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大招的博客
大招的博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8,136
  • 关注人气:17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二月份诗稿(14首)

(2009-03-09 14:59:59)
标签:

二月份

诗歌

十四首

分类: 随笔

二月份诗稿(14首)

 

 

微音

 

有一种声音不能传的太远,他坐在蒲团上

对躺着的人耳语,奔走在大路上的人

不知道说的是什么,他们走的太远了

中间有一阵风,在起伏,在自言自语

说的是关于声音的缺失

 

有时候,它们从地堰下返回来

像从风中抬头的垂柳,对春天一言不发

我们是同代人,但它有比我更衰老的命运

像从深海里捞起来的鱼,用脊背拍打着水面

挣扎的声音,能让两个世界都能听见

 

总有些淘气的人,早早地退出这搏斗

总有些穿上新衣服的人,在金盆里洗净了泥手

我看着他们跑跑跳跳地走远,直到

啥也看不见,听不着……直到

那个一直睡着的声音,说我醒来了

 

2009年2月2日

 

这条路

 

我无法弄懂它的暗示,这条路,

神出鬼没的,与这个世界早就有联系

那些从路面上碾过去的新车,像成群的老虎

钻进丛林,我从没有追上过

 

猎杀它们的人,在命运里挣扎

像弓弦一样叭叭地响,有时候

他们返回到路边的荆棘里,像黑黝黝的树桩

想赶到那一边,到青枝绿叶的年代里去

 

我也常常埋伏在这路边,向另一边

张望,那关上的窗口,压垮了我

我再不能用它的名誉来签署,那绽放中的花朵

就像喷泉一样伸一伸腰,又低下了头

 

 

 

2009年2月4日

 

夜色

 

黑夜的手有些麻木,它摸不透

眼前的事物,即使把它们翻一个个

也找不准最艳丽的色彩,对于生活的繁文缛节

它所知甚少,又漠不关心

 

随着年岁的增长,我渐渐熟悉了夜色

开始关心在深夜里困倦的人,我帮他把灯关掉

还是让它继续亮着?但是更多的人

已经离开了灯光可以照见的边界

 

它们是夜空的星星,是天上的眼睛

有三两个贼眉鼠眼的人,我们曾经相识

在半壁街喝酒,历数身边的那些花枝招展的美人

在夜色看不到的荷塘边踏青,仿佛都是真的

 

在今夜里,我可以从东门走出去,再从西街

拐回来,我必须掩盖住我的窃喜

这是个天大的秘密,虽然夜色也知道

但我必须把这条秘密的路线传给我的孩子们

 

2009年2月5日

 

闹市

 

我现在住在一个闹市区,它自身感不到

喧闹,它提供给我们的经验

它自己无法感触,天空下起淅淅沥沥的小雨

淋湿的是它们的树叶,我用双手把雨水

拧在锃亮的水泥地上,让它们自己流走

 

因此,我不能够在它的步伐里走得太远

它不知道我要到哪儿去,通向

树林的那条小路已经不复存在

虽然,它们常常撩开树枝,探头探脑

向这边窥看,看见我在红灯前停下脚步

 

离它不近,也不远,在压低的主干下

感到有一棵大树和树林,已经迷途

它们要设法在这个闹市找到我,纠正它们的错误

而我发现这闹市仿佛是又一棵大树,一层层枝叶

翻卷到外面,把我隐藏在谁也不知道的地方

 

2009年2月10日

 

习惯

 

我每天坐13路车上班,我已经习惯了

拥挤,但这不是它全部的意义

我怎么解释它也说不对,一过超市口

就搁下我独自向前走,我从未细想

到底我们谁的前途更让人担忧

 

有时候我偶尔回身,看见它在树荫里

小腿越跑越快,看见我在小店里

小嘴越嚼越香,任我怎么喊

它们都不肯回头

 

有时候,夜好久都不亮

有时候,天老早就黑了,但车就是不来

它们本来就不是一拨的,就像捉迷藏的孩子

因此,你的任何埋怨都并不正确

即使你突然苏醒,你站在这里也没有什么能够证明

 

2009年2月11日

 

瞬间

 

我在电脑上敲这些诗句时,有一只鸟

在窗外闪过,我不懂得它有什么样的用意

也不知道它的开始,它的结局

只是在一部大书内偶尔看到了中间的一小节

 

惊鸿一瞥的瞬间,前不着村,后不着店

和我们如此的遥远,如此的近似

飞鸟和羽毛,天使和上帝,所有隐藏在远处

的事物,都应该主动站出来说我在这里

 

并说这是多年后我们又一次重逢

像两粒流沙因被洪流并置在一起,而有了

同一个梦,在黄昏就变得模糊,到清晨

就变得清晰……我想这样说,但又担心它不是

 

我的大半生经历过许多的梦想,此刻

我毫不关心,它们的注意太大,心事太重

虽然它们能够原谅我,无论我把它们存在哪里

它们都能够找见我,沿着各自的路到老地方汇合

 

2009年2月12日

 

内衣

 

我使劲用肥皂揉搓我的衣物,次数

越来越勤,它们不同意也不行

它们猜测“这家伙可能是快老了,妄想

把我们全都撕破。”它们说“我们要坚持住”

 

我知道我跑不过它们,我赢不了

这场比赛,也不能用叫停的方式使双方

成为平手,激流就在我的脚下,瓦解我

我无法“按照水的法则寻找它自身的平面”

 

