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大招的博客
大招的博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7,568
  • 关注人气:17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怀璧其罪13首

(2019-05-31 15:55:05)
标签:

怀璧其罪13首

分类: 诗歌

怀璧其罪13首

怀璧其罪之四十三

今晚,最亮的一颗星选择了失眠,就不会再合一合眼,在秋天不会,在春天也不会

 

春秋两季,可以互相抵消,但天空不能隐瞒,它可以静音,低语,像波纹一样漫过晨曦,在四面八方都不能消失

 

像古钟和磬石,那样活着并发声,传递天外或地心最遥远的消息

 

今晚,像一个括弧一样把它圈住,一个最小的细胞,但是一个腐朽的政体,在树枝上,仿佛翌年长过季节的果实

 

我突然想起保罗策兰的诗句——秋天从我手里吃它的叶子,我们是朋友,我们从果实里剥出时间并教它行走,而时间回到壳中

 

具有时间品格的事物都这样任性,它们的边缘都这么失范,因此它“回到壳中”,可星空不能,,那些光就像钢筋一样,尖锐,倔强,像被窝里的手电筒,挂在铁丝网上的探照灯

 

今晚,最亮的一颗星选择了失眠,在越来越深的黑暗里,它呲呲燃烧着,正在耗尽最后的灯焰

 

2019.5.16

 

怀璧其罪之四十四

——寻找张米花

 

想象一个人儿,想象扣在瓦盆儿下的一盏油灯儿,是谁把它放入,谁又能把它接住

 

周围一幕比一幕更黑,瓦盆儿之外的黑影,本能地放松了警惕性,这是它的命

 

每一个人的没命运都不可以复述,没有一个人可以两次逃出,一个小黑屋,在一和无限之间,没有一个数字可能重复

 

无论瓦盆儿还是坛子,无论一个人还是定海神针,都在一点点逼近真相和核心

 

可以活过不一样的一生,像钢尺和皮尺,可以比齐,却不能测量自己,自己的的熟悉、距离和空虚

 

可以把它稀释——到没有颜色和影子,也可以把它塞实——把虚声弹得像一片山脉和高地,而高地之上“封狼生貙貙生罴”

 

而实质上我写的只是一颗谷粒,一粒米花,尽管我写出的只能是一些没有粮食和泥土气息的诗句,但我知道已经接近了你

 

2019.5.18

 

怀璧其罪之四十五

 

今晚,我发现一只波斯猫眼中的蔚蓝色,与我达成的谅解,与我与蔚蓝色的星空达成的谅解不同

 

哪一片海洋更为深邃?哪一泓清泉可能醒醐灌顶

 

一朵花,抬头看见给它浇水的人,大惊:“怎么是你呀”

 

疲倦的下午,我在超市看见一只仙鹤,在松荫里睡熟,所以,我要你起飞,要你后退,要你一颗颗坐实的种子破土而出

 

我曾经细数手心里的莲子,隐瞒的消息,穿过漫漫长夜,一朝花开就是夏季

 

今天是519日,和每一个夏季重叠,它把每一件衣服都穿在身上,可以把你自己压在箱底

 

这有异味的香椿树守着院落,这么多年了,只有它还没有走远,我猜测,它或许就是那辆磨磨蹭蹭的牛车

 

2019.5.19

 

怀璧其罪之四十六

 

被大水淹没的岩石,如今依然被河沙所淹没,让人看不见它的全貌,它的前身一定是一头豹子

 

对于好汉的奖赏——到此为止,我只管一生一世,而不管,沧海之前是不是一定是一片桑田

 

我的祖上是地主,有人金贵有人受罪,有人享福有人吃苦,时代轰轰隆隆地奔驰,像公社有一把蛮力的拖拉机

 

而流水是无法参照的,你隔过你自己往深处看,一个人只能在你的身体里,眼睛里才能走得更远

 

从那些我已知的秘密地带我认出了你,所以我知道你不是一个秘密,而是两个或更多的秘密,就像 一场雨等待另一场雨,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

 

此时,正在发生更多我们不懂的事,比如风,落日,第一次受孕的莲子,车在大路上并行,像两行诗句,共同进行的尝试

 

如果太沉,我就加一点浮云;如果太快了,我就保持大山的样子,像是埋在河沙之下的岩石

2019.5.20

 

怀璧其罪之四十七

 

春天,树木们慢慢地意识到它们华贵的服饰,一层一层,正在改变的事实

 

通往某处的路——突然笔直,逼近了,它们会省略什么呢?内敛的花,长过季节的花絮,一个穿越千山万水的黄昏,刚刚意识到,它们正在睡去

 

