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大招的博客
大招的博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7,568
  • 关注人气:17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怀璧其罪系列十三首

(2019-04-14 21:35:31)
标签:

怀璧其罪系列十三首

分类: 诗歌

怀璧其罪系列十三首

怀璧其罪之十

 

今天,我想同时问候置入我思想里去的长途和短路,也替它们互相问候,沿路走出黄昏和早晨的人,我的思想是否依然可以包容它们

 

一棵树在十字路口,有没有能力和义务,把长高长出去的树枝重新收住,像攥紧的拳头

 

它守卫什么呢?瑞脑消金兽,前方战事吃紧哪,我已经抽不出一兵一卒,它们必须自己保家卫国,全力守护自己的本土

 

我翻开书页,或打开窗子,欣赏这一刻

 

寄往远方的包裹,在自己的怀中睡着,那些在远方惦念它的人,砰砰地敲门的长随,隐隐听到,“别敲了,已经安歇了”

 

还有一条船,靠不到油漆一新的岸上,“我已经五十多岁了,你可以临时停靠”

 

但你不需要,如果你在里面困得太久,可以换一换姿势,坚持,在另一种好日子里,让我撑起伞,在怀天气为你遮风避雨,在好天气为你遮风避日

 

2019.4.1

 

怀璧其罪之十一

 

“这个世界不会再好了,这个国家会好的”这是我过去一首旧诗的句子,非常适合,我在这首诗里还这么写

 

随手写下的诗句,你需要翻身站起,抬头挺胸,好让糊涂的老天好看见你,我和你一样,苦苦地盼它转晴,又有什么用,“急惊风碰上慢郎中”

 

海水侵蚀过的岩石你不能把它过滤掉,你用小锤子敲打,它也不会喊疼

 

多少年我守着它一声不吭,我也学会了,让守着我的人放心,即使水漫过我的脚面,即使霜染了我的衬衫

 

我不让我大喊大叫,虽然我知道,如果没有后院的这棵花椒树,这座城市就是一片灰土

 

像沙漠一样,涨,长,我不能不担心,有没有一个括弧,可以把它们括住

 

手电筒太瞎,江山太大,我穷极了,我必须大赦天下

 

2019.4.2

 

怀璧其罪之十二

那些流不到一处的河水互相想象,而我们汇聚在一处,依然是一条支流,可以对时针划开的一刻予以同情,但必须是真划出的圆表示敬仰

 

它们互相问候,一片汪洋斜溢的大海,环绕张灯的黄昏,即使闪电劈开夜幕,没有一片羽毛会沿着时间下沉

 

我囚在翅膀里这么久,在它抡圆的时候,我也没有找到出口

 

我们不能衡量,哪一只鸟会落在高枝上,像我在天上翻身与在沟渠里翻身大不一样,我今晚倏然闻见月亮的体香

 

我想停下来打理这个瞬间,我想先让时间走一走,像先让子弹飞一会,我才宣布脱离危险,但我说不清楚,我们到底谁是谁的飞船谁是谁的天堑

 

但我知道我凝视夜空时,我也被凝视,被轰炸,我感到夏天的热浪,冲击,我知道我像一架摇摇晃晃的纸飞机,被我小时候折叠得不成样子

 

“我破了吗?”我听见远处的喊话,这话音夹杂着漏洞,夹杂着风沙,我们互相修饰,互相掩盖,就是不知道,是谁说“破啦”

 

2019.4.3

 

怀璧其罪之十三

 

在山脉牢牢扎根海底之际,回旋的风决意陪你一生,此刻它正从海底升起

 

在山脉上升之际,如果顶峰陷进了乌云,它会失去球籍,却单单与你私下联系

 

一朵花红了的时刻,它冲不破了自己的性别,像煤泥“噗”的一声封住了炉火

 

两眼一抹黑,像老宅子没有窗户的陪房,已经把我忘记

 

我还有另一盏灯,藏在我心中,这一夜我突然醒来,看见灯都是夜梦吐出来的,梦,其中一定有一个与我一同苏醒

 

我知道,我玩得这些都是不得分的游戏,陀螺在小院里旋转,而广场上的塑像站定,它一动不动慢是因为没有来生

 

它只想守住这一刻,并翻来翻去地打理,别让这一刻沉陷和塌落

 

我一直守候在暗处,夜和灯,在风中一条一缕的,影影绰绰,不能抓住,但可以赞美,掀开黑夜的一角,说,掏出有弹力的弹弓,说,多么漂亮的苇叶

 

2019.4.4

 

怀璧其罪之十四

 

大可不为我圣象忧虑,如果你的诗里是可以藏着一粒沙粒,

 

大可不必为一粒沙粒自惭,如果它是一粒种子,就必须接受旁听,隔墙有耳,它必须可以听见,摸到,有呼之欲出的柔韧性

 

