春天的开始,雨露和霜降,梅蕊和秋菊

 

这些小尺子可以尽情丈量,它们的小性情,小脾气,岁月静好,大棚温室,之外的大漠孤烟,长河落日

 

从这儿往北,麦田焦黄,水草肥美,在车拉担挑的大路和阡陌上,到处都可以捡到物质主义和及物时代遗落的麦穗

 

细察时代的光,看它能有多少耐心——让黄昏的倒影在河滩或沙漠里拉得更长

 

我曾经梦见沙漠里的水源和绿洲,我梦里打开的探照灯,像一辆越野车驰向梦的尽头

 

我的一个梦和另一个梦连着,像湿地的湖泊,码头,它们的间隔,有时像掘进的巷道极少能够穿透,比如,在一个幽闭的梦里,蝴蝶变成了庄周,而在另一个梦里周公接待了孔丘

 

2019.6.11

 

怀璧其罪之六十

 

我老了,我过去对青春的辜负,像小雪,细雨和朝露,在这个干燥的黄昏从灰烬和时光裂处艰难洇出

 

我老了,地面崎岖,我不需要告诉你,这是峡谷,这是陡壁,我在玻璃上划开的裂口,使风传递和对流的空子,让所有的细节都有了新意

 

把老,陈腐,过去的日子,一拨拨分开,各说各话,不能企图把汤匙、豌豆和马铃薯在同一口铁锅里煮熟

 

其实永恒并不难解释,比如,可以不要枯井的盖子,画中的圣象,广场上的雕塑,而巨大的黑夜晃晃悠悠,针尖一样的闪电安静下来,它们都可以安顿到无处

 

如果绳索可以系牢,就不必在意,两端的劳碌和辛苦,只要你使劲,我足以感到被分享,被拽紧,感到光与黑暗都在附近

 

黑夜越来越萎靡,是因为在不远处的晨曦正越来越清晰,像空气和呼吸,而你无法抓住,像风起于青萍,水至清而无鱼

 

也像雪和白发, 它们没有说完的话还挂在枝头,我的根须和枝叶还窝在心里

 

2019.6.12

 

怀璧其罪之六十一

 

在西,我绕着石桥转了一周,我感到把它接在一条线上都多余

 

在我这样的年纪,即使搬个凳子坐在桥头也挡不住什么,它迫使我热爱白发胜过青丝

 

如果一定要说什么,我说春天的花草太盛,到夏天时更显得可疑,我们就这么盯着,看见对方脸上的疑心

 

退了,它们退了,我未必能够前去,走到十字路口我不敢再迈一步,每一个方向都盯着我,它们凝神屏息

 

像在厨房里,我突然住手,不把一棵土豆切开,我无法继承它们全部的关系

 

我突然想起这样的诗句——“海上日出:一枚太阳撕裂成两枚,多么痛苦的分离

 

我继而辗转反侧,如果星空不能成其为诗的横断面,你就无法测准,这一道刀口有究竟多深

 

2019.6.13

 

怀璧其罪之六十

 

窗外,雨下得急切,这,怎么看都让我——自责,我在田畦里种上玉米,把成熟的旧址改成新址,我选择做“对的”事情并为之匿名

 

顶着压力,有人把鼓敲响,把案掀翻,在我精神的背面,有人擦洗往事,有人把自己房间的灯——翳暗

 

在朦胧中边睡边飞,像摇摇晃晃的风筝,忘记了自己的菱形,也忘记了自己的四边和两岸

 

我就这么无边无沿地坐着,打旽的一瞬间,一头虚构的飞鸟钻进我的内心,它说看看吧,我现在是你的灵魂

 

铁器和瓷器都曾经在我的家里落户,它们凉透了,但内心里始终牢记最初的温度

 

最凉和最热的时刻,都是一口深井,看一眼就让人吃惊,但我怎么看都像一把手电筒,我在一旁把灯光关住,并恶作剧般地关关停停

 

回头,我看见淋湿的鸟和淋湿的羽毛,在锁紧的房间,把回旋的音乐白白耗掉

 

2019.6.14

 

怀璧其罪之六十

 

如果第三个山口无人值守,我们将怎样理解在山顶上火并的第七十个年头

 

头绪太多时,你需要学会和自己的影子和梦想一起混装

 

如果时间造成一个人一生的紧张,一生都战战兢兢,闲适的一天,甚至闲适的一个梦就是打开它的缺口

 

一个人一生里开出这样的白花和红花,那你一定是一个招蜂惹蝶的人,一定隐藏了红杏出墙的春汛,你必须抽出足够的时间对自己的汛期进行翻检

 

如果你接受我,我就会变成你乐于希望的形象,像菱形,圆形,多边形……甚至像湖水里的波纹不知所终

 

但你一定要记住,在深渊里给自己留一道进光的门缝,像水房里没有关死的水龙头,在干燥的夜里叮咚有声

 

黄昏时,水龙头的开关距离你或许就三米五米,但有时候你一遍遍地穷尽黑夜也不能抵达滴水和渗水所隐含的秘密

 

2019.6.16

 

怀璧其罪之六十

 

山下的湖泊纯洁清凉,在白天它恭送过路的大雁,在黑夜收留隐晦不明的星光

 

撒在屋顶上的谷粒,被低吟浅唱的麻群错过,它们在自己的音乐里没顶

 

有人黄土垫路,清水泼街,就是为了让黑夜更加泥泞,让有泥淖的头脑在梦里沉睡不醒

 

破冰船无法打捞的矿石,把火焰藏得更深,在我的水花和和泥沙之下,我从没有怀疑过——我就是我自己的冰层

 

把火苗在冰雕上点燃,我过去认识的所有蜡烛,在将熄的一刻却迟迟不能把自己填满

 

这是我输掉青春的最后一课,现在慢慢复读,也像是复盘,我们沿着光燃尽的路,从没有尝试用一个意识归来的瞬间,去交换一整夜因为过于完整而不能够完全呈现的睡眠

 

事实上,在光的盲区里没有人认识光,它们在反光里围拢,我相信任何光的消逝和退场,都不比它的呈现姿更为漂亮

 

2019.6.17

 

怀璧其罪之六十

 

今晚我终于看见,没有屏蔽的夜空和没有删除的星辰

 

在我和它们之间,蔚蓝,比黑暗更深,在忧郁的眼睛里,它不转动,但出神

 

一门旧课,需要土语、乳名和童话来完成

 

在它们完成之际,我是它们的左派,右派,怀疑派,是一切离心派系的联盟

 

在水泉边,磁缸旁,我听见我小时候挑回的清水有音乐声回响,我把它们压进心底

 

在我生命的表层,有一层适宜于种植的暄土,无论给稻草人套上多少层时装,它们都不能生长了

 

我到底是招谁了,惹谁了?但是重要的是你“招谁惹谁”都并不重要,比如你是一颗蓝色微光的星辰,你是一颗饱满结实的种子,你是一个可以被凌晨包住的词,在黑夜里保持了适度的谦虚

 

当我从隧道里出来,看见山坡上的光依然没有散去,我只带着水,沙土和它们的秘密它们看见了我不曾留意的东西

 

2019.6.18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怀璧其罪13首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怀璧其罪13首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