而我起早搭黑地忙碌,对于悠闲的季节、精神和手艺,我可以交出超然的伦理优势

 

发现人烟稀少的地方,可以继续往前挪动,扩张,你的身后可以留下脚印、汗渍和杂物,而不会留下神迹

 

我必须盛下,这世间的杂物,包括前世和现世的,铁丝,钢管,洞箫,向每一阵拂过的风声示好,堆出微笑

 

但它们需要一块地段,支起桌子或支起窝棚,一觉睡到明天,去转一个更大的弯

 

在明亮处留下深蓝,直到它一直浅下去,你用别的颜色,把它的危机像红旗一样盖住

 

2019.5.21

 

怀璧其罪之四十八

 

黄昏时河流越流越窄,到明天河口豁然开朗,

我想,贴地飞行的山竹鸡对明天的想象,也是这个样子

 

在冬季的某日,我打开前墙后墙的门窗,让空气对流,我没有感到这有什么诧异,有什么无序

 

所以我要你破土而出,从善如流,在冰面上凿一个口子,牛不喝水强按头

 

让玻璃般结实的天空也开一个口子,湖泊,小溪,龟裂的土地,都在等一场倾盆大雨

 

它一旦打开,就是一树玫瑰,碎在天上,我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恶补,一生的时间足以玩够,然后归零,和春天一起移走

 

今晚,我走在星空下,感到星辉难收,覆水难收,那清晨的鸟叫,我估摸有三百斤,早已经熟透

 

然后用三生的时间去回忆,一块一块地把它们掰开,如果撒上盐,就是鹰和海鸥的食品,如果点上灯,就是黑屋子和隧洞的心

 

2019.5.22

 

怀璧其罪之四十九

 

我在一首诗里接近天颜,洁白,干净,我不知道,它是什么洗面奶洗的,在昨天,我看见一树梨花开了,在今天,我看见被大雨冲刷一新的牛奶站

 

我尝试用它来联句,我想起了马厩,并可以听见有人在上面跺脚,我感到它的摇晃,与一棵树的摇晃不一样

 

我曾经乘坐摇晃的马车,从一片树林里经过,这不等于穿越一棵树的经验,它年年凭借一树梨花把自己洗白

 

而清晨拉上了它的窗帘,它的看与被看被搁在两边

 

在房前屋后,种瓜得瓜种豆得豆,把白云和羊群赶入大海,河岗上的鹅卵石大获丰收

 

我如果早知如此,就一定把我的诗写成大雨,一阵一阵的把声音拔高

 

然后,分头想象,读诗的人一个个都是素面——朝天

 

2019.5.24

 

怀璧其罪之五十

 

我正在一步步登上,这个世界的错愕,赞美它吧,让一盏灯照亮,绝顶的指向

 

并置的绝顶,被履带一一碾平,它们的指向和看见,被一片星迹抹去,又记取

 

可以无限延长的轨迹,像是天空垂下的裂缝,我只要闭眼一想,就是我内心的模样

 

什么时间的我,成为了危墙,三天、三年之前还是三天、三年之后的我,把我拦截,我看见对峙当中的危机

 

全部选中,推开一扇窗,我已经领略了一个盲动可能让我错失的逻辑力量

 

然后一点点移植,最大的壕堑,最小的裂隙,钻石划过厚厚的玻璃,足以留下细微的声音的裂纹,向远方延伸

 

由点和线组成的图案,被湖泊和天空封存,今晚我的小船在水面上巡游,像它们放走了我——我也把那些碎裂的水面放走

 

2019.5.26

 

怀璧其罪之五十一

 

拼贴画上的松枝和花束,凹凸自然,被翻修的园林,拼贴照眼的繁华让人感到困难

 

1973年,我赶着羊群过河,白云和天使的军团敌不过滚滚的狼烟

 

世界因为太大而没有方向,一盏灯因为被吹熄而再也不能从深水里捞起

 

打捞灯光的人感到依然有希望,用镇尺,用竹篮,用箱底,填满或压住,光的裙袂和流苏

 

看见风,仍在断断续续地光顾,以观望的名义逡巡广场,我想灯光必然幻灭于故乡,而圣象的一砖一瓦都要坍塌于广场

 

我们也不能带走什么,但我们想留下光,像拼贴画上的一粒麦粒,是明天的种子,它一靠近泥土就是春季

 

春天的隧洞更深,你必须专注于倾听,每一个无意的细节和瑕疵,它一旦启封,光和它们黑暗的影子就会倾巢而出

 

2019.5.27

 