在它的柔韧里,有群星擦过的痕迹,这一点像一句诗,一个最精致的鱼缸,它是光滑的透亮的,从任何角度都可以看见,彗星的长尾扫过缸壁

 

今晚,我擦过了什么,我在外环路走了三遭

我看见从我身边走过和消逝的事物,都有欢畅的弧度

 

它们在我窗外,改变了我的顾念和眷恋,我不能扔下我独自走开

 

春天梨开融雪的黑土,它和我的土壤翻到一处

 

可以在窗户和屋顶上听见,大雨点,借着雨势说个没完,一会把我数出来,一会把我数进去

 

2019.4.5

 

怀璧其罪之十五

 

我写诗,像居住在我的身体里的房子,敞开了门窗,甚至敞开了屋顶,好灌进外面的光和风,它们自由地出入

 

一本书读到合适的章节,不能停下来,我写诗,又像我的身体里有一个凉亭,可以遮风挡雨

 

在疲倦时歇息片刻,它们是我给自己增添的一道风景,因为遇到春天而更显得鲜艳

 

这些章节因为太亲近而不被看见,但它们像春天的杨树和柳树,新生的枝叶层出不穷

 

我无意间蹭到它的肌肤,感到手上有一种亲切而朴素的温暖,让人忍不住继续弹奏,曾经消逝的音乐,再一次有了质感

 

我写它,因为它一再降低,低到几乎可以被省略,又在高处突然遇见

 

今晚,整幢音乐关门,你不知道里面红彤彤在干什么,我我被隔离在外面,可以感到有人正围着是旋转

 

2019.4.7

 

怀璧其罪之十六

 

流光溢彩的瓷器春意盈溢,它们的意象和指向越来越虚,只有这个底座沉甸甸的,其质地好似黄土和污泥,再转动和翻身,就会陷入沟渠

 

它们借以做梦和转运,约有风中的雪花,在关键的时刻,它们插话,失言和多嘴,无关紧要的一句,或许, 可以给命运扳回一局

 

汉字和语言的模板,可以上升,也可以沉陷,像一张白纸可以写字,画上海底的鳗鱼,也可以叠成一架纸飞机,在和旋上扶摇而起

 

又看见它们的村庄,街巷,汇入石砌的广场,街区与郊区,高度和宽度可以测算,但他们袅袅的炊烟不能见底

 

鲁莽的时候,一镐刨入别人的土地,比如乌云,烟霞,彻底的陌生化,可它认为继续的依然是自己的游戏

 

像它一样,我也是一个怀璧的人,我身上明亮的部分,被遮掩得严严实实

 

我不申辩,也不言语,我——只念叨自己就够了,我能够调动的语言只源于我一个人排遣不掉的秘密

 

2019.4.8

 

怀璧其罪之十七

 

我的经验告诉我,我写出的这些是诗,这些句子是诗句,我们都是条状的,在风中——天下大乱,不过禁不得一刻钟的条缕细析

 

比如拂晓,一条c大调来我这里报到,就可以把另一条河流挤走,我写字台上没有擦干净的尘埃已经背着我堆到天涯的尽头

 

你用透明的手指可以波动我,用指键也可以,我风沙滚滚,像海水在咆哮,又像江河在奔流

 

在我生命里流动的河水不能计算,汇入我生命的河水也一样,超过长乘高再乘宽

 

让我长时间喜欢上慢声细语,用方块字研碎,藕断丝连的律吕,像一根针线在成吨棉花里游来游去

 

我的电脑屏幕上,指示的时间在不停地跳动,但我知道它们不是时间流走的物证,水至清而无鱼,它让我越来越喜欢浑茫的岁月浊浪滔滔

 

那些急速的洪水来不及互相问候,我潜伏在岸上像一只闻到异味的秃鹫,直到把它们引到我自己身上如果飞得太快了,就朝对方挥一挥手

 

2019.4.9

 

怀璧其罪之十八

 

在清扫海市蜃楼的清晨,我的手沾上从屋顶飘下的灰尘,它们与老宅子的灰尘一样,它们自己也乐于大胆地承认

 

“应该写一写我了”你写它,或许会感到阅读的贫乏,但你读它,却可能因为拈轻怕重而把它放下

 

也有神来之笔,比如群山在集合,在江畔和海边,仿佛有人惊呼,结束结束,这一次不是鸟而是羽毛成了我们的宠物

 

可以看见镜子照着它后退,在它退出的镜子外,它们在隐蔽处守候,细数楼梯口闪光的玻璃,因为怀疑,叫停拉成直线的海鸥

 

哪里有可以飞走的出口,总有一种力量会把它挽留,总有一种无力能把它引诱

 

而我自己不知道我就会成为一座无人居住的大厦,我塌掉的老宅子封面,用海市蜃楼打头

 

