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大招的博客
大招的博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8,136
  • 关注人气:17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与这个房间,谁是谁(11首)

(2009-08-17 08:40:45)
标签:

我与这房间

分类: 随笔

我与这个房间,谁是谁(11首)

 

这一天

 

这一天完全没有必要,用群山的雄姿

来款待,这一天在山坳里

闲坐,让我来陪伴就够了

虽然我一直怀疑,在我的等待里

它是否前来,是否能走出

另一片深山

 

每当我与杂树并肩,在黎明

现身,并决定留下来,而黎明

又要去搭救别的黑暗,让我松手

让心中最嫩的幼芽,在阳光下抬头

尖叫,虽然我一直怀疑

它是否能听见

 

如果我在我的脚下,使劲地挖

把过去的时间掏空,让它们

往别的地方逃走,抵达我的最早的路线

是像闪电一样,一道道升空

还是像长蛇,紧紧地闭着眼睛

在我们的注目中睡眠

 

2009年7月27日

 

众多的黑夜

 

众多的黑夜,是一个

更黑的夜,在一个膜状里

搁着,不能够轻易地晃它

像一个干果壳,风一吹

就在枝头哗啦啦地响

 

它们害怕失眠,如果其中

一个被泄露,(开门)钻出来

不知道我们就在附近,我们

不可能在近处,虽然

我们一直往这儿赶

 

但风不吹我们的壳

不把我们剥出来,我们看不见

破碎的声音就像时间散开的形状

被果壳包裹着,一颗,两颗

在不同的枝头垂挂

 

2009年7月28日

 

我在这里垫土

 

我在这里垫土

是因为浅,深,空虚,不足……

它们的形状不统一,被覆盖着

 

下面是坟墓,陷阱,树坑,菜窖……

在一根藤上,向不同的方向滋长

 

我代替它们的要求,攒,存,囤积……

用被垫起来的形式,在低处

 

就像策兰脱口说出——深渊
皑皑(我发现),雪针
由其上升起,(复被深渊)咽下

 

2009年7月29日

 

叮叮当当的声音

 

我用锤子敲打铁皮烟囱,它无法拒绝

叮叮当当的声音,在它的身体之外

响起来,作为一种回应

来自一个可信的世界

 

事实已经发生,它无法不出现

叮叮当当的声响,像起起伏伏的火苗

不规则的闪电,让它吐出和咽下的世界

拥有了同一条互相撕扯的花边

 

哪一边更加可信?左边,右边

哪一边可以探得更深?透过深水的表面

我突然看见,一个用锤子敲打烟囱的人

停下手,让叮叮当当的声音,落下来

 

(像蒸发到天空的雨水落进大海里)

 

2009年8月1日

 

我与这个房间,谁是谁

 

其实,就我一个人在房间里

把它填满,被锁着的房门

闷声不吭,但我们共同注视

新铺的地板泛起的水泥气息

让我变得比这个房间更为拥挤

 

午间的日光,打在玻璃窗上

像钝物的撞击,我看不透

在我们之间,谁能够止住摇晃

抢在前边,像一个大盒子

把一个小盒子稳稳地搁在里面

 

那时,我的四面都是它的墙壁

而这房间的颜色像我的T恤

它穿着它,合体地坐在沙发上

或者我们两个并排坐在一起

商讨,我与这个房间,谁是谁

 

2009年8月3日

 

车过黄河

 

这条河把我从中间划开

让我团结起来,在比它高

它看不到——和比它低

它摸不透——的地方

 

我自己手拉起手,也是一条河

捧起浑浊的河水,让它澄清

前前后后的岁月,只把泥沙留下

说——风刚刚从这被吹走

 

我看见,我的车子

在风沙里,穿过的是两条河流

它现在是第三条,还有更多

河流,卡在两岸,在不同的时段内

 

让过我,听我说——它们

在河床里苏醒,用更大的声音

把我淹没,可未来

某时,这朵浪花将越过障碍深入人心

 

2009年8月5日

 

感遇

 

时间一开始就在变,它在瞬间里

得不到保证,在一个着力点上

被弹起来,因为太轻

被咽下去,因为太重

 

我见过大地上黑暗的深坑

露出的边沿,溅起来的砂土和草叶

喊出声的尖音,没有我落脚的地方

 

我就像一块石头,被重重地砸下去

看见松软的新土,暗色的深水

突然卷起的云层

 

这是岁月被放慢了的一瞬

这是一个人被加快了的一生

在时间暗色的薄幕上,每一颗星

像一个亮着的窗口,在等待,在纪念

 

2009年8月9日

 

遗忘症

 

今天,我把一件东西

丢在我的手心儿里,是香烟,苹果

这些可以被吃掉的事物,在臆想中

不承认,被抓紧,以为我忘记了

它们——在哪里

 

我远远看到——它们,穿着

我的旧衣裳,像我小时候,转身

往更深的巷子里跑,在衣兜里

揣着的东西,不知道还会睡多久

不知道在梦里,究竟要走多远

 

有时候,它们会在林荫里回头

看见我,还没有从树枝上落下来

孤零零的一颗,攥在手心儿里

我忘记了它,它——丢在我手上

以为不是它自己的

 

2009年8月10日

 

内心

 

一个人的内心,像一把抽屉

被锁紧,证书,照片,信件和钥匙……

以为自己不在里面,它们就像蝴蝶们

从花丛里钻出来,把锁子打开

 

就像一群人熙熙攘攘,站在门口

把我的思路堵塞,无法把它们驱赶

也无法放它们进来,我们在

不同的地方被围困,谁也不给谁出路

 

有时候,我做出让步,偷偷地

把抽屉打开,让一个人的内心

站到前排,它一直在抱怨,这身体

老站在我前面,不该早早把它放出来

 

2009年8月11日

 

疑虑

 

我受到过惊吓,有些词汇

撑开的空间,我从不敢进去

虽然它空得可以放下几个人的身体

就像在一个身体里,可以放下

一个人几代的生活

 

一天我走到它面前,它开了

像镜子一样,关着,不说话

仿佛有一种思念在里面,等我

如果我不进来,我就得在门外

抱着自己,并且一代一代往下传

 

但在天黑下来之前,必须返回

现在的位置,用手轻轻擦干

镜面上的哈气,从远处就能看到

最后离开的人,最早到来的人

像心中的疑云在表面浮起来

 

2009年8月12日

 

关于命运和未来

 

关于命运,在未来的河流里

预设的每一条航线,我撒下这张网

静静地守在河边,等它们到来

落网和漏网的,正在我心中蹑蹑向前

 

关于未来,一直在小声的范围

像栅栏里的春天,在山坡的阳面

啃自己的草根和树叶,养育生命长大

一点一点……直到把它们吃光

 

未来可以看见,它们追随的命运

从果实里被剥出来,自己在暗中摸索

就像我走过的地面,没有我的路线

也没有它们的阴影

 

2009年8月16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