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大招的博客
大招的博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8,248
  • 关注人气:17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关于诗人的话题

(2008-07-24 13:48:56)
标签:

才子落难

最后中了状元

分类: 随笔

关于诗人的话题

 

虽然我深知,在任何时候避开诗歌文本去谈论诗人都有着某种粗鄙化的意味和拈轻怕重的世俗化倾向,但是由于现代诗歌对“中心话语”的疏理和诗人从主流社会的放逐,长期的“底层生活”致使我无力完全根除这“谈论”中所含有的与严肃写作和思想规格无益的“过于人性化了”的伎俩。或许,在精神救助和日常生活这两个价值体系的紧张对持中,它可以起到某种缓解和调和的作用,而这作用里暗含的把精神世界降格为世俗思维快感原则的诱使又让我的“谈论”显得战战兢兢,缺乏勇毅。

记得美国诗人勃莱说过:“一个诗人不应当在一个不需要他的小城镇呆得太久。”在一个过于秩序化的“小城镇”的话语环境中,“生活的气息”压倒了一切,因此一个企图在“语言的困境”中“贩卖思想”的人不仅是不合时宜和遭到排挤的,而且还肯定带有某种“羞耻”意味。这使我期望能强行从时常撕扯着我的日常生活中探出头来。可“日常生活”却不能给我一点应有的宽容和谅解。但更严重的问题是,如果不是“小城镇”而是一个时代没有给他留有“余地”,他又绝无能力改变自己的“语境”,那么这样的“谈论”与“伎俩”对他真的有益吗?——面对这样的处境,这样的问题总使我羞愧难当。但以此为起点进行分析和反思,我却在这里发现了一个自己紧邻的、以被排挤和损伤了的孤愤之心为出发点的畸形的写作立场。比如人们常讲的左丘失明著“左传”,屈原放逐写“离骚”,太史公受辱才有了“史记”,以及在历史上林林总总的忍受清贫、误解和孤独而发愤著述的典型事例。似乎命运的不幸和残缺成了写作的必须前提,最终象鲁迅先生讽刺的那样——“才子落难,最后中了状元”。我觉得这里面有一种轻薄的诡计,一种对文学史乃至严肃的思想史的庸俗化曲解和“误读”。

因此,近年来我一直对自己的“底层生活”抱有一种审视和警惕,力争把它限制在“自我”的范围,不把因其造成的个人化了的情绪带入写作当中,把诗歌当成一个高出个人立场的“本体”(而不是对象)来看待,力求在写作中排除掉用于改变命运的创作冲动,或者坚持住,不让这廉价的冲动波及影响一个诗人所可能施之于诗歌文体的革命性热情。这样,诗人的处境乃至在诗歌文本之外的对诗人的“谈论”便成了一种不仅是次要的,而且是应当受到清算和批评的话题。就是说它只能是一种从事写作的外在条件,与诗歌的“本体”无关。当然不能机械地把这个“条件”与写作决然分开,比如它还包含着维系写作的激情以及造成了这激情的诸多潜在因素。不过一切超出和偏离了这种趋向文本与写作目的性的图谋在我看来都可能是一种过于奢侈或沽名钓誉的行径。

所以,诗人无论生活在什么样的环境,他首先面对的只能是“诗歌的暴政”和“语言的亮光”,只有在这“暴政”和“亮光”当中他才能实现对自然人性和话语环境的超越。但他永远不会有一种隐逸的生活——无论是隐于山林还是隐于闹市——也不会有更高的别的尊荣,倘若有,那也只有用生命中的别一种身份去获得。不过我想,这些在关于诗人的话题中就更不值得去“谈论”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