因此在洗涤之前,我长时间把衣物

浸泡在水中,直到它们动情了

我才下手,洗它们从我身上沾染的污垢

企图从这里打开一个缺口,让一个人沉入深渊

 

2009年2月12日

 

梦境

 

在这个梦里,我吃够了苦

就像一片草叶,泡在黑水里

在醒来的时候也爬不到岸上

但我看见四周的树木已经长大,它们的影子

在水中得到反映,让一个简单的梦境变深了

 

在深水下,树高得让人晕眩

没有人能知道它们在风中耳语些什么

但我总是担心,会有什么东西掉下来

担心一片小小的落叶,会把一个春天毁灭

而我在醒来的时候也逃不过这场灾难

 

有一次我来到一座废弃的墓地

但死者们否认,他们在这里活得很好

就像我们老早就起来,整理自己的家园

牛走得慢腾腾的,但会准确地返回它们的栅栏

但我无法返回,因为我的梦境已经渐渐失去了边界

 

2009年2月17日

 

印象

 

我小时候画过许多的柳树

它们应该还活着,它们的孩子在菜市上奔跑

那样子像一件绸衣,挂在铁丝上

就像我的命运,披在我的肩头

风一大,它便会飘落

 

我还有许多别的衣服,压在箱底儿

衣服上的花纹,路线我都忘记了

有一次我在荒郊迷失了道路,翻过四座大山

在漆黑的夜晚,看见几点豆儿一样的亮光

让我跳出这个圈子

 

有时候,我一头扎进这个深渊

有时候,就躲藏在它们紧挨的缝隙之间

看见幼年时的伙伴,到柳荫下集合

看见柳树对着河滩大声呼喊,但我不在

它的声音里,我在高一声低一声的狂风中

 

2009年2月17日

 

开门

 

如果我离开这个世界,我肯定还在

一个陌生的地方,披星戴月,往回赶

无论是七岁,还是七十岁的我

走得都是这条路,即使你怎么叫它也不开门

 

我曾经把房门打开,第一次看见满天冰雪

封住所有出路,除了生活没有留下一个缺口

在低矮的屋檐下,让一个孩子有了恐惧的内心

它们成就了我,从这个世界,到那个世界

 

在风刮得最大的时候,我为自己关门

等大路上狼烟退去,就像我小时候坐在墙角

看见鬼魅们出没,如今我依然守在这里

等我远方的消息,为我怀揣密件的信使开门

 

2009年2月17日

 

黄昏

 

黄昏无法劝阻,但它自己不知道

有人在尽头等它,已经用浑身的傻力

把全部的路程走完,现在它像一本合上的书

搁在窗台上,那儿离黑暗很近,离光亮也不远

 

在黄昏里被它们所左右,它自己

不能打开,无法更换的内容,需要修整的坡地

栽种在河滩上的小树,被河水漫过了脚面

它们逆水而上,河水流得越快,它们跑得越急

 

我曾经顺水漂流,看见鸟群从树枝间哄散

而阔叶仍留在枝头,守着不同的生活

被共同的命运所宽恕,就像我守在黄昏的窗前

看到黑暗把光明驱赶,又让灯光像柴草一样一根根现身

 

2009年2月19、20日

 

站台即景

 

在寒冷的冬季,列车只能贴地飞行

我看见,出家的人,回家的人

混杂在一起,样子竟然没有什么不同

 

就像我们自己栽种的树木,把我们的生活

团团围住,我发现赴死的树,向生的树

它们的姿势,有时候无法辨别

 

等到秋天结束,树林松手扔掉

最后一把叶子,光秃秃地站在河沿上

我们曾经心仪的那棵,谁也无法把它认出

 

如今他就混迹在人群里,进站,上车

然后坐在我的对面,不知道是什么发生

在我们之间,包括不变的事物,和在其中变化的一切

 

2009年2月23日

 

我与我的生活

 

有时候我喜欢像玩积木一样

把我与我的生活摆在一起,再把它们拆开

在反复的演示中,很快就发现了许多的痼疾

发现我并不比我的生活少多少蛮力

 

我知道,离开我的生活

我就不能撕扯别的事物,而在我的生活里

它们撕碎了我,我的柔弱,我的无奈

我通过它某个定点与远处的事物保持的联系

 

有时候,在我的生活里我能够体会他的愁苦

那里就住着我一个人,他今天在后街散步

明天也一样,需要无休止地攀登

我的生活就是我去天堂和地狱的阶梯

 

但它们肯定不一样,就像我睁开眼睛

我就像洪水一样泄进我生活的每一个角落

而闭上眼,就像在我的体内观测星空

只是它们贴得太紧了,找不到一点可乘的空隙

 

                     2009年2月24日

 

伸手

 

你老这样揣着手不好,让它

可以逮着的人,摩挲到的事物

产生错觉,当它们意识到

这不是它们的命运时,已经不能挽回

 

已经来不及,把手伸出来

让那些在厄运里从不直腰的人

看一看,把云端上走远的人招回来

给它们指出大庙前的岔道

 

把手伸出来,一直秀着的手

刚刚洗净的手,拍你入梦的手

把你与命运分开,让它们一直保持原样

但必须粉碎它们在原样里发出的反抗

 

我曾经听到过它们的怒吼,尖叫

从后山上翻过来,在大坝前集合

把手伸出来,齐刷刷地

让惊悸的世界,把手悄悄藏到了身后

 

让我们看不见,它们伸手的动作

像唱出来的花腔,一朵一朵

碎落在花丛里,像突然翻起来的浪花

一朵一朵,被它们俯就的洪流接走

 

                  2009年2月27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