怀璧其罪之五十二

 

被唤醒的种子,有了一片浓郁的荫凉,更大的梦,摇摇晃晃升起的风筝,像城市的郊区,大片成熟的麦地,没有成熟的山脊

 

一再分叉,但要整架移走,这失重和崎岖,不能想象的粘合力,被整合、压缩,填进同一道辙迹

 

沿着中线开槽,斧凿之痕的滑翔,在天空和玻璃上撤出,神游的脚步

 

我记着我来过,在街角点燃一只香烟,像一个点,一条线,慢慢地划开黑暗

 

我看见绿茵丛中,一株穿插迂回的常春藤,我惊诧,从我视线里飞起的一只绿蜻蜓

 

每年春天都有绿色在空中袅袅升起,可我从没有看见天空有过的堵塞,我用地图册对照天空的混乱和拥挤,我抠一个星星的黑洞让它们川流不息

 

在阳台上我像拈一滴水渍一样拈一缕空气,它干燥,空灵,像风在我手中体会的瞬息,

像我在屏幕上敲出没有墨香又远离蒿草苦味的诗句

 

2019.5.28

 

怀璧其罪之五十三

时间过得越来越快,落在我身后的岁月越来越多

 

我感到最多的是山坡上早已长疯的柴草,它们像四溢的流水无法围堵,只有割柴草的野孩子靠一把快镰胜出

 

多少年,我们保持了山上的柴草一棵不剩,多少年,与我们相得益彰的就是这荒山秃岭

 

智慧的摇篮,绝顶聪明,生死轮回,物尽其用,画中的山水与画外的人保持了谨慎的平衡

 

矗在图画里的山,一定懂得山外有山,图画里的山,一定牢记着山顶上轮番飞过的大雁,我在静夜里听见山谷里的童音——“雁,雁,一条线,变个绳勾给我看”

 

这是喊天,喊山,喊山上的柴草,被绳勾勒紧了,越来越大的草个,从不曾把一块鹅卵石压倒

 

原则上是这样,就像一个人在暴雨里撒尿,你近乎听不见声律的异响,但在质量上却无异于一只蚂蚁与一头大象,甚至一生和一瞬,一吨和一两

 

2019.5.29

 

怀璧其罪之五十四

 

狭窄的诗句里里储存了这么多的砂砾,它们来路不明,让我忧虑,在这个游戏里,我在什么地方储存,我必须知道

 

大致的范围,从这儿往北,往南或往西,一圈圈散开的波纹,带走和留下的质疑

 

这些大号的马蹄铁,投入看不见的湖水中,迎接未知的呼应

 

昨夜,大风的军团从空中路过,它们军纪严整,不拿群众一针一线,却往我的院子里空投了一只免签的包裹,像搂草不误打兔子的神功

 

我怀疑,我所有寄丢了的信,可能的爱情和机遇,像索德格朗“没有出生的孩子”,头顶着头在一盏朦胧的街灯下聚齐

 

黑色的猫与幽灵之间达成的默契,萤火虫飞进探照灯的隧洞,两条路极难接通,但不妨搭便车,明知不是伴,事急且相行

 

鹤在清晨远走高飞,留下飞起来的鹤身和掉地上的鹤影,余下的事情就是我们三方在一起反复地演变、撕扯与权衡

 

2019.5.30

 

怀璧其罪之五十五

 

如果鹅卵石是太阳,并不妨害京娘湖是葵花,深邃和湛蓝色的花朵,足以让任何明星,油灯和广场上的日月失色

 

年轻的母亲会劝你,离它远一点,年老时你会习惯性地劝那些任性的飞鸟、花朵和蝴蝶,离它们远些

 

海棠瓣,桃花,从春天撒下,漫山遍野,粉红和浅绿,意外是感人的,比如核桃壳里的麦种,空白书页里的年夜

 

不知今夕何年,周围一片湛蓝

 

晕眩的人,受伤的人,请结束与另一个人的对峙,洗一洗手,顺路捡回那些摔碎了但依然在大路边呻吟的陶瓷

 

在蔚蓝色之上,之间,它的头脑里有一定一座桥,也有涉水的诀窍,而我的诀窍就是多拉快跑,这近似于灯光嫌油灯碍事,近似于富农的小毛驴向公社的拖拉机支招

 

厉害了,我的驴,还有骑驴看唱本的人,在唱本里出神的人,快让我借坡下来,让灯蛾去扑灭火苗,我看见有一盏灯,湛蓝色的灯花正在我脑海里咴咴地燃烧

 

2019.5.31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王建旗近作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王建旗近作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