我生命能够成为的大楼,决定着我的今生和今后,我的今生和今后决定着我的手可能从河滩上挖出什么样的石头

 

2019.4.10

 

怀璧其罪之十九

 

今晚零零星星的细雨从书页降落,从星宫降落,土路上湿了的地皮和水泥路面新鲜的水渍,各有各诧异

 

它们是同一页,翻开与合上,两种不同的隐喻暗中互相张望,同向第三方看齐

 

神秘的意象,寻声望去,星空在书页里隐去,明亮的光传递晦暗的消息,像一本书,隐含的早晨和黄昏,互相传递问候

 

在另一部书里有,它们可能走到的尽头,大幕孤烟,落日长河,在书页上目送落日下的烟波

 

它是在试试你的胆量,其实无论你在哪,你都是你的尽头,就像一个诗人这样写“人只是你的角落,甚至你,也只是你的角落”

 

在这个角落里,你甚至侧身困难,窄小的一室一厅的空间,但你得发出邀请,让大海来你的书房做客

 

这时,细雨在干燥的夜幕淅淅沥沥,它灯前亮了的雨丝并不影响黑夜继续黑下去,而我知道因为黑,黑夜没有一点瑕疵,但你不知道它从没有在你面前肆意地开放一次

 

2019.4.11

 

怀璧其罪之二十

 

春雨误会了,其实我不需要它的浇灌,也不需要它的滋润,眼下我的任务就是守住我的干旱,它比一场春雨更为——金贵

 

我最早记着我家的那把大号的桐油雨伞,牢牢护着小小的我,从村场到公社,我的上衣摸起来干嗖嗖的,但它瞬间,被一阵秋风掀翻

 

那一年我六岁,我一直记着我六岁那一年,在黑夜里突然雷鸣电闪,非常的季节,我只记着它的黑,被雷电撕开的口子,露出黑暗的牙齿

 

我深谙黑夜的力量,也深感黑暗的深邃,如果再碰上一场劈头盖脸的雨,我断定黑和光会同时失去方向

 

在我的三层秋衣被大雨浇透的那个黄昏,我更加确信,我确有其人,而且越来越无法隐瞒,我心中的干旱,我多想它能冒出袅袅的炊烟,带着我丝丝缕缕地升天

 

必须有十足的勇气,才敢于出卖自己,像在市场上出卖一枚雨花石

 

它画面干净,像一口深井,也像一面镜子,没有人能够探视,没有人能够探视到底

 

2019.4.12

 

怀璧其罪之二十一

 

我一手翻开书籍,一手伸进云霓,心猿意马地——弹奏,此时此刻,翻滚的音乐

 

它们身边的一个通宵,摁下又泛起的一座小岛,在大海上孤立无援,但和烟波之后的大陆相连接

 

我们暗通曲款,一环套着一环,实际上是一个漩涡套着一个漩涡,像回旋的一个圆,也是一条弧形的河

 

昨天它们与我无关,但此刻与我搭界,此刻我是矿石。我是铁,扰乱我磁场的空中的飞机,海上的巨轮,在我身旁呼啸而过的汽车

 

当鸟群飞出笼子,把我吵醒,不用打听你就可以加入其中,飞进飞出,无言地在内心深处,发出惊呼

 

在这片蓝天里,我必须保持自己的蓝,像在春天里我必须把一棵花椒树守住,像守住一个孩子,在一个老宅子前,一座大院子里为一棵树浇水培土

 

我知道我说的是一个故事,一本书,真凭实据在手,我必须把它抓住,抓纲治国,纲举目张,我刚刚翻开它的目录,就已经看见它的眉目

 

2019.4.13

 

怀璧其罪之二十二

 

在我的身体里,还有耽误的路程, 你找不到,也抽不出它们的线索,淹没在水下的岛屿,默默不语,所有加临它们的崛起的机遇

 

把耳朵贴在书页上,可以听见,它们的声音比地心更遥远,或者就是它们的偏方,只有最远处和最近处的事物才能配出

 

请想象,在你身上有一个口子,把它填补好就是你的偏方

 

在你与春天之间也有,一条缝隙,但是个人把它封住,蝴蝶和俊鸟就不能在那飞进与飞出

 

空剩下一个人的孤独,这事,你知道蝴蝶与俊鸟也知道,但它们不能交流与渗透,你看不见它们嘴中冒出的语言和语言背在身后的手

 

有时候,你搞不清谁是谁主语,谁是谁的偏旁部首,但与冬天为邻,我还是学会了难忍的忍受,必要的藏污纳垢

 

在凌空高高飞着的风筝,结实的线却被它牢牢攥在手中,我想“起执辔如组”这句诗,感到它有点粗,仿佛无法把握的那一天正在升起或出炉

 

2019.4.14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张林婴诗评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张林婴